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一百七十八章 枭骨按律当斩(第一更)

第一百七十八章 枭骨按律当斩(第一更)

满街满巷的乳白色的雾气,深重而又浓郁,就如同是流动的浆液,仿佛降临了一处仙境。

冬夜的雾气其实也算难得,也许是因为并无星月光芒的原因,就连裴音归院中的那一棵白梅树,都隐于雾气中,似乎已然不可见。

即便已经是夜了,房中人有灯火。

因为今日裴音归的院里来了客人,除了含采以外,还有身穿青色短衣的徐无鬼。

徐无鬼在裴音归救下的四个孩童中最为懂事,年仅十岁却已如陆景所言,颇有一些坚韧的气象。

正因如此,同样心绪坚韧的裴音归也更偏爱徐无鬼一些,夜晚等到其余三位孩子睡下,也总会带徐无鬼回到院里,复习一下他的功课。

陆景教授给徐无鬼乃至裴音归的,并非只是简简单单的文字。

比如,在明亮的灯光下,一张草纸上,陆景写下的四句诗。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今日把试君,谁有不平事。」

短短四句诗文,却好像写尽了一位侠客的意气风发,写尽了侠客内心中,不愿见天下不平的心念。

明明是用大楷写就,却充斥锋芒,如若这广大天下,本就是侠客的磨剑石。

「杀意涌动,意气风发,却尽是满眼的侠客心绪,虽有杀意,但却满是中正平和。

便如同一位教书先生执剑,只为抱天下不平。」裴音归默默的看着徐无鬼,正一笔一画描摹着纸上的文字,他脸上满是认真,并没有其他孩童那般的不愿。

「陆景先生比无鬼年长六七岁,写起字来,却好像比那些字画店里的先生们,写得更好。」

徐无鬼终于临摹完了这四句诗,放下手中毛笔,拿着自己手中的字,和陆景的字对比。

他虽然年纪尚小,但握起笔来,却出奇的稳,临摹陆景文字,虽然说不上得了精髓,可却也有模有样。

裴音归看着徐无鬼的字,心里有些羡慕。

这孩子写的字,比她觉得更好。

甚至,这孩子学起东西来,也比她更快一些。

「裴小姐,我和含采姐姐今日一同去街上买了些米,却听到今日大街小巷,都有人在谈论陆景先生。」

徐无鬼稚嫩面容上,多出了些感激∶「我和弟弟妹妹,能够遇到裴小姐,含采、青玥两位姐姐,能够遇到陆景先生,真是极好的事。

就如同陆景先生所言,凛冬散尽,星河长明。我和弟弟妹妹的凛冬上尽,长明的星河也许就落在这幽静的街上。」

含采提着一盏油灯进来,打了个寒颤,道「陆景先生得了殿前试三试魁首,自然有许多人讨论。

无鬼,你们倒是好运气,有这样一位先生教你们。」

徐无鬼抬头朝门外看去,却见一层层雾气萦绕、弥漫,脸上露出孩童一般的惊喜,道「起雾了。」

他这般惊喜地说了一声,旋即有些担忧道「不是青玥姐姐,可曾回了院中?我今天两次去找她,她都不在院里。」

「起雾了,街上也要比寻常时日更危险些。」

徐无鬼这般说着,是会有些担心。

裴音归却主动道∶「你青玥姐姐刚刚回来,不必担忧,而且……陆景先生现在是三试魁首,据说宫中圣君亲自赐予他白衣佩剑之权,可惩处一切不法之事……有陆景先生在,这养鹿街要比你想的更安稳许多。」

徐无鬼深深点头,脸上露出些童真的笑容,侧头想了想,又道∶「我往后也要磨一柄剑,若是能跟在陆景先生身后,杀一杀天下不平,自是最好。

若是没有这样的福气,也可护一护身边之人。

」这小小的

孩子,提到陆景先生,眼中就满是崇敬,他睁大眼睛,道「据说是宫中士子传出来的消息,今日陆景先生既配刀也佩剑,斩了雷中神明,也斩了一只黑色的魔头……可真威风。」

含采姑娘在一旁摆弄着油灯,笑着说道「我们搬来空山巷,原本只是图一个固清静,却不曾想能够遇到陆景先生这样的人物。

而且……他似乎和太玄京中的许多人,都不一样。

至于那些神、魔头一类的,也许只是传闻……」

「我知道那只魔头。」裴音归忽然打断含采的话,眼中若有所思,轻声道∶「那是……枭骨、枭冥的二次拜魔之法。」

裴音归话音刚落,原本还脸带笑意的含采姑娘,猛然间脸色一僵,口中喃喃道∶「枭骨、枭冥?」

徐无鬼有些不解。

裴音归似乎忽然有了些好奇,低头询问道「你为何名为无鬼?」

「无鬼不知。」

徐无鬼摇头,思索片刻,道∶「我已隐约忘了父母的模样,也忘了他们如何说话。

仔细想来,无鬼的父母不过只是农人,应当是不识字的,所以给我取名为无鬼,应当就是字面的意思。」

「大约是……不想遇到邪魔妖鬼。」

裴音归神色微动,看着徐无鬼郑重说道∶「你知道陆景先生诸泰河上斩妖孽的事吗?」

徐无鬼点头。

裴音归语重心长,对这孩童道∶「且不论真正的妖魔鬼怪,哪怕是我等同类中,也有不知多少魑魅魍魉,你以后长大了,若是有余力,若是真能磨出你心愿中的那一把剑,遇到这样的魑魅魍魉,就多看他们几眼,照出他们凶戮的模样。

若你只是凡人,则要离他们远远的,离他们越远越好,你明白了吗?」

徐无鬼似懂非懂,裴音归似乎是因为想起了那枭骨、枭冥二人,眼中多出了些冷漠,只是站起身来,独自走出屋子,来到白梅之前。

向来开朗的含采姑娘也都在沉默。

徐无鬼有些犹豫问道∶「含采姐姐,那枭骨、枭冥……」

含采低着头,一语不发。

可她脑海里,却满是凶戮而又令人厌恶的景象,一重重记忆,萦绕而来。

枭骨枭冥,一男一女,自然是齐国子民,他们原本姓萧,二人的父亲曾经位居清都郡丞。

后来,二人的父亲因为横行不法,肆无忌惮,不敬上官,终究犯下大罪,被贬官齐国边境之地。

萧家一家人,原本奢靡无度,突然被贬官边境,父子女三人,整日闷闷不乐,后来巧合之下,三人又练了一门拜魔之法,此法需要血肉祭祀。

最开始,他们以自家的奴婢、奴民练功,随着他们修为渐盛,萧父已被官复原职。

可后来,他们逐渐变本加厉,肆无忌惮,常常跑到民间购买大量奴婢,乃至掳掠民女,练那拜魔之法,后来甚至发展到.....烹煮吃肉。

时间一去数十年。

天下有义士高水寒,刺杀萧父,那一男一女兄妹二人却活了下来,逐渐修成拜魔大道,不久之前甚至修成第七境,改萧姓为枭。

甚至屡次暗中出齐国,前往周遭国度,大肆血祭平民百姓,不知有多少人,死在此二人手下。

其中自然也有齐国皇室的纵容,疯癫君王、疯癫太子,再配上这嗜血的修行者,齐国被称之为恶孽执掌之国……原因正在于此。

含采却不曾想,这样的拜魔之辈,却与古辰嚣,一同入了太玄京……

「这一两个月以来,玄都中有许多民女失踪……该不会是……」

含采姑娘想到这里,眉头也不由紧皱「幸亏陆景

先生,不曾被他们所谋害。」她心中正这般想着。

门外被雾气遮掩身形的裴音归,却忽然轻咦一声……

含采姑娘听到声音,走出门外,却见裴音归手中,已然多了那一把广寒宫。

广寒宫上,月光流转,清辉阵阵,一道道清冽之气从中迸发出来,令人讶然。

裴音归手持长弓,侧过头来,对含采道∶「你们……早些睡吧。」

「小姐……这里是大伏太玄京,你要去哪里?」含采忧心忡忡。

裴音归面色不变,对含采道∶「我准备……去杀人。」

含采微微一愣。

裴音归转过身去,打开院门,声音幽幽传来「我来大伏太玄京,不只是为了避难。」

「我只是想要……寻一些喘息的机会,好让我能再回齐国,射穿他的恶孽之心。」

「今日有了些机会,我打算……朝他的儿子射出一箭。」

-

深夜的太玄京依然灯火通明。

太玄京之繁华可见一斑,市经有记载,太玄京夜时至三更,五更已是早市,称之为载歌载舞,通宵达旦,也并不过分。

今夜,大雾笼罩的烟雨街上,三位身穿黑衣者,从雾气中走来。

陆景若是见这三人,想来会认出其中一人。走在最右的那一位,神色阴厉,目光深沉,头顶上还有两只龙角,俊美之余,更显出几分英武高大来。

他正是北阙海龙王三太子。

北阙海龙王三太子,曾经前往烛星山与重安三州必经之地,就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