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一百八十章 少年当此,风光正是殊绝

第一百八十章 少年当此,风光正是殊绝

横山府里,园中的山石、林木都淹没在陆景身上发亮的雷霆和神火里。

这些光晕织成一张威严赫赫的网,将此间的一切都网罗在其中。

陆景指尖拈着一缕魔气生成的黑雾,那黑雾里隐隐约约有一面黑幡想要冲脱出来,却被陆景身上的雷光,死死的按住。

枭骨的尸体就躺在陆景脚下。

他不曾被斩首,血液却从七窍中流出,在地上汇聚成为流水,这等视人命为草芥,渴饮人血,饿啖骨肉的大恶修士,流出血来竟然也是鲜红的。

横山府里,一切仿佛都已经陷入寂静、暗淡中,阴暗建筑最深处,那一位刚刚显露威势,就被陆景持雷神斩出一剑,灭去威严的照星修士,仿佛已经重伤,只有微弱的元神流淌出来。

七皇子得来阴阳雷霆大律神符,以自身皇族血脉祭祀执律雷霆,却不曾想强盛的执律雷霆最终认同了陆景。

其中雷神伟力,尚且不曾消散,就加持于陆景元神,斩出这极为恐怖的一剑。

一剑之后,陆景身上雷霆逐渐收敛,而元气正节节攀升的元神,眉心却有一株金色的火焰正灼灼燃烧。

「神火……」

东海敖九疑破天荒变的惊疑起来「这陆景方才明明只是化真修为,不曾种下神火种子倒也罢了,他以自身元气、明悟构筑,仅仅一念,就能完整铸造神火,踏入神火之境?」

方才还直言要相助于北阙沐的西云妨,此时眼中也透露出一些茫然。

龙族之属,天生便被天地所钟。

不仅寿命比起百族更加悠长,许多龙属生来便可吞云吐雾,生来就血肉刚强,体魄强横。

真龙龙属元神也更加厚重,自诞生以来,就可不去日照,只需踏入修行之境,最低都是一个神火、先天修为。

若非真龙龙属血脉稀疏,这天下之主也不会落于此间人族,以及海外妖族之手。

尽管如此,龙族之强横已毋庸置疑,不凡的天赋加上悠长的寿命,本身就极适合修行。

可是……西云妨却从未听过这天下间,还有一念点燃神火的龙属。

哪怕是那些读尽天下典籍,酝酿元神的人族大儒,总归也需要一颗神火种子,才可顷刻之间以厚重底蕴浇灌种子,长出一株神火来。

可是就站在横山府里的陆景。

火焰如初日,金精照十方!

盛大的火焰燃烧在他身躯周遭,哪怕是那诸多雷霆消散,此时陆景也如若火中之月,仿佛天生映照霞光。

「他以元气构筑神火,却要比种子孕育而出的神火威势更加滔天。

以着陆景的底蕴,怪不得可以成为大伏少年魁首。」

敖九疑眼神颇为郑重,侧目之间看了一眼北阙沐和西云妨,直言道∶「他并非常人,你们知道他并无师门,并无其他依仗,可这天下人很快也会同样知道此事。」

「他神火如虹,剑气也如虹,甚至养出一道气血精神,也许很快天下间的豪客们就会踏足太玄京见他。

三太子倒也罢了,已入七皇子一脉,冲突难以避免……西云龙女你要横插此事,还要仔细斟酌,莫要为西云龙宫惹来麻烦。」

敖九疑神念闪动,说话也并不客气。

方才直言要相助于三太子的西云妨只是认真听着,并未反驳。

这向来骄横的龙宫龙女,也终于意识到……当鼎盛的天赋巍巍如同山岳,遮天蔽日,阴影遮盖大地,即便是他们这等天生尊贵龙属,在他面前也不可太过持「尊贵」二字!

横山府中,也早已聚拢了许多目光。

太玄京中不知有多少大人物的目光,默默地注视着陆

景。

出奇的是……

横山府古辰嚣这等尊贵、重要的客人,被陆景找上门去,斩了一位七境修士,陆景言语之间对古辰嚣也毫无客气,甚至胆敢质问古辰嚣,太玄京中竟然没有一方势力,前来打一打圆场,反而只是默默注视,乃至有些玄都人物因此事,而对陆景生出好感来。

短短几个瞬息。

陆景身上的雷神光辉,就已然彻底消失不见。可陆景依然站在横山府中,剑柄洁白的唤雨剑上,诸多云雾升腾与周遭的雾气融为一体。闪耀的火光,又让陆景越发威严。执律雷霆光辉还在陆景唤雨剑上流淌……古辰嚣仍然坐在白骨宝座上,他躯体中,一重重先天气血化作漩涡。

大琉璃天轮玄功轰然运转之下,古辰嚣乍看起来,就好像是琉璃铸造,完美无瑕。

「陆景神火奇异,底蕴浑厚,天赋也自不必多言……只是他那持身的雷神力量已经散落而去,那石人与那银甲将军已在云上。

古辰嚣虎视眈眈,杀意滔天,陆景……又要如何脱身?」

原本沉默的西云妨回过神来,抬起精致的下巴,此时的她终于看出这位少年魁首的不凡来,又道∶「这陆景不似冲动之人,应该已经有脱身之法。

这里并非齐国,古辰嚣应当留不住陆景。」敖九疑也同样点头,认同西云妨。

三太子北阙沐额头那一只神龙角突兀闪烁光辉……他神色微微一变……

不知道为什么,他额头的神龙角自从感知到陆景元神眉心燃烧起的那一缕神秘神火,竟然在不断颤动。

横山府中!

古辰嚣身上的先天气魄越发昂扬,周遭雾气中泛起一阵阵冰霜。

他缓缓站起身来,高大的躯体配上血色红衣,眉心印记若隐若现,让这位齐国太子威势凛凛。

他似乎已盛怒到极致,眼中血丝遍布,脸上僵硬的笑意也已经收敛起来。

「陆景,你要怎么离开横山府?」

古辰嚣站在原地,强横的气魄压向陆景。

这时的他很是清醒,看着陆景的眼神,也并无之前那般癫狂。

「我看清了你,你确实不错。」古辰嚣侧着头,语气冷冽而又僵硬∶「你既然敢来横山府,想必已经有了万全之策。

现在你身上雷霆之力消退,独身一人却要面对我。

来……陆景你来告诉我,你又做了何等的安排?又要如何走出这横山府。」

古辰嚣直直注视着陆景,眼中的杀机都似乎被他隐藏起来∶「你将你的安排告诉我,我今日不会对你出手,放你离去便是。

往后你我之间,还有许多交锋。」

「就如我所言,我已看清了你,你是天骄绝世,而我也想要杀一尊天骄,祭我心中所执之魔,对我而言,祭祀一事.....并不急于一时!」

齐国太子话语中意味深重,却又透露着一种深深的渴望。

许多默默注视着横山府的人们,当听到古辰嚣的话语,脑海中竟然勾勒出一幕景象。

那景象中,横山府中血光漫天,一股肉香充斥此处,古辰嚣端坐在白骨宝座上,身前玉案之上,摆放着已然烹煮成熟的血肉。

而这齐国太子,正手持小刀,睁大眼睛,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一刀一刀、一口一口饮血吃肉!

而这正是古辰嚣意欲所为……癫狂、恶孽,就仿佛生于深渊之中。

横山府三条街巷之外,一处楼阁顶上,裴音归手持广寒宫,默默注视着横山府。

当古辰嚣的声音传至她的耳畔,裴音归似乎想起了什么,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眼里的厌恶再也无法掩饰。

于是,这位昔日的齐国公主举起手中的广寒宫。丝丝缕缕的气血悄无声息间,流入了这携带了月色清辉的大弓中。

广寒宫中,也猛然流转出一种奇妙而强盛的力量,逐渐化作一支月色光箭。

天上明明无月,又被厚重的云雾遮挡。可是当裴音归挽弓……

天上似乎真就有广寒宫显,似有玉树照月光。明月出玉树,苍茫云海间。

无形光芒直落而下,落在裴音归广寒宫上。裴音归默默的望着横山府,望着横山府中持剑而立的陆景以及那令人厌恶的红衣太子。

她心中暗道「这一箭,应当能够帮先生脱困。」

「最好能够……杀了他。」

裴音归思绪闪烁,广寒宫以及那月色光箭上的光芒越发炽盛,远远看去,就好像半轮残月伸出皎洁的光芒,正要落入人间。

清冷的波动重重而来,就会在瞬间,就已达到一种鼎盛!

裴音归一路从齐国逃出,杀了不知多少人,才能来这太玄京。

而今时今日,裴音归执弓而来,要圆她心中的明月。

「一箭之后,就动用那件异宝,逃出太玄京,先生、含采、青玥,且等来日再见!」

裴音归神色越发漠然,不过一瞬,广寒宫弦松去……

一道流光,照破黑暗!

裴音归眼里似有解脱,正要落目于那流光上。突兀之间,一道神念悠扬而来,带出一缕白光。白光与流光相撞,并无任何冲天的波动。仅仅眨眼之间,裴音归射出的一箭,竟然悄无声息的消弭,似乎从不曾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