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一百八十五章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

第一百八十五章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

大藏佛雕肃穆威严,庄严宝相。

佛雕脚下又有潺潺流水,似乎因为这氤氲佛气而不受寒冬威胁,依然流淌在大昭山山涧中。

陆景站在远处,看着身上气血游荡的莲厄和尚。

这位烂陀寺佛子周身上下刮起风波来,竟然如一片片腥风血雨,游荡在这清静的佛门之地。

佛门亦有众念!

烂陀寺佛子修持怒目佛陀之法,想要以杀生之身坠入地狱,燃起身上诸多恶火,登上莲花宝座成就佛陀。

而在此之前,他行走于世俗人间,就要以杀生正法,清除世俗恶念。

陆重山依然端坐在山石上、桌案前。

他远远望见此时身着白衣,腰佩两件宝物的陆景,脸上浮出真挚的笑容来。

虽然眼神中依然有着许多愁绪,终究不同于之前那般宛若一潭死水。

莲厄和尚杀气渐盛,他侧过头来,赤裸的上身那些充满杀机的梵文还流淌过一缕缕气血。

他身后虚空都被这宏盛的气血染红,风波过处,满是充斥着血腥的杀戮之气。

这位烂陀寺佛子过往数年行走于西域三十六国,不知杀灭多少生灵!

若是寻常修士,被他这般怒目看去一眼,只怕元神都要暗淡许多,阳刚气血都要被这等血腥气息扑灭。

而他眼带杀意望向陆景,陆景神色却毫无变化,而是朝着陆重山行礼「重山叔父。」

「你来了?」陆重山声音冰冷,眼神却柔和了很多,他仔仔细细看了陆景身上由太玄宫赐下的白衣一眼,又注目于呼风唤雨两把宝物上,深深点头。

「身在阴暗之处,却能破去世俗,始终持一颗求学之心,这便是人生最大的养料。

风过处,生机顿显,自然能够开出旺盛的花朵。」

陆重山青衣飘飘,认同陆景道「独行己道,时时擦拭心窍,莫要让一颗赤心蒙尘。」

这位曾经风流之名盛于太玄京,最终走了一遭海南道,一颗赤心蒙尘而归的陆家二老爷意有所指,眼中亦有感慨。

陆景神色一如既往,只是眼中却有坚毅∶「叔父,陆景记得。」

莲厄和尚并不打断二人,直至陆景说完,这才道「陆景,你想要拦我?」

莲厄面色一丝不苟,身上气血流淌间,威严怒目,宛若一尊在世金刚!

「你成了殿前试三试魁首,得了两件宝物,如今又晋入神火境界,就以为……能拦住怒目佛陀行杀生之法?」

莲厄和尚语气平淡,却带着诸多自信。

陆景道「莲厄大师,你乃是烂陀寺佛子,天生有怒目佛陀之相,身上浮怒目佛陀经,一身修为,早已踏入神相之境。

我又如何能拦你?」

莲厄和尚双手合十,摇头道∶「陆景,在这太玄京诸多年少者中,你是唯一一位不可以常理揣度的修行之士。

你曾经汇聚诸多猛烈之气养出一道剑气。

便如同朝朝扶光,升腾于天空,浮云无法遮蔽这等光芒,令我心生敬佩。

在那舞龙街上,你以这道剑气斩了距离你三丈之地的李雨师,我……无法拦下你。」

莲厄和尚认真注视着陆景,眼神如若深渊,有诸多思绪涌动。

陆景坦诚道∶「莲厄大师,舞龙街上我距离李雨师不过三丈之地,你却远在街口槐树之下,不曾拦住也并不出奇。

可现在我重山叔父就在你面前,而我却距离你甚远,你若要动手行杀生之事,我自然无法拦住你。」

「只是……我也曾读过佛法,大雷音寺人间大佛有云死是极大苦,谁能不畏之。但当自观身,云何食他肉

,俱得杀业,死堕叫唤狱,你今日以自身揣测,断定我叔父乃是为祸人间的大魔,因为一己心念,就要行杀戮之事,这怒目佛陀,未免太过随性。」

莲厄和尚问道「你要与我谈论佛法?」

陆景依然站在原处「论及佛法,我自然不如佛子,只是……人能思能想,心有执着羁绊,这是人之贵。

你以一己之私,就想要在这佛门之地断人性命,只怕不妥。」

莲厄眼中泛起阵阵血色光芒,他望向陆景,道∶「我看过你的三千言,其中自有可取之处,可是却将人命贵于万物。

天下万物皆是生灵,小至虫鼠草木,大至龙象鲸虎都有性命。

可你眼中,万物之间却只有人最贵,岂不是也以自己的眼睛,注目于天下万灵?」

莲厄质问陆景,直言他三千言乃是谬误。

陆景心念却纹丝不动,只道∶「我生而为人,眼中见天下凡俗之人,自然也要为人考虑。

草木虫鼠虎豹雄狮虽是生灵,却没有众多念想,没有众多思绪。

龙妖魔在如今的天地中,比千万万人族小民过得要好上许多,甚至许多地方,龙、妖、魔都以人的血肉为食。

当下他们都强于人,我又何必多提?」

莲厄反驳道∶「若人天生贵于万物,为何龙、妖、魔都要强于天下万民?」

陆景回答∶「人之贵,贵在生于弱小,心里却始终饱含希望,往后的道路有着极大的可塑性。

只要行教化之道,人的血肉躯体能如寿命悠久的真龙,人的精神虽在人间,也能……傲视天地。」

陆景声音并不洪亮,只是随意说着。

站在远处的绫雀以及刚刚禀报释怒主持,继而下山的神秀和尚,却都若有所思。

莲厄和尚反而嗤笑一声,问道「陆景施主,你不过一个少年,何至有这般大的宏愿?」

陆景坦然道「天下间蕴有自身理念之辈多不胜数,就如同莲厄大师的杀生之念,如同大烛王的统一执念。

陆景……力量弱小,也没有妄自以为能够改变天下。

可我却见过更好的世道,如今只是借着三千言,诉说那一处世界罢了。」

莲厄认真听着,听到陆景这番话,也轻轻点了点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三千亿流沙各有世界,也许陆景先生就真如传言中的那般,是能见仙境者。」

「可是先生心中既有此念……为何还随身带着一面鬼幡?」

莲厄说到这里,神色骤然变化,只见他口诵佛号,身后隐隐约约间竟然浮现出一尊怒目佛陀之相!

一道道雷霆,蔓延在怒目佛陀相上,这就是雷劫之力……

修行到了第七境,无论是照星还是神相,每精进一步,都要度过一种雷劫。

每一种雷劫之后,无论是元神还是肉体都将宛若新生。

所以神相、照星境界,每一重都有着巨大的差距!

随着莲厄身后怒目佛陀眨眼显现。

那佛陀睁开眼眸,远远朝着陆景一吹!

却见陆景元神深处,一团黑色雾气萦绕,怒目佛陀之相吹出雷劫气血,滚滚气血风暴刹那来临,吹在陆景神火元神上……将那黑色雾气全然吹出。

一面邪气凛然的大幡,刹那间显现于天地。

这邪气大幡刚刚显现,这一片虚空都被压得黯淡无光,竟然冒出阵阵鬼气。

唯有那大藏佛雕,依然端坐山前,宝气庄严!

陆景眉头微皱,望向眼前的鬼面大幡。

「这是杀枭骨之时,从他手中得到的黑色雾气。」

陆景得了这一缕黑色雾气之后,始终无法吹散雾气,露出其中这一面大幡。

于是陆景将那一缕黑雾镇压在元神之下,徐徐炼化,等待往后再看。

没想到今天大昭寺一行,烂陀寺佛子召出神相,吹开黑雾,显露出其中的大幡来!

「陆景,你言及人之贵,却在以元神炼化这鬼幡,你可知这鬼幡中,究竟是些什么?」

莲厄和尚怒目威严,朝着那鬼幡冷喝一声:「叱!」

一声怒喝,潮水般的佛陀雷劫气血就涌向那鬼面大幡,如若暴雨洗过污秽之地。

却只见……那大幡中竟然浮现出一个个面孔。

其中有老人、孩童、女子、乃至有肢体残缺者!

这些人已然化作诸多恶鬼,在那大幡中痛苦嚎叫。

陆景、绫雀、神秀和尚俱都望去。

隐约间,却好像看到一幕幕残酷的景象。

一整个村镇被屠,尸体满地,血流成河!

一家几口,全然暴毙于其中,女子临死时尚且以自身之躯,护持住怀中孩儿

魔头在天上狂笑,以死人之躯练就了这一面大幡。

密密麻麻的人脸一边哭嚎,一边惨叫,一边脸露厉色,化作种种恶孽的元气,吹拂而来……

「这是枭骨和枭冥一同炼制的鬼幡。「

陆景看着那大幡中的诸多清晰可见的人脸,神色漠然。

绫雀与神秀和尚也面色各异……

这一面大幡中,只怕拘束着成千上万人的鬼魂!

「这是那齐国枭骨的宝物……」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