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一百八十六章 生子不养,养而不公,薄情寡义也

第一百八十六章 生子不养,养而不公,薄情寡义也

南老国公坐在山涧小亭中,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

释怒主持正在为二人斟茶。

陆景眉心中那一道金色的火焰印记若隐若现,其中还散发出澎湃的力量,便如若是将那一面三品大幡,印入陆景躯体中。

陆景坐而饮茶,偶尔转过头去看一下远处的风景。

冬日的大昭山别有一番美景,绿树与白雪在其中相映成趣,明明是一片洁白中却又点缀着绿意,这里……不失为喝茶参禅的好地方。

陆景此来大昭寺,除了在年关将至时前来拜会重山叔父以外,第二个原因就是想要见一见大昭寺的释怒主持。

释怒主持慈眉善目,洁白的须发随着微风微动。

陆景前来见他,而释怒主持正好与南老国公叙旧,于是也就有了小亭中的情景。南老国公身姿并不高大,面容看起来也有些苍老,只是身上却穿金戴银,多有一派华贵的气象。

他望着眼前的陆景若有所思。

而陆景则是正望向释怒主持。

「陆景先生是想要将亡母尸骨迁到大昭山?」

释怒主持声音中仿佛蕴含着一种独特的力量,那声音入耳,可令人心中安稳几分陆景朝着释怒主持行礼,礼数颇为周全,道:「太玄京中太过嘈杂,角神山上又常有妖物出没,家母在世之时曾在月光下自言自语,想找寻一处清静的地方埋身。」「正因如此,陆景才特意前来拜会释怒主持,希望能够在连绵的大昭山为母亲找一处清静之地。」

陆景并不隐瞒,旋即又坦然道:「家母在世时并不曾吃斋礼佛,若是大昭寺中有这等规定,陆景自不会强求。」

释怒主持摇了摇头,又将自己亲自泡的茶递给南老国公和陆景。

「大昭山连绵广大,也并非是大昭寺所有,此处的青山与流水乃至其中的林木,都只是这清静凡间的点缀。

陆景先生若是想要将亡母葬在此处,只要不葬在大昭寺山门中,倒也不必前来问我,随意便是。」

陆景向释怒主持行礼,道:「大昭山虽然并非大昭寺所有,可这许多年来大昭寺一直在打理着这处清静之地。

打理者并非主人,却终究熟知这座山岳,来询问一番,也是陆景的礼。」

释怒主持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他望着陆景眉心的祝纹,眼中闪过些赞叹之色。「一点浩然气,凝聚万千魂灵心愿,又融合那一面三品大幡中残留的力量,化作这一道祝纹,倒是令我叹为观止。」

「在某种程度上,这祝纹便宛如一条性命。」

「大师可以看透这祝纹?」陆景思索片刻道:「这祝纹代表着成千上万人的性命,他们以自身之念祝愿陆景,是陆景的幸事。」

释怒主持道:「我久读佛经,恰好看到过一些记载,这祝纹颇为奇异,知其然者就算是这太玄京中也不算多。」

陆景颔首。

他今日前来大昭寺,能够遇到莲厄佛子,莲厄又恰好感知到陆景元神中镇压的那一抹黑雾。

黑雾脱出大幡……陆景以扶光剑意、浩然气、春雷精神让那些无辜魂灵归于清明,让他们不必负着恶孽消散于这天空中。

这对于那些魂灵而言,是一种机缘。

对于陆景而言,更是一种大机缘。

陆景自律法雷霆之试中获得的那一道璨绿机缘,也就应在此处。

一旁的老国公始终沉默,直至此时此刻他的目光也落在陆景眉心,又低头看了一眼他腰间的呼风唤雨两件宝物。

足足看了几息时间。

南老国公终于开口道:「陆景,你夺了殿前试三试魁首,又有着一身天资,为何不像朝中要上一官半

职?

如今虽然你执律法雷霆,有不凡权柄,可仔细想来你终究不过孤身一人。

大理寺、刑部、各地道府不因为这律法雷霆,而受你号令……你尚且年少,修为精进的速度令人赞叹,可终究无法以一己之身执律天下。」

南老国公眼睑低垂,似乎有些不解。

陆景转过头来,朝南老国公一笑,道:「国公,这天下权柄自有无数,可若是入了朝堂,入了那深不见底的漩涡,也就没有这般自由了。

律法雷霆之下,我尚且可以配刀剑行天下,身入漩涡也许就只能够被诸多规则裹挟,不得自由。」

陆景神色一如既往,望着南老国公的眼神也同样如此。

南老国公将释怒主持的茶一饮而尽,突元道:「你与我之间,这是第一次交谈,我原以为你心中对南国公府之人,或多或少会有些怨气。

不曾想你到了我的面前,都这般平静。」

陆景道:「既为凡俗之人心中自然不免有贪嗔痴恨,陆景又如何能够免俗?

只是如今再看前路,南国公府绝大多数人与陆景不过陌路,若心里始终执着于此事,又如何能够时时精进?」

陆景说话时,目光并不躲闪,直直望着南老国公的眼睛。

南老国公似有所悟……

只有弱者仰望时,才会对诸多事耿耿于怀。

而当强者足以平视云端时,就会变得大度许多。

陆景虽然年少……但他心中的气魄竟已然能平视南国公府。

与此同时,南老国公也知晓陆景浴达的原因。

南国公府因为之前屡次推迟婚约,早已沦为玄都笑柄。

如今陆景出彩一分,南国公府就要难堪一分。

即便是在街上的酒肆中,也有许多人在茶余饭后说起这桩往事。

再加上南国公府南风眠与陆景交好,才会有陆景如今的心念。

「也许这是一件好事。」

南老国公心中想起南风眠:「心怀怒意的强者一旦崛起,总要清算往日的细枝末节。

如今……陆景看似轻视南国公府,觉得南国公府与他陌路,可这样也好。」南老国公思绪及此,一阵寒风吹过……他突然无法抑制,咳嗽了几声。

年老者……心中多烦忧,在许多事上也会变得畏首畏尾。

昔日的南老国公乃是大伏巨岳,曾经出使海上妖国,扛来一座海上山岳,若他年轻气盛之时,哪怕陆景是这等天骄,也绝不会做此想。

而现在他垂垂老矣,心中却总想着南国公府的一番家业,有时候反而变得如寻常人家的暮年老人一般。

可是……眼前这位大伏巨岳周身气血依旧昂扬,他随意端坐在小亭中,哪怕身材并不高大,却也如同一座不动山岳。

随意看陆景一眼,都令陆景元神有些是震颤。

陆景并没有在这处小亭中久留,他得了释怒主持的承诺,道别离去。

他身上白衣在寒风中飘动。

释怒主持、南老国公远远望着陆景的背影。

足足过了几息时间,释怒主持道了一声佛号:「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光明正大。

陆景先生能够燃起大明王神火,养出浩然之气,再加上的扶光春雷,若能……不死,终究会有一番大气象。

也许正如许多人传言中那般,大伏会多一处得意。

天下九甲九魁首也将会有第十人。」

南老国公默不作声。

释怒主持却叹息一声:「如今横立于天地的强者,无不是在杀孽中走出。陆景先生天

资纵横,可在我眼中,他却危机重重。

七皇子有重瞳之象,李观龙沉默寡言,无声中却总起惊雷,一身气血可压真龙,武道之心又坚定非常,寻常心念也如若钢铁一般。

陆景已与玄都李家有怨,少柱国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如若天灾,不知这陆景先生……是否能渡过去。」

释怒主持本就慈悲,不忍见杀戮之事。

尤其是这般出彩的少年,可因为这太玄京中的漩涡,就要承受杀身之劫,让他心中也多了些感慨。

南老国公眼皮一动,他忽然想起自己那极为仗义的第六子与陆景走的极近。倘若陆景遭遇危机,以南风眠的性子……

南老国公想起七皇子,又想起李观龙,只是这次……这位老国公却也不再多想什公

「风眠既有此念,就让他去做

一味揣测,一味算计反而落了下乘。」

「走错了一步,就要回头看一看,以免走错第二步。」

陆重山难得离开大藏佛雕之下小屋。

他一路送陆景来到大昭寺山门,盛姿正在那里等他。

「没想到我九湖陆家的血脉中,竟然还能出一位佩剑白衣。」

陆重山一身青衣,走在陆景身旁:「我平日里偶尔也会洒扫大昭寺,也听许多香客谈论过你。

这数月以来发生了许多事,你也经历了许多。

我自己在这大昭寺中倒也清闲,每日只读一读佛经,参一参佛,你倒也不必特意来看我。」

陆景并未隐瞒,道:「叔父,今日我要去一趟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