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一百八十七章 昔日琴女,休理尘世繁琐

第一百八十七章 昔日琴女,休理尘世繁琐

陆府豪奢盛于十里长宁街,先辈百年经营换得一个白玉为堂金做马。

论及陆府财富,即便是朝中许多二三品大员,都远不能及。

陆府的产业遍布于太玄京众多繁华之处,如今的陆府光是收租,都可保证府中豪奢的日子。

也正因如此,神霄将军不过五品散将,盛名却为太玄京诸多百姓熟知。

而之前南国公府与陆府之间的婚约,以及陆家那位麒麟子,也令九湖陆家声名响彻太玄京。

当然……这等声名也被陆府中人深恶痛绝,没有任何人愿意自己的姓,成为太玄京百姓茶余饭后的笑柄。

所以当宁老太君听闻陆景前来,刚刚才浮现于脸上的笑容,不过转眼就已消失不见。

她拄着鹿首拐杖,看着观古松院中的景色沉默不语。

钟夫人劝了一句,也并不开口。

一旁的朱夫人叹了一口气,明白陆景之名对于宁老太君和钟夫人而言,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不愿提起的禁忌。

陆景在陆府时,受到宁老太君和钟夫人苛待,说是陆府公子,每月月例却只能将将温饱,尚且不如得宠的下人。

年至十六岁,府中也不为他安排教司嬷嬷、先生,也不为他安排武道讲师,只想将这位多余的少爷,养成一介废人。

更甚者,与南国公府那一纸赘婿婚约,大约也是一种别样的牺牲。

可是如今……被一纸诀书逐出陆府的陆景,却成了太玄京中最出彩的少年郎,这岂不是证明宁老太君、钟夫人有眼无珠,错失麒麟子?

也令宁老太君与钟夫人受了骂名,心有怨气。

正因着诸此种种,此刻听闻陆景前来陆府,宁老太君和钟夫人才会沉默。

朱夫人思绪及此,心中叹了一口气,提醒道:「老太君、大夫人,现在的陆景今非昔比,他有圣君天诏,可执律而行,可身上虽无官职,可却也炙手可热,寻常四五品的朝官见到他,也要脸带笑容向他行礼。

今日他来了陆府,若在门外晾着他,恐怕不妥。」

朱夫人身后,原为陆烽丫鬟的袭香肌肤胜雪,容色绝丽,在这陆府下人中没了青玥,就以她的姿容为最。

此刻,袭香神色有些异样,即使打从心底……袭香并不愿见陆景。

因为便如朱夫人所言,陆景已然今非昔比,就和宁老太君和钟夫人一般,每当陆景之名传到袭香耳中,她就总是想起自己原可以入陆景院中,又被她托了关系,换到陆烽院中一事。

袭香心中颇为担忧陆烽,可却又总觉得在这陆府高墙大院之下,哪怕陆烽少爷能安然归来,她也终究不得自由。

人便是如此,已然得到了极好的,可当有更好的与她失之交臂,心中……就总有遗憾。

袭香心里胡思乱想。

宁老太君与钟夫人却已经听到朱夫人的话,又沉默了几息时间,宁老太君终究叹了一口气,对那前来报门的青衣道:「请他….…进来吧。」

冬日兰花、松红梅、瑞香的清香,混合在午日烟火气中,整个陆府充斥着温和的香气。

就连陆府中的雾气,也都散发出某种独特的气味,显得更加清澈些。

今日,是陆景和青玥一同前来陆府。

十一先生也允了青玥几日假期,以此跨入一个新的年岁。

青玥这些日子以来,一直跟随十一先生一同学习药理,身上甚至还带着一些药物的清香。

此时的她一身宫缎素雪绢裙,柔顺的长发洒落,末端又被一支翠绿缠枝钗拘束住。

一眼看去,身姿高挑的青玥浑身都散发着一种灿若春华、皎若秋月的意

味。偶尔有丫鬟走过,看到今日的青玥,眼中都不免露出些羡慕来,继而又停下脚步,向那一位皎皎少年郎行礼,轻唤一句……

「三少爷。」

就连今日前来引路的,都是陆景和青玥在府中时,都鲜少能够见一面的刘管事。往日不苟言笑的刘管事,今日却笑得十分灿烂,不仅弯着腰在前引路,甚至时不时都要转过身来,朝着陆景笑,唯恐陆景觉得是慢待了他。

青玥低着头走在陆景身后。

陆景停下脚步,又拉了拉青玥的衣袖,让她与自己并肩而行。

「你现在是书楼十一先生的弟子,可不是什么丫鬟,我们今天来这里……是要一同将母亲迎出去,所以你不必走在我身后。」

陆景声音弯着眼眉,眼里带着笑意。

青玥听到陆景温柔的声音,又转头看向某一方向。

那个方向尽头就是之前夫人、陆景与她一同相依为命的陈旧小院……

「夫人,我们来迎你了。」青玥心中这般想着,又想起陆景方才温柔的话,轻轻抿起嘴唇,眼神也越发坚定。

于是……陆景和青玥就一同并肩走入了观古松院,来到那一处宴会厅中。

宁老太君、钟夫人、朱夫人、宁蔷……等等许多人,远远就看到陆景和青玥并肩而来。

此时陆景一身白衣,身上自有一股难以揣测的气度,他随意走来,宁老太君却不由握紧手上的鹿首拐杖,钟夫人也深吸了一口气。

他们一路看着陆景就此走过长道,走入宴会厅中。

「是陆景回来了?」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宁老太君竟然站起身来,脸上牵扯出几分笑意,道:「今日是除夕,你来府中走动一番也是极好,喜庆的日子就该团圆。」

坐在不远处的宁蔷听到宁老太君的话,先是一愣,旋即脸上露出些惊喜来。她生怕宁老太君与陆景表弟闹起来,令她左右为难,既要担心宁老太君年老的躯体,又觉得自己若是为陆府说话,对陆景而言又不公平。

现在宁老太君话语柔和,还有些讨好的意味,自然是最好。

朱夫人也有些意外,旋即就又听到钟夫人脸上也挤出笑容,出声道:「陆景,昨日陆琼还与我说了,说是你请他一同前去吃酒,你们两兄弟和睦,兄友弟恭自然最好,也是门楣的福气。

我看啊……今日既然来了,团圆饭就在家里吃了……快,入坐吧,青玥也坐……站在朱夫人身后的袭香偷眼看着陆景身旁的青玥,只觉得如今的青玥真是好气质,就连她身上穿的那一身锦色衣袍,也都极美。

锦葵低着头,心里偷笑……

「景少爷身份今时不同往日,以他如今的声名,哪怕是去了朝中大员府中,也要被主人家客气接见。

看来老太君和钟夫人,也并没有被府外的讥笑声冲昏头脑。」

宁老太君、钟夫人相继开口,又盛情邀请陆景入座。

青玥站在陆景身旁,一语不发。

而这时的陆景也不曾抬头看宁老太君,看钟夫人,而是转过头去,远远看着他来时的道路。

宁老太君、钟夫人眼见陆景不搭理他们,一时之间都有些尴尬。

宁老太君沉默下来,钟夫人又道:「今日府中吵闹,你父亲去了将司府修行,尚且不曾回来,今日陆景来了,我这就派人去请你父亲……」

钟夫人还未说完。

却见陆景张望之处,又有一位青衣小厮佝偻着腰,带着两位身穿黄黑长服,头戴高冠,面容看似苍老,却又面白无须的老者前来。

宁老太君年老,尚且看不到远处。

一旁的钟夫人看到那两位老

者,只一瞬间就站起身来,神色也变得匆忙起来。「老太君,宫里来人了。」

老太君听到钟夫人的话,原本有些尴尬的神色顿时有了变化,她也站起身来,笑道:「想来是皇后娘娘派人慰问诰命,我原以为除夕夜中时才会前来,不曾想这么早就来了。」

她带着钟夫人走下高台,却又见原最快更新请浏览器输入-

和钟夫人失魂落魄。

宁老太君引以为豪的诰命身份,也不过是正五品!

这长宁街上虽然住着许多朝中官员,除了盛府以外,却并无第二位诰命夫人在。可今日,陆景的母亲却被册封为四品诰命!

这看似是陆府的荣光,可是实际上,宁和宫亲自四品诰命追封陆景母亲,这就意味着……陆景母亲不过一介妾室却能够入陆家族谱,陆家庙祀。

灵牌要被摆放在钟夫人这位正妻之前,乃至宁老太君故去之后,灵牌都要摆放在陆景母亲的牌匾之后。

除此之外….…

宁老太君总是念叨着自己死后将入官墓,这是极大的殊荣,可如今,一旦陆景生母将要迁墓,尸骨被迁入官墓,等到宁老太君百年之后,就只能埋在陆景生母右边。大伏礼制,左尊右卑。

宁老太君端了一生的架子,陆景生母在世时,宁老太君言必称其贱,称呼陆景为祸儿。

可是这一纸诏令之后,宁老太君却已经落于陆景生母之下……

钟夫人这位陆府正妻也是如此。

这如何不令宁老太君和钟夫人心乱如麻?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