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193章 四先生的剑骨 剑气 神火

第193章 四先生的剑骨 剑气 神火

第193章 四先生的剑骨 剑气 神火

正月十三。

已然有几缕春风至,天地万物皆有复苏之相。

可是天气依然寒冷,尤其是清晨,春风拂过宛若刺骨的刀,还要胜过冬日的风霜。

在这样的天气里,一位老人乘着一架牛车,来了书楼。

赶车的人穿着一身短打衣服,面容黝黑,手脚粗壮,远远看起来就像是一位刚刚收完地的健壮汉子。

这位健壮汉子赶着牛车,入了书楼,书楼士子们看到那一只毛发洁白,头上生着两只白角的白牛,就已经猜测到来人是谁,也并不上前叨扰,只是远远向那车驾行礼。

车驾上的老人一路入了二层楼,又进了修身塔。

在那健壮汉子的搀扶下,上了修身塔第五层楼。

“这里太高了些,我年轻时极乐于登山,现在年岁长了,就只是爬了五层楼,都令我气喘吁吁。”

这老人正是当朝首辅大人姜白石。

姜白石坐在修身塔第五层楼窗前,观棋先生与他相对而坐,又为他倒茶。

“人之一生短暂而又渺小,区区百年一瞬即逝,能以元神渡雷劫,能在肉体凡胎中构筑天府,以此寿三百载的人物,终究只是少数。”

姜白石这般感叹,眼中却没有丝毫留恋与羡慕:“可比起大多数人来说,我已年越百岁,看遍了天下事,有时候夜里惊醒,心中总有些厌恶,想着若是能就此闭眼,这天下的事也就与我无关,不必在老迈之时,还忧心许多。”

观棋先生想了想,出言宽慰姜白石道:“姜首辅,天下事中总有沉重的,也总有轻松的。

可因为诸多原因,如今的天下轻松之事远远少过沉重之事。

你一生观天下之重,心中难免疲累。

也许有朝一日,这天下的辛酸事会少上许多,到了那时,你也许就会愿意再多活些年岁了。”

姜白石沉默一番,摇头道:“难。”

他只说了一字,就缓缓闭起眼睛。

一旁的赶车的健壮汉子看到此时的姜白石,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姜白石坐在桌案前,耷拉着头颅,闭着眼睛,瘦弱矮小的身躯上原本的威势似乎已经荡然无存,看起来就像是一位平凡的老头。

观棋先生也不再说话,倒茶时动作也极轻,不愿打扰眼前的老人休息。

转瞬间,半个时辰过去。

姜白石也许是做了一个不好的梦,身躯一颤,眼眸瞬间睁开。

他深吸了一口气:“老来多梦,梦到的还都是些令人厌憎的东西。”

姜白石略微一顿,眼神逐渐沉了下来:“我梦到数十年前,那一年黄滔河决堤,滚滚长河之水宛若天上来,仅仅一瞬间,淹没了北洛道,也淹没了江南道。

隐约间,我看到黄滔河上空,一道人影正在搅动风波,挖取其中的灵潮之源。”

面容始终温厚的观棋先生,眼神也变得冷清起来,他望向窗外看着书楼中一片好风光,轻声道:“灵潮爆发,天上的仙人落下凡间,摘取灵潮果实。

天关洞开,仙人落入凡间,代价极大,他们可以不惜代价,而这人间的区区灾祸,区区数百上千万人的性命,又如何能入他们的眼?”

姜白石老朽的眼眸中,猛然闪过一道光彩,他望向观棋先生,道:“所以先生是否认同我布下的棋局?”

观棋先生思索一番,坦诚道:“天下强者不在少数,也各有自己的谋划,各有自己的理念。

书楼一向主张包容万物,首辅大人布下棋局,想要请仙人入局,这自然很好。

只是天下大势尚且未平,贸然斩仙也许会适得其反。”

首辅大人听到观棋先生的观点,也认真点头,继而又叹了一口气:“我也想筹谋数百载,以此保证万无一失。

可惜凡间生灵有命,我大限将至,终究要埋骨于黄土中,时间……已经不够了。”

观棋先生看着眼前的老人,眼中也流露出几分敬佩。

老人原本只是一位豪绅家中的长工,后来因大赦天下脱去奴籍,得以十六岁入玄都求学。

后来连年科考,直至三十岁才考中进士,却不曾想当年太玄京礼制已经近乎疯癫,就因为姜白石父亲名字中有一个“进”字,朝中便以犯讳为名,剥夺了姜白石进士身份。

老人一生抱负无处施展,失魂落魄出了太玄京。

他一路回去,与那白牛为伴,经历了许多风波,看过天下风云变幻,也知百姓苦难。

后来,书楼大先生公开抨击这等严苛的礼制,便以姜白石为例,道:“家父名为进,则不可为进士,若家父名为仁,难道不为人乎?”

有此一言,姜白石重燃希望,仍然牵着那头白牛入了太玄京,夺下状元魁首,入了朝堂。

如今一去数十载,那曾经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落魄读书人,如今正手执棋子,一步一步引天上明玉京入局中。

这也是观棋先生之所以敬佩眼前这位首辅大人的原因。

“蹉跎一生,若能真为天下人留下一道灵潮,我这一生倒也不算白来。

只是……如今还缺一把斩仙的刀。”

姜白石眼神逐渐变得郑重,对观棋先生道:“先生以为,天下英杰中谁能入我局中,为世间斩开一道生机来?”

观棋先生沉默,并不回答。

姜白石又问道:“不知那陆景,是否能执掌四先生的剑?”

观棋先生依然沉默,足足十几息时间过去,他才开口道:“陆景尚且年少,他年不过十七,如今虽然已经修行到神火境界,一身战力甚至还要胜过同阶许多。

只是若要斩仙,心中当有斩仙之志,如果是被他人推上棋盘,成为斩仙的傀儡,反倒是害了他。”

话语至此,观棋先生语气也同样郑重道:“陆景虽然并非是我的弟子,可是是我将他带入书楼,我也觉得他身上自有一股独特的气性,我以持心笔赠他,令他写字持心。

而陆景也让我看到些许希望,所以我愿意以元神开口,不再持闭口戒。

他是我书楼二层楼先生,很快将要入三层楼,也许有朝一日他会入四层楼,执掌四先生的剑。

姜首辅,他是我书楼的人,又如何能够无端成为傀儡?”

观棋先生这般询问。

姜白石摇头:“如今为时尚早,斩仙者也许并非是陆景……禹星岛洛上砚也已入圣君之目,观棋先生,入此局中本身就是天大的机缘。

而且既然能够为天下生灵出一份力,以陆景的心性,总会愿意的。”

“他如今修为不算强横,可他却有绝盛的天赋,也许再过一段时间,他就能够如同中山侯一般以冲天之姿,迈入第七境,乃至成为这天下间有数的年轻强者。

在这之前,他也自然会经受许多磨砺,真正走过这诸多磨练,才可入局。”

姜白石说到这里,顿了顿,这才继续道:“无论是七皇子还是少柱国,亦或者褚国公也都并非寻常之辈。

少年人的路已经走到了这里,已经站在了很多人对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这陆景以后,究竟能否一路走到最后。”

观棋先生轻轻拂袖,语气难得有些冷漠。

“以天地为棋盘,想要夺灵潮之基,自然很好。

可是这样一来,又要牺牲多少生灵?

事成则已,事不成则夺凡间根基。”

“而且……一介少年之身,本不该承担这等要责。”

姜白石这一次并不曾继续回答,而是颤颤巍巍站起身来,走下修身塔。

“人各有志,可为了天下大势,个人的志向有时候也并非那般重要。”

姜白石走上牛车,那正在吃草的白牛抬起头来,看向修身塔。

观棋先生正站在窗前,注视着白牛。

那头白牛朝着观棋先生轻轻点头,这才拖着车驾离去。

姜白石坐在牛车上,掀开了帘子,对一旁赶车的汉子道:“你觉得陆景,是否能够执掌呼风唤雨两件宝物中的天地权柄?”

那汉子咧嘴一笑,又转身指了指修身塔,点头。

“看来观棋先生是从心里觉得这陆景,前路大有可为。

只是……眼前还有很多劫难,需要陆景自己走过,也不知他是否能够走到那一步。”

“楚狂人、真武山主、百里清风、太冲龙君。”

“这太玄京啊,要变成一锅大杂烩了。”

……

书楼一处竹林中,陆景正独身一人随意坐在地上,摊开手中的信件仔细读着。

“景兄,一别数月,不知是否安好?

我来了太昊阙,披上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