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斩龙士!

第199章 斩龙士!

陆景轻声询问。

他微微眯着眼睛,手按在呼风刀上,远远看着背负双手的李观龙。

李观龙神情淡漠,并不回答陆景的话。

李雾凰低着头,手中还拿着一把白玉折扇,她心中仇恨最难消解,如今只盼着天上那头蛟龙,能够一口吞了陆景。

那位眉心有一点印记的金发少女,一道道气血流淌,身躯变得极为沉重,她脚下山岳上个山石都开始裂开一道道缝隙。

这金发女子气息盎然,看向陆景的目光饱含杀意,与此同时她身上的气机还锁在李观龙身上。

李观龙的一举一动都为这金发女子所感知。

而李观龙眼眸微瞥之间,看向那金发少女的眼神,竟然有些柔和在其中。

查知到李观龙目光中的温和,金蛟少女看向陆景的眼神更是杀机毕露!

虞七襄被引风神通流转而出的微风送至远处的山丘。

陆景遥遥朝着虞七襄挥手,似乎是在告别。

而那神相三重的金蛟少女则转过头去,望向李观龙。

她在等待李观龙点头。

李观龙再度变得面无表情。

但看在这金蛟少女的眼里,李观龙就好像天上最为璀璨的明星,熠熠生辉,闪闪发光。

“若无将军,游走在溪水中的懵懂凡俗鱼儿,又如何能蜕变为蛟龙,又如何能够修成神相?”

眼神轻动间,这女子眼中满是崇敬,甚至还夹杂着毫不掩饰的爱慕。

她本是凡俗金鱼,只因为李观龙在山中修炼,吸引周遭元气入他身躯,天地元气因此而来,染遍了周遭溪水,令她生出心智,以此踏上修行之途。

后来,这条金鱼便每日都在那条小溪靠近李观龙的所在,透过清澈的流水,注目于李观龙。

自那一日开始,懵懵懂懂游荡在水流中的鱼儿,心中就多了一道身影。

那道身影未曾来到那座山的时候,山是山,水是水,溪畔的树是树。

后来,那座山在那金蛟女子眼中变为了仙山,她所在的小溪变为了星河水,而那些平平无奇的树,在她眼中变为了连理树。

再后来,金鱼被李观龙打捞出来,带回了太玄京。

一去许多年过去,金鱼蜕变为了蛟龙,凡人都可捕捞的鱼儿修至神相三重。

而这条蛟龙所修行的神相,隐约之间竟然可见一座山岳。

那山岳高耸无比,厚重万分,她的躯体也变得如同山岳一般沉重,周身气血带着玄黄色,一举一动皆有难以想象的伟力从中迸发出来。

“将军,我会为你杀掉所有拦你路的人。”

金蛟女子眉心印记闪烁,金色长发飘扬下来,两只鹿角中流淌出一道道气血。

李观龙远远看了一眼远处的青山,他站起身来一言不发。

李雾凰却似有所觉,感激的看了李观龙一眼,又深吸一口气,平静开口……

“杀了他。”

区区三字,听不出什么情绪,可李雾凰眼中却蕴起滔天的寒意。

她紧紧握着手中的白玉折扇,心中却觉得轻松了许多……

就好像长久笼罩在心中的阴郁,将要在此刻消散。

而当她轻声吐露出这三字来,就好像掀起一片惊涛骇浪。

滚滚气血犹若晴天霹雳。

而那金蛟少女只在眨眼间就仿若一道厚重的山岳腾空,带起强横的气血,身后三重神像若隐若现,消失在原地。

而她脚下的山岳轰然崩塌。

一阵罡风袭来,凶猛的力量化作潮水凌压而来!

武道修士不同于元神修士,他们无法显化神通,不曾召天象,不可呼风唤雨,也不可凝聚五象之力以此为战。

可他们一举一动都带着能够碎山裂地的力量,浑身气血与他们本就强横的肉体累加起来,一拳就能击碎神通,一脚就能踏裂大地。

而眼前这位神相三重的金蛟少女正是如此。

当她消失在远处的山峰,屈身一跳,几乎化作了一道流光。

汹涌的气浪都被她甩在身后。

此刻她的身影太快了,寻常神火修士根本无法以神念捕捉这等武者的踪迹。

唯有冲天的气浪转动起滚滚波涛,带起到蛟龙之影,朝着陆景轰然而来。

陆景就站在原地。

仿佛心神完完全全都被勃发的气血、澎湃的肉体力量以及翻滚的气流威慑。

那金蛟女子已然近前,若有修为强盛者可见这女子飘飞而来,伸出一根食指,带起滚滚杀机如若天上卷动的云气,朝着陆景眉心指点而去!

数百上千丈距离仅在一瞬,就已被她跨越。

她那一根手指就好似蛟龙出水,带起雷霆爆鸣,孕育在躯体中的山岳神相彼此联通,狂暴的气血被压缩在那根手指中。

这一指,可轻而易举的击碎四品宝物。

陆景不过只是大阳修士!

肉体被气血冲刷,虽然也可称强横,但又如何能抵挡住这恐怖一击?

不知有多少双目光注目于此地。

极远处一座山峰上,九先生横刀而立,皱起眉头。

眼中带着焦急与担忧的虞七襄都已来不及反应。

就连陆景腰间的唤雨剑也自始至终不曾出鞘,就好像陆景全然不曾反应过来。

一片气血波涛如同云雾一般弥漫出来。

李观龙静立山巅,眼睑微垂。

被神相三重强者近身,哪怕是天资纵横的神火修士,哪怕陆景还藏着底蕴,又有几分活路可言?

强如李观龙,一生征战无数,但眼见那气血如瀑,肉体如山岳的金蛟女子已然点向了陆景眉心,也已然认为……

结束了!

于是他已经开始转身。

“陆景的破绽在于情义二字,也在于太过自信。

若非他主动入局,若非龙族与重安三州的因果,李观龙尚且杀不得他。”

竹中阙中,坐在轮椅上的苍老老人似乎看到了什么,一道神念落入七皇子脑海中。

七皇子原本正在临摹陆景草书,听到老人话语,笔墨一顿,一处字迹勾连悄然断去,自此不得陆景神韵。

可七皇子眼中却并无遗憾,同样神念涌动,摇头道:“这一场所谓恩怨仇局中,圣君既然已经默认其中的规则,陆景贸然入此局是不智也,入此局中,若是还想着全身而退,就未免太过张狂了些。”

七皇子神念流转,看向书楼的方向:“书楼蠢蠢欲动,想来对于陆景寄予厚望,只是可惜此间并无书楼出手的余地。”

“一介天骄就此陨落,也是终局,只可惜他不能前来参加我的开府盛宴……”

七皇子尚未说完,原本背对着他看着那一片竹林的老人,却猛然躯体一滞。

原本正在写字的七皇子不知发生了什么,心中却有些警兆生出。

原本已经闭起眼眸,转过身去,想要下山得李观龙,止住身躯。

远处绚烂的气血如同云雾遮蔽天地,隐约可见金衣的身影,已经指点在陆景的眉心。

这金蛟女子眼中杀气盎然,如同天外飞仙飘然而至。

哧。

这一指充斥着绝顶的气血,如同山岳一般沉重的力量灌入其中。

正面受此一击,若无防备,哪怕是同为神相三重的强者,也绝不可能硬扛这一指。

可是……

陆景就站在原处,身上白衣飘飘,眼睛依然微眯,在一片气血弥漫里,目光终于锁定那金蛟女子,以金蛟女子的眼神碰撞。

轰!

恐怖的爆炸声传来。

浓雾更加浓郁,虞七襄惊呼出声,李观龙眉头微动,以李雾凰修为并不算强盛,无法透过浓雾看到其中的景象,但眼中却越发平静。

“终于,结束了。”李雾凰深吸一口气。

而不远处的李观龙躯体一僵!

一片气血雾气流散开来,显现出陆景和那金蛟少女的身影。

陆景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金蛟女子手指点在陆景眉心中,鼎盛的气力与滔滔流水般的气血化作汹涌洪流,不断冲击陆景的躯体。

可是陆景脸上却毫无所觉,就好像眼前这金蛟女子并非神相三重的修士,而仅仅只是一位孩童在与他玩闹!

气血雾气变得稀薄,继而散尽!

李雾凰终于看到这一幕。

——她看到陆景身上依然生机盎然,眼中依然闪出光彩,不曾如她想象中的那般死于此处。

咔嚓!

李雾凰手中的白玉折扇不由被她硬生生捏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