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200章 少柱国,容我还礼

第200章 少柱国,容我还礼

第200章 少柱国,容我还礼

居高位者,有时候并不需要多余的亲缘。

他们往往想要一座山,一条河,乃至河中的金鱼。

这些或死或生之物并不说话,但会在前行与求道的道路上陪着你,若再好些,也许可以读懂你每一个心思。

正因如此,当李观龙第七次踏入那座山中,就是为了那条金鱼而来。

金鱼身上隐藏着许多秘密,但在李观龙的眼中,那些事并不重要,他只想要将这条鱼带回去,养在自家的池水中。

而那些秘密,金鱼鳞片上散发出来的慑人心魄的光芒,都不过只是陪衬。

山与小溪中自从没有了金鱼,李观龙再也不曾踏入山中。

原本除了前两次之余,李观龙踏月而去,前去山中,便是因为那条金鱼游弋在溪水中。

李观龙还记得他修行时,那条鱼总会拖着长长的尾巴,盘旋于水中。

当他气血升腾,身如烈阳时,溪水中的雾气总会升腾而起,让酷热的天地如同结露的清晨。

偶尔她还会探出头来,迎着水面抬眼望着李观龙。

这看似不算什么,可最终李观龙仍然将金鱼带回了府中。

金鱼身上始终隐藏着什么,于是当元气聚集在那一处池水中,她从金鱼蜕变为蛟龙,也许不久之后也将得越龙门,成为一条真龙。

而今日……因龙属与重安王之女的仇怨而入局的蛟龙,从天上坠落到了山与山的缝隙中。

所以李观龙这位向来沉稳的将军,也酿出一场风暴般的怒气,怒气之外则有重重思量。

金蛟为原因之一。

而第二个原因则是当陆景弹指之间燃神火,斩下四龙龙角龙足;当陆景映照斩龙台,斩龙台上天光照耀,洒落在陆景身上,那一瞬间的陆景便仿佛无敌。

“事已至此,陆景不可继续成长下去,也不可担起无敌二字。”

“而且,陆景映照斩龙台,斩去了玄微太子的龙角龙足,太玄京中又有一条老天龙……也是一遭机会。”

李观龙身上黑色长袍猎猎舞动,气血加持于其上,又似乎得渡雷劫,其中隐约有雷霆闪烁。

震衣如雷霆,让他的躯体显得越发高大,便直若天神降临。

狂暴轰鸣炸响于天际,李观龙隔着云雾击出一掌,天地似乎将要失色。

而九先生也持刀前来,这位独臂先生此刻左手握刀,便如同握住一支笔,如若江河涛涛一般的气血与骨骼摩擦,带起难以想象的伟力,也带起长刀斩山一般的沉闷声响!

十里青山远!

那刀光绽放于天际,青山神相若隐若,刀光闪动间,九先生身躯同样若隐若现,不过几步已经举刀前来。

轰隆隆!

磅礴刀意配合强大气血,再配上九先生可以撞击山岳的体魄,这一刀充斥着令人惊骇的力量。

仿佛千军万马在前,都可一斩而去。

斩去故土青山,浑浑噩噩许多年的九先生,最终却纳恨意与悔意入手中长刀,青山宝刀化为斩青山,正在磨损心中的执念。

李观龙目光依然平静,只闪烁出一道道精气光芒,气魄勇猛难以直视。

这一身气血、一身气魄,配上他所修行的观龙功!

这一刻,他便如若一条天龙翱翔于天际,要如天龙一般,威严照耀四野精怪妖魔!

“锃!”

斩青山刀光来袭,天地风云几乎都被斩去,天地间似乎只剩下李观龙那一掌以及九先生网罗天下的刀光。

轰隆!

周遭气流完全被二人强横气血碰撞消融殆尽,两尊强者碰撞,刚猛的巨力带起地动山摇。

不论是久不出手的九先生,还是一路前行,观龙成道,杀敌成雄的李观龙,俱都是天下盖世的武道修士。

天下武夫,如此二人者少之又少!

两位绝顶的武道修士争斗,便是气血、巨力、体魄、武道精神的争斗。

大刀斩青山宽大又雄壮,那一刀中又带起种种武道精神,化为刀意直落而下,便如若星辰坠落,碰撞。

李观龙也同样如此,他随意探出一掌,掌势化为龙首咆哮而去,想要吞陆景入腹。

九先生与李观龙直面碰撞,气血如风暴,又如烈阳,照耀天地。

仅仅瞬间,斩青山嘶鸣,李观龙强健无比的体魄在弥漫的烟尘中若隐若现。

刹那间便又是数次碰撞。

爆裂的力量炸响于天地。

陆景转身后退……

广阔天地间突然传来一阵龙吟声。

云雾中持刀的九先生似有所觉。

“太冲龙君?”

李观龙却好似早已预料到,他身后隐隐绰绰的神相接连显现。

平静眼神中的杀意越发汹涌旺盛,远处的陆景只觉周身上下,俱都被一股股杀机锁定,根本无法有丝毫动作。

天上云雾滚滚。

云雾里夹杂着血色,又夹杂着重重的威压,威压绝盛,狂暴无比。

云雾被就此拨开,却见一条五爪天龙拨云而来。

只见这条天龙身上有一道长长的刀伤,还不断翻滚起沸腾的龙血。

龙血洒落化为血色云雾,悬空腾飞。

“伤我龙属,映照斩龙台,又如何能留你!”

一道天龙神念轰落,蛮横冲入陆景元神中。

陆景元神如遭山岳重击,大明王神火去熊熊燃烧,大明王焱天大圣出现在陆景元神之后,重重元神精气滚滚流入,撑住陆景元神。

九先生足尖轻点,于半空中一跃就化作一道流光,带起猛烈的气血波动。

斩青山被他握在手中,同样冲天而起,朝着天上云雾而去,宛如一尊神人持刀向天!

太冲龙君似乎受了重伤,气魄摇摇欲坠,浓重的气血精气不断逝去。

……可他乃是五方龙王中唯一一尊天龙,哪怕是在这广大太玄京中,也是绝顶的强者。

若非方才封妖敕魔的酒客出手,太玄京中又有几人能伤到他?

哪怕受伤至此,他身上的力量也雄浑到了极致。

云雾中龙首显露而出,喷出一口龙火。

虚空中的元气都放入沸腾,凝聚起来,就像是陨星一般朝着陆景砸落。

这般威势太过于恐怖,竟然如同天灾一般。

当长夜被烈火点燃。

不知有多少人终于意识到,太玄京以外生出了一场祸端。

竹中阙中的七皇子似乎终于反应过来,他望向坐在轮椅上的白发老者。

那白发老者轻声道:“陆景身入局中,保下了虞七襄,又映照斩龙台。

李观龙知晓太冲龙君在太玄京中,因此悍然出手,太冲龙君得此机会必然也会出手。”

“这件事……最后得利最大的,却仍然是大伏朝廷。”

大伏朝廷?

七皇子心绪一动,瞬间明白了圣君的谋算。

他放下手中的笔墨,看着自己临摹出的陆景草书。

景体绝笔收势、状似连珠,又绝而不离,气势不断。

“到头来,终究都是棋子,唯独李观龙揣测圣心,陆景……”

七皇子心中本来要感慨几句,若陆景死了,天下草书则失了一道华光。

可紧接着,七皇子想起自己在这静谧的竹中阙中,不止一次认为陆景必死无疑。

可每一次,陆景都能够死里逃生,甚至……让他也付出了代价。

于是七皇子远望着天边那一抹血色的云雾,自言自语:“等伱彻底死了,我再感叹也为时不晚。”

对于陆景而言这确实是一场杀劫。

原本坐在南国公府中饮酒,已然喝的半醉半熏的南风眠猛然抬头。

一旁的南雪虎正要询问,南风眠身上一道气血流转,化为阵阵波涛。

他正要迈步而去,好像骤然感知到了什么,停下脚步。

东宫,禹涿仙正在院中练功,当云雾卷积,他眼中略带敬畏,看向太先殿。

李观龙、太冲龙君同时向陆景出手,却好像并不仅仅只是陆景的事。

在重重山岳中,九先生迎着一颗颗龙火星辰,持刀而上。

他又有一道刀意弥漫,便如同残月月落,斩在陆景身前。

这时的李观龙却已经迈步前来。

“陆景,既入局中,又岂可全身而退?”

李观龙眼中杀气炽盛,气血翻涌,如若潮水。

即便隔着遥远的距离,无穷无尽的武道契机,连同天上那一颗颗龙火好像完全锁住了陆景进退的方位。

陆景站在虚空中,进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