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202章 心中养了大魔,早已不是人了

第202章 心中养了大魔,早已不是人了

第202章 心中养了大魔,早已不是人了

陆景自然听过平等乡,早在上一次京尹府牢狱之中,眼前这位头陀就已经袒露过身份。

他也早已听过大雷音寺弃徒硬生生用禅杖,在原本扶风国土地上划分出一片地界,建了一座国中之国的传闻。

而这些年来,平等乡一直在四处活动,不知在谋划着些什么,天下间也有许多豪杰入了平等乡,自此成了其中的天王、将军。

安槐国亡国之时,平等乡也曾去招揽钟于柏,只是当时的安槐知命以手中君父杀君父,心灰意冷,也知晓入了平等乡免不了诸多纷争,也就来了太玄京。

当时钟于柏前来大伏时,云端还有平等乡天王亲自送别。

陆景没想到的是,他现在并非阶下之囚,而是大伏执律,虽无官身,他真宫中的元神周遭却萦绕着律法雷霆。

平等乡这位头陀前来见他,目的不必多说,大约也是如同牢狱中那般,想要招揽于他。

陆景不动声色,问道:“不知阁下名讳?”

那头陀咧嘴一笑,道:“我是出家人,早已舍了名讳,陆景先生称我为青善头陀便是。”

“青善头陀?”陆景点头,问道:“头陀既然是出家人,皆言出家人讲究一个五蕴皆空,这平等乡一非庙宇,二非参禅之地,头陀甚至因此而四处奔走,这倒令陆景有些奇怪。”

青善头陀听到陆景询问,望着陆景的眼睛道:“先生,出家人照见五蕴皆空,认为色、受、想、行、识虽然存在,却变幻不定,终将消失。

可是,这并不代表着出家人就没有欲望。”

陆景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点头道:“这倒也是,若无欲望,又何必拜佛?”

青善头陀枯瘦的面容上牵扯出一丝笑容,道:“华严经中有云,佛说众生平等,大地众生皆有如来智能德性,与佛无异,只因妄想不能证得。

只是参禅者的所求,却不在今生现实中,而是在来生来世的福报,又或者在永世极乐。”

陆景静静听着,青善头陀继续道:“这一座凡间天下上位者奢靡无度,手握大权,食物烂于仓廪以内,金银不知其数。

而举天下的凡俗生民却要受种种欺压,天下广大,各国朝野中的人物看不到,又或者不愿意看到每一寸国土下的阴暗,他们不理会天下尚且有贪官污吏欺压百姓,尚且有妖魔做乱,再加上连年灾祸,许多国度、许多所在的百姓已然活不成了。

我这等出家人之所以要行走天下,托生于平等乡,是要为自己攒一攒功德,是要为天下生民拿回他们应得之物。

有此功德,我等死后也不必沦为孤魂野鬼,而是能够往生极乐,或可成就一尊佛座比丘。”

青善头陀说到这里,又撕扯下一大块鸡肉,撕咬了几口,道:“陆景先生,我之所以前来寻你,是因为你惩处了齐国太子,是因为你杀了那许白焰。

伱心中既有向民之心,理念应当与我平等乡无二!”

陆景双手垂下,眼中带着探询:“不知平等乡的理念是?”

青善头陀眼眸一亮,笑道:“我平等乡的理念那是人无私产、有田同耕、有衣同穿、有钱同使、天下人人皆可修行!

先生,此乃我补天大将军所立平等乡纲领,天下生民苦了太久,时至如今,他们绝大多数人也都活不过四十五岁,天地不公,就只有靠平等乡十二位天王、十二位将军,再加那一位心有挽天倾之志的补天大将军,燃起一片平等之火。”

“平等之火?”陆景听着青善头陀的话,却皱了皱眉头。

群龙无首、人人如龙乃是大吉之象。

可真的要在天下燃起平等之火,又谈何容易?

人皆有私欲,若无私欲,人则不为人,若有私欲,又如何能做到天下平等?

换一种角度,燃起平等之火虽有难度,其实也有可能,但在这之后又该如何维持?

在这过程中,只怕还会令生灵涂炭,到时候受苦的又是谁?

陆景心中沉思,若他仅是一位少年,若本身便是这时代中的一员,也许不会思索太多。

可是……他还有过往的记忆,那记忆里也有类似的时代,许多经验皆在于此。

青善头陀注视着陆景的表情,他看到陆景正在沉思,就又为陆景倒了一杯酒。

“我知道先生心有热血,否则也无法领悟四先生的人间剑气,四先生看不惯这世道,那时他还是书楼执剑,曾杀都护府权贵,也曾佩剑上朝,质问于人……更是引来鹦鹉洲之水,扛下原本早该到来的河中道灾祸。

可他终究死了,如今陆景先生成了四先生的传人,其实我平等乡也很想知晓先生心中究竟如何看待这天下,又如何看我补天大将军的理念?”

青善头陀直视着陆景,希望能从陆景口中得到答案。

陆景自顾自的喝了一口酒,道:“这天下间哪里能有纯粹的平等?若是朝前看的太远了,走到半途难免走上岔路。

与其如此,不妨且先将目标定的近一些。”

陆景话语至此,低头看了看自己腰间的呼风刀、唤雨剑。

呼风唤雨两件宝物中,藏着天地权柄。

如今修为绝对称不上弱小,但却也无力改变天下,可是……陆景还年轻!

他心里始终记得自己曾经踏上大柱国苏厚苍的战车,到达的那一处荒芜之地。

他看到了其中的白骨,也看到了其中的荒凉。

那里曾经是无数人的故土,如今却荒无人烟,而灾难却还在蔓延。

“且先修身,有足够的力量,便可试着平天下,现在呼风唤雨皆在我身,只需要执掌其中的天地权柄,便可真正呼风唤雨,到时候,就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陆景心中这般想着。

青善头陀明显不认同陆景的话,他心中极为信任那身躯高大,眼中似乎隐含天下的大将军。

有大将军在,平等乡……不会走上岔路。

但他也并不反驳陆景,反而笑问道:“今日先生与我说了这番话,头陀心中也明白先生心中自当也有力所能及的目标。

可听说先生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却有一颗良善悲悯之心,这对于在太玄京中长大的人来说,这倒令我颇为好奇。”

陆景倒也并不隐瞒,坦然道:“既然来了这世界一遭,曾经又见了些不同的光景,恰好力所能及,能做到,做一做也无妨。”

头陀不知陆景看到了什么光景,却也不再多问。

“其实先生与我平等乡还有几分渊源,今日我来见你,只是向你传达平等乡的理念,先生不妨看一看这太玄京繁华下究竟埋着什么。

等有朝一日你彻底看透了,或者有朝一日你有了足够的实力,能够躲过无数双看着你的眼眸,走出太玄京,看天下纷乱的世道,也许我与先生就能成为同僚。”

陆景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心动,并非心动于平等乡,而不是心动于走出太玄京,看天下之事。

陆景这些日子以来,虽然始终在繁华之地,但繁华下所隐藏的一隅,也为陆景所见。

——青玥因为逃荒来京,母亲将死无钱治病,青玥因此入了陆府。

过往善堂中,那些孩子,这些孩子最好的结果是被槐帮选中,自此亡命,差些的是被毒去心智,成为无自身思想的傀儡奴仆,更差的则是残缺的乞儿、替死的水鬼。

魏惊蛰因为两匹马,若无陆景,只怕已经被杀了。

还有死在逃荒路上的徐无鬼父母,还有冻死饿死在小巷树后的那位妇人!

还有极有可能已经死在横山府中的那些少女。

……

这太玄京中,本身就满是平凡人的身影,陆景踏着身份的阶梯变强,却不代表他的扶光剑气来自空想。

但是,这天下广大,陆景还是不想终生都在这太玄京中。

“等到突破照星之境,我可以一路北去,去重安三州看一看,一路看一看凡间,磨练心智、磨练修为,也可探望一下王妃和七襄。”

“而且……那里还有许多英雄,若能见一见天下武道魁首,就更好了。”

陆景心中大动,旋即又反应过来,询问道:“头陀,不知我与平等乡又有何渊源?”

青善头陀此时已站起身来,朝着陆景双掌合十行礼,他脸上露出些笑容,并不回答陆景的话,反而道:“出家人的钱,若是用来喝酒吃肉,难免罪责深重。

陆景先生,头陀向你化一个缘,这一顿酒肉……”

陆景愣了愣,那青善头陀却已走出门去。

“世道纷乱,出家人也颇为古怪,比如那不持杀生戒的烂陀寺佛子,还有眼前这喝酒吃肉可以,却不可自己付钱的头陀。”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