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206章 一箭如流光,飞入横山府!

第206章 一箭如流光,飞入横山府!

第206章 一箭如流光,飞入横山府!

许多世间之事,任凭旁人如何细思,就终究无法想通。

就比如这里明明是大伏太玄京,是距离大伏圣君最近的所在,为何还会发生掳掠民女这点事。

为何朝堂中高坐着的大人们,明明只需要动一动口,就可免去许多小民必死的灾祸,许多家庭不必遭受灭顶之灾,人们也能安乐的过火。

裴音归想不通这些事,就连陆景也想不通这些事。

“小民的命,就这般悄无声息的流逝,有朝一日难道真的可以成为大伏朝廷的筹码,最终能从齐国换取更好的东西?”

看到那两位女子,一个孩童醒来之后匆匆忙忙走出黑暗的巷子,融入于所谓光明中。

陆景和裴音归都若有所思。

“又或者,人们的命本就不重要,不过是大势之下必将流失的东西,就如同终究要归海的河水一般,不必顾虑太多?”

陆景心中这般想着,腰间呼风刀、唤雨剑似乎感知到了陆景的心念,还在微微的颤动。

二人行走在街巷中,各有所念,直至来到横山府门前。

横山府大门紧闭,裴音归转头望向陆景。

陆景朝着裴音归笑了笑,不过轻轻弹指,一道水气弥漫而来,若隐若现。

金光闪烁间,自那水气中却游来一条金鱼,那金鱼看似平常,却凌空而行,游走在空中便如同游走在水中。

陆景心念一动,那金鱼却消失在天空中。

裴音归看到这一幕,眼中有些惊奇之色。

“我们不进去吗?”裴音归这般开口。

她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横山府上,眼中偶然还闪过一丝异色。

也许此时此刻,这位过往的齐国公主心中在想着,她也许可以走入横山府,一箭射杀那横山府中的古辰嚣,继而远走他乡。

只是,杀人总会带来极严重的后果。

便如同陆景所言,有些人该杀,却杀不得,死不掉。

有些人不该死,却偏偏要死在岁月的必然与天地的洪流中。

“倒是可以进去,只是进去难免扯皮,与某些人其实不必说太多。”

陆景手按在呼风刀上,也同样看着远处奢华庄园的横山府。

大约过去十几息时间,横山府中始终安静如常,陆景却不由皱眉。

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眼中闪过不忍,就连面色都变得有些晦暗不明起来。

“陆景先生,你看到了什么?”裴音归明显察觉到了陆景脸色的变化,她心中已然猜测到了什么。

陆景沉默,深吸一口气,只是摇了摇头。

“回去吧。”

陆景这般说着,罕见不曾询问裴音归的意见,而是转过身去,朝养鹿街方向而去。

裴音归看了横山府一眼,咬了咬牙,也跟在陆景身后。

“我猜先生一定看到了什么恶心的景象。”

直至走了许久,裴音归声音轻柔传来:“古辰嚣生母曾经被齐渊王处死,处死之际,齐渊王为了惩罚那女子,甚至让古辰嚣执刀,一寸寸割下了……”

裴音归讲起过往,过往的事可怖而又不免令人反胃。

就连身在恶孽国度,见过不知多少在头颅中盛开的花卉的裴音归说起此事时,都不免皱起眉头。

“其实,齐国自有规矩,将要被立为太子的皇子,避免外戚专权,母妃在君王作出决定的那一刹那,就要被赐死。

只是,这位齐国太子的母妃却还犯了错,已齐渊王的性格,难免要死的痛一些。

以子之手杀其母,也只有齐国皇室才做得出来。”

“后来,古辰嚣逐渐成长起来,他也成为了以恶孽成活的人物,为了换取自身强大,旁人的绝望、痛苦在他眼中,也就变得无关紧要起来。”

裴音归说到这里,语气中难免多了些庆幸。

“我自幼活在冷宫,齐国皇宫中那些真正的大人物都忘了我与母亲,小时候总觉得孤寂,如今想起来,其实这是一件真正的好事。

只有被人遗忘,才可在那座血潭中活得更久远一些,才不至于彻底疯癫,不像个人样。”

裴音归娓娓道来,她说话时,过往诸多事也如云烟一般流过她的脑海。

“我这一生都托庇于母亲身后,后来母亲死了,到了我自己抉择的时候。

我这一生做过最正确的抉择,便是趁着那一夜齐渊王被刺杀,皇宫大乱,我就此逃出齐国,若我不曾走出了皇宫,我的头颅也许会被摆放在花园中,最终长出艳丽的花来。”

这些过往的事,裴音归已经许久未曾提起。

在这大伏太玄京里,她本就没有几个朋友,偶尔与养鹿街上的邻居说话,也只是适可而止。

唯独今日,陆景带她看了这以齐国最高山岳命名的太子居住之所,看到陆景脸上的晦暗之色。

裴音归才讲起这些他不愿回忆起的事。

“这天下可真是奇怪,有曾经被称之为圣明的帝王,也有聚拢全国之力,想要一统天下的君王,而齐国这等疯癫的皇室,我却未曾听说过。”

陆景咧嘴笑了笑,他转过头去,望向一旁的裴音归,道:“其实我小时候时常做梦,我总梦到不一样的天地,我见过血肉横飞的景象,也见过疯癫的人们。

后来,我曾经去过河中道,看到过累累白骨,看到过腐烂的尸体。

可横山府中的景象,仍然让我有些……无所适从。”

陆景说到这里,不用眯了眯眼睛,眼中满是厌恶:“身在这一处天地,想要活得长久些,其实再简单不过,便是不去管些闲事,只要苟活起来,既有天赋,有朝一日总能够成为强横的修士,也许可以纯阳渡雷劫,寿元达三百载,从此逍遥人世间。

可是有些人喜欢苟活,我却总觉得来了这世上一遭,腰间挎着刀剑,心中修了剑意,又恰巧看到了一些事,总不能转过头去不理不睬。”

横山府和养鹿街,本身都在太玄京中央之地,二人走的并不慢,过去半个时辰,就已经回了养鹿街。

陆景和裴音归走入空山巷,抬头看了看他自家小院的上空。

“我家这小院上空中的气血之箭还要谢过裴小姐。”

陆景突然开口。

裴音归愣了愣,也抬眼望向天空。

天空中的气血之箭落入她眼中,还在闪烁着皎洁的光辉。

可是……裴音归耗费自身精气,以密法构筑而成的一箭,并非所有人都能看到。

陆景能看到此箭,裴音归也颇为意外。

这气血之箭走在古辰嚣麾下樊渊拜访陆景,求陆景画作之后,裴音归担心古辰嚣会对这小院中的陆景与青玥出手,而射出的一箭。

时至如今,已经有了数月时间。

当时的裴音归不曾想到,不过这般短暂的时间,陆景的实力就能有这般长足的长进。

还不曾等到古辰嚣前来寻他,他便入了那横山府,斩杀了枭骨,令古辰嚣重伤。

因为此举,那空中的气血之箭一直未曾被触发,仍然高悬于天际。

“我看得出来,裴小姐望向横山府的眼中,总含着杀意,若是那横山府中的人物牵连太大,牵扯着两地安宁。

只怕裴小姐会提弓而去,由心而为。”

陆景白衣飘动,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执律白衣,眼中更加坚定了几分。

他郑重对裴音归道:“身在太玄京,裴小姐要小心些,若是你对古辰嚣出手,太玄京中有的是强者要拿你归案。

太玄京看似风平浪静,平日里看不到几位强者,可是……这里却被无数强者誉为第二座明玉京。

乃是普天之下,强者数量最多的所在,伱其实不必冒险。”

陆景看似是在劝裴音归,可当裴音归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却见陆景徐徐探手,紧接着道道元气流转而来,化作一枚广寒印。

裴音归似有所悟,断去自身与那天上气血之箭的联通。

陆景元神出鞘,八丈元神站在陆景身后,陆景手中广寒印徐徐飞出,落入陆景元神手中。

紧接着,广寒印越变越大,化作一把长弓。

陆景元神探出手,从天上摘下裴音归那一支气血之箭。

“既然所有人都不管,我这大伏白衣执律一向出手无端,行事无忌,又是大伏难得的天骄,本身就张狂一些。

这等境况之下,我路见不平,应当也并无大碍。”

陆景转头望向太玄宫,却见那一座金碧辉煌的殿宇依旧如常,宏伟而又静谧无声,他又转过头去,看向横山府。

广寒印化作的大弓闪烁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