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208章 天下二十一名剑!四尺剑气,景中之

第208章 天下二十一名剑!四尺剑气,景中之

第208章 天下二十一名剑!四尺剑气,景中之景

洛明月乃是当世有名的剑道大宗师,她尚且不曾入禹星岛之前,曾经仗剑行走天下,十二年间,剑气如风雨,纵横天地,成就大宗师。

只是在她名头正盛之时,这位剑道宗师却忽然归隐禹星岛,不久之后就传来消息,禹星岛上多了一个男婴。

而在这之后一去许多年,洛明月很少离开禹星岛,专心在禹星岛上养育、教授那个孩子。

直至八年前,洛明月走出禹星岛入了玄都,又发现南禾雨这一个剑道苗子,便将她收为弟子,带回禹星岛悉心培养。

很快,这天下就又多了一位少女剑道天骄。

只是南禾雨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论及剑道天赋,虽然比绝大多数人要更好上许多。

可在那禹星岛上,她还有一位青衣的师兄。

在剑道道路上,自己与他相比,便如若是一只凡俗麻雀,而师兄却像是一只飞翔在天空中,迸发出万丈光辉的神鸟。

洛述白在许久之前就进了太玄京,这件事情南禾雨其实早就知晓,奇怪的是洛述白进了太玄京之后就销声匿迹,也不知去了哪里。

两个多月时间转瞬过去,南国公府也曾经寻找过洛述白的踪迹,但却终究一无所获。

没想到今日南禾雨来书楼中见陆景,竟然还见到了她这位师兄。

洛述白面色白皙,看起来温文儒雅,眉眼中总是带着一抹柔和的笑意,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谦和,看起来倒不像是一位岛上天才,反而像是一位饱读诗书、谦和有礼的大府子弟。

原本同门相逢,应当是一件好事。

可不知为何,南禾雨眼中却闪过一抹清晰的慌张。

她停下脚步,远远看着陆景和洛述白漫步在风景宜人之地,心中颇为复杂。

“师兄也来了太玄京……”

南禾雨心中叹了一口气,她在禹星岛之时,在她修行道路上,洛述白是她的引路人,实际上,南禾雨这一身修为,并非全然得自洛明月。

洛明月身受重伤,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禹星岛上疗伤,正因如此,南禾雨一身风雨剑气,实际上都来源于洛述白。

而洛述白对于南禾雨的态度向来直接了当。

南禾雨始终觉得洛述白有恩于她,她总该报答这位如同神鸟一般璀璨的师兄。

只是……后来南禾雨来了太玄京,经历了一场最终消解的婚事,她忽然又有些惧怕见到自己这位师兄。

便如同她当时化身绫雀询问陆景,洛述白这一只神鸟对她有恩,她原想要遂了洛述白的愿,以此为报答。

太玄京中,对南禾雨倾心者其实不在少数,想要与她婚配者则是更多。

就连中山侯荆无双都曾经骑着那一匹龙马下了封宿海,摘来连理枝送予她。

只是对于这件事情,南禾雨拒绝的倒是颇为果断。

中山侯荆无双虽然是举世有名的少年强者,圣君曾言他能直上八境,甚至能够登临修行道路上的最高处。

南禾雨却知道中山侯荆无双之所以以连理枝赠她,却并非是中山侯倾心于她,而是那中山侯的母亲无意中见了南禾雨一面,老人家颇为中意南禾雨,中山侯向来至孝,自己母亲觉得南禾雨好,才有了封宿海中摘来连理枝的故事。

南禾雨对于中山侯也并不了解,自然没有什么爱慕可言,所以拒绝的倒也十分果断。

只是洛述白却是她的师兄,在许多地方皆有恩于她。

一直以来对于感情都没有什么认知的南禾雨,也许在某几个瞬间也觉得,若是真要成家,就当报答师兄的恩情。

可是如今……南禾雨再想起此念,却觉得若仅以报答恩德为因,真就与师兄结成连理,对于他这位前途无量的师兄而言,也并非是一件公平的事,对她自身来说,也绝不公平……

南禾雨思虑重重,旋即又想起自己的优柔寡断来。

“这件事情不可再拖,师兄对我有意,以往他不曾表述,我也只是沉默。

如今还要寻个理由直截了当告诉他才是,否则这般拖下去,反而不好。”

南禾雨心中暗暗下了决定。

这一次南禾雨并不打算在沉默中任由事态发展,她心中既有此念,也并不站在原地,而是迈步朝前,朝着陆景和洛述白而去。

陆景、洛述白并肩行走在书楼的小道上。

一位位书楼弟子远远看到陆景,总要停下脚步,朝着陆景行礼。

陆景含笑点头,继续前行。

“其实我前来太玄京已经有两月有余,只是这两个月时间,我身有要事,不得不入那太玄宫中面见圣君。

常言道山中无岁月,其实宫中也无岁月,我不过在其中磨砺了一番我的长剑,时间就已过了数十日。”

洛述白声音温和,并不尖锐,旁人听起来,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

“我在这太玄京中,其实并无朋友,在这之前也未曾与陆景先生有过交往,只是今日有暇,我却总是想起陆景先生那一道高照人间的煌煌剑意,便也如同风雨如晦、吹拂人间,普照八方四野。

所以我也就来了这书楼,求见陆景先生。”

眼前这少年公子说起话来斯斯文文,彬彬有礼,望向陆景的眼神,也确实多有崇敬。

他见到陆景眼中露出疑惑之色,又缓缓补充。

“我恰好看到过陆景先生获得三试魁首,入横山府中斩去枭骨时的那道剑气。”

陆景明白过来,他笑道:“其实我还在陆府时,就曾经屡次听到过禹星岛洛公子的名讳,据说洛公子的风雨剑气即便是在这广大天地间,也自有几分剑道真意。

在天下习剑者中,你乃是佼佼者。”

二人都颇知礼数,若是不认识二人的其他人听了去,难免会觉得他们在互相吹捧。

可是无论是陆景先生还是禹星岛这一位洛公子,在各自的道路中,都称得上成就非凡,二人话语中并无丝毫的吹捧,反而都是实言。

恰在此时,洛述白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去。

陆景神色一动,身上白衣飘然,也循着洛述白的目光望去。

却见南禾雨一身华衣裹身,披着白色纱衣,头发简单挽了一个飞仙髻,大多都披散在肩头,又有几缕墨玉般的青丝垂在胸前,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

洛述白看到南禾雨前来,脸上不由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

陆景倒是有些意外。

南禾雨进前来,又向陆景、洛述白行礼。

“陆景先生、师兄。”

“南小姐。”

陆景微微点头。

洛述白笑道:“本打算来了书楼,见过陆景先生,看一看陆景先生腰间的唤雨剑,再去南国公府寻你,与伯父、国公见礼,却没想到在这书楼中见了师妹。”

南禾雨方才心神落在二人身上,自然已经知晓洛述白来了太玄京之后就入了皇宫的事。

“师兄,圣君有命,自然要重过其他事,爷爷和父亲早已知晓你来了,等今日出了书楼,一定要去府中一趟,免得他们每日都要问我一糟。”

南禾雨说到这里,话语不由微微一顿,旋即她也不曾隐瞒,道:“出来也巧,我原本是来寻陆景先生,想要与他道谢,却没成想能在书楼里看到师兄。”

“道谢?”陆景有些诧异。

于是三人一同走了几步,来到书楼一处小亭中。

书楼的景观自然是一绝。

不远处,还有几位书楼弟子正在坐而抚琴,悠远的乐曲如水般柔柔倾泻下来,不远处则是突兀嶙峋的山石林,像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独具匠心。

巨大的山石玲珑透瘦,微风在山石的罅隙中来回滚动,化作如水的风声。

更远处,则有数棵桂花树,微风一吹桂花香气迎面飘来,令人心旷神怡。

“书楼四季如春,不知令天下多少人羡慕。”

洛述白笑道:“我上次前来太玄京还是八年前,我当时就想来书楼看一看,只是老师杂事繁多,无暇带我逛一逛。

直至今日前来,才算是如了自己的愿。”

洛述白一身青衣,比书楼里的读书人更像读书人。

可紧接着,他的目光却落在陆景腰间唤雨剑上。

“先生,不知可否……”洛述白话语中带着探寻。

陆景倒是并不迟疑,右手随意抹过,纯白色的唤雨剑就出鞘而来,被他递给洛述白。

洛述白双手接过唤雨剑,这柄仙人之剑落入他手中,仅一瞬间,唤雨剑周遭便荡漾出一片迷离斑斓的光斑。

那一片光斑其实是由诸多剑气凝聚而出,剑气荡漾,风波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