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218章 我来为挡住来人

第218章 我来为挡住来人

第218章 我来为挡住来人

趋吉避凶命格在陆景脑海里闪耀着金光。

金光如同日间的朝霞,霞光弥漫,仅仅在刹那间就已经流入陆景脑海,化作重重思绪。

【吉象:放开手中神术剑,南风眠归于太玄京,获五百道命格元气,获璨绿命格名剑客。】

……

【大凶之象:握紧手中神术,执白鹿、神术二剑,元神生裂,将受重伤,有望折服二剑,换取南风眠南下。

获八百道命格元气,获尊青命格少年剑甲。】

……

趋吉避凶命格下,两种截然不同的卦象浮现在陆景脑海。

陆景却一如之前那般,并未详加思索。

他仍然死死握着手中的神术,另一只手中的名剑白鹿依然闪烁着冲天的光芒,隐约间仿佛有一只仙鹿奔走在剑身上,流转出阵阵来自于白鹿剑身中的剑意。

那等剑意似乎还夹杂着某种仙人之力,并非单纯来源于宝剑。

陆景元神已经跃然而出。

九道神火燃烧在陆景元神眉心中,这八丈元神盘坐在陆景身后,陆景养了许多时日的扶光剑气升腾而起,化作一轮东君大日,照耀在陆景元神上,抗衡着来自于神术、白鹿两把名剑的沉重威压。

当陆景握剑的一瞬间。

周遭的一切几乎都暗淡下来。

空中的光芒仿佛若都被夺取,隐约间一道仙境出现在陆景头顶。

那仙境中仙人俯首,血流成河,仙人尸体散落于四处,仙人之骨正弥漫出晶莹的白光!

相传,神术、白鹿二剑的剑身,乃是那天下剑甲登临仙境,斩去天上剑仙五千,以仙人之骨熔铸剑灵铸造而出。

正因如此,神术、白鹿二剑天生便融合了仙人之力。

只是其中的仙人之力,就只有这两柄剑的主人能够激发,除此以外,便如传闻,天下间再无人能同时执神术、白鹿,也无人能够激发其中的仙人之力。

哪怕是直直朝着南风眠而去得南老国公,都不由转过头来,望向远处的陆景。

那短衣汉子似乎忘却了眼前还有楚狂人的水雾神通,他目光落在那两把曾经震动天下的名剑上,有些出神。

最为惊异的还是南禾雨。

她是天生的剑客,又孕育了一枚羽化剑心,她能够清楚的感知到神术、白鹿所蕴含的鼎盛威能。

“之前的白鹿,哪怕是剑魁借予我,只怕我也无法掌控。

陆景先生手持白鹿而来,现在为了让叔父离开,又借来了神术。

他想要……同时借助这两柄剑的力量。”

南禾雨深吸一口气,尚且不足一年,曾经与她有千丝万缕关系的陆景,如今却越发璀璨、闪耀。

哪怕是她引以为豪的剑道天赋,陆景先生也已远远胜过她。

“叔父想要离开太玄京,爷爷又何至于拦他?”

南禾雨低着头,头顶的千秀水在不远处的白鹿、神术散发出来的剑意下,已然完全失去了光彩。

但千秀水却仍然锋锐,三百的剑光依然悬空,剑尖直指那位短衣的汉子。

不过几息时间。

直凌霄汉的剑气卷来云雾,堆出雾气朦胧。

十里长宁街,甚至刚刚走出闺房,就看到远处天穹上那美丽动人的一幕。

刮起一阵微风,她身上的红衣微微飘动,却未曾卷去天上泛着光彩的云雾。

盛姿看到这般美的事物,便下意识想到陆景。

她嘴角露出些许笑容,心中暗想道:“不知陆景是否看到了这般美景?”

“也许,我应该去寻他?与他一起走走?”

盛姿向来果断,心中既然有了这等想法,也就骑上了素踵,一路朝着养鹿街而去。

她却不知,天上卷动云雾者,正是他朝思暮想的陆景。

南禾雨站在陆景身后,担忧的看着陆景。

不过是十几息时间,陆景始终低垂着头颅,他的肩膀就想扛着两座山岳,身躯在微微发抖。

身后元神虚影若隐若现,九道神火几乎要熄灭了。

唯独闪亮的……就只有陆景蕴养许久的扶光剑气。

扶光剑气冉冉升起,东君大日高照元神。

一重重锋锐剑意与这人间的光明融合,变得越发澎湃。

南禾雨明显看到了这一幕。

不仅是她,身在书楼小亭中的玄衣青年以及洛述白也同样如此。

距离小亭不远处,楚狂人手持绿玉杖缓步走来。

他的络腮胡还沾染了几滴云雾卷动带来的雨水,高大的身子哪怕是在这能人辈出的书楼里也颇为显眼。

他一路走来,走入小亭中,与那位玄衣青年相对而坐,却并不看他,而是看向远处的天穹。

“你觉得这少年如何?”楚狂人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

看着天边出神的洛述白这才反应过来,小亭里竟然又多了一人。

玄衣青年点头:“我借了白鹿剑于他,本以为他握不住白鹿剑,却不曾想白鹿剑入他手中,倒还颇为温顺。

一如十余年前的四先生握剑一般。”

楚狂人叹了一口气,用手中的绿玉杖轻轻扣动地面,一阵阵荡漾的波纹流向四方,整座太玄京中突兀间刮起大风。

“我不太满意如今的太玄京。”

楚狂人摇头,直接了当道:“上一次灵潮时,太玄京诸多强者堪称强绝,可自从天门大开,天上诸多仙境若凡,仙人手持仙兵,运转仙法降临凡间,夺取灵潮果实之后。

太玄京中诸多强者就变得畏首畏尾,反观崇天帝和姜首辅又变得激进许多,眼中再也无凡间众生,只想要将那十二楼五城尽数化作掌中之物。”

洛述白低着头,并不曾说话。

那玄衣青年神色不改,道:“太玄京中的强者,比你我想象中的更多。

诸多皇子中,禹涿仙、禹玄楼有不世之资。

新生强者中,尚且有中山侯挑大梁,那徐长河,徐白甲将要从神关回京,冠军大将军不同于几位国公,也不曾跌落进去。

大柱国苏厚苍仍然有屠仙之能,大伏看似萎靡不振,但仍然是天下最强盛的国度。

毕功于一役,乃是崇天帝的理念,你我天下闲散之人,不妨看一看崇天帝端坐帝座之下的凡间,究竟会变得如何。”

楚狂人终于看上玄衣青年,侧头问道:“伱不愿杀崇天帝了?”

玄衣青年摇头:“我会杀他,等他成为仙中之帝时,亦或者等他理念彻底溃败之时。

我会给他一个挽天倾的机会。”

楚狂人抬眼看天,而远处那霞光变得越发恐怖,一重重仙气从中流转而下,侵吞元气,几乎要压垮陆景。

陆景元神几乎将要碎裂开来,密密麻麻的裂缝遍布于元神上。

“够了。”

楚狂人叹息一声:“你应当召回白鹿或者神术,陆景天纵奇才,若让他毁在这两柄剑上,未免太过可惜。”

洛述白眼里闪过认同之色。

他今日与陆景不过初见,可陆景一如洛述白的想象,乃是一位谦和君子,也是一位剑道奇才。

洛述白隐约从南禾雨的只言片语,亦或者几道眼神里察觉南禾雨对于陆景的心绪,他心中难免有些异样。

可即便如此,洛述白仍然不希望陆景毁在神术、白鹿之上。

天下剑道多坎坷,多一位陆景,有朝一日便可再添一位剑道大宗师,甚至多出一位剑圣。

这等少年,不该折在此处。

可不曾想那玄衣青年依然坐在小亭里,无动于衷。

他轻轻摇头:“还不够。”

话语至此,他望向楚狂人,嘴角露出一缕笑容:“论及神通,我不如你,论及剑道,你不如我。

现在这少年手中执剑,元神上也有剑光升腾,你看他那扶光剑气,再看他那腰间呼风刀、唤雨剑。”

楚狂人闻言,当即望向自陆景元神上升腾出来的道道剑光。

炽烈、锋锐、璀璨的剑光似乎完全不曾受到神术、白鹿的影响。

人间的光明映照那剑气上,自神术、白鹿上散发出来的种种剑意,竟然隐隐约约被那扶光剑气融合!

“四先生的人间剑气,人间一切皆可为剑,陆景能够悟得此剑,距离承四先生的剑骨已经不远。”

玄衣青年心中这般想着。

楚狂人眼中,又看到一种截然不同的光景。

陆景腰间呼风刀、唤雨剑中,也同样流转出一道道仙人之力。

那些仙人之力并不那般磅礴汹涌,但却缓缓涌入陆景元神里,元神因为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