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219章 玄衣剑甲,天下无二

第219章 玄衣剑甲,天下无二

第219章 玄衣剑甲,天下无二

玉虹朝贯日,剑气射云天。

神术、白鹿二剑横越上百里,划破长空,带起一片精光射天阙!

峥嵘剑气直射牛斗,直上大空。

陆景踏在那剑光上,只一瞬间便已来临此处。

这一刻,神术、白鹿这两柄天下名剑绕着陆景的身躯不断盘旋,犹若黄龙飞舞,玉龙嘶鸣。

周遭的山岳不断震动,万千道剑光瞬息而至,化作一道剑幕,横亘在南老国公与南风眠之间。

这两道剑光太快了,以陆景的扶光剑气为引,又夹杂了诸多神妙的仙人之力,再加上这两柄剑乃是享誉天下的名剑,名剑锋锐,每升腾出一抹剑意、剑光,便有难以想象的元气凝聚,仿佛能够斩去耿耿星河!

当着剑幕显现!

太玄京中强者终于知晓为何天下剑甲,会将自己的佩剑借给陆景。

太子禹涿仙大马金刀,坐于东宫高堂上,眼神中光芒展露。

“如今想起来,我曾经送黑石堂堂主的信件于陆景,陆景曾经答应过我,要给我出手两次。”

“赚了?”

禹涿仙仿佛看到一位新的魁首正在冉冉升起,也许有朝一日,陆景将会真正成为天下第十魁首。

见素府中,七皇子禹玄楼皱起眉头,原本他还在诧异于李观龙既然射出一箭,此时为何杳无踪影。

“少柱国自有思量,他曾经与陆景交手,知晓陆景剑道天赋在这太玄京中堪称无双,有白鹿、神术在陆景手中,他那一箭讨不了好处,少柱国……在等。”

禹玄楼思绪及此,他眼中重瞳骤然倒映出一座仙境中。

却见他捻起手指,仿佛从重瞳中倒映着的仙境里面,摘下一道神通。

那神通上点缀着点点光芒,光芒落下,悄无声息融入虚空中。

其上竟然不存在丝毫七皇子的气息。

“强行执神术、白鹿二剑,陆景元神已经到了极限,既如此,便让我与少柱国添一些稻草。”

剑幕横空。

陆景从剑光中走来,身上散发着某种光。

不论是那两柄剑上散发出来的凛冽剑光,还是那冲天而起的剑幕,都完全隔开了南老国公与南风眠。

南风眠眼中闪烁着精光,望着陆景的背影,嘴角露出些笑容来。

他眼神中夹杂着许多情感,有不舍,甚至有几分感激。

可紧接着,那些感激全然消散,变做了理所当然!

“不愧是我南风眠的义弟!”

南风眠双手叉腰,不顾右肩那狰狞伤口上传来的剧痛,哈哈大笑。

陆景有些无奈,正要说话。

南风眠翻掌之间,又拿出一壶竹叶青来。

他颇为钟爱竹叶青,日日饮酒,十回中有八回是喝这种酒。

而今日将要离别,南风眠弹指之间,那酒壶木塞飞起,他大口大口饮酒,将其中美酒饮下一半。

又将手中的酒壶扔起,一道元气化作清风,载着美酒来临陆景身前。

陆景微微怔然,又见到南风眠见陆景拿过了酒壶,这才转身。

转过身去的一刹那,南风眠看向陆景的眼神中似有不舍。

他也看到三百道剑光横空起的千秀水,看到儿时总是跟在他身后的南禾雨。

南雪虎修为不够,即便越龙山乃是名马,可此处距离太玄京足有数百里。

他心中担忧南风眠的安危,匆匆而来,距离此处却仍然很远。

最终,南风眠背对陆景摆了摆手,又一道清风拂过,南风眠驾驭清风而去,顷刻间就已经远去数里。

南老国公背负双手,皱起眉头。

来自于神术与白鹿的汹涌剑幕仍然闪耀于虚空,陆景就站在不远处。

南老国公却不再出手。

他看着眼前的陆景,见到神术、白鹿二剑腾飞于陆景周遭,盘旋生光,就好像这两柄剑并非是震动天下的名剑,剑气高昂,剑意横空。

无论是剑气还是剑意,竟然俱都是陆景所养出的那一道扶光剑气作为主导。

南老国公身上的巨岳渐渐消融,他乃是九相合一,距离人仙境界不过一步的强者,他若强行出手,也许可以砸碎眼前的剑幕。

可南老国公又忽然想起关于陆景的过往。

“仔细想起来,这陆景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风眠执意离开,陆景愿意以自身元神生裂为代价拦我,二人之间却有义兄义弟的情分。”

南老国公心中这般想着,他抬头看向陆景,陆景脸上却一如既往的坚定,哪怕他身后那道元神被南老国公巨岳气血照耀,裂缝越发明显,也依然不动如山。

这位经历过灵潮的国公,忽然想起当初的自己。

他眉眼微动,正要问一问陆景,今日拦他,让南风眠得以离去,就不怕南风眠死在南方,死在齐国。

可须臾之间,南老国公又响起南风眠的眼神。

当那剑幕显现南风眠似有解脱,其中又夹杂着对陆景的感激。

于是南老国公意识到,自己对于这第六子的了解,竟还不如陆景更多。

“已成定局?”

南老国公看着眼前的剑幕心中思索。

“没想到我这半身入土之人,竟会被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拦住,偌大太玄京上下四甲子,能够与陆景比肩者,少矣。”

南老国公沉默间,心中这般想。

书楼小亭中,洛述白看着虚空中由那玄衣青年以元气化成的景象,看着立于虚空中,神术、白鹿为伴的陆景,终于明白南禾雨为何会有方才那种眼神,也有些明白自家师尊在他入玄都之前说过的话。

“每一个时代,太玄京中都有奇才无数,你入太玄京,见证这些奇才,对你而言也自有好处。”

那玄衣的天下剑甲眉心中,一柄长剑印记若隐若现,很明显,他很是欣赏陆景,看到神术、白鹿围绕着陆景飞舞,脸上仍有笑意。

他是执剑的前辈,天下用剑之人中,齐国那位剑圣在他眼中算不得什么,唯独书楼四先生能得到他的敬意。

而今日,他再入太玄京,却看到一位堪称剑道奇才的少年正如朝阳一般冉冉升起。

“少年持剑,终有一日可动四方,不错。”

玄衣剑甲开口称赞。

一旁楚狂人眼中却有些担忧,修身塔第五层,观棋先生难得执笔,正在一张草纸上写写画画。

他眼中亦有担忧。

陆景越出色,修为精进越快,距离彻底成为斩仙的棋子也就更近了些。

“要多做些准备。”

观棋先生笔墨飞舞,虚老乾坤、笔墨香气萦绕于修身塔中,继而寥落。

突兀间,他忽然咳嗽了几声,面色也变得越发晦暗起来。

鹦鹉洲之后,他又活了许多年,保下了书楼,让书楼的学问进了北秦,让北秦的秦火不至于燃遍天下之书。

此时此刻,观棋先生的人生似乎已经走到末尾,天上三星照耀星光,落在修身塔上,在等待观棋先生肉身泯灭的那一日。

“与其多苟活几年,还不如为这凡间留下一位奇才。”

观棋先生心中这般想着。

当天上三星照耀星光时,玄衣剑甲、楚狂人都望向那修身塔,剑甲若有所思,楚狂人只看了一眼修身塔,便低下头,不忍再看。

书楼中一处百花盛开之地。

十一先生和青玥正在给一株盛开着黑色花卉的草木松土。

青玥认真又细致,却又突然发现身旁挽着袖子的十一先生身形一滞。

青玥疑惑地抬头,又见十一先生垂首,精致的面容都埋在阴影中。

青玥看不真切,但她心思细腻,隐约发觉十一先生消沉了很多。

“老师……”青玥轻声低语。

十一先生摇头:“继续。”

南风眠带着不舍,身影消失的远处。

陆景看着手中的那一壶竹叶青,心中怅然若失。

在这太玄京中,除去亲人一般的青玥,与与他关系最好的男儿,也就只有南风眠。

可今时今日,南风眠配刀南下。

临走前,斩去了数位齐国使者。

陆景知道,南风眠杀齐国使者是因为横山府中那位恶孽太子的为非作歹,可也是因为一旦齐国强者入宫,古辰嚣仰仗着这些强者修为,必然要对他出手。

他这一遭悍然出刀,既斩去了横山府中将出的恶孽,也为陆景斩去了多余的麻烦和劫难。

“终有一日,还会再见。”

陆景想了想,将那酒壶中的竹叶青一饮而尽。

问人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