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二百一十九章 重瞳落血【谢哥是个妖孽书友的盟主】

第二百一十九章 重瞳落血【谢哥是个妖孽书友的盟主】

那神通法身高约十丈,身上萦绕着一团团光辉。

此时天上又有古星隐隐显现,古老的星光和这神通法身上的光辉融合,陡然涌现出一片灿烂的光彩。

光彩灼灼,照亮周遭二三里。

陆景执剑而立。

那神通法身一拳轰然落下。

只一瞬间,爆响声以这神通法身为中心,化作涟渐激荡开来。

陆景眼神沉静,白鹿剑中流转的神秘仙人之力涌入他的躯体中,又涌入他的元神。

让他难以为继的元神多出一丝余力。

「剑气照壁山,共计一百零八变化,一百零八剑势,这并非是单纯的剑法,还是一种对敌的法门,若能熟练运用,我的战力也将并不局限于一剑一神通。,,

陆景一震手中白鹿剑,仙人之力包裹着他的元神,周遭海量的元气疯狂涌来。

铿!

一声脆响从白鹿剑中传来,看似只响了一声,其中却隐含着八种音节。

正是柳大家的叩神八音。

八音腾飞,迎向率先到来的轰鸣涟漪,炸出一重重爆裂之音。

陆景则驾驭元气,滕飞上天数十丈,他身后有整日法身显现,一尊菩萨相宝相庄严,手捏狮子印,朝着轰落的那一拳迎接而去。

「底蕴深厚,但却未免太过自信了些。,,

神通法身落下一拳,四面八方都燃起烈火,照出星光。一阵阵沉重地元神神念,直入陆景脑海,想要压垮陆景的元神。

剑气起璧山,又立青峰!

梵日法身狮子印笼罩陆景躯体,其中却又有一道如若山岳般沉重的剑气锋锐而起。

汹涌元气融于那剑光,又融合在狮子印中,和那一圈碰撞!

轰隆隆!

爆炸声传来。

神通法身裹换的元气,以及陆景如果清风般的剑光消散,化作浓浓雾气。

遍掩了二人的踪迹。

陆景站在梵日法身手掌上,身旁立起一百零八座剑意。创意重重,铺天盖地。

原本毫无察觉的陆景,猛然转身。

却见身后一只巨大的元气手掌猛然下击。

与此同时,似有神通显现,一注元气潮水化作一条水蟒,水蟒露出尖锐獠牙,咬向陆景。

那水蟒太过巨大,只怕有十余文之高,若咬在了陆景周遭虚空,就算是梵日法身也要被咬去大半!

神通修士之强横,便在于此。

可陆景白衣飘然,身旁一百零八座剑意高山此消彼长,随着白鹿震动,身后有七十二座剑意高山须臾之间就变得高耸无比,断去了那水莽的来路。

「这元气如蟒的神通,来自南召国。」

陆景眼神闪烁,身形却裹挟剑气,以脚下一道剑意高山直立而起,在这极其短暂的刹那,就将陆景的身躯抬高二十文。

「这一掌又是鬼祟神通,并非正道。」

天上一重重星光落下,斗星官之命命格悄然出发。

只一瞬间,当星光涌入陆景眼眸中,陆景就清晰地看到那巨大手印中所流转着的森森鬼气。

剑意升腾间,陆景身上猛然有一道浩然正气勃发,落入手中白鹿。

他周身上下,一片金光涌动,脚下那剑意高山中,竟然隐含着一股股浩大之意,有若圣贤卧于山中,传道授业。

他脚下的剑意再变,加持在手中白鹿上,白鹿带起一道金色华光,蜿蜒而去,直上天穹,卷起风波,又召来暴雨。

便是那风波、暴雨两大神通中都夹杂着一阵阵浩然气。

白鹿剑也如一道迅猛

的极光,直刺那鬼气手印。

「不愧是文士第一,招来夫子落目的少年文士。‘,

神通法身眼神深邃、其中所寄居的七皇子禹玄楼神念感知到了陆景这剑意高山中夹杂着的澎湃浩然气,眼神凝重非常。

「即便元神重伤,却仍可唤起白鹿剑中的奇异力量,以此御敌……白鹿乃天下名剑,普天下的少年里,也许唯独只有陆景一人能全然驾驭白鹿。‘,

神通法身散开元气云雾,那鬼气大手印瞬时间消散殆尽。神通法身中的禹玄楼哪怕修为比陆景更加高深,却仍然不以鬼气之短,撞上陆景浩然剑气。

只见神通法身散去大手印,眼中突然闪烁出金光,金光照耀下来融于元气中,竟然显化出一尊盘坐在莲花宝座上的佛陀。

那佛陀闭目,自有佛光从佛陀身上照耀下来,神通法身站在佛陀之后,双手合十,朝着陆景一拜。

那佛陀虚影同样如此。

「阿弥陀佛!」

随着一声佛号传来,佛陀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陆景拜了一拜。

只一拜,一股昂扬的佛道神念席卷,化为千丝万缕,又化作百十道佛门比丘,朝着陆景诵念佛号。

「以正道对正道,可见孰强孰弱。」

神通法身身上原本的鬼气已经消散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佛光普照。

诸多佛号泛起涟漪,陆景夹杂着风雨的剑气高峰冲天而上,和这诸多涟渐碰撞,顷刻之间,元气腾飞,不远处的山岳破碎,山石迸溅,甚至有一道剑气直落在山涧,断去流水。

「他国神通、邪道、佛道……」

陆景心思闪烁,出手时却无丝毫犹豫。

剑气起壁山,立起高峰上百座。

此时陆景手中的白鹿仿佛已彻底的活了,白鹿化为剑光。

陆景手持十丈剑光,云雾散去时,天上烈日照下光彩。

扶光剑气融入于剑气起璧山。

陆景驾驭着如烈日光彩的剑气,轻轻一跃。

创气带起一股浩浩荡荡的长风。

剑气轰鸣之间,八种音节轰然作响。

藏身于云雾中的禹玄楼神通法身眉头微挑,猛然转身,一道神念飞升上天,化为一道神轮,神轮急速旋转切,切割虚空,却极为精准的捕捉到携着剑光而来的陆景!

铮!

创气起璧山,璧山如玉,又夹杂着扶光剑气。

扶光剑气却被那神轮截断!

云雾构筑而成的神通法身一分为二,一尊法相驾驭神轮,另外一尊法身却伸手探入虚空中,从中抽出一轮玉印。

这玉印是一种元神宝物,神通法身伸出手掌,玉印迎风而去,陡然间化作一道山岳虚影,朝着陆景镇压而来。

周遭的一切都在轰鸣。

陆景周遭一百零八座剑意高山被沉重玉印元气所压制,开始崩解。

旁人见此,都要感叹于那神秘的神通法身手段之多,宝物之强!

元神修士修行至照星境界,手段也就变得莫测起来。可是这神通法身的主人所学甚广,各种玄妙神通皆有涉猎,而眼前的玉印只怕也是三品的宝物。

他隐藏身份来此,想要压垮陆景元神,若非如此,只怕还能拿出更玄妙的宝物!

玉印便如若崩塌的高山,朝着陆景碾压而来。

不远处的神轮已经彻底吞噬陆景的扶光剑气。

神通法身神念执掌玉印,眼神中却有光彩烈烈。

「陆景先生,你今日若不出城,南风眠致多受伤,你也不至于历此杀劫!

「身在太玄京中,不可样样

从心,有时候还要妥协,只有如此才可活得长久一些!」

玉印镇压,陆景周身似乎要全然无法做出一丝一毫的动作。

周遭一百零八道剑意高山几乎已经全然垮塌。

太玄京中也猛然爆发出一道道神秘的气魄,气魄锁空,遮掩书楼,似乎要拦住书楼中的强者出手。

洛述的盘坐在小亭中,被着眉头看着眼前还未消散的虚影。

那虚影尚且留存着玄衣剑甲的气息,也倒映着那群山中的景象。

「陆景先生遇险……」

洛述自不知距离陆景最近的玄衣剑甲是否会出手。

一旁楚狂人看了他一眼,似乎看透了洛述白心中之含。「这些人太蠢,他们以为靠那瘸了腿的老不死,就能挡住观棋先生,他们甚至不知我还在这书楼中。‘,

一道神念悄然传来,楚狂人声音低沉,还带了些轻蔑。楚狂人运转神念时,甚至侧过头去,看向远处的修身塔。修身塔第五层中的窗户突然开了。

从那窗户中,飘出一张草纸,又在虚空中燃烧,瞬息间便消失不见。

轰隆隆……

一声雷霆之音炸裂在天空中。

原本笼罩着书楼的诡异神念仍然高悬于空,但是见素府上空,却如雷蛇盘踞,无数雷霆浮现。

洛述白原本循着楚狂人的眼神看向修身塔,看到修身塔中有神秘的强者出手,本以为修身塔里的神秘强者会出手救下陆景。

却不曾想,那一张看似平平无奇的草纸召来雷霆、却仅仅悬浮在七皇子的见素府上空,甚至不曾落下。

「这又是为何?」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