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二百二十六章 陆景,你可愿成为书楼执剑?

第二百二十六章 陆景,你可愿成为书楼执剑?

白发老人迎着傍晚的霞光,自太玄宫宫墙踏虚而下。

皇宫宫墙高高耸立,但在这白发老人眼里却好像如同平地一般。

其中不知有多少双眼睛注视着太玄宫每一处角落,却无一道目光落在那白发老人身上。

白发老人就此走下高墙,落在宫阙青砖上。

当他落地的一刹那,他头上的白发在顷刻间变得乌黑,苍老的面容突兀之间英气勃发,甚至眼中也多出许多锋芒。

原本矮小的躯体,变得高大威猛,配上一身锦帽貂裘,令他看起来雄壮狂傲。

陆景迎着晚霞,但站在太玄宫不远处。

他低着头,体内运转着九神持玄法,自他神武天才的命格提升为登仙体魄,原本需要精神集中,调动周身气血才可修行的九神持玄法运转起来,也变得越发容易。

他体内的大阳弥漫而出的气血流入他全身上下,配合九神持玄法,让他的皮肉筋膜骨、脏、腑、双腿双臂、头颅俱都受到大阳气血笼罩,无时无刻都在变强。

登仙体魄对于陆景的武道天赋而言提升巨大。

一缕先天气血已然诞生于陆景大阳深处,再过不久,陆景便能修出第一道先天气血。

“武道入先天,辅以春雷精神,足以让我的春雷刀意威能再上一层楼。”

陆景心中思索,目光又落在腰间的呼风刀上。

呼风刀上隐隐流转着一缕微风,陆景的手落在漆黑的刀柄上,那一缕微风陡然有了些许变化。

“一旦踏入先天,九先生传我的这一式拔刀术加上春雷刀意……哪怕是有先天巅峰的武道强者近身,我也无惧之。”

……

“刀意春雷只得其形,未得其神,还有精进的余地。”

就在陆景运转九神持玄法时,一道如若惊雷般的声音落入陆景耳畔。

陆景体内悬浮的大阳上流转出来的气血猛然大盛,他眼中略有警觉,侧头看去。

不知何时,他身旁多了一位锦衣男子。

那男子锦衣被晚霞照耀,隐隐显现出一只兽头,粗略看去,倒像是一只老虎。

此时那男子背负双手,眼神还落在陆景腰间的呼风刀上。

“春雷刀意便如其名,刀出则如春雷一般,只是……那春雷却是天地的权柄,得其形容易,但若要得其精髓,却并不简单。”

锦衣男子平静开口,陆景体内的大阳光芒陡然黯淡下来,似乎是被某种可怕的力量压制。

乃至陆景将要完全恢复的元神都睁开眼眸,看向那男子,却只觉眼前的男子就如同一尊旷古的凶兽,隆隆气血融合着某种恐怖的武道精神,便如同烽火一般直冲天穹。

他头顶天空中的云雾,都被这无形的气血烽火吹散了。

“此人……是一位盖世的强者。”

陆景眉头微挑,刚要说话,那锦衣男子却转过头来,眼中多了些兴趣。

“你成长的速度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他曾经在我殿中修行,后来成为了当今天下武道魁首。”

当今天下,武道修为中执魁首之名者,便只有一人,就是那位横扫七国,气血化日的重安王。

眼前这位神秘男子……教过重安王?

陆景有些出神,自这位神秘男子出现至今,他尚且未曾说过一句话,眼前这男子眼神落在他身上,浮出的威压甚至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元神上浮动的金光,也被这男子隐隐透露出来的气血照耀,全然暗淡了下来。

“你元神天赋更盛,武道天赋也算不凡,天下武夫中,天资绝盛者数不胜数,但元神与武道同修,却仍然有这般进境速度的,不多。”

“你可……入我门下。”

眼前这锦衣男子背负双手,高大巍峨的躯体几乎化作遮天蔽日的阴影,笼罩陆景。

“入我门下,我传伱大玄功,传你肉身搬山的武典,让你气血如若烽火,如若万军攻城,让你有望登临武道绝巅。”

“我平生有三位弟子,皆是天下一等一的豪杰!你入我门下,自然可得他们的庇护。”

“入我门下,这太玄京中再无人敢与你为难,自此之后,你便是想要在青云街上立起府邸,与那禹玄楼平起平坐,也绝无半分不妥。”

“来,拜我为师,我赐你一场大福缘!”

锦衣男子声如洪钟大吕,整座太玄京上空涌动的气流都因为这锦衣男子的声音,都在瞬间变得汹涌起来。

修持武道者不同于元神修士,元神修士可驾驭雷火,可引动天时气象。

可武道修士修持自身,自身强横的情况下,气血也可脱体而出,但是想要影响一座城池……却极为不易!

由此可见眼前这锦衣男子究竟何其强横。

此时此刻,他头颅微仰,双手负在身后望向陆景。

他眼中,有气血浮动,那气血中竟然带着一缕缕雷芒!

“拜……此人为师?”

天上的气象因为这位男子的现身,有了巨大的变化。

涌动的暗流刮来云雾,遮住了天空。

那晚霞都已被遮掩,明明是傍晚时分,却已如黑夜一般。

可在陆景眼里,眼前这锦衣男子的身影却如烈阳一般。

“武道修为,竟然能达到这种程度?”

陆景不由深吸一口气。

他知道天下强者无数,知道照星、神相境界以上,还有纯阳天人,天府人仙!

可眼前这位恐怖的男子,却仍然让陆景觉得难以理解。

“可是……初次见面,我还来不及说句话,就让我拜他为师?”

陆景心中正在疑惑。

趋吉避凶命格闪过缕缕光芒。

【恒!九三:不恒其德,或承之羞,贞吝。】

……

一道道信息涌入陆景脑海,陆景微微挑眉。

他承受着这锦衣男子身上传递而来的莫大威压,却仍然抬头看向此人。

此人英气阵阵勃发,让人自发敬畏,与此同时,一种难以言说的贵气自他身上浮现出来,可谓铺天盖地。

可是趋吉避凶命格的卦象,却让陆景沉默下来。

“答应此人是凶象,不答应此人乃是大凶之象。”

“此人身上这缕缕威压必然是因为他地位尊贵,久处于高位养成,不答应他会引来祸患,答应他有种种好处,看似大吉大利,可趋吉避凶命格卦象最后,却说将有大灾大祸,灾祸与所得平衡之下,也就成了凶象。”

“此人……对我有图谋?”

趋吉避凶命格照耀,大明王焱天大圣逐渐浮现在陆景元神之后,正气如虹命格触发,陆景身上承受的压力开始逐渐瓦解,让陆景脑海中越发清明起来。

他在沉默。

而眼前这位锦衣华服的神秘男子还在凝视着他。

此人注视陆景时,陆景只觉得自己的元神、武道大阳俱都被此人看透了,甚至他腰间的呼风刀、唤雨剑,都在不断颤动。

仙人遗宝,竟然会敬畏此人。

十几息时间过去,陆景自始至终一语不发。

那神秘男子嘴角露出些许笑容,侧头问道:“你不愿意?”

答应为凶,不答应则为大凶。

可陆景并未多想,他抬眼看了看身后的太玄宫,忽然开口问道:“前辈大约来自太玄宫中?”

“何以见得?”那神秘男子含笑询问。

陆景平静道:“前辈的气息让我觉得颇为熟悉,便和太子、七皇子,甚至圣君有些相似之处。”

锦衣男子不曾接话,只是始终注视着陆景,好像是在等陆景的答案。

陆景深吸了一口气,侧头望向远处的太玄宫宫门。

从宫门中,正缓缓走来一位身穿灰色长衣的先生,正是观棋先生。

观棋先生步履并不匆忙,一如既往的温润。

“前辈,陆景是书楼的先生。”陆景开口。

“书楼先生又如何?你既不曾拜师,入我门下却也合适,你如果想要拜我为师,观棋先生、九先生,乃至远在北秦的大先生、二先生都不会阻拦。”

“你虽然是书楼的先生,也曾得了书楼的好处,可书楼终究是书楼,是传道授业之地,在夫子登天,大先生、二先生不在大伏的如今,书楼其实帮不到你什么。”

“可我不同!你拜我为师,莫说什么荣华富贵,哪怕是天上的星石,我也可以为你摘来一颗,助你精进修为。”

锦衣男子循循善诱,他锦衣上的那老虎凶兽的影子也变得越发明显。

陆景大明王焱天大圣照耀金光,落在陆景元神神念上。

陆景思绪始终清明,仍然望着远处的观棋先生,摇头道:“我虽然不曾拜师,可书楼几位先生都曾教我,我知道他们也对我有些许期望,陆景久读百家典籍,除去法家之外,天下百家都不曾否定仁义二字,陆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