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二百二十八章 白衣照夜出太玄

第二百二十八章 白衣照夜出太玄

大伏天鼎十三年六月。

这个盛夏尤其炎热,仿佛是被巨大的火炉笼罩,让人透不过气来。

太玄京以西的天穹上,接连数十日都浮现出赤红色的光芒。

那并非霞光,而是更为可怕的东西。

当那赤红光芒越发厚重,似乎遮掩了天地,许多太玄京中的人们都只将这些光芒当做一处绝妙的景观,也会有诗人词人为其赋诗作词,楼阁中的女子们往往扶着栏杆,望向天边那一抹赤红,抒发心中的愁思。

直至六月二十二日,天上云霞卷动,而远处赤红色的光芒几乎如血一般,令诸泰河中的河水都变成了一片红色。

太玄京许多强者的脸上都布满了阴寒之色,眼里却都带着一抹无奈。

这一抹赤红来源于河中道大灾。

而河中道大灾则是天地自然之下,必然要承受的灾祸,即便太玄京中强者无数,即便朝廷已经颁布了足足一百余条赈灾法令,却也无法阻止灾祸的蔓延。

河中道中上亿人口,不曾遭灾的却十中无一。

崇天帝仍然端坐在太先殿中。

他手中执笔,却久久不落于纸上,而只是抬头,深邃的目光仿佛穿越了无数距离,落在那闪动的云雾中。

六月二十二日!

有异人生天目,见到天上三星浮现,三星笼罩之处天关大开,两位仙人走出天关,各自落于凡间。

“仙人已落。”

崇天帝嘴角含笑,眼中光芒闪动。

“鹿潭中的仙人骨铸造棋盘,造出这番大势,正是万千棋子登棋盘的好时候!”

他思绪闪动,目光落在青云街上。

姜白石府邸,这位大伏首辅正坐在东堂中,距离他和天阙仙人对弈仅仅过去两个月,这位老人看起来却更加苍老了。

他脸上的皱纹越发深了,下棋时的疲惫还未消散,身上蔓延着深深的死气。

姜白石也命不久矣……

哪怕姜白石乃是大伏的首辅大人,乃是这广阔天下,权势最盛的人物之一。

可时间依然刺破了他身上的锦衣,依然正在缓缓吞噬他的权势,没有人能逃过时间很少的镰刀。

镰刀落下,姜白石将要被收割了。

他在一点点消瘦、一点点憔悴,然后在这繁华盛夏中,随着季节越发苍老。

崇天帝看到姜白石的模样,始终空悬的笔终于落在纸上。

墨色正在缓缓晕开。

姜白石明明不曾修行,他就好像感知到了崇天帝的眼神。

他仍然闭着眼睛,艰难的说话:“我最怀念的还是我落榜之后,归于故土的日子。

还记得那里有田野,有炊烟,也有远山。

白牛和我酣睡了一个夏天,如今,我不曾归于故土,却好像要在另一个夏天里长眠了。”

崇天帝笔墨一滞,肩膀也微微耸动,脸上看不出哀伤,只是缓缓闭起眼睛。

“首辅,还请你再撑一段时间。”崇天帝难得语气柔和,就好像在自言自语:“再撑一段时间,即可见天关洞开,你也可以……”

崇天帝话语未完。

姜白石似乎太过疲惫,长长舒了一口气,他神色中还有些许愧疚。

“为了这场棋局,天下不知要死多少人,有时夜深人静时,我总觉得我成了人间的罪人。”姜白石低语。

崇天帝神色一动,变得威严了许多。

“我等,谋万世。”

区区五字从他口中落下,崇天帝也同样放下手中的笔墨。

他低下头去,赫然见到那金叶纸上写着四个大字。

“受命于朕!”

四字浮现,金叶纸突兀之间燃烧,一片火光从远方的天地落下,消失不见了……

崇天帝抬头,仍然看到远处天边那赤红色的云霞。

他知道这厚重的赤红色光芒中,存在着奇异的血祭之力,而代价便是一整座河中道。

——

河中道。

手持大旗的平等乡年轻天王、白衣飘飘,逆着人流而行的烛星山大圣,养鹿的道人……似乎都有所察觉。

当他们抬头,便看到天上有一座仙境若隐若现。

只是那仙境似乎已经死去了,同样伴随着浓浓的死气,其中却有宝光浮现。

宝光中,一条天脉横亘,又有一株仙草浮空,还可见一杆长枪深深刺入那仙境中,枪杆上的辉光却极为耀眼。

这一日……

消失已久的鹿潭出现在河中道,继而消失不见,天下强者趋之若鹜,纷纷赶去河中道!

七皇子见素府,哪怕是在夏日,身上散发着阵阵寒气的槐帮二当家,还穿着一身貂皮大氅。

他坐在见素府小亭中,身躯之前是褚野山。

褚野山偶尔还会好奇地看着他,这位粗犷的国子监大博士、褚家公子早已听过槐帮二当家的大名。

二人并不交谈,反而是在等待着什么。

大约过去一刻钟,李雾凰头戴凤冠,身上穿着一身锦衣,气度越发成熟雍容,在两位提灯丫鬟、两位掌伞丫鬟跟随下,缓缓走入小亭中。

“殿下身体不适,便不来见二位了。”

李雾凰抬手,示意二人免礼:“鹿潭落于河中道,对于见素府是极好的机会,若能得鹿潭的机缘,殿下便能追上大雷音寺人间大佛传法太子的福泽。

槐帮在河中道经营多年,找到鹿潭总比其他人更容易一些。”

“这件事,还要二当家和野山公子多加尽心,一旦鹿潭现出踪迹,见素府里也会有强者前来。”

褚野山郑重向李雾凰行礼,二当家身上的貂皮大氅光泽逼人,不同于他高大的身躯,二当家的手指却十分纤细,一根银针穿梭在他指间,坚硬的银针有若流水一般,看起来颇为奇异。

“鹿潭确实是一次大机缘,河中道中万千强者汇聚,圣君也已传下命令,鹿潭中的机缘,除去北秦中人以外,天下人皆可角逐。

阴暗中又有海上妖国、百鬼地山的强者,想要角出优胜来,只怕并不容易。”

槐帮二当家轻声低语,悬起眼中闪过一缕光芒:“而且并非天下人皆可入鹿潭,鹿潭每一次出现,能够进入其中的,并非是修为高深之人,而是能得鹿潭认同的人物。

圣君、剑甲商旻、苏南道那位姓林的剑修俱都获得过鹿潭机缘,这对于见素府而言其实也是一件好事。”

“太玄京中盛传天骄之中,除去那陆景之外,其他人物比起殿下而言相距甚远,等到寻找到鹿潭的踪迹之后,殿下也应当亲自前来河中道。”

李雾凰听到槐帮二当家提起陆景之名,面色不变,眼里却闪过一抹异样。

褚家小国公褚野山看似粗犷,实际上心思细腻,他随意一瞥间就看透了眼前这皇子正妃眼中异样从何而来。

他轻轻理了理自己的长袍,笑道:“书楼中我亦有几位好友,我听说……那书画双绝的陆景先生据说有意前往河中道,去寻一寻鹿潭的机缘。”

“他要去找死?”李雾凰冷哼一声:“他确实有几分天赋,但天骄之辈能否成长起来往往贵在自知。

以他的天赋,只需躲在出了观棋先生的羽翼之下按部就班修行,往后至少是一位映照九星的元神大宗师。

可他若是仰仗着自己的天赋,也想要闯一闯这纷乱的天下,脖颈之上就难免多出刀剑来。”

褚野山豪迈一笑道:“天骄之辈的心念,我等凡人自然难以理解。

在我等心中,照星巅峰的元神大宗师自然是极为强悍的存在,可也许在陆景这等天才心中,那元神大宗师并非是绝巅。

他既是天才,自然也颇为自信,也要夺一夺这难得的机缘,往后也可更进一步,成为那纯阳渡雷劫的天人。”

槐帮二当家听到褚野山的话,手中的银针亮出一缕微光,徐徐摇头:“莫说是古往今来,便是大伏定鼎天下四甲子,二百余年时间里也曾涌现出无数天骄,而如今那些天骄又在哪里?”

“在我等眼中,那陆景确实是绝世的天骄,可天骄之上还有真正的天人,真正的人仙!

也许他们注视陆景,便如同注视我等一般,不登纯阳、天府,终究算不得什么。

既然如此,他敢入河中道,我自然会送他一场死劫。”

“当槐叶燃烧,当槐枝融合河中道那些涌动的血气,正好杀个把天骄助兴。”

槐帮二当家说到这里,手指间的银针缓缓飞出,飞入他的耳中消失不见。

他扭了扭脖子,发出清脆的弹响声:“正好……我与这位烟雨桥下斩妖孽的少年先生,还有些账要算一算。”

不知李雾凰想到了什么,眼神中亮起一道光。

“就怕野山公子的消息不实,陆景年龄太幼,就怕书楼不愿放陆景出城。”

……

七月十日。

青玥看着眼前的一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