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二百四十四章 有两位仙人在,残足老龙如何杀陆景?

第二百四十四章 有两位仙人在,残足老龙如何杀陆景?

太玄京中骤雨过,似琼珠乱撒,打遍新荷。

尾夏有雨必有云雾,当云雾遮掩了太阳,太玄京中的尾夏其实并不算炎热,与河中道相比,这里才是真正的人间。

李观龙难得来了一趟书楼。

他背负双手,站在一棵银杏树下,灿黄银杏树刚刚开花,李观龙就在这盛开的银杏花下,注视着远处一座门庭大开的小院。

那小院名为芍暮院,是十一先生的院子。

十一先生今日不在,院中小亭里,青玥正在忙忙碌碌地打理着院中的诸多花草。

这些花草颇为奇特,并非寻常。

花草香气扑鼻,每一株都可入药,都珍贵异常。

“小姐,这禅玲花要搬到哪里?”

青玥挽起衣袖,正在为一株刺叶擦拭花朵上的水珠时,另外一位挽起发髻,眼神温柔,皮肤白皙的女子抱着一盆花,高声询问青玥。

“鹿鱼,都说了不必叫我小姐,禅玲花不可沾水,看这天色,不出一两个时辰,便又会有雨,就先搬进屋里吧。”

青玥一边招呼着鹿鱼,一边擦了擦额头的汗,旋即双手叉腰,手中还拿着一块白布,这才左右四顾看着偌大的芍暮院。

“过几日就有四十二种药材成熟,可以入药了。”

青玥长舒一口气,旋即抬眼看向天际。

一得下空来,青玥就越发的想念陆景,转眼间两月时间匆匆流逝。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

转眼就是另一个秋日,青玥不在乎美景,也不在乎时节,在乎的也就只有如今已不在太玄京中的公子。

陆景不在的日子里,青玥几乎很少回养鹿街上那座小院,始终待在芍暮院中。

原因在于,空山巷小院里几乎处处都有陆景的影子。

来了芍暮院,为十一先生打理这些花草,她心中的思念才会稍微淡去几分。

是啊……从小活在一起,几乎寄托了所有心神的少爷不在清玥身边了,青玥又如何能不想念?

好在濯耀罗与那条金鱼还陪伴在青玥身旁,只是自从陆景离去之后,青玥每日与金鱼说话。

直至有一日,青玥喃喃:“你听我说了这么多话,却不知你心里是否也藏着什么,若你也能说话,我也会听伱诉说。”

第二日,那金鱼化作了人形,化为了一位穿着黄衣的女子,她朝着青玥微笑,称呼青玥为小姐。

青玥对于小姐这样的称呼其实很不自在,可能名为鹿鱼的金鱼却不愿意改口。

一块石头,一条金鱼,一位心中充满思念的少女,就这般在十一先生的芍暮院里消磨着时光。

青玥依然每三天都会前往那处崭新的善堂,为其中的孩童做诊。

随着河中道灾情的蔓延,哪怕绝大多数流向太玄京中的灾民,都被挡在了京畿道中,可仍然还有许多流民涌入太玄京。

善堂中的孩童也就越来越多了,如今已有了上千人。

青玥按照陆景临行前的吩咐,将十三皇子送来的束脩金银全数送往了善堂,由魏惊蛰打理,用于善堂日常的运转。

陆景先生这般作为,自然瞒不过善堂中的其他人,很快就传遍了太玄京,很快善堂中也捐来了大量的金银。

魏惊蛰从善如流,也在善堂门口张贴大报,为那些大府扬名。

魏惊蛰有陆景作为后盾,又有南雪虎以及盛府帮衬,逐渐掌握了善堂中的话语权。

时至如今,魏惊蛰还打算扩大善堂的规模。

便如陆景所言,养不了天下人,养一养太玄京中的流离孩童,也算是做了好事。

如此种种,太玄京中的一切距离两月之前,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李观龙明明站在银杏树下,只对着芍暮院大门,可其中的青玥、鹿鱼似乎都不曾察觉他的存在。

李观龙的目光也始终落在鹿鱼身上,看到鹿鱼与青玥有说有笑,他的眼神也变得颇为柔和。

便如陆景所言,这条名为鹿鱼的金蛟是李观龙对陆景出手,所付出的代价。

可是陆景也知行合一,并非是什么小人,鹿鱼自始至终都只是陪伴在青玥身边,甚至如若青玥的姐妹一般,陆景自始至终也从未有失礼的举动。

“也许……鹿鱼忘了我,跟在青玥身边,活在这书楼里,比和我一同前往神关还要来得更安全些。”

李观龙脑海里没来由生出这般的想法,继而又摇了摇头。

便如同他与陆景所言,这人生在世,并非自己想做什么就能够做什么,即便是崇天帝、大烛王这般的人物都要被裹挟在大势乱流中,他虽然是大伏少柱国,可终究是人间生灵。

“陆景对于七皇子而言已经是拦路虎,没有半分余地。”

李观龙正在思索,忽然间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去。

却见远处,褚国公与七皇子正并肩而立,远远望向他。

李观龙面色不变,去到二人身旁。

“徐白河已经向圣君提请,再过不久,少柱国就要前往神关了。”

使褚国公脸上的刀疤耸动,道:“对于少柱国而言,神关是一场历练,是一场磨难,但更是一种机缘。

如果能如重安王、重甲天将徐白河一般,守住神关不死,也许不需那灵潮,也可有登临第八境的机会。”

李观龙眉头微挑,询问道:“重甲天将徐白河登临第八境了?”

褚国公摇头,嘴角却露出些许笑容:“徐白河映照两颗元星,七颗主星,现在未曾登临第八境,只需些许机缘,便可度过雷劫,成为当时有数的强者。”

“他们是一介家奴,却能够拾阶而上,走到这种地步,本就是一个奇迹。”

李观龙不由看向芍暮院,想起陆景。

“徐白河能够召兽见帝,在他之后,陆景也与他一般召兽见帝,成长的速度甚至比起徐白河年轻时更快许多。”

李观龙提及陆景,原本一语不发的七皇子禹玄楼神色有极微小的变化。

“说起陆景,倒是有些消息。”

褚国公看了七皇子一眼,道:“据说陆景在那河中道里映照了勾陈元星,踏入照星境界,杀了太冲海应玄光。”

李观龙眼神一凝。

应玄光天龙血脉稀薄,可他终究是一条真龙,修为强横……

“踏入照星境,映照元星,映照斩龙台。

这陆景……真是令人寝食难安。”

禹玄楼低着头,重瞳中闪烁一缕微光。

褚国公、李观龙对视一眼,能够令七皇子说出这种话来,只怕也就只有天资绝盛的陆景

“河中道鹿潭显现,他孤身一人入河中道,总有机会杀他。”

褚国公背负双手,道:“那槐帮的袁奇首就在河中道,据说太冲海那条肉身腐朽的老龙,也已离海入河,要顺着黄滔河前往河中道。

除此之外,四方海中的龙属俱都在说陆景身受重伤,正是杀他的好时机,纷纷赶往河中道。

再过不久,河中道群龙必然会围杀陆景,倒是可以让袁奇首带着八百玄冰甲士,凑一凑热闹。”

七皇子皱起眉头:“八百玄冰甲士尚且还有寻找鹿潭的任务……既然天下群龙都想要杀陆景,也许我们可以作壁上观。”

他说到这里,又停顿几息时间,眼神这才坚定的许多。

“陆景向来有些妖孽,让袁奇首带着八百玄冰甲士过去,若天下群龙可杀陆景自然不必出手,如果生了变故,袁奇首尚且可以收尾。”

“若非圣君之命,人间真正的强者早就去了河中道,我也会亲自去看一看河中道上的血雾究竟何其浓郁,顺便也可以去寻一寻陆景……

只是可惜……”

禹玄楼眼中埋藏着更加深沉的意味。

李观龙声音低沉:“现在的河中道里还有很多流民。

圣君不让真正的强者在鹿潭显现之前,前往河中道,大约是怕……生出争端来,波及到万千流民。

河中道死去的人已经够多了。”

他说到这里,心中不由泛起一缕不解。

“可既如此……为何还要放任那些龙属行血祭之事?”

李观龙脑海中思绪杂乱。

七皇子和褚国公却全然不理会这些。

“残足老龙带着诸多龙属前往河中道,倘若陆景还不死,那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其除去。

这庶子……如何就映照了元星?”

褚国公话语里还带着感叹,还有着警示意味。

七皇子抿了抿嘴唇,轻轻颔首。

“等到鹿潭显出踪迹,还请褚国公、少柱国与我一同前往河中道。

既夺鹿潭机缘、构筑阵法,也杀陆景!”

李观龙又看到了芍暮院里,身影一闪而过的鹿鱼。

禹玄楼轻轻拂袖。

“只是若是那条残足老龙,陆景又身受重伤,我想不出陆景如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