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二百四十七章 醉卧照夜呼侠客,东风吹入斩龙场【8.5k】

第二百四十七章 醉卧照夜呼侠客,东风吹入斩龙场【8.5k】

稚嫩孩童的声音,伴随着白鹤震翅击云之音,传遍河中道。

那孩童的声音并不高亢,甚至因为饥饿而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偶尔还伴随着辍泣。

如行尸走肉一般,跟随着浩荡灾民人流,一同走向远处的人们也转过头来,看着那身上散发着光辉的白鹤。

“吃人的龙、不管不理的大人们、走不出去的河中道……”

有人感叹,眼中毫无光彩。

“这写文章的大人,要给小民申冤,要在长柳城中斩龙?”

河中道广大,从北到南足有八千里。

即便是享誉天下的名马,奋力疾跑,中间还要休息,穿越河中道足足需要七八日光阴。

神火修士以神火驾驭元气、驾驭剑光,也同样如此。

唯独第七境修士更快。

照星修士元气无竭,速度奇快无比,驾驭一道玄光,也许只需四五日就可横穿河中道

神相修士要略慢一些,若长途奔行,需要翻山越岭,若以气血引动元气,速度也自然不如照星修士那般快。

陆景的白鹤飞的则更慢些。

可当白鹤飞遍河中道,带来陆景那道檄文。

河中道中众多强者,反应各异。

大昭寺唯一的佛子神秀和尚与那小沙弥澄慧,正蹲坐在一处河道旁,看着干枯的河道一筹莫展。

“看来在鹿潭显现之前,我和你都要饿死了。”

神秀眉清目秀,模样极为端正,此时此刻却愁眉苦脸,饥肠辘辘。

澄慧一身青蓝色的布衣僧袍,正要说话,却看到天上那一只白鹤,继而又听到那稚嫩的声音。

神秀和尚似乎忘却了心中想要吃肉的灼热念头。

抬眼看着白鹤羽翼上的文字,不言不语。

澄慧比起神秀还要秀气娇小,她听到陆景檄文中细数龙属之恶,柳眉蹙起。

“师兄,龙吃人,和你我吃那些鱼虾一样吗?”

“都有罪孽,可能

也不一样。”神秀语气变得有些严肃,认真对澄慧道:“人不光有命,有所思所想,且有亲情羁绊,更是你我的同类。

龙属肆意食人,以人作为血祭之物,站在人的角度,自然不好。”

澄慧松了一口气,连忙点头说道:“说来也是,昨日师兄与我还遇到那只兔子精,若只为口腹之欲,烤了那兔子精也好,可她既会说人话,与人无异,实在下不了口。”

“可那些龙……为何就愿意吃人?”

“是为了满足自身的私欲。”神秀教导澄慧:“私欲有大有小,如果为了一己私欲行万千杀戮,杀的还是有所思所想的平凡小民,难免令人有些不耻。”

澄慧眉头略微舒展,眼中却闪过些厌恶来:“师兄,澄慧懂了,说起来,几次前来大昭寺看望重山施主的陆景先生真是胆大。

龙,看起来便那般凶猛,他却杀了这么多条龙。”

神秀也点头:“确实如此,只是这里是河中道,并非太玄京……陆景先生这么做,难免有些危险。”

澄慧欲言又止。

神秀瞥了她一眼,忽然探手。

他手中多了一杆鱼竿,这鱼竿颇为简单,只是一根竹子配上些丝线,鱼竿的鱼钩却泛着一重不一样的光。

“怪不得这几日,总能见龙属携云雾而来,陆景先生可敬,这些自命高贵的龙又令人厌恶,既如此……我们便去长柳城外,以这鱼竿垂钓,钓一钓真龙。”

澄慧跟在神秀身后,突然有些犹豫:“师兄,伱我是为了鹿潭机缘前来河中道,如今又要钓龙,若是被主持知道了……”

“知道了又何妨?”神秀和尚眯着眼睛笑:“这几日我额头与背脊一直冒汗、发冷,最初我只以为是不曾吃肉的缘故。

如今见了这檄文细想起来,其实是因为我怕了这河中道,怕了这河中道中随处可见的腐烂的血肉、散落的白骨。

我本以为这血肉与白骨来源于天灾,现在看来,河中道遭难之时,还有诸如那太冲海大太子一般的魍魉,在其中作祟。

出家人慈悲为怀,平日里饱一饱口福也算罪过,就只好钓一钓龙,削减些罪孽,也试着还天地一番清朗。”

澄慧眼睛晶亮,看着这自小陪她一同长大的师兄。

也许正是因为师兄心中这一份纯粹的慈悲,她才会在那一处乱葬坟中,一眼看到活着的自己,才会压住自己心中的恐惧,从死人堆中将自己挖出,抱回活生生的人间。

大昭寺的和尚要钓龙。

大雷音寺那长发行者也听到白鹤传音,听到其中的檄文。

他背上的观音像不知何时,竟然皱起眉头。

长发行者回想着檄文,背负着皱眉的观音像,一路来到一处山巅。

他将观音像小心放在两处山石之间,又搬来另外一座山石遮掩。

旋即脱下身上的行者服,换上一套平民衣裳,看起来平平无奇,便如同邻家劳苦的憨厚长兄。

他一身布衣,将长发随意竖起,这才双掌合十,向那观音像行佛礼。

“既要开杀戒,不可以以行者面目示人。”

“弟子生来便是小民,如今换回俗家衣裳,也去那长柳城中走一遭,瞧瞧原夏河的枯骨,究竟是否如这位大伏白衣所说的那般。”

长发的行者行礼之后,正要转身,眼神却被山下的景象吸引。

却见山下的平川一片疮痍,大地干涸龟裂,百里无人烟。

“佛说天下之人皆有慈悲之心,可河中道都已这般模样了,这些真龙为何还要雪上加霜?”

——

徐行之身后的邪刀蠢蠢欲动,他按着背上的邪刀,一路前行,耳畔传来幽幽魔音

那邪刀似乎在告诉他,恰好借此行杀戮之事,饮真龙之血,连同那陆景一同杀了,以成大道。

徐行之眼神却十分清澈。

“我父在边关打生打死,每日饱饮敌血,又是为了什么?”

“这世道不可能更好,却也不至于变得这般坏,他若在此,应当也会去那葬龙城中。”

与他一般念头的,还有一只持大剑的白猿。

这只白猿不知来自哪里,他听到陆景二字,眉头微挑:“陆景,便是袁铸山归来时,时时提起的那位少年先生?”

“且不说其他,既然是袁铸山的先生,我就不能坐视不理。”

“而且,这些爬虫自落龙岛老龙降临人间之后,就越发猖狂了,正好杀一杀他们的威风。”

“斩龙檄文?快哉!我大猿剑便喜欢这些文绉绉的东西!”

——

平等乡年轻的天王肩膀上那一杆大旗迎着风不断飘扬,猎猎而动。

大旗展开,可见黑底之上,有两枚灵光闪闪的大字。

【明光】!

明光旗随风舞动,明光天王还手里还捉了一只白鹤。

他细致的看着这白鹤,觉得这白鹤倒是颇为奇特。

良久之后,明光天王随意一握,手中的白鹤化为一道道笔墨白光,继而烟消云散。

“大将军与大天王倒是颇觉得这陆景可入平等乡,成我平等乡扶光东王,如今他触怒了龙属,倒是可以去看看他的斤两。”

——

白云渺看着那灵动的白鹤,看着白鹤羽翼上的文字,心中若有所思。

虞七襄静静的听着陆景的檄文,眼神变得柔和起来。

“陆景先生便是这样的。”

虞七襄低声道:“太玄京比起这天下所有的城池都要来的繁华,只是我却不喜欢太玄京中那些大人们。

有些大人太过深沉,心中好像总是顾虑着这天下的大事,形容匆匆。

有些大人纵情山水诗文,提笔写尽天下繁盛,却不愿意低头看看太玄京以外的世界。”

“唯独年轻的陆景先生不同,而且……他与我母亲是好友,白姐姐,我要去长柳城中,你……”

虞七襄有些犹豫:“你隐瞒身份,却并非前来寻找鹿潭,如果去了长柳城,被人识破身份,再加上有崇天帝命令在此,难免会招来祸端。”

神色温柔,黑发携着白衣一同飘动的白云渺却摇摇头。

“既然你这般敬佩陆景先生,而他又救过你的性命,我也要随你一同前去。”

“大不了等此事之后,我便从河中道中离去,回归烛星山,不参与这鹿潭之事。”

虞七襄仍然在犹豫:“只是这样一来,姐姐找人的事……”

“七襄,你也是我烛星山大圣。”白云渺温柔的笑:“你曾经只身前来烛星山,又前往北阙海斩龙王时,可没有这般犹豫。”

虞七襄咬了咬牙,道:“北阙海龙王,远远不及太玄京中那些大人可怕,更不能与崇天帝相提并论。

若真就触怒了崇天帝,姐姐恐怕会有祸患临身。”

白云渺道:“我烛星山六位大圣共进退,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