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二百五十二章 被陆景这小子耍了

第二百五十二章 被陆景这小子耍了

陆景眼神清冽,身上一缕缕气血萦绕在他的周遭,又有丝丝元气融入他的眼眸中。

斗星官之命命格触发,陆景眼中隐隐倒映出七颗星辰。

他注视着那河道中的持枪将军以及八百玄冰甲士,那八百玄冰甲士上还遗留着些许陆景极为熟悉的气息。

“大约是……七皇子重瞳遗留下来的气息。”

陆景站在南禾雨前。

洛述白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南禾雨。

他并不曾劝南禾雨离去,七尺玉具上却缠绕出剑气。

这位禹星岛少主心中并无其他念头。

他这一生,心中最为珍重者除了那位亦师亦母的剑道大宗师之外,便只有南禾雨一人。

禹星岛上空空荡荡,之前许多年,洛述白只是独身玩耍,奔走在浪潮之前,心中总觉得有些孤单。

直至南禾雨也来了禹星岛,洛述白成了师兄,南禾雨成了洛述白想要保护的师妹,其中还夹杂着很多复杂的心事。

直至陆景出现,那些复杂心绪被掩埋在了洛述白心中,可以永恒不变的是……南禾雨依然是他的师妹,依然是洛述白最为珍视的人之一。

“师妹想要相助陆景先生,我自然会帮她……只是,这长柳城一战之后,我与师妹在那位神相五重的将军以及八百玄冰甲士面前,确实没有阻拦的余力。”

“此番能否脱劫,还要看陆景先生自身。”

洛述白紧握着七尺玉具剑柄,柔和的目光中还带着坚定。

其余强者听到陆景的话,有人思虑片刻,继而向陆景行礼,转身离去。

断首山上的白猿强撑着想要起身,身上伤口却变得越发狰狞,留下缕缕鲜血。

陆景转过头来,朝那白猿轻轻摇头,眼中还带着些疑惑。

这白猿见陆景斩龙檄文,而来这葬龙城中,与陆景不过是萍水相逢。

如今,一位强者持枪在前,还带着八百玄冰甲士,这头白猿却仍然不打算离去,反而想要护持陆景……

这令陆景颇有些意外。

南禾雨低着头,望着陆景的背影,她也听闻陆景的话,可是却并不打算离开。

“这葬龙城百里以外,有这么多双眼睛,这么多道神念,我就不信我来在前面,这见素府中的八百玄冰甲士,敢就此杀我。”

南禾雨抿着嘴唇,千秀水亮起微光,比起之前却显得有些晦暗,涌入千秀水中的元气也断断续续,远远称不上充盈二字。

她正想要说些什么。

照夜马蹄声传来,来到陆景身旁,马首蹭着陆景的胸口。

陆景朝着照夜点了点头,旋即望向那河道。

“度过百关,看清来人,也看清大伏百般鬼魅。”

陆景冷眼注视着河道中那位持枪的将军,忽然间咧嘴一笑。

“你是槐帮二当家,袁奇首?”

轰隆!

狂风猎猎,催动袁奇首身上黑色大氅。

他手中那杆银枪在这转瞬间,迸发出一道冲天的气血!

可怕的力量如同惊涛骇浪带起飞沙走石,又是有雷霆乍响、狂风骤至。

“灵官递枪!”

一道武道大势,带起枪芒如火,也带出澎湃的武道精神。

“以火喂兵,八百玄冰甲士莫要留手!”

“斩了陆景!”

“陆景今日,必死无疑!”

袁奇首枪如雷动,他的灵官递枪之法饱含着汹涌之势,既带着百种变化,也有天神落枪之势,带起万千烟尘,几乎化作一道极光,朝着陆景刺来。

“陆景先生,小心!”

南禾雨刚要出手。

天空中元气展动,道道元气便如同笔墨一般,乍现于天地。

笔墨如走龙,肆意挥洒,带起群山万壑。

群山万壑落入城中,便就此锁在南禾雨、洛述白二人神念之上。

烟尘弥漫间,元气枯竭,元神萎靡不振的禹星岛二人被群山万壑的笔墨锁了神念,顿时就觉得眼前一片烟沙,再也无法看一个真切。

南禾雨、洛述白一惊,刚想要架起剑光,元神驾驭的元气却不知为何,变得越发稀薄,千秋水与七尺玉具也归于平静。

群山万壑里笔墨元气流动,一只大鹏冲出沙尘,大鹏爪子凌空抓来,捏起一阵阵元气,又控住南禾雨、洛述白,将其二人凌空带到天上。

而那大鹏背上,齐国少年书圣一脸无奈,手中握着走龙笔,笔墨轻动,恣肆文字如汪洋大潮,也如神通……

又或者……这来自天下笔墨魁首的走龙笔法本身就是一种难以揣测的玄妙神通!

齐含章不愿出手,却不得不出手!

正因如此,这位尚且不足三十的齐国少年书生运气笔墨,卷起元气狂涛,锁住南禾雨、洛述白,让他们无法插手此事。

断首山白猿早已挣扎着站了起来,当他大锤、狂刀举起,在那血雾中却有一缕发丝乍现。

发丝上带着丝丝缕缕的气血。

那气血并不浩荡,也不凝厚,但却神出鬼没,锋锐无比。

白猿身上突兀之间绽放出一缕血色。

“夺生发丝?齐国童修宴?”

那白猿怒吼一声,身上顿时血流如注。

自陆景道破袁奇首的身份,袁奇首转瞬拔枪,八百玄冰甲士马蹄奔涌,不过眨眼时间,便又有齐国少年书圣齐含章、蟒衣貂寺童修宴一同出手。

“远处的山上,还有一位扛着大旗,图谋不轨者。”

陆景斗星官之命命格下,他的思绪变得无限清晰,目光所过之处,一切都好似变得颇为缓慢。

袁奇首枪如烈火!

八百玄冰甲士头戴面盔,身上杀伐之气冲天,这葬龙城中再度风起云涌。

这等精锐甲士一人冲锋,便可轻而易举的碾碎着葬龙城废墟。

袁奇首长枪袭来,眼中带着必杀之志。

坐在大鹏背上齐含章眼里带着无奈与可惜。

那陌生的齐国蟒衣貂寺童修宴则面色苍白、男生女相,微微眯起的眼神中满是肆虐的杀意。

“一位少年天骄的长发,若能炼入夺生发丝,自有天地之真的垂怜。”

童修宴毫不掩饰眼中的贪婪,修长的夺生发丝隐没于天空中,割伤了断首山的白猿。

白猿被夺生发丝割伤,夺生发丝强横的力量,又将其扔出数里之地。

白猿落地之后就想要起身,恰在此时,他动作忽然一滞,身躯也瘫软下来。

童修宴夺生发丝席卷。

斗星官之命命格下,陆景的眼睛清楚的看到童修宴十指之间皆有多生发丝舞动,每一根夺生发丝延展开来,又化作千万根。

紧紧一瞬间。

陆景眼前便多出一张罗网。

“夺生罗网!”

“入此罗网中,血肉便如切丝,骨骼变如磨粉,并无丝毫痛苦。”

童修宴架起罗网,想要将陆景卷成肉沫!

杀机频显!

南禾雨、洛述白被齐含章走龙笔法裹挟而去。

莲厄佛子与神秀和尚并肩而立,他转过头去注视着远处的陆景,心中也仍有些可惜……

“可惜并非是我亲手去杀他。”

莲厄佛子心中这般想着。

恰在此时,莲厄和尚却略显可惜的叹气。

“佛子,你入了邪道,养了心魔却不自知,自以为仍然恪守怒目金刚杀身之法。

怒目金刚不持杀生戒,杀生恶果便成心魔,只可惜陆景施主……”

神秀和尚盘膝而坐,褐色的僧袍盖住他的双腿……这年轻的大昭寺佛子身上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此刻大日已经落下,点点繁星照耀在神秀和尚身上,让神秀和尚显得越发圣洁。

“陆景施主……力尽了。”就站在神秀和尚身旁的澄慧和尚心里忽然生出这样一道念头。

“师兄,是想要送陆景施主西去?”

便是在这刹那,诸多人各有所念、各有所思。

那干涸的河道距离陆景三里开外。

可当袁奇首与八百玄冰甲士催动气血,携着狂暴的力量滚滚而至。

不过眨眼,便已来临陆景百丈之地。

可是便如同澄慧心中所想,陆景气血萎靡、元神暗淡,已经力尽,又如何能扛过槐帮二当家袁奇首、齐国蟒衣貂寺童修宴的神通杀伐!

必死!

无疑!

绝杀的信念萦绕在袁奇首心中。

童修宴也打算辫起陆景的长发,练入夺生发丝之中。

可恰在此时……当一缕烟尘散去,白光一闪。

天上忽然飞出一颗硕大的龙珠!

那龙珠闪烁着璀璨的光彩,其中还夹杂着浓郁的血雾,远处的天地。

“便是那残足老龙,也曾想以血祭阵法延寿。”

陆景眼神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