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二百五十六章 凡人终究是凡人,称不得长生,更称不得不死

第二百五十六章 凡人终究是凡人,称不得长生,更称不得不死

那是一条完全白光化作的真龙。

真龙上的鳞片洁白无瑕,弥漫出氤氲气息。

陆景一动不动盘坐在这条白龙的头顶,白龙腾飞,天空中传来一声声雷鸣,就好似是雷霆为陆景送行。

西云龙王身后长出一株珊瑚树,珊瑚树死气蔓延,阴影瞬时间便笼罩虚空。

天上九颗星辰照耀,甚至化作一阙完整的星宫。

下一刻,只见这天地间黄沙高涌,滚滚的元气便如同万龙咆哮奔腾,杀机几乎化作实质,携带着恐怖的龙吟声,划出肉眼可见的气流,朝着那白龙席卷而去。

此时此地,所有的一切都黯然失色了。

仿佛这天地间就只余留下那一条白龙,以及西云龙王可怕的神通!

滚滚气魄散落下的余威,都如若一场狂滔,席卷四野大地!

漫天的元气带着万丈光芒,冉冉升起又缓缓洒下,便如同天上群星落下如雨。

可是……

当陆景身躯之下的白龙摆动龙尾,继而长啸一声。

霎时间,周遭的一切都仿佛变作朦胧。

陆景隐约看到前方显化出一座天梯,他心念主动,那白龙游走于虚空中,登上天梯,沿着天梯而去,眨眼间便已消失不见。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

除却西云龙王之外,便是那修为高深的烛星山大圣白云渺都不曾看一个真切,仅仅眨眼,原本盘坐在枯树下的少年就已经消失不见。

西云龙王头上的珊瑚角还在发光,他站在原处皱着眉头。

滚滚元气逐渐消散,天上血雾重新涌来,这天地间哪里又有陆景的踪迹?

袁奇首、童修宴、烂陀佛子神色各异。

童修宴脸上阴柔的笑容越发僵硬。

袁奇首手中那银色长枪愤然刺出,枪芒暴射,化作一道黑线,其中气血炸开,轰然落在大地上,硬生生炸出一个大坑。

“这也被他逃了。”袁奇首咬牙。

烂陀佛子以及那位年轻的扛旗天王静默不语,莲厄佛子翻手之间,戒律佛珠重新出现在他手中,被他好生佩戴在脖颈,转身离去。

走出数百步,走出西云龙王裹挟而来的云雾,便看到神秀和尚手持鱼竿,迎面而来。

“莲厄师兄。”神秀和尚叹息一声,看着莲厄道:“你看,你这戒律佛珠……有些不对。。”

莲厄微微一怔,猛然低头看去。

却发现他脖颈上的戒律佛珠不知何时变做了一串白骨,森森白骨散发着阴冷气息,让他浑身发冷。

烙印在他身上的那些佛文,原本还散发着赤红的光芒,此时此刻却已黯淡无光,毫无佛性可言。

“我的佛珠又去了哪里?”

莲厄似乎有些慌神,身躯颤抖,一把扯掉脖颈之间的白骨,大小不一被串成一串的白骨洒落在地上,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位烂陀佛子焦急的摸索,似乎是想要找到那烂陀寺的佛珠宝物。

足足十几息时间过去,烂陀佛子身躯僵硬,他低着头看着脚下的白骨,猛然间抬头:“神秀!你竟敢妖言惑我?”

他大手朝着神秀和尚抓来。

神秀和尚叹息一声,手中鱼竿甩出,钓住天上的血色云朵,僧衣飘荡,转眼间带着澄慧离去了。

莲厄一只手抓空,正要追赶,旋即又看到地上那散落一地的白骨,只是冷哼一声道:“大昭寺佛子,虚有其名。”

莲厄自言自语骂了一声,双掌合十念了一句佛号,这才亲自躬下身,将散落在地上的白骨,他眼中的佛珠一一捡起。

被神秀和尚提着衣领的澄慧有些不解,询问道:“那真是莲厄师兄的佛珠?”

神秀和尚摇头:“戒律佛珠想来已经被莲厄师兄扔了。”

“嗯?扔了那等宝贝,却拾起一串白骨带在脖颈间?”

“他以为那白骨便是佛珠,又或者……佛珠压制了莲厄师兄心中的杀意,莲厄师兄大约觉得身上背了一座佛山,如今没了佛珠,他反而更轻松了。

只是……他所修的怒目金刚,如今只怕已经变做了妖魔。”

澄慧似懂非懂的点头,过去二三息时间,这位神秀和尚捡回来的小沙弥,又忽然间摇头。

“莲厄师兄来了几次大昭寺,他每次读大藏经总是断断续续,上一次前来,还与陆景先生闹了矛盾。

也许……莲厄师兄早就将那戒律佛珠扔了。”

——

陆景坐在白龙龙首,仅仅过了瞬息,他仿佛自虚空中看到许许多多的白色雾气。

每一团白色雾气中都有一道景象若隐若现。

陆景眯着眼睛,隐约看到了书楼翰墨书院,看到了养鹿街,看到了十三皇子的槐时宫。

他看到十三皇子炎序正手持毛笔,一笔一画的写着“猛烈”二字,所用的正是陆景的草书笔法。

他看到观棋先生正闭着眼睛坐在修身塔上,不似平常那般温和,脸上满是疲倦。

他也看到盛姿、宁蔷、陆漪三人去了善堂帮忙。

许多景象跃入陆景脑海中,直至一道白气流落而至,陆景眼神突然一凝。

他看到了青玥。

入了秋,天气逐渐冷了,青玥正在的翻着自己的衣柜,似乎是想要添一件衣裳。

可忽然间,青玥呆立在原地,目光落在柜中的几件衣服上。

云纹上裳、娟妙蓝丝绣花长裙,还有一件软毛锦织披风。

青玥站在原地看了许久,又伸出手来拿出那披风,缓缓抚摸。

紧接着便是泪如雨下。

“少爷……”青玥喃喃自语。

这一幕眨眼消散,陆景看着这一幕,心里忽然冲动了起来。

“大乾九五之气,心念所动,则有大乾飞龙化形而来,顷刻间飞临天梯,可怜天下留气之处!”

“我如今只需心念一动,便可回太玄京,回到青玥的身边。”

陆景元神虚弱,气血枯败,身上还不断传来剧痛。

这一刻,陆景越发想念青玥。

只是……

“既然来了河中道,还不曾见鹿潭,不曾见天脉,只不过杀了几条长虫,又如何能回去?”

“还有槐帮二当家、齐国蟒衣貂寺、烂陀佛子……西云海龙宫……”

“我已经看清了这些人,如今鹿潭机缘之下,正好是清算的好时机。”

君子以直报怨!

陆景熟读百家典籍,却并没有染上迂腐死板之气。

有人要杀他,总不能一笑了之。

“君子佩剑而行,要时时亮出宝剑之锋锐,贼人才不敢靠近。”

“况且,鹿潭天脉还关乎着老师的性命。”

陆景咬了咬牙,看这关乎青玥的景象开始缓缓消散,他忽然轻声开口道:“不要哭,好好过活,好好学医,等我回来。”

陆景原本是自语。

可当陆景说出这番话,青玥身体猛然一僵,似乎是听到了陆景这番话。

她小心翼翼叠好这几件还在长宁街陆家时,陆景送给她的衣裳,又擦去脸上的泪痕。

“好好学医,往后才能帮到少爷。”

……

白光中青玥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

陆景压下心中的思念,下一瞬间,他又看到一道熟悉的蓝衣身影手中拿着酒壶,腰间配着一柄长刀,端坐在一处高位上。

那似乎是一处府衙大堂,府衙大堂中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衙役捕头,血流了一地。

“妖魔做县官,小鬼任府衙!终日饱食百姓之血,不知这是齐渊王有意还是无意。”

南风眠皱着眉头,那名为月轮的少女低着头,肩头耸动。

南风眠想了想,将手中的酒壶塞给月轮:“既然悲痛,就莫要忍着,喝些酒哭出来便是。”

月轮手里拿着南风眠的酒壶仍然沉默,直至过去十几息时间。

月轮忽然抬起头来,泪流满面:“公子,月轮家人都已死了!伱快些走吧,免得月轮连累了你。”

“连累我?”南风眠右手还放在醒骨真人的刀柄上,道:“我前来齐国,是为了杀人……不对,是为了杀那已化为人魔的齐渊王?

我来杀君王尚且无惧,你又能如何连累我?”

“莫要哭了,看得人心烦,你就跟在我身后,给我端水洗衣便是!”

“别哭!莫愁千里路,自有到来风!”

……

“兄长依然如此侠气。”陆景看到南风眠,嘴角不由勾勒出些许笑容,笑过之后又有些担忧。

“兄长必然杀了许多人,他蛰伏十二载,斩去北秦山阴大都护之事,天下人俱都已知晓,去齐国前又杀了七星剑座、山鬼高离、剑秋水……现在又带着这齐国少女。

只怕……”

陆景眼神眼神更加坚毅了起来。

“必须要尽快映照鲲鹏元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