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二百七十八章 于元神种下计都、罗睺

第二百七十八章 于元神种下计都、罗睺

书楼二层楼中那清澈的池水映着将暮的天色,太玄京中今日风雨大作,可唯独书楼却好似不受风雨侵袭。

池水映着天色,继而发出微弱的光,照的修身塔的色调像极了珍珠背光的一面。

观棋先生难得下了修身塔,就站在修身塔前,抬眼看着天空。

哪怕天空被乌云笼罩,可他的目光似乎能够穿透厚厚的云层,落到天上,落到那三颗仅次于天阙的星辰上。

天上三星由来已久。

三颗星辰的星光笼罩人间,代表着上千年以来,天上仙境总要比人间更璀璨些。

距离陆景离开太玄京,时间悄然逝去半载有余。

半载时光对于现在的观棋先生而言,似乎极为漫长。

他似乎在这半载中苍老了许多,就连身躯都不再那般挺拔,头上更是多了些散落的白发。

唯独不变的,大约是观棋先生脸上和煦的笑容。

在今日的暮色中,观棋先生脸上仍然带着温和的笑容,他眼中倒映着天上三星的星光,仿佛看到那星光中人间神通魁首楚狂人睥睨那些天上的君、府!

也倒映着陆景站在鹿潭上的景象,河中道风雨大作,一如此刻的太玄京。

那呼风刀、唤雨剑散发出晶亮的光芒,哪怕是在狂风暴雨中,也如两盏明灯。

“既然无法逃离棋盘,持本心呼风唤雨、总要比沦为无思无想的斩仙刀剑来的更好些。”

观棋先生看到陆景,眼中的欣慰越发明了。

他从未想过,自己先去拜访九湖陆家的故人,还能够与这么一位既持本心,又有天资的少年相遇。

“而且最重要的是,陆景不是无情无性的陆神远,也不是为了霸业能够牺牲一切的禹玄楼,更不是我。”

观棋先生想到这里,眼神中多了些疲倦。

“也好……这天地的担子太重,让我分走一些,剩余的就由天下能人志士一同肩负。

陆景,你只需持本心向前走,前路自有结果,便是倒在中途,也如同沉安先生一般可敬。”

观棋先生在心中自言自语,他似乎看到了陆景前路的坎坷,却也想起陆景那始终坚毅的眼神,想起他写给钟于柏的笔墨。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调也!”

观棋先生低声读出那句笔墨,心中突然对这人间有些眷恋。

“我若是能够多活些年头,也许能看到一座不一样的人间。”

观棋先生疲倦的眼神中包含着希望,池水倒映出来的光撒在他的脸上,竟多出些朦胧。

朦胧?

观棋先生低下头,看向池水中自己的影子。

隐约间,他察觉到池水中自己那道影子似乎有些变化,就好像影子上面又有一道影子,重叠起来,显得有些怪异。

就在观棋先生注视着池水时,那池水突然泛出涟漪。

紧接着,天上有一道星光落下,照在修身塔后的池塘上。

星光化作雾气,雾气又在水上凝聚起来,化为一道身影。

那身影宽衣大袖,月色的袍子上绣着若有似无的山水,山水秀色之上恰有云雾缭绕,仙气飘然。

“师兄……”

随着一道呼唤声,原本倒映在池水上的人影竟然缓缓从水中站起身来,与观棋先生对望。

“师兄?”

观棋先生摇头:“我此生只有一位师长,但我却是他的关门弟子,他游玩天下尚且未归,不会平白多出一位仙人弟子。”

那人影沉默一阵,道:“师兄,你乃是天上清都君,曾执掌玉仙楼,也是天地钦点的明玉京山水郎。”

观棋先生张了张嘴,只觉得脑海中思绪翻涌。

他突然想起自己曾对楚狂人说的话,想起自己所谓的“前世”。

“清都山水郎……”

观棋先生自言自语。

那人影缓缓拂袖,他宽大衣袖携来云雾,云雾上倒映着一个仙楼。

那仙楼屹立于山水之间,雾气升腾,仙气飘渺。

观棋先生看到这座仙楼的一瞬间,眼神一凝,继而眼神多出了许多变化,变得有些犹豫、怀疑。

“师兄,你不是就要回归玉仙楼,自此这人间与伱再无联系。”

“便如你所想,你蜕仙身、下凡间,做了一世大伏最风流,如今也是时候重归天上,重归玉仙楼。”

那人影说话时。

观棋先生的眼神越发杂乱无章、眉宇中多了许多痛苦。

于是他闭起眼睛,诵读着圣人经文,良久之后眼中终于再归几分清明。

“你是白微之。”

观棋先生想起了来人的身份。

那人影轻轻点头:“师兄,好久不见。”

“是啊,数十年时间弹指即过,是我又一个一生。

可对于玉仙楼而言,几十年时间大概也算不得什么。”

人影道:“师兄,你将归于楼中,我今日前来,是为了提早与你铺路。”

“登天的桥梁铺展下来,你莫要迷了路,到时候我会来接你。”

“你不在的日子,我们都极为想念你。”

观棋先生不曾回答那道人影的话。

那人影却忽然话锋一转,问道:“师兄,那陆景是你的弟子,如今他执掌了呼风唤雨的权柄,若是将他留在人间,西楼中的总会将其吞噬,让他尸骨无存。

与其如此,不如你登天时,也将他带回玉仙楼,他是你的弟子,倘若他可为天上仙,也许有朝一日可以继承你的衣钵。”

观棋先生低着头,看着池水中自己的倒影。

那第二重影子清晰了许多,于是观棋先生不由蹲下身来,伸出手探入池水里,狠狠搅动了几下,将他那两重影子俱都搅成涟漪。

“陆景登天与否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我又如何能将他带上天关?”

“师兄,我知道陆景敬你,如果你想要带他登天,他即便心中有所迟疑,也总会去天上看一看。”

“去了天上,看到明玉京至繁华,看到十二楼五城、看到四百八十座仙境,也就不想重归人间了。”

那仙人的影子娓娓道来。

可听在观棋先生耳中,他却觉得越发刺耳。

“天上确实繁华,可是并非所有人都想登天。

不久之前,有人也曾登天,去持剑开天关,杀出了一条下凡的路。

师弟,你怎么知道陆景不会重蹈覆辙?”

“或者,明玉京只是想将陆景带入天关将其圈养起来。”

观棋先生语气陡然间重了许多:“他是我的弟子。”

“他是你人间身的弟子。”人影语气平静:“你是玉仙楼的清都君,你是明玉京的山水郎,你曾经是天关基石之一。

呼风唤雨的权柄,不可为凡人所掌控……

师兄,你不曾全然醒来,不曾复苏你身为清都君时的记忆,你只记得你自己是书楼观棋先生,只记得你自己是大伏最风流。

所以你不想让陆景登天。”

观棋先生说到这里,人影同样弯下腰来,伸出两只无瑕的手臂,没入水中。

“你需要记起玉仙楼之事。”

声音传来,两只手掌骤然翻起,抛起一汪池水。

池水洒落在观棋先生的肩头,洒落在观棋先生的面目上。

蹲在池水边的观棋先生身躯一僵。

他此刻还深深低着头,可当他再度抬头时,面目无改,眼神却大有变化,脸上原本若有似无的温和笑容也早已消失了。

观棋先生意识到自己蹲在池塘旁,眉头轻皱,缓缓站起身来。

“陆景……是要登天。”

观棋先生再度望向那天上三星。

那人影直起身子,看着眼前熟悉的师兄,眉眼都变得柔和起来。

“师兄,我方才不曾骗你,你不在时,楼中的各位都十分想念你。”

观棋先生背起双手,话语仍然提及陆景:“陆景执掌呼风唤雨的权柄,将其留在人间,对明玉京而言并非是一件好事。

对于陆景自己而言,必然会迎来重重杀劫。

他是我的弟子……自然不可死在……”

他还尚未说完,突然间又皱起眉头,话语也停顿了下来。

原本脸上带笑的人影僵住。

他看着眼前的身影,只觉得从熟悉中生出了些陌生来。

“不对。”

“陆景,不想上天。”

便如同那人也嗅到的不平常,观棋先生原本背负着的双手随意落了下来,显得恣肆而又洒脱。

“陆景不想登天,我强行带他入天关,他心中难免会怨憎我。

他不想登天,我倘若不顾虑他心中所想,我也就不再是我了。”

观棋先生低着头,似乎是在思索“我”与“我”之间的区别。

自称为观棋先生师弟的仙人愣愣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