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二百七十九章 携鹿潭,莽出一个盖世的名头

第二百七十九章 携鹿潭,莽出一个盖世的名头

看似仙气飘然,柔美至极的披星仙人从虚空中拔出那长刀,雄浑若海的气血眨眼间迸发,她的速度快到了极致,不过一个眨眼就以横跨数里距离,来临陆景头顶。

“妄图以凡人之躯,执掌仙人之权柄……”

轰隆隆!

那长刀有崩山之势,令人惊骇的神阙气血在刹那间绽放,将要斩开一切。

这一刀太过迅猛,周遭的气浪炸开,惊人的爆炸声自两边炸开,转眼间就传遍了数十里之地。

“该死!”

披星仙人冷漠的声音夹杂着爆裂无匹的刀势,想要砍去陆景的头颅。

而周灵均元神跳出,与元神一同奔涌而出的还有如同潮水一般的仙气。

仙气朦胧,随着天上九颗星辰闪耀,九道星光融汇,化为一座星宫。

周灵均的星宫,竟然是一座天宫!

天宫闪耀,周灵均步入仙气天宫,端坐在其中,竟然如同一位俯视人间的仙君……

“叱!”

原本紧闭双眸的周灵均睁开眼眸,目光在瞬息之间落在陆景身上!

一声呵斥之音排开无形的空气,漫天的仙气凝聚而起涌入周灵均的星宫中,继而在眨眼间化作两位天上力士,从那天宫中走出。

“星宫主宰有令,仙人指杀陆景!”

两位神通化成的力士每一位都有十丈高大,他们赤裸上身,青面獠牙,身上又有青筋暴露。

随着这两位力士怒喝一声,这两位力士竟然一左一右,伸出硕大的手掌,夹杂着厚重的仙气,便如同陨落的流星一般,朝着陆景砸来!

所以千钧一发,便在于此。

陆景站在风雨中的鹿潭上,似乎尚且不曾反应过来。

无论是披星仙人亦或者周灵均,长刀杀伐、神通力士俱都是仙法,尤其是披星仙人手中那把长刀,更是珍贵、强横异常。

这一道刀光……

这两位天空力士足以横压山岳。

浓浓的杀气如若寒冰,明明让周遭的元气爆裂开来,却似乎又让一切万物都化作寒冰。

“打死你!”

周灵均眼神灼灼,眼中满是兴奋。

他不由想起就在方才,陆景在那简陋的祭坛上漫步登天,呼风唤雨的场景。

“我在仙庭强渡一百二十年,尚且无望于执掌天地权柄,地上的凡人少年,又何德何能?”

“死!”

周灵均眼中充斥着快意。

披星仙人的杀念几乎达到了极致。

仙气与气血,点燃了长空。

而陆景的手却仍然放在呼风刀刀柄上,一动不动。

紧接着,他眼中露出了几分感激。

而手握疏木仙剑,至今不曾出手的戴月仙人突然皱眉,神念纷飞下,望向大地上的两处所在。

紧接着……

周灵均色变。

披星仙人也猛然皱眉。

却只见……

那广阔的天空中,倏忽之间多出一座负雪苍山。

苍山上一位身穿紫色长服,雍容华贵的女子,便如同雪地中盛开出来的花卉,明艳而又醒目。

她站在负雪苍山中,天上也有星光照落。

星光化为长风,朝着那苍山一吹!

顿时,鹿潭上空多出了漫天的雪花,竟然在霎时间冻住了那披星仙人的狂暴刀光。

“司晚渔!”

披星仙人眼神冷漠,眼帘微动之间,却又感知到下方大地上,又有一道厚重的气血扩散开来。

铿锵!

周灵均身后,不知何时竟然多出了一位老道人,那道人手持桃木剑,却并没有施展道法神通。

他手中的桃木剑看似轻盈无比,可握在这老道人手里却如同一座山岳。

“砸死你!”

老道人挑着眉、磨着牙,手中桃木剑未曾开刃,竟然就这般砸落下来。

然后……

一道无形的气浪从中爆发,那柄桃木剑落下,竟然如同星辰坠落。

周灵均竟浑然不曾发觉,这位看似平平无奇的老道人,竟然能够在无声无息间来临他的身后,竟然能够以蛮力令他心中生出警兆。

“单纯以肉身之力,竟然如此强悍。”

“这老道人识得我,我却对他毫无印象!”

周灵均脑海中思绪纷飞,他敏锐的感觉到,倘若这一剑落在他身上,哪怕他的体魄长久以来俱都受到仙气洗涤,哪怕他已非肉体凡胎,哪怕他有仙气护身,也绝对要被这老道人一剑砸入尘埃。

于是,周灵均当机立断,原本朝着陆景落掌的两位神通力士在顷刻间消散。

漫天的仙气倒卷,又化作琼盖,挡住那老道人的一剑!

砰!

顿时。

负雪苍山中吹出的雪花与披星仙人的刀光碰撞。

老道人的桃木剑砸落在周灵均周遭的仙气穹盖上!

气浪几乎已经暴走,化为龙卷冲天而散。

紧接着,披星仙人、老道人、周灵均,乃至那负雪苍山星宫俱都四散。

天上的戴月仙人还在俯瞰鹿潭。

陆景依然手握长刀,一动不动站在广大的鹿潭上空!

“司晚渔,在重安王将死的如今,你敢对我出手?”

披星仙人从虚空中拔出的长刀消失了。

她不解的看了一眼至今不曾出手的戴月仙人,继而目光落在司晚渔上。

“王妃?”陆景也看向司晚渔。

司晚渔朝着陆景点了点头,继而皱起眉头,对披星仙人道:“伱可知我为何不随你一同登天?”

披星仙人正要说话。

司晚渔道:“我若不曾斩去恶身,你们尚且不配与我说话。”

“我即便斩去了恶身,天资一落千丈,你们仍然不配收我为徒。”

她抬起头来,凝视着披星仙人:“至于王爷……我知道王爷必有一次死劫,天上地下皆有人想取王爷的性命。

我今日若是不敢对你们出手,又如何带着我重安三州的将士,力扛天上地下?”

司晚渔语气并不算铿锵有力,慢条斯理的声音夹杂在风中,又配上负雪苍山中小雪飘落的细微声音,配上她绝美的身姿,多的是风花雪月的意味。

可她随意道出的话语,却好像充满了力量。

“我在太玄京中与陆景有约,但仅仅只是隐龙枝那么一次相助,陆景却牢记在心,不惜招惹天下龙属,也保下了七襄的性命。”

“我今日若不出手,我那恶身也许会不辞迢迢千里,重归于我身。”

司晚渔心中想着。

而那周灵均的目光又落在老道人身上。

那老道人眼神躲闪,眼见周灵均看向他,脸上竟露出些笑容来。

“你也与这陆景有旧?”周灵均背负双手,侧头发问:“就不怕灵潮来袭时,明玉京清算?”

老道人连忙摆手:“老道自然是怕的,只是……”

他说到这里,语气从战战兢兢中,变得坚定起来:“只是凡人能执掌权柄者少而又少,老道奔波四处,朝着许多仙人求雨俱都无果。

现在陆景先生身负权柄,老道又恰好在此,我若是不出手,只怕会自责一辈子。”

“家中的师姐与老师必然也会责怪我……”

“你不怕死?”周灵均皱眉询问。

“也怕。”老道人犹豫一番,道:“所以等我弄死你,我就马不停蹄的跑回师门中,再也不出门了。”

“想要杀我?”周灵均微微一愣,继而负手大笑。

他不再与这老道人说话,反而转过头去看一下陆景。

眼中略有些可惜。

“只能由戴月仙人代我杀你,倒是有些可惜了。”

“能杀凡间呼风唤雨者,本该是一件快事!”

披星仙人也瞥了一眼陆景。

“死便是死,死在谁手上并不重要。”

披星仙人柳眉微蹙,望向戴月仙人:“师兄,你为何不出手?”

戴月仙人紧握着疏木仙剑剑柄,目光死死注视陆景,眼中还带着些探询。

他似乎从站在鹿潭上的陆景身上看到了些什么,握剑而不出。

陆景的目光与他的目光碰撞。

戴月仙人眼中终于有了些许明了,他徐徐点头,缓缓拔出长剑来。

“死在谁手上不是死?”

戴月仙人朝着披星仙人一笑,继而又抬头看一下天上的云雾。

那云雾中,星光弥漫如若潮水。

云气聚拢起来,洒落星光,竟然生出一道涟漪……

而那涟漪竟然越来越澎湃,越来越汹涌激荡,就好像是深海中的激流!

“披星、周灵均,你们想杀他,自然可以亲自动手。”

戴月仙人轻声低语。

紧接着,滔天的龙吟声传来!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