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二百八十三章 他们有身份,我陆景难道就没有身份?

第二百八十三章 他们有身份,我陆景难道就没有身份?

披星戴月二位仙人,自天上仙境落人间,披星仙人手持赤血长刀,体魄被天上无穷无尽的仙气浸染,与凡人中的神阙强者相比,还要更强许多自身气血也不同于凡间修士,这便是天上好处,是数次灵潮之后,天上十二楼五城与人间的最大差别。

而戴月仙人论及战力,比起披星仙人还要更加强横,他手中的疏木仙剑丝毫不亚于凡间一品名剑,即便是在天上,也称得上名贵二字,并非任何一位仙人都可执掌

可就是这样两位领命下凡,以玉瓶聚拢人间血雾的仙人俱都一前一后,死在陆景手中。

此间河中道三位仙人里,就只余留下周灵均。

当戴月仙人被那鹿潭三大机缘之一的神枪刺穿,当他的头颅被陆景用唤雨剑砍下,当仙人的鲜血喷洒出来,渗入大地,与地面上的雨水混杂在一起。

原本驾驭云雾,直朝着河中道边缘疾飞的周灵均,都不由身躯僵硬、头皮发麻。

「无法无天……」

周灵均深吸一口气,他不由转过头去,隔着极远的距离看向陆景。

他眼中天光闪烁,身后尚且悬浮着星宫,其中九颗星辰若隐若现,九颗星辰中有大半星辰俱都是天阙阴影遮蔽的星辰,不在人间凡人可以映照的三十六颗主星以内。

凭借着这等强横修为,周灵均清晰的感知到,当陆景借着鹿潭伟力射出神枪,当陆景被裹挟在神枪威能中脱离鹿潭,重归人间天穹。

陆景再也无法借用鹿潭仙境那神秘的力量,他再度成为了一位照星境界的少年修士。

「照星三重,映照勾陈、鲲鹏两个元星……我竟然看不透第三颗星辰?」

周灵均眼中惊疑不定,他感知着陆景身上散发出的气魄,有些想要折返回去,斩去陆景的头颅。

「陆景只长了呼风唤雨的天时权柄,又是映照两颗元星的人间天骄,再加上他杀了披星戴月这两位玄圃城的仙人

我若是能杀了他,即便是在明玉京中,也算得上是大功,到时候……我也许能够离开间风城

周灵均眼中凶光展露,可二三息时间之后,他忽然摇头。

「这陆景底蕴厚重,如果是寻常人,哪怕有鹿潭之力加持,也根本无法以照星三重之身斩去披星戴月二位仙人。

我在阆风城中寿元悠长,又有那般浓郁的仙气供我修行,灵潮之下诞生的天材地宝数不胜数,又何必冒险?

周灵均拿定主意:「这陆景想要动手杀我,也算与我有仇。

可他执掌呼风唤雨之权柄,便是得罪了天上西楼。

又杀了披星戴月二位仙人,更是得罪了玄固城!」

「他感应了计都罗眠两颗星辰,对于陆景而言最好的结果便是登上天关,成为天阙守仙。

他若是不愿登天,天上玄圃城、西楼第一个要杀他,整座天上仙境也容他不得,横竖都是一个死字,又何须我亲自动手?」周灵均一挥衣袖,周遭的云雾朝他聚拢而来,遮掩住他的身形:「我身负仙君之命,还要走一遭横山神庙,且只在横山神庙看陆景怎么送命便是,不需急于一时。」

周灵均脑海中思绪翻涌,想出无数理由遮掩他的胆怯。

司晚渔眼看那云雾消失在天际,又看到陆景安然无恙,美颜生彩,笑靥生辉,似乎能胜过群星光华。

「许多年前,面对已然身负重伤的王爷,这周灵均就不敢出手,任凭王爷拳脚相加也不敢反抗。

如今,陆景近在眼前,他也不敢出手,这样的人物……不过仅仅只有几分天资,可若称他为天骄,其实便是侮辱了人间如同陆景这般的真正的天骄。」

「这样的人物,便是再给他三个一百二十

年,也无法与真正的天骄比肩。

司晚渔心中这般想着,旋即她的目光又落在陆景身上缠绕着的那道透明玉带。

那透明玉带就如同温天之缕,令周遭的虚空都生出阵阵涟漪,其中似乎夹杂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力量,能够影响天地四方,更是能够活死人、生白骨。

「天脉……」

「鹿潭中最珍贵的宝物,那一杆神枪以及那一株仙药比起天脉,仍然多有不如。」

司晚渔心中叹了一口气。

这一次鹿潭机缘之争,出乎了天下强者的意料。

按照过往,鹿潭显现开启之后,诸多强者入鹿潭,以自身修为、机缘、运气、宝物等等诸多底蕴相博弈、争夺,其中优胜者受鹿潭认同,才有可能获取其中最好的机缘。

可这一遭河中道意潭之争在许多人眼里尚未开始,就已经结束大半。

陆景以剑气唤鹿潭,鹿潭被他呼唤而来,不仅助他斩去了两尊仙人,其中最为珍贵的三大资源就好像是在等待陆景到来一般,陆景不过骑着照夜去鹿潭中走了一遭,便带回了天脉、神枪、仙药……

「也许陆景真的会成为比肩天下九甲的人物。

司晚渔脑海中有这般念头闪过。

她为了天脉前来河中道,如今却算是扑了一个空。

重安王妃也并不打算向陆景表露些什么。

「个人有个人的机缘,陆景这般天资,原本只需要在太玄京按部就班的修行便可有大成就,可他依然走出书楼,走出师长庇护之地,前来河中道寻鹿潭机缘……

也许他是为了书楼那位遭受天罚的观棋先生。

司晚渔看着将那银色神枪收入囊中,又从披星仙人手中摘下疏木仙剑,摘下一枚玉佩的陆景。

只觉得昔日那位陆府庶子少年,如今的目光却越发坚毅了。

「甘愿为师长冒险……陆景还是以前那位心有向阳志的少年。

「只是,他得了这鹿潭三件最贵重的宝物,却不知能否安然带出河中道?」

司晚渔站在负雪苍山上,举目望去。

只见无数强者气血呼啸,元气流转。

有人端坐在战车上,燃烧火焰的赤色宝马奔行于天空中。

有人招来风波,显化出一尊风神法相,随着暴风游走于虚空。

也有人凭借自己强悍的体魄,疾驰于大地上,一步便是数十丈距离……

来自于天下四方的无数强者,有些人朝着鹿潭前去,鹿潭中仍然有许多机缘,虽不如三大机缘那般贵重,却也远胜许多人间宝物。而这些强者中真正强横的存在,却直直朝着陆景前来。

「照星三重,孤身一人,却得了鹿潭三大宝物……之后的事,只怕并无那般容易。

同晚渔低头想了想,这位原本想要静默离去的重安王妃,却收起星宫,远远站在一处河道前,静静的看着此处。

「我几次三番想要相助于陆景,想要报答一番陆景救下七襄的恩情,可是仔细想来,我却并不曾提到什么助力,既然如此,索性留下看一看事态变化。」

司晚渔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不曾斩去恶身的时候就是如此,也正是因为重情义,才有了她与重安王的结合。

而如今,眼见朋友有难,再加上这位朋友还救过她的女儿,司晚渔自然不愿就此离去。

至于那老道人,眼见远处一位位强者奔流而至,纷纷朝着陆景的方向前来,眼里突然闪过些紧张。

「这些人里什么大恶人、大贵人皆有,又是其中的恶人、贵人看出了我的真身,想要煮了我吃肉,那该如何是好?」

紫袍道人想到这里

,顿时吓的魂飞魄散。

「可若是这般离去,师姐和师尊必然会笑话我……」

「果然是被师姐戏耍了,这并非是什么开导天才的好差事。

紫袍道人叫苦不迭,也许是气血不济,他脸面忽然一阵扭曲,血肉移位,面相竟然生出大变化。

原本苍老的面容在贬眼间变得年轻,脸上的白须也全然脱落,皱纹也舒展开来,竟然变为了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

那少年梳着一个道醫,几绩碎发落在额前,眼中泛着迟疑……看起来至多十七八岁的稚嫩模样。

这少年道人看着天空,感知着被那些强者带起的元气乱流,心中倒是有些鄙夷。

「这些强者纷纷朝着陆景而来,明显是不怀好意。」

「而且更无耻的是,陆景这少年孤身一人闯荡河中道,得了鹿潭机缘。

这些天下间鼎盛的势力,却妄图以成名已久的强者为自家的天骄保驾护航,如今最好的机缘没了,这些老不死心里不知打着怎样的算盘。「陆景先生此时再逃,只怕也已来不及了。」

这年轻道人心里敬重陆景,亦有些担忧:「可惜那神通魁首尚且不曾从天上下来,那些天上的君、府、仙人自食天阙恶果,无法随意降临人间但却可以借助天上三星投影化身。

只是不知楚狂人这神通魁首独自一人,扛住了几位天上仙人的化身。

年轻道人心下有些紧张,又看到重安王妃那苍山负雪的星宫还在远处,也就咬了咬牙,紧握手中桃木剑。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