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二百八十五章 你们也算是读书人?

第二百八十五章 你们也算是读书人?

那猿心金刚站在白猿手掌中。

佝偻的身躯站得笔直,躬身下拜时也一丝不苟。

十丈白猿也是如此,在风雨中这两只断首山猿猴带着对于陆景的敬意,对陆景行礼。

而那石碑上的光彩越发炽盛了,无数血色雾气仍然不断凝聚于石碑,尤其是被陆景敲碎的十一枚玉瓶中,浓郁的血色雾气几乎化作一条雾气河流,源源不断的注入石碑。

此间的强者们俱都修为不凡,也都清楚的察觉到,那石碑不仅在吸纳着那些血色雾气,还在源源不断的产出元气,供给着天地间的风雨。

这……确实是莫大的功德。

在这河中道,不知有多少百姓期盼着久违的风雨,风雨之下,烈日不再那般炽热,大地也不再那般干旱。

人们也就不必逃离祖辈居住的家乡。

河中道若能重归富饶,产出的粮食向来丰厚,更能够养育整座大伏。

“虽然陆景先生尚且年轻,却有圣人之相。”

白云渺心中这般想着。

随着断首山猿心金刚向陆景行礼,那诸多环伺强者中,亦有人面露敬意,向陆景躬身下拜。

下拜之后,便又静默的离去了。

不过短短几十息时间,陆景仍然站在河道中,可来自四面八方的修行者却少了许多。

大雷音寺静亭行者仍然背着那观音雕像,早在陆景斩龙时,静亭行者见陆景檄文,就曾放下背后的观音雕像,前去长柳城前,阻拦那数百条恶龙。

如今,他就站在不远处的平川上,站在一棵枯树下,也向陆景行礼。

他双掌合十,口诵往生经文,在为这漫天的生灵残魄略尽绵力。

身旁始终带着一个小沙弥的神秀和尚同样如此,他眼神清澈,就盘坐在静亭行者不远处。

可与静亭行者面无表情不同的是,今日这向来怕麻烦,又待人有礼的神秀和尚,眼里却多了些厌恶。

一旁的澄慧抿着嘴唇,同样觉得这些名声响彻天下的大人物们太过无耻。

那些强者中,也有人离开。

受长公主之命,从西域三十六国之一弥国来此的舞祀将军原本落在腰间细刀上的手缓缓放下。

她侧头看了一眼身旁少年。

舞祀将军身旁的少年头戴高冠,身穿一袭长衣,面色苍白之间又有些柔弱。

他看似只有十五六岁的年纪,眼神却颇为成熟。

“将军,这位……陆景先生本就该得这天脉。”

少年低声道:“无论是天资、修为,还是他的功绩,都配得上那道天脉。

我若命你强行争夺,便代表我不配做弥国众民的王。”

这柔弱少年正是弥国弥生王。

他瞳孔深蓝,身上带着异域风采,说起话来竟有几分堂皇之势。

一旁的舞祀将军一头褐色长发洒落,她皱起眉头,尚且有些迟疑:“若是天圣后问起来……”

“天圣后是大伏长公主。”

弥生王道:“她教授我大伏学问时,曾经几次三番提及河中道灾祸,曾言河中道生民无辜、河中道田地无辜……那些死在灾祸下的人们更是无辜。”

“如今……河中道灾祸因这少年刻下的石碑而停息,天圣后想来也是高兴的。”

年轻的弥生王看着那石碑,眼中露出羡慕了:“说起来,这位少年写就的这大伏文字,可真是夺天地之色。”

舞祀将军思索了几息时间,又想起弥生王那句话。

“我若对他出手,我就不配做众民之王。”

她抬头看了一眼陆景,又觉得能在这干涸大地上招来风雨,确实是一件天大的难事。

“既然如此,我就带王上前去鹿潭……”

二人转身,渐行渐远。

许多人都离开了。

“天下口出大道理的读书人数不胜数,能做实事,能立下功德的读书人就更少了。”

猿心金刚仅仅只是朝着陆景行礼,似乎就已疲累不堪,又重新盘膝坐回白猿的手掌。

可他却不忘称赞陆景:“看来送袁铸山前往太玄京读书是一件好事。

他的字,倒也得了这陆景先生一两份真意,往后山上的对联都由他写,不必下山去求人了。”

猿心金刚话语至此,目光巡梭间看向这漫天的修行者。

七皇子禹玄楼重归战车,他仔仔细细看着陆景,似乎要将陆景看透。

太子禹涿仙就站在不远处,他眼里带着赞赏,又觉得有些可惜。

“只可惜这陆景并非在我麾下。”

太子摇头,又瞥了一眼禹玄楼,脸上浮出笑容来:“陆景不在我麾下,却令我这七弟寝食难安,如今这番功德之下,陆景回归太玄京,虽不能拜相,却已然足够丰厚!

拯一道之民、一道之地,甚至执掌呼风唤雨之权柄……只是不知父皇为何人不派遣使者前来,迎陆景回太玄京。”

禹涿仙左右四顾,只觉周遭强者环伺。

他忽然有些明白过来。

“圣君旨意模棱两可,身在河中道便可争夺鹿潭异宝,正因有这样的旨意,这些人才敢围困陆景。”

禹涿仙背负双手若有所思。

一旁七皇子深吸一口气,终于有些厌恶的看了陆景一眼。

“只可惜陆景当众立下碑文,河中道血雾入石碑……我身为大伏皇子再对他出手,只怕反响极坏。”

禹玄楼思绪闪烁,对禹涿仙道:“殿下,我近日读书,读到名臣奏议,对于南海道奏请诸文疏义这一文章颇有不解。

不知殿下可否为我解惑?”

太子禹涿仙自然知晓禹玄楼的用意。

“玄楼,你觉得你能拖住我?”

“殿下,天下之事总要一试,倘若是的太玄京,也许我拖不住殿下。

可这里是太玄京,太子三师三少俱都不在此间。”

随着禹玄楼开口,褚国公手中的开山斧闪过一阵辉光。

而天上云雾之间,却似乎有人盘坐,低头俯视。

“少柱国也来了?”

太子微笑摇头:“我听闻那落龙岛上落凡的老龙派出了信使,邀请少柱国前往落龙岛。

少柱国尚且年轻,原本便观龙而起势,倘若能够眼见天上烛龙,也许可以破入第八境。

却不曾想少柱国竟然还在这河中道。”

天上并无回应。

太子左右看了一眼身后的道人和和尚,神色依旧,来到七皇子身前。

“既然伱向我请教,便起身奉茶行礼。”

太子伸出手摸了摸拉着战车的名马,那一匹马原本身上燃烧着火焰,当太子的手落在那匹马上。

这匹名马躯体猛然间变得僵硬,就连身上的火焰都熄灭了,似乎感觉到莫大的恐惧,一动也不敢动。

七皇子一语不发站起身来,将那战车让给太子。

太子就坐在战车上,静看事态的发展。

而此时,天上弥漫的血色雾气逐渐稀薄,陆景站在石碑前,只觉这石碑中蕴含了莫大的伟力。

“千万残魄凝聚于这天使自然的权柄,足够河中道重归繁荣。”

陆景放下心来,他身上那透明的天脉还在缓缓流淌。

“先生,你与四先生曾经搬来鹦鹉洲,救河中道生民,让灾祸晚来了许多年……

却不知这座石碑,能保河中道多少年的风调雨顺。”

天上风雨密布,而风雨的更上方,却还有一座明玉京,还有十二楼五城,还有众多想要以人间养育天上的仙人。

“陆景先生。”

自那河道数百丈之地,忽然有声音传来。

就站在陆景身旁的虞七襄转过头去,却见一名女子赤手空拳,看向石碑前的陆景。

那女子不同于大伏寻常女子,上身穿着一袭黑白相间的短衣,腰间束着红纹腰带,衬得这女子腰身纤细。

下身却只有不知是什么料子做成,紧贴肌肤,脚底长靴火红,便如同踩在火焰上。

这番打扮在大伏并不常见。

“铸铁府叶流霜……”

白云渺认出这女子身份。

叶流霜身材高大,看起来却并不臃肿,她也向陆景行礼,道:“久闻陆景先生大名,今日见先生行功德之事,令人敬重。”

“只是先生,天脉对于铸铁府而言是无法衡量之机缘,可令铸铁府自证铸铁之法。

若先生能将天脉让给铸铁府,等到叶流霜亲自铸造出一把天下第五的名刀,便会持刀前往太玄京,将这把名刀送予陆景先生。”

这位铸铁府新晋的铸铁人眼神落在陆景腰间的呼风刀上。

“陆景先生天资绝盛,许多人只见陆景先生元神照元星,却不知陆景先生一身气血修为放在当今天下少年天骄中,也是殊为不凡。

呼风刀中酝酿春雷刀意,若可得一把好刀,武道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