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二百八十七章 我想见你

第二百八十七章 我想见你

天地间流动的元气,似乎都化作一道道剑光。

剑光翻动之间,陆景的身形时隐时现。

他时而引入虚空中,便如同大鹏翱翔天穹,也如同大鲲游入汪洋。

自陆景剑光中,尚且还闪烁着一道道雷霆,那雷霆乍现而来,令这天地生白。

无畏剑魄也在陆景元神中乍现出亮光,涌入陆景手中唤雨剑。

于是在这风雨中,原本被诸多强者环何的陆景,却在诸多修行者的目光中,游走于虚空,杀气凌动!

少年先生拔出了腰间长剑,亮出长剑锋芒,唤雨剑之锋锐,与陆景同辈的少年天骄之血,令此间其余修行者胆寒。

九先生左手手持斩青山,空空如也的长袖随风而动,他仍然站在千丈刀峰上看着出手果决的陆景。

「有时候应对着人间之事,就要拔剑、拔刀。」

九先生默默低语,旋即他又抬头看上天空,一绫刀芒自他眼中闪过,他的眼神似乎穿越了云雾,穿越了遥远的虚空,直落在天上三星降下的星光上。

那里,楚狂人手持绿玉杖,傲然而对诸多仙人化身,天上三星上空甚至悬浮这一座城池虚影,那是……【太帝城】

十二楼五城,除却明玉京之外,以太帝城为最贵……

「太帝……」九先生眼中闪过一些悲怆,风雨落入河中道遮掩了他的面目。

「陆景映照三元星,将归于太玄京,而等到天上三星星光消弥,天关洞开之时,便是天上仙人对于陆景的清算。

「观棋先生……」

九先生似乎并不担忧陆景,口中却低语观棋先生的名讳。

而此时的观棋先生,正在修身塔中独酌。

他脸上又浮现出那道温和的笑容,原本摆在桌案上的残局也被他随意推到一旁,浓郁的冬夜酒香弥漫在修身塔第五层,观棋先生似乎自得其乐。

「独酌独饮,又有何乐趣?」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一位黑衣人缓缓走上修身塔第五层。

这黑衣人并非第一次前来书楼修身塔,以往每一次前来,观棋先生总要起身、行礼。

可唯独这一次,观棋先生却只是朝那黑衣人点了点头,继而挥动衣袖,做了一个相请的手势。

「圣君,且与我共饮一杯。

这黑衣人正是大伏崇天帝。

崇天帝并不曾责怪观模先生无礼,他缓步走来,同样跪坐下来。

观棋先生为崇天帝倒酒。

崇天帝仔仔细细看了观棋先生一眼,问道:「有了天脉,不妨再等几年?」

观棋先生摇头:「这是我的机会,是陆景的机会,更是人间的机会,不可轻易放弃。

崇天帝问道:「陆景值得你为他挡灾?」

观棋先生忽然笑了,眼中有几分得意:「值不值得,圣君其实最为清楚,是吗?」

崇天帝神色微动,又自顾自饮了一杯酒:「陆景是你选中的少年,我也想将其化作手中剑,鹿潭一行不曾让他蜕变,却已经埋下了计都罗喉的种子,他还要回到太玄京,到了那时,且再看一看。」

观棋先生闻言,却不由想起那个傍晚,陆景来宫门前等他,背着他归于书楼,又执意拜他为师。

「圣君,陆景……并不是我选中的人。」「观棋一世,前半生纵情山水,后半生枯坐书楼,自困于太玄,也在奋力为人间谋,可却不想将自己的志向与期盼强加再陆景身上,」

「他想要读书,我便召他入书楼,他写了一手好字我便赠他持心笔,他想要习剑,我带他去见四先生之墓。

观棋先生说到这里,目光注视崇天帝

:「陆景是个极好的少年,我在他身上看到很多人的影子,所以当圣君想要让他成斩仙之剑,我便试着拦

一拦,没想到他也是个争气的,躲过了鹿潭之灾。

而现在,我坐够了书楼,也明白以我的力量,再也无法缝补这破败的人间。

可观棋并不自私,从没有想过让陆景也坐在这桌案前,枯收书楼,枯看天下。

他是我的弟子,人之一生至多三百年,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岂不是更好?我从未选中他。

崇天帝神色一变:「那神关怎么办?

「炀谷与虞渊怎么办?」

「这座修身塔又该如何?你经营一生难道想要半途而废?大先生、二先生、五先生为此远赴秦国,其余先生上天的上天,成间罗的成间罗,甚至有人成了刀灵,有人被囚于雷劫海!

可你这位天下最风流却想背弃他们?」

「这就是书楼的不同之处。」观棋先生眼中似有追忆:「他们各有所求,最终却殊途同归。

「大先生他们前去北秦,是深信秦火烧不尽天下的学问,要让学问之火再燃于北秦,其他人亦有所求,我在不在,倒也无妨。嘭!

陪伴了观棋先生许多年的桌案突然化作粉末。

崇天帝起身,走向楼梯。

「我不在乎你是否活着。」他背对观棋先生:「可陆景却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也是人间之民,更是大伏之民,总要对着人间起些裨益。

黑衣的圣君下楼。

观棋先生挥手驱散烟尘:「也许任由陆景去做,以他的气性,也会对人间有所裨益?

「就如河中道中呼风唤雨,西云海中尽屠龙宫?」

「我走了,要靠你自己了。」

「天下不知几人真得鹿,却不想陆景你能入鹿潭,摘下鹿潭中结出的三颗硕果。」

重安王妃伸出手,将手探出苍山星宫,任由雨水落在她手掌上。

「在这河中道许久,竟觉得雨水落掌中,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司晚渔说到这里,眼眸蕴起笑意:「我来河中道,倒也从不曾想过你能呼风唤雨,解去河中道的灾祸。」陆景也站在落雪的苍山中,只觉这星宫广大,自身渺小。

「这一次,又要谢过王妃了。」陆景道。

司晚渔眼神竟然不好意思起来:「其实不曾帮上什么忙,倒也不必言谢。」

「要的。」陆景眼神清亮,语气又变得有些好奇:「王妃,陆景能否问你一个问题?」

盛姿骑着素踵,奔行在官道上,不知为何,她越靠近河中,越变得胆怯起来。

她既怕见不到陆景,又怕见到陆景时,陆景若是问她怎么来了河中道……

她应该怎么回答?

「我要看看河中道的景色?」

「因为素踵不听话带着我跑来了?」

「还是回答……我想见你?

,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