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二百八十八章 元神照星辰,武道铸元相,天下第二位大烛王

第二百八十八章 元神照星辰,武道铸元相,天下第二位大烛王

白露下微津,明月流素光。

陆景脸上带着好奇,询问重安王妃道:「自陆景离开太玄京,前往河中道以来,不止一次听人说过,重安三州曾经那位纵横天下,无人可挡的王爷,如今气血枯竭,无法离开床榻。」

「可每次有人提及此事,比如那位天上阆风城中的周灵均,又比如河东世家家主杜若,总还要提及重安三州往后必有一劫,令陆景好奇的是,重安三州的劫难究竟是来自于天上,还是来自于人间?」

司晚渔对于陆景的询问并不感到意外,她沉默几息时间,声音一如既往的清澈,倒也并没有多少埋怨,更无什么怨恨。

「王爷一生有功有过,他手中天戟顶天立地,座下骑虎军堪称当世最强。

对于大伏百姓而言,王爷开疆扩土,结束多地战乱,令大伏物产丰饶到极致,过往数十年以来,即便是灾祸连绵,即便是北秦战事不停,却因为王爷早年的功绩,让这天下少死了很多人。」

「可天下人中,亦有人怨恨王爷,其中有诸国遗老强者,也有些大伏强者。

而天上十二楼五城早在灵潮之时,不知有多少仙人死在王爷手中,便是天上的仙人,也在等一个机会。

司晚渔娓娓道来,语气越发平静:「哪怕王爷因为天上谋算而气血枯竭,哪怕他现在只能枯睡在床榻上无法起身,他仍然是那位纵横天下的武道魁首,仍然是天下最强者之一。

那些遗朝遗老也好,那些怀恨在心者也罢,乃至天上的仙人,都不敢贸然动手。

他们在等王爷走到极限,那一刻便是周灵均口中的重安三州大劫。

陆景沉吟。

在那大伏风物志上,第一页上就写着重安王的名讳。

虞乾一!

天下九甲之一,当世武道魁首,肉身体魄可扛开天关,托起泰山!

便是这样的人物,纵横一生却因为一场预谋已久的围杀而致气血枯竭,寿命将近。

人之一生,必然有功有过。

就如同司晚渔所言,天下有敬重重安王者,自然也有许多人怨恨他。

这些怨恨便如同暗藏在海中的激流,这些激流蛰伏于海下,正在等一个巨大的礁石,好让他们化作滔天的巨浪,拍击河岸。「以重安王武道魁首之能,昔日那些围杀他的人中,还有惊世的强者。」

陆景忽然开口,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司晚渔点了点头,道:「那场围杀中,有北秦大上将,有北秦国师,更是有强者一千八百余人。」

「甚至……天上不惜灵潮之力灌入人间,太帝城中太帝甚至亲自洞开天关,令卧虎琼楼之主、间风城城主两位仙人下凡,无声出手。」陆景眉头一皱:「北秦、天下众多强者为了杀重安王,竟然与天上仙境勾结?

「许多人早已不在乎这人间,不过只是想要报仇雪恨。

他们早已恨王爷入骨,只要能杀了他,又又岂会在乎人间?」

「至于北秦大烛王……」

司晚渔语气一顿,王爷负伤之后,大烛王派遣使者前来,递上信件、宝药,助王爷疗伤。

他在信中说……这场围杀原以为是北秦主导,却不曾想落入了天上仙人的算计。

大烛王在信中向王爷致歉,并言称这是他犯下的第一件大错。」

陆景不由叹了口气。

天下当世九甲,代表着人间最强。

九甲中有人已然陨落,至今都不曾补上空缺,便比如那位刀甲跋扈将军,甚至他的佩刀都不知所踪。

现在,又有一位武道魁首也已经走到陌路,甚至还有无数修行者想要送他一程。

陆景不由想起披星戴月二位仙人之前说过的那些话。

对于仙人而言,凡间生灵只是他们的消遗、玩物,是他们运转珍宝的养料。

可倘若天下多几位如同跋扈将军、如同重安王虎乾一这等的强者,也许在那些仙人以人间为消遣时,会划伤他们的手陆景不再多问,他远远看了一眼正蹲在照夜旁边,与照夜玩耍的虞七襄,不知在想些什么。

二人并肩而立,看着暴雨冲刷着河中道旱灾遗留下来的尘埃。

陆景并没有承诺什么,却也不曾再向重安王妃道谢。

「那年轻的真武山道人,名叫苏见川,与你到底有几分缘分。

沉默许久,司晚渔忽然提及那位手持桃木剑,出手相助陆景的年轻道人。

「苏见川,与我有些缘分?」

陆景有些诧异:「我之前倒是不曾见过真武山中的道人,我原想当面谢他一谢,却不曾想他不告而别。」司晚渔回答道:「你太玄京中的小院,恰好因为这位年轻道人而得名。」

陆景忽然反应过来,真武山……养鹿街……

「难道这出手助我的苏见便是百姓传言中的养鹿道人?」

「他是那两只鹿中的一只。

陆景听到司晚渔的回答,原本恍然大悟的表情忽然僵住。

「是养鹿道人养的鹿?

陆景不解道:「可那传言中,都说那神秘的养鹿道人以鹿奶救生民,这苏见川可是一头公鹿,又哪来的鹿奶……」

这少年话语至此,意识到当着重安王妃的面提及这些,未免有些失礼,脸上不由多了些局促。

重安王妃却并不在意,只是说道:「那传闻中的鹿奶,不过是养鹿道人的丹精之法,否则且不说苏见川是一头公鹿,哪怕他是一头母鹿,靠着两只鹿,又有多少奶水,又能活多少命?」

陆景这才明了。

「真武山的道长出手相助,陆景自然会记得,还有方才道别离去前,邀请我与王妃前往断首山做客的猿心金刚。

他日陆景若有机会,自然也会前往真武山、断首山这两座人间名山游览一番。

他心中这般思索。

「除此之外,真武山的养鹿道人其实与你还有一番渊源。

准确的来说,是与你亲近之人。

王妃提醒。

陆景立刻便想到他的义兄南风眠。

「确实如此,我那南家兄长,还不曾前去游历天下时,曾经也上过真武山,跟随养鹿道人修炼元神..」

「说起来,你那簪花小指倒是颇受欢迎,重安三州许多夫人小姐都极喜欢这等笔法。

「陆景,若是有朝一日你能来重安三州,你便会发现你的大名虽称不上人尽皆知,但那些喜爱笔墨的人眼里,你却是天下难得才俊。「这样说来也不对……你是大伏三试魁首,天骄之名响彻天下,如今又走了这一河中道一趟,想来再过不久,莫说重安三州,便是整座大伏,所有大伏人士不论修行与否、地位高低,都会知晓你的名讳。」

「说起来,你也许应该见一见东神,你二人的性子倒有颇多相似之处,东神虽然为人清冷了些,但与你应该能合得来。

等到了开春,北秦攻势稍弱,东神会来一遗太玄京,到时候你们也许可以聊上一聊。

二人聊了许久,那负雪的苍山上,多出了两排脚印。

在皑皑白雪中,而二人如若美景,令人赏心悦目。

陈山骨抬头看着天上的星宫,有些感慨:「真是神仙中人……」

尺素猛然打断陈山骨的话:「呸呸呸,那些仙人太可恶,用仙之一字来夸人,早已不合适了。

白云渺眼中亦有感慨。

尺素忽然叹了口气:「只可惜,姐姐不曾找到那位恩人。

白云渺并不在意:「无妨,说来说去,不过是缘分二字。

若是有缘哪怕,哪怕间隔千里自有机会相逢,若是无缘便是近在咫尺也会擦肩而过。

「走了一遭河中道,见了传闻中大伏第一美人重安王妃,见了大伏少年魁首,见了九先生与长生先生的刀,还有幸见到斩龙盛况、见了呼风唤雨的盛景,已经不虚此行。」

尺素侧头想了想,青衣飘动,瞥了一眼陈山骨,低声对白云渺道:「姐姐,我觉得这陈山骨懵懵懂懂,但是天资实在了得,也许比我更强。

我方才问他的打算,他说他要去太玄京走一走,看看大伏真正的繁华之地,究竟与这灾祸遍地的河中有何区别。

姐姐,不如我们将他掳上山去?家都没了,去看太玄京那些高高在上的老爷又有何用?」

白云渺神色微变,含着深意看了尺素一眼。

尺素眼神乱飘,脸颊微红。

白云渺道:「我们又不是土匪,怎能掳人上山?

尺素低着头自言自语:「怎么不是土匪?天下人都觉得烛星山就是土匪窝,干一干土匪之事算得了什么?

而且我这是为他好·

夜色渐深。

司晚渔带着虞七襄与陆景道别

虎七襄似乎有些舍不得曾经几度与她共患难,肩上又有担当的陆景,修长的睫毛微湿。

司晚渔原本想要仔细教训一番虞七襄,见到自家女儿这般性情,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