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295章 殿宇中有腌臜妖孽狂吠故而入殿一看

第295章 殿宇中有腌臜妖孽狂吠故而入殿一看

年轻的弥国国君来到陆景身前,他面色白皙,眼里却泛着好奇之色,向陆景行礼。

陆景转头看向他,看到眼前这十五六岁的西域国君,脸上露出些笑意,朝这位弥生王行礼。

此时殿宇之中,即便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太枢阁首辅姜白石身上,可仍然也有许多人无声注意着陆景。

方才两位龙王、陈家家主话语,早已落入弥生王以及他身旁舞祀将军扶云昭耳中。

弥生王眼里的好奇中夹杂着感叹,便如同一位少年看到了自己无法理解的人物。

“昔日,我只见先生呼风唤雨,又见先生独身入鹿潭,拿出了那三件鹿潭珍宝。

却不曾想,陆景先生竟然还曾前往西云龙宫……”

“咳…咳……”几声轻咳打断了弥生王的话。

弥国舞祀将军扶云昭眼神有些严厉,看向弥生王。

弥生王顿时反应过来,偷眼瞧了一眼殿宇中那两位龙王。

即便站在太乾宫中,两位龙王身上仍然散发着浓郁威势,弥生王偷偷看了一眼,便只觉得眼眸刺痛……

在西域也是有龙的,只是并无龙宫,那些龙或是烂陀寺的护法、金刚,或者是其他国度、宗派供奉。

就连大伏长公主身旁,都有两条真龙相伴,不知替长公主挡下几次刺杀。

所以在弥生王眼中,真龙往往代表着强横以及血脉不凡,大伏五方海中,每一尊龙王在大伏也都地位尊贵。再加上大伏龙属同窍出气,故而五方海在大伏乃是一股极为可怕的力量。

可以前这位年少的书楼先生,却偏偏敢入西云海,只身一人灭去一座人宫……这对于年少的弥生王来说,确实如同传说一般。陆景又朝这位弥国国君笑了笑,继而看向群臣汇聚的殿宇,殿宇中,此时姜白石似乎想要唤他入殿。

两位龙王目光凛冽,此时却将目光落于陆景身上。

陆景面色不改,想起方才对于圣君的揣测,又感知到此时太玄宫中那几道粗壮无比的气魄……

“还有那奇怪的鹿潭,鹿潭乃是自天上跌落人间的仙境,许多典籍记载鹿潭入人间之时,正值壮年、被天下人冠于圣之一字的崇天帝,乃是最先寻到鹿潭的人物。

“他孤身入了鹿潭,又孤身走出,自那以后鹿潭再度消失不见,却未曾变为死地,而是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显现于天地,召天下少年天骄…”

“历代少年天骄,大多都走过一趟鹿潭。

而我入鹿潭,鹿潭之力却入我身,要引我映照计都罗喉两颗星辰……”

陆景思绪浮动,想起早在他在修身塔中摘录典籍时,观棋先生提及崇天帝的话,想起崇天帝静默无为的数十年,又想起自那鹿潭中疯狂涌入他身去的神秘力量,想起他元神映照人间星,人间星辰见人间下那鹿潭中涌动的累累气魄……

那……绝非是仙人之气。

于是,此刻的陆景心里忽然有了些胆大包天的想法。

“崇天帝曾经乃是治国有方,气魄吞天下的圣君,可这些年来却越发不同于典籍记载。

他放任五方海这妖孽孽龙宫作祟,放任七皇子麾下槐帮作乱于大伏三十六道,不再去顾念领土得失,被北秦夺去的北方七城似乎被他遗忘,不理会天下灾祸。

甚至特意让太子与七皇子相争

“他究竟在谋划些什么?那鹿潭中涌起的神秘气魄是否与第一位入鹿潭的崇天帝有关?

若真是崇天帝,他想让我映照计都罗猴二星又是……为了什么?

种种念头浮现在陆景脑海中。

当这些念头越来越强烈,陆景越发胆大起来。

“仔细想起来,我一路走来,不论犯下何种错事,这位圣君只是冷眼旁观,从不曾治罪于我,只是静静等待我破局。”

“那若是我

不愿破局,他又会做何反应?”

陆景思绪及此,伸出手摸了摸额头。

他额头上,尚且有两道浅浅的印记,这样的印记十分简单,却脱胎于呼风唤雨的权柄。

在这等天时权柄之下,陆景只需一念便可以呼风唤雨。

“君子当执礼而行天下,可有的时候面对宵小,不妨疏狂一番,又能如何?”

更何况……

“我身上既有功绩,既是十几岁的少年人,冲动一番、张狂一番又能如何?”

不过二三息时间,陆景脑海中翻涌出诸多思绪。

一旁那位弥国舞祀将军扶云昭看着陆景的侧脸,又警了一眼自家王上。

“中山侯前来弥国,面见太后,就曾经提及这位陆景先生。

“世间少有,以战功封侯的中山王平日里沉默寡言,唯独提及这位陆景先生时,曾说他有天纵之姿却心有所持,宠辱不惊,道路尚悠远……”“当时太后与我便惊讶于中山侯的评价,如今前来大伏,才知中山侯为何会这般评价这位书楼的陆景先生……这先生正值少年,成就却已令天下人仰视。

扶云昭想到这里,心中叹息一声:“据说这位先生乃是大伏十三皇子之少师,若非如此,王上若可带着前途直上云端的少年先生为师,西域诸国会晤之时,也许能朝前坐一坐。”

舞祀将军心中这般想着,当他思绪落下,忽然见这陆景先生转过头来,轻轻朝这弥生王点了点头,继而……迈步向前,踏上殿前玉阶,直入那太乾宫中!

弥生王一脸疑惑,对舞祀将军道:“殿中有召?

舞祀将军扶云昭摇头,也有些不解。

殿中大伏圣君不曾临朝,那首辅大人姜白石亦或者大柱国苏厚苍俱都不曾开口,这陆景此时入殿,未免有些藐视这朝会之地了。便如同扶云昭所想,当陆景走上这四百八十级的殿前玉阶,便已经有诸多大臣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有些恪守礼仪的言官也不免皱起眉头,注视着陆景。

可是……不知为何,这些脾气火爆,眼中揉不得沙子的的言官,却无人开口呵斥。

若换做他人,只怕此时早已被呵斥声淹没了。

两位龙王对视一眼,静默不语。

同样在殿前玉阶下的陈元都徐徐摇头……

“便如家主所言,陆景呼风唤雨,解了河中道灾厄,所以在天下群臣、士子眼中,便有了超乎寻常的德行。

这些言官可以呵斥二三品的朝中大员,对陆景却是分外宽容。

正如陈元都所想。

陆景腰间甚至还配着呼风刀、唤雨剑。

他一步步走上殿前玉阶,走入那群臣汇聚的殿宇中。

无人开口呵斥,就连站在太乾殿前方的带刀侍卫,都目露犹豫,似乎只有想起此时圣君不曾临朝,又见了这群臣反应,最终甚至不曾阻拦陆景任由陆景步入其中。

陆景踏在红毯上。

那殿宇中,许多人的目光落在陆景身上。

这些目光中有敬佩、有冷眼旁观、亦有冰冷,这些对于陆景而言再平常不过。

可其中唯独有一道目光却似乎无情无性,便如同一位斩去所有羁绊,只低头看众生的仙神一般注视着陆景

陆景目光一瞥……

是神霄伯陆神远,是他这具躯体的生父。

此时陆神远手中也拿着一枚玉笏,他就站在群臣中,在这贵人无数的朝堂上,区区一位五品的散将似乎并不起眼。陆景上朝,理应当有人注意陆神远的反应,毕竟陆景与九湖陆家之间曾经还有颇多牵连,闹出了许多笑话。

可偏偏殿宇中的群臣,似乎早已忘记了陆神远的存在,没有任何一个人将目光落在他身上。

陆景心中觉得奇怪,此时也并不在意,因为他迈步前行,已然

来临那两位龙王身前。

东海龙王敖寒关、南海龙王风住壑并肩而立,看到陆景近前来。

他们二人静默不语,敖寒关眼中却有一道道寒光乍现,似乎要锁住陆景。

姜白石还坐在那红椅上,嘴角牵扯出一抹笑容,缓缓闭起眼眸,却侧耳倾听。

太枢阁次辅盛如舟见了陆景,心中早已放下心来。

陆景归来,想必他那女儿也必然已经归来。

短暂的沉默……

大儒季渊之看到陆景的背影,忽然叹了一口气,他轻轻摇头,道:“陆景先生的安然归于太玄京,是大伏之幸。只是……这里毕竟是朝会之地,陆景先生并无官身,不久圣君临朝,难免不妥。”

季渊之道:“不如先生在殿前等候片刻,至于这殿中腌臜……又何必理会?”

这位名声震动天下的大儒说出这番话,殿中骤然间鸦雀无声。

风住壑眉头轻动。

那东海敖寒关却猛然转过头,冷眼看向季渊之。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