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08章 我欲吞龙君,铸天下名剑

第308章 我欲吞龙君,铸天下名剑

第308章 我欲吞龙君,铸天下名剑

这空山巷小院中汇集着两位即便是在整座大伏,都称得上顶尖二字的天之骄子。

虞东神眼神中带着几分沉吟之色,还在思索。

陆景亲自为虞东神倒酒。

当陆景倒酒,这一位白衣景国公的头顶上突然有一道星光照耀。

“天下遭难,大伏又屡屡遭到北秦那些强横武者夫侵袭,当此关头,如太冲龙君这般的强者应当是大伏乃至整座人间极为重要的强者。”

陆景眼神一如既往的沉静,他为虞东神倒酒的手稳到了极致。

“可我走了一遭河中道,前些日子又在这院里见了太冲龙君化身,便越发觉得大伏龙属之所以待在人间,之所以在某些时候为人间而战,也许仅仅是因某些原因,那天上四百八十座仙境、十二楼五城不曾接纳凡间龙属。”

“这些龙属字打心底觉得他们高人一等,哪怕天下两座朝堂上端坐着的都是人中君王,他们仍然觉得天下绝大多数人不过蝼蚁,无法与他们相提并论,生杀予夺皆由其心。”

“便因我陆景所见,我只觉得五方海实际的执掌者,这位盖世的龙君对这天下,对这众生无有丝毫助益。”

陆景说到此处,他眼神逐渐闪亮起来:“天下人大多皆有所求,我陆景亦是如此。

太冲龙君几次三番威胁于我,天上西楼将临,他仍然想要借此机会杀我。

我陆景既然腰间佩着刀剑,难道只能静等他来杀我?”

“犯而不校,乃是恕道,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乃是直道。

太冲龙君若对天下有益,以龙君眼见,他绝不可能不知晓血祭知道对于天下无益,他却仍然坐视不理,既如此,恕道不应当加于他身。

更何况我曾以执律之身,于河中道立下执律诏令,想要根除血祭之法……

既然已有诏令在前,总要知行合一,不能如那太冲龙君所言,睁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陆景娓娓道来,面容平静,若旁人听不到他说的话,只看他平静的表情,绝然想不到陆景在谋划着一桩天大的事。

虞东神静静的看着桌案上的酒盏,直至十几息时间过去,他这才抬头,询问陆景道:“陆景先生可知我如何打算?”

陆景颔首,道:“我听过殿下的性子向来清冷,不愿与人交往。

可世子殿下入了太玄京,这几日以来,拜访世子殿下的将军、大臣数不胜数,世子殿下来者不拒,玄都其实早已传开殿下的意图。”

“殿下想要入玄宫,上朝堂,谢数北阙海罪责,一是为虞七襄鸣冤,二则是责问曾经意图杀虞七襄的东海、西云海、南海!”

“殿下手中的长枪、九百骑虎军,中华神州过往的功绩,乃至那白虎背上的天戟,都是世子殿下的依仗。

五方海对于这大伏天下而言,自然是重中之重,那些自认高贵的真龙也确有几分贵正,若责问除去太冲海之外的三大龙宫,确实能令重安三州将士们出一口气。

可仔细想来,却仅仅也只是出一口气罢了,那几座龙宫被责问之后又是否会伤筋动骨?

虞七襄因血祭阵法而杀北阙海老龙,想要为那万千死于血祭阵法下的生灵讨一个说法,世子殿下责问这三大龙宫,这些龙宫中的血祭阵法是否会被就此毁去?”

陆景娓娓道来。

虞东神仔细听着陆景的话,直至过去十几息时间,这才捉起桌案上的杯盏,品了品杯中的美酒。

“太玄京中的美酒,入口绵柔,但倘若多喝几杯,就难免上头。”

虞东神道:“我带着父王天戟入京,太玄京中自然无人可拦我,我也只当重安三州将士出生入死的关头,太玄京中有许多小人仍然在处心积虑,想要除去床榻上的父王,大伏龙属则在富饶之地作威作福,甚至食百姓而肥。

我虞东神看不惯那些小人,也看不惯如大伏龙属这般彻头彻尾的恶人,如果我身上未曾扛着重安三州,我只是一位孤身的侠客,也许我也会提天戟入龙宫,杀一个畅快。

无非只是白水流今古,青山送死生,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我是重安世子,我身后上前有重安三州数千万子民,我若是在玄都杀太冲龙王,便是默视朝堂,默视规制,重安三州也许都要因我而受累。”

陆景听到虞东神的话,也十分认同的点头。

“君子可以欺之以方。”陆景道:“如果重安三州有狼子野心,倘若重安王、王妃、世子、虞七襄不去理会重安三州数千万生民,不去理会重安三州之后广大中原,数十万万大伏子民。

重安三州也许会立于不败之地。

可我曾见王妃,也曾见七襄,明白五方海龙属之所以胆敢对七襄出手,便是因为重安三州如同一位独立的君子,身在俗世,只能因为心有所持而倍受摆布,世子殿下确实应当顾虑重安三州。”

“正因如此,我方才询问世子殿下,那天戟可否压得住太冲龙君。”

陆景说话时,他右手缓缓落在斩草刀上。

斩草刀猛然闪烁一道雷光,便如同黑夜春雷无声炸响。

享誉天下的名刀自然有灵,这把曾经斩草开道,酝酿出一往无前武道精神的银色长刀上,竟然涌现出一股股锋锐之意。

那锋锐之意刺骨,斩开春风,散入那幽静的小巷中。

虞东神乃是当世武道大修,他修为只差临门一脚,便可踏入人仙之境。

又因为盖世的血脉底蕴,因为手中那曾射天狼的长枪,一身武道造诣早已如同山岳一般沉重,躯体中的气血如若深海一般广阔无际。

他一眼看去,就能够轻易看出那桌案上的原本仍然在沉寂的斩草刀,似乎感知到陆景弥漫出的丝丝缕缕的杀意,其中的刀灵竟然开始兴奋起来。

“如同斩草刀这样的名刀极难折服,我方才入这小院时,这斩草刀上的气魄丝毫不显,不为陆景所用。

可此时此刻,这把刀却在欢呼雀跃,似乎迫不及待。”

虞东神抬眼,看向眼神认真的陆景。

“景国公想要让天戟压住太冲龙君……”

“重安三州那混去一轮大日的天戟只需压住太冲龙君,我既为自己,也为天下诸多被太冲龙君视为蝼蚁,随意夺去性命的凡人报一报过往的仇怨。”

任凭虞东神心念如何平稳,可当他听到陆景抚摸着斩草刀说出的话,心中仍然如同金钟摇动,猛然轰鸣。

“你是当朝国公,却要杀与你同秩的太冲龙君,且先不提太冲龙君修为如何强横,哪怕是有天戟镇压,你能否斩下太冲龙君的头颅。

暂且算国公确能如愿,那在这之后,伱又如何打算?”

虞东神说话时,甚至不由自主身躯前探,凝视着陆景的双眸。

陆景毫不慌张,甚至不忘饮下一杯竹叶青:“世子殿下,你可知我遭逢大劫,命不久矣?”

虞东神道:“景国公的诗画传遍天下,太玄京中六境以上的修行者俱都知晓那天上将要落下仙楼,拿问国公……”

陆景继续问道:“世子殿下可知我映照了一颗鲲鹏元星?”

虞东神眉头微挑,静默不语。

陆景道:“那鲲鹏元星映照之下,我有一道吞龙神通。

鲸吞天下之龙长我元神,我在河中道时曾经杀了西云海龙王,却因为鹿潭、两位仙人、围杀等等诸多琐事耽误,浪费了那龙王遗泽。

而今我面临大劫,总要为自己挣扎一番,不可坐以待毙。

太冲龙君此来,与我道出那番话,都令我多出一条路来。”

虞东神瞬间反应过来:“太冲龙君对这凡间、对凡间众生民无丝毫慈悲之念,令国公恶向胆边生,令你生出想要吞了这位八境天龙的念头?”

“这可真是……胆大包天!”

饶是这位见惯了大场面的重安王世子,都不由深深吸了一口气。

陆景却面不改色:“生死在前,又有此良机,无论只是静坐于这院中等待,又能有几分生机?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挣扎一番。”

虞东神沉默,良久之后忽然望向陆景腰间的唤雨剑。

“以景国公现在的元神修为,这一把三品长剑其实已然拖累了国公。

太初龙君那一根贯穿龙首龙尾的天龙骨乃是举世难求的宝物,若能得这一条天龙骨,这天下就又能多出一柄传天下的名剑。

甚至这一柄剑还将要胜过千秀水、胜过七尺玉具。”

陆景眼神微亮,继而又黯淡下来,摇头道:“只可惜我不认识能够锻造一品名剑的天工匠人。”

“这有何难?”虞东神浑不在意:“倘若真能得天龙骨,只需国公不死放出消息,天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