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10章 棋盘裂了,又该如何下棋?

第310章 棋盘裂了,又该如何下棋?

第310章 棋盘裂了,又该如何下棋?

这一篇奏折称不上文采斐然,但一字一句却直指大伏龙属经年累月的罪责,听在太乾殿中众多大臣、将军耳中,不亚于已到惊天的雷霆。

大伏六部尚书俱都低着头,甚至鼻息都变得极轻。

首辅大人染了风寒不曾上朝,盛如舟就站在文臣最前,身后是一众太枢阁阁臣。

大诸国苏厚苍今日也并未上朝,少柱国李观龙受帝君诏令,整顿麾下军伍,即将要带着他的部将,前往神关戍守。

可即便如此,殿宇中依然有数十位将军眼神中带着敬佩,望向站在最前的陆景。

陆景身穿白玉螭虎朝服,眼神平静,便如同一摊寂静的池水,看不出丝毫波澜。

就仿佛那一张折子上的奏文并非出自他手。

七皇子禹玄楼、褚国公彼此对视一眼。

原本因为陆景方才的话语,心中酝酿怒气的禹玄楼眼神里也多出一份清醒来。

他眼神深处藏着一抹笑意……

无论如何,大伏龙属仍然是大伏最为强悍的力量之一,太冲海太冲龙君早在上上一次灵潮时,就已经是天下有名的八境修士。

而如今,许多年过去,哪怕两次灵潮之争令这位成名已久的盖世天龙修为生出波动,可他依然是大伏最顶尖的强者之一。

再加上太冲海由来已久,漫长的岁月下不知蕴含着怎样的底蕴。

有人甚至猜测太初不止一位八境修行者,龙君龙宫中,真龙不知凡几。

大伏天下江河海乃至井中龙王俱都听命于太冲龙君。

可是今日,陆景这一封奏折矛头却直指太冲龙君。

无论如何,陆景这一位少年国公有这般的气魄,令朝中众人大为震动的同时,心中又有些疑惑。

“景国公这又是要做什么?”

“大伏龙属虽然有恶,但确有一些丰功伟绩傍身,再加上值北秦虎视眈眈的关头,大伏朝堂倘若治太冲龙君罪责,治大伏龙属罪责……只怕这大伏天下必然要掀起惊涛骇浪。”

有些大臣心中这般思索。

这些大臣与朝中将军里面,不乏早已见大伏龙属跋扈之人,可往日里他们每每想起此事,也不过心中长叹一口气。

这天下并非只有简单的善与恶,奖与惩,有人行恶,碍于天下局势,不一定就能受到惩处。

世人俱都活在规则中。

杀了一条龙王的虞七襄打破了规则,即便她是重安王之女,即便重安三州守卫边关,无数重安三州将士抛头颅洒热血,即便重安王早日里功高盖世,又对大伏有莫大牺牲,可虞七襄打破了规则,身在规则中的大伏龙属也敢于清算虞七襄。

后来陆景元神出窍,佩剑入西云海,携带着那一道神秘雷霆,在斩龙台映照下杀穿了一座龙宫……

东海龙王敖九疑、西海龙王风住壑匆匆入京,想要在朝堂上拿问陆景。

可偏偏西云海西云龙王出手在先,陆景身上又身负执律权柄,又有呼风唤雨的功绩。

更重要的是圣君不曾责问陆景,这就意味着在种种规则中陆景占了上风。

风住壑、敖九疑只能离开玄都。

却不曾想一月之后,第一次身着白玉螭虎朝服的陆景上朝,就递上了这么一道奏折,令满朝文武震动……

朝堂上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恰在此时,太乾宫悠长的宫道尽头,一位身穿银甲,双手却平举着一杆金色长戟,面容清冷,眼神中却似乎有深海激流的青年缓缓走来。

一位位殿前侍卫看到那杆金色长戟纷纷色变,先是向那青年行礼,旋即已然有侍卫来临殿前,高声道:“重安三州奉戟将军虞东神上殿。”

朝中大臣们仍然手持玉笏,一语不发。

可他们望向殿宇大地的眼神,却在悄无声息的变化。

禹玄楼侧眼看了一眼陆景,却见此时的陆景依旧神色不变。

帝座上的崇天帝饶有兴致的看了陆景一眼,又望向殿宇以外,徐徐颔首:“召!”

“圣君召奉戟将军虞东神入殿!”

一重重卷动气流的声音传入虚空中。

虞东神身穿银甲,手持天戟,就此走入这殿宇中。

朝中众臣偷眼看去,就看到一位面容坚毅的巍峨男子昂首挺胸,大步上前,一路前行,直至与七皇子、盛如舟、褚国公、景国公平齐,这才躬身向圣君行礼。

“臣……重安虞东神觐见。”

虞东神声音洪亮。

崇天帝看到虞东神,竟然破天荒的站起身来,走下玉阶,一路走到虞东神面前。

他先是仔细看了虞东神一眼。

继而又低下头来,看向虞东神手中的天戟。

天戟上散发的金光随着崇天帝落目变得越发璀璨,崇天帝似乎有些感慨,又伸出手来想要摸一摸这天戟。

直至他的手与天戟只有一尺距离,崇天帝却忽然握拳,叹了一口气又转身走上玉阶。

“还记得这天戟初成之时,我与你的父亲就骑着马登临角神山,低头看角神山下的云雾携着整座太玄京,乃至整座大伏之势化为烈火,犹如漫天的云霞。

天地的鬼斧神工铸造出了这一柄天戟。

那时,这一柄天戟并无如今这般强横,我依然有帝座宝剑,这天戟便归了你的父亲。

却不曾想一去数十年时间,时至今日,这天戟却成了天下武道玄兵之极。”

“就如同你的父亲一般,他一步步拾阶而上,从一位养尊处优的皇子成为了天下有名的将军,又从一位喜好玩闹的少年,成为了天下武道魁首。”

“天下武道修士都说是这一杆天戟成就了重安王,可我却深知是重安王成就了这一件神兵。”

“若无重安王,天戟也绝不可混去一轮大日。”

崇天帝破天荒说了许多话。

朝中众臣仔细倾听。

而那天戟上的光芒却逐渐收敛,终于露出了这一件神兵的真容。

这神兵通体金黄,其上却有诸多纹路浮雕,每一道纹路都若隐若现,恰到好处。

尤其是天戟两处刀刃上,似乎篆刻着许多星辰,这些星辰都围绕着一颗大日运转,仿若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奥秘。

“圣君,我父病重,无法入玄都面圣,便只有末将携天戟前来。”

崇天帝平静的脸上多出了些担忧来,他沉默了许久,这才望向虞东神:“伱前来太玄京,可有所求?”

“圣君,末将前来鸣冤。”虞东神低头开口。

朝中的大臣大气都不敢喘出一声。

此刻,虞东神就站在陆景身旁。

两位大伏及年轻的天骄并肩而立,景国公一身白衣,重安王世子一身银甲。

二人自始至终不曾对望一眼,可满朝文武却都知晓……景国公的笔锋如刀,重安王世子扛出了重安王的天戟,他们的目标……

俱都是大伏龙属,俱都是太冲海太冲龙君!

朝堂中是那样一番景象。

而无数太玄京百姓谋取生活的诸泰河畔,却有一位面容沉稳,嘴角始终带着一道温和笑容的灰衫说书先生,搬来一张桌案,又摆出醒木,旁边立起四方酒肆的牌匾……

来来往往赶早市的人群顿时被吸引过来。

砰!

他一拍醒木,道:“善恶到头终有报,且说景国公上朝,细数真龙恶孽,真龙耶?妖孽耶?”

……

一时之间,闹市街头,这说书先生的桌案被围得水泄不通。

嘈杂的早市上,那说书先生却字正腔圆,一字一句都可清楚的落入周遭百姓的中。

“说那真龙翻云覆海,那真龙吞云吐雾,那真龙大小由心……

也说那真龙食人饱腹,以人白骨成床,以人血肉为丹,北阙海中白骨累累,西云海岛民葬身大浪,又有太冲海龙君包庇妖龙……”

“今有景国公,着白玉螭虎朝服,登朝殿,递奏文,真龙血债又岂能被滔滔大浪冲刷?”

……

起了引子,众多百姓聚精会神倾听,那说书先生又一拍醒木,说起北阙海、西云海血祭之事,说起东海、南海乃至太冲海那高高在上的真龙,说起在河中道被景国公斩杀的太冲海大太子应玄光,以及河中道那九座血祭阵法。

怒愤之气,便在这些百姓心中蔓延起来。

有人高声询问:“那说书的,这是演义杂文?”

那说书先生一叩桌案,道:“今日国公上朝,便为此事,又岂能是杂文?”

无声的激流酝酿在诸多百姓心中。

那位陆景先生因为呼风唤雨的功绩被封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