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11章 既为私心,也为血祭白骨鸣不平

第311章 既为私心,也为血祭白骨鸣不平

第311章 既为私心,也为血祭白骨鸣不平

“八境天龙,要远比那景国公所想更强上许多。”

太子禹涿仙背负双手,站在东宫中,抬头看着天空中愈发深重的云雾。

他皱着眉头,一头短发刚硬非常,浓密漆黑。

太子妃坐在小亭中,眼看着这将来的风雨逐渐在云雾中累积。

“说起来陆景身上还流淌着陆家的血脉。”禹涿仙目光深邃:“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在书楼中见了陆景,陆景还在那翰墨书院中教授草书,不过短短一年时间,他便以登天而上,硬生生踏出一个国公的身份来。”

“可哪怕是当朝最为年轻的国公,可大伏龙属、太冲龙君也绝非易于,平白立下仇敌,其实不智。”

太子妃依然衣袍华美,满身端庄。

她双手并拢在身前,侧过身来看着池中的金鱼。

“说起来,陆景与我其实并没有见过几次面。”

太子妃道:“可我虽在东宫,可是也屡次听过陆景的声名,我这一位庶出的弟弟一直以来看似寻死,实际上却总可以化险为夷,也许这一次也会如之前那般。”

禹涿仙眼中闪过一道雷光,却又摇头:“此次不同于以往。”

“修行第八境,武道修士便为人仙,初入天府之境,便可轻易断肢重长。

若在天府之境耕耘渐深,甚至可以滴血重生。

元神修士更是元神历经雷劫洗礼,达至纯阳境界,神通神念俱都蕴涵着雷劫之力。

强盛者甚至可以分出一万两千八百道神念,使得一万两千八百道神通齐发,其中的威能根本难以揣度。”

“哪怕是在天上仙境,八境修士仍然是绝对的强者。

我若早知陆景要对付太冲龙君,你会亲自前往空山巷劝他一遭,让他莫要冲动才是。”

禹涿仙曾经前往大雷音寺,受人间大佛传杀生菩萨法,自然见识过八境天人、人仙的威势,他此刻说的郑重,太子妃却仍然只是专心致志的看着池水中的金鱼肆意游荡。

“天人、人仙固然强大,可这里是太玄京,陆景写了奏文,于朝堂上提及龙属血祭之事,圣君召太冲龙君入玄都,太冲龙君即便是八境的天龙,难道他就敢在太玄京中对陆景出手?

若果真如此,大伏又如何能延续国祚四甲子?”

太子妃似乎并不担心。

禹涿仙也走入亭中,看着池水中那些神异的金鱼。

只是他语气悠远,道:“现在陆景在太玄京中,又是我大伏国公,自然无碍。

太冲龙君也自然不可能于玄都对陆景出手。

可陆景不同于他人,他的道路漫长,往后成就无可估量。

现在不过映照三颗星辰,踏入神相三重的境界,我见他时,他元神就已然厚重如山岳。

他倘若再进几步,这人间也许又会多出一位剑甲商旻这般的鼎盛强者。”

“可他既要前行,总要渡过天上西楼的灾劫;要入八境,总要渡雷劫,养元神。

这都是一座座高山,需要陆景只身翻越,此时与太冲龙君这般的存在生出大仇怨,当陆景走入拦在身前的两座高山,难免要遇到恶龙拦路。”

“到那时,陆景的前路就会更艰难许多,一步踏错就如坠深渊,就此万劫不复。”

太子妃眼神微变,她低头思索一番,最终却叹了一口气。

“陆景与我虽有血缘之亲,可实际上我与陆家早已形同陌路,陆景亦是如此。

便是我们彼此清静,我帮不得陆景,陆家更帮不得陆景,只能……随他去了。”

“是吗?”禹涿仙忽有深意的问了一句。

太子妃似乎不解于禹涿仙的话语,终于抬眼,目光从那一滩池水上落在禹涿仙身上。

禹涿仙脸上带起笑容,道:“陆家……可非比寻常。

尤其是你那位得了长生法的父亲,即便身在朝堂殿宇上,也如入万里无人之境,他眼中空无一物,却又包罗万象。

有时候……即便是我都看不清他。”

禹涿仙提及陆神远,太子妃心中松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却仍然不做变化,只是轻轻摇头道:“殿下应当知晓,我与那九湖陆家其实早无关联。”

禹涿仙颔首:“既然如此,便早些休息吧。”

太子吩咐了一句,转身走向东堂。

他转身的刹那,眼神却变得越发深邃起来。

太子妃看着禹涿仙宽阔巍峨的背影,亦是若有所思。

“陆景做事一向毫无章法,许多事就像是冲动而为,那么这一次……他也是冲动了?”

太子妃心中这般想着,她思索一番,一道不同寻常的神念在几件难得的宝物遮掩下,探入虚空,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过了几个时辰。

陆景院前,却又有人前来。

养鹿街前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陆景于圣君帝座之前,直言大伏龙属之恶的事,早在两三日间就传遍了整座太玄京。

在太玄京万千百姓心中,陆景前身是备受冷眼的庶子,后来是召兽见帝,身放华光的少年先生,再后来他又是杀妖孽、仗剑行走河中道呼风唤雨,大功封爵的景国公。

对陆景的信任,早已超过了在玄都耕耘多年的大臣、将军。

正因如此,慕名而来聚集在养鹿街前,想要见陆景一面的百姓也越来越多。

在这些百姓心中,龙是大伏瑞兽之一,也是数量最多的瑞兽,强大而威武,又可腾云驾雾,大小如意,尊贵万分。

景国公身居高位,明明可以缄默不言,安然当他的富贵国公,以他的年岁往后自然有的是好日子。

可他偏偏愿意递上那一纸奏文,细数龙属作恶之事,这本身就需要莫大的勇气。

哪怕是太玄京百姓都不曾人人读书,可他们却也知其中的不易,也就自发聚集在养鹿街前,想要对住在空山巷小院中的景国公道一声谢。

又因为那些京尹府赤狮的把手,不得入养鹿街,也就只能等候在养鹿街前,看看景国公是否会出行。

陆景院前来的客人,能够躲过京尹府赤狮的目光,自然不是寻常之辈。

这位面色枯黄的平等乡青善头陀,不同于前几次见陆景。

此时此刻他前来陆景小院前,都只是双手随意落下,向院门行礼,又耐心低头等候。

足足等了半个时辰。

那小院的木门才缓缓打开,魏惊蛰开了门,又侧过身来,做了一个相请的手势。

青善头陀难得咧嘴一笑,向魏惊蛰点头,这才走入院中。

陆景身上还萦绕着一重重气血为散,正手持一个水壶,为青玥养的那些花草浇水。

青善头陀神色不变,可他却能清楚的感知到陆景身上弥漫出来的气血,比起他上一次见到陆景不知强出了几倍。

“这一位景国公身上的武道锋芒都被勾陈、鲲鹏元星惊天的名声遮掩,天下人都太过注目于他的剑道修为、元神修为,却不知景国公武道、元神同修,而他这一身武道气血若与其他天骄同列比较,也足以让他人自惭形秽。”

青善头陀想到这里,也就愈发恼怒起诛恶天王以及明光天王。

此二人走了一遭河中道,不仅丢了性命,也让这陆景距离平等乡越来越远。

“大将军原本有意让陆景任平等乡东王之位,却怪那明光心胸气量太过狭小……”

青善头陀心中这般想着,脸上又挤出几分笑容来。

当他微笑时,他脖颈上那鬼怪刺青也咧嘴一笑。

陆景似有所觉,瞥了一眼青善头陀。

那鬼怪刺青却忽然作惊恐状,似乎在无声的呐喊。

青善头陀额头流下冷汗,又向陆景行礼,致歉道:“青善前来叨扰景国公,也奉大将军之命,向国公道一声歉。

那明光、诛恶一事……”

“看来平等乡中并不平稳。”陆景少年之身随意说话,可听在青善头陀耳中,却真就如一方国公一般威势深重。

青善头陀苦笑一声:“家业大了,难免走出许多岔路来,倒是让国公见笑了。”

“头陀前来,大约并非仅仅只是为了向我道歉。”陆景浇完了花,又仔细擦去花叶上的尘土。

青善头陀收敛了苦笑,正色道:“国公奏文矛头直指太冲龙君,莫说是向来看好国公的补天大将军,便是大天王也十分敬佩。

大将军来信吩咐,让我提醒国公,国公为民请命清算魍魉妖龙可敬可佩,可太冲龙君是八境天龙的位格,便是他身有罪责,仅仅凭借一只奏折,根本奈何他不得。

天下许多规矩,许多律法对于八境天人、人仙而言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