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12章 天龙吞东堂,杀机渐起

第312章 天龙吞东堂,杀机渐起

第312章 天龙吞东堂,杀机渐起

春雨落,百谷生,正是人间暮春好风光。

此时时节,原本应该是风高气爽,便有云雾携云雨,天地人间也不该昏沉。

可不知为何,这几日的玄都上空,总是乌云高照,偶尔有雷光闪过,充斥着一种极压抑的气氛。

乌云似乎在酝酿暴雨,又似乎要引来风暴,可不知为何,接连几日过去,暴雨不曾落下,风暴也不曾来临。

天气却一反常态,闷热的可怕。

偶尔有风吹过,还伴随着一股浓郁的腥气,宛如海风一般。

玄都中的很多老人都觉得,太玄京中也许会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也有人传说,只有可以翻云覆雨的真龙才能引来这般的阵仗,也许是那为民请命的景国公终究触怒了奏文中提及的那一位太冲龙君,引来龙君不满,所以才有这般天时气象。

由此可见,玄都百姓即便大多没有读书习文,却也并不愚笨。

太冲龙君确实来了太玄京。

可他却悬于太玄京以外的云雾中足足七日时间,并未入玄都,只是恭敬等候圣君召见。

可这位八境天龙的不悦,却已然满城皆知。

天上厚重的乌云、累而不发的暴雨都足以证明太冲龙君早已大怒。

太玄京中,也有朝堂中的修士前去云雾中拜会太冲龙君,自他们归来朝堂上也就有了许多不同的说法。

“龙君亲来,自知身上罪责未曾辨清,政治未敢入玄都,而是等在玄都以外,恭敬等候圣君召见,这倒可以证明以太冲龙君为首的大伏龙属,确实忠于大伏,忠于圣君。”

“不过说到底,北阙海、西云海做了错事,也算是付出了代价,北阙海死了一条龙王,西云海龙宫都被景国公斩灭,西云龙王的尸骨如今还在河中道里,对风雨下的泥土沾染。

大伏龙属付出的代价其实也已足够了,往前死的血祭阵法中的人,若能知晓两条龙王因此而死,大约也能瞑目了。”

“是这个道理,不过最终结果如何,还要看圣君的意思,一位八境天龙……若真要惩治,让他伤筋动骨,反而也算损失。”

……

种种观点在这一场风波下如激流一般涌动。

陆景自从身穿白玉螭虎朝服,上了一次朝,递了一张惊动整座太玄京的奏折之后,便又回了他那在绝大多数人眼中,显得有些寒酸的小院里。

十三皇子时不时前去拜访、听讲。

偶尔也可见陆府的几个小姐,书楼的几位先生、士子前去拜访。

除此之外,陆景就好像是闭关了一般,与他人再无来往,也不曾迈出空山巷一步。

直至谷雨之后第七日,宫中终于传来消息,命太冲龙君进京入宫。

于是,许多六境以上修行者抬头而望,便感觉到惊人的元气波动。

一道道纯阳雷霆在那元气中肆意激荡,天空中的乌云绽开玄光,青色的光芒闪耀时空,化作一条天龙倒影。

那天龙倒影盘踞于空,横贯东西,只怕有上万丈。

修行元神之辈,看到这天龙倒影,看到那倒影上不断闪动的纯阳雷霆,元神在恐惧颤栗。

这是高位格元神透露出来的威势,令他们难以遏制的生出想要朝拜的心念。

而那些气血强横、肉体强横的武道修士也不敢去看那天龙虚影,生怕多看一眼就被那长长到极致的天龙身躯慑去心神!

这一幕,就算是在太玄京中也极为少见。

太冲龙君每隔一段岁月,也要如其他四方海龙王一般入太玄京,前来觐见崇天帝。

可太冲龙君以往入太玄京,总是来也无踪,去也无踪,从未有这般大的阵仗。

而这阵仗代表着什么,朝堂上的群臣、将军自然也十分清楚。

空山巷小院里,陆景仍然闭门不出。

寻常百姓看不到天上的异象,六境以上的修行者却看得一清二楚,天龙虚影也久久不散,乌云也汇聚于天龙虚影周遭,散发着沉重而又浓郁的威势。

太冲龙君入了太乾宫,上了朝堂。

可奇怪的是,一连几日,崇天帝都未曾上朝,太枢阁首辅大人姜白石又染了风寒,负责主持朝会的那是太枢阁次辅盛如舟。

盛如舟特意派遣宫中貂寺,前去养鹿街空山巷,请景国公陆景上殿中质询太冲龙君。

也请了重安王世子虞东神入宫。

虞东神仍然身穿那一身银铠,入了太玄宫中,却并未带着那一杆天戟。

可令人惊讶的是,亲自写下那一纸奏文,痛陈天下龙属血祭罪责,矛头直指太冲龙君的景国公陆景只是遣回了前去相请的貂寺,却未曾前来宫中,质询太冲龙君。

这令朝中的大臣、将军俱都不解。

“这景国公倒也奇怪,那一纸奏折,他倒是写的慷慨激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在那奏折中,陆景更称自己乃是赤字激扬之心。

要圣君净日月,砺山河,责问太冲龙君。

现在倒好,太冲龙君应圣君之诏入了太玄京,于朝堂中受群臣质询。

反倒是这位景国公却闭门不出,不敢上殿,倒是有些……”

“有些可笑?”

“莫要多言,陆景乃是国公之秩,非你我能够断言?”

“我在我自家府中说他,他贵为国公,难道还会听我家的墙根,说到底,太冲龙君八境天龙的威势太过炽盛,陆景虽然是当世天骄,可哪怕是天骄,也总要忌惮更加强悍的强者。

想来便是因为陆景看到了太冲龙君的威势不敢上殿,这倒也不算什么。”

……

又是七日。

七日时间转瞬逝去,每一日群臣上殿,太冲龙君便已然在殿宇中等候。

虞东神同样也每日上朝,但他的举动也十分奇怪,只是冷眼看着大理寺、刑部等等诸多府部质询太冲龙君,并不多言。

盛如舟一连请了七次陆景,陆景仍然不曾上朝。

直至七日之后,景国公于圣君帝座之前,文参太冲龙君一事终于落下了帷幕。

就如同朝堂中大臣、将军所想……

当盛如舟站在太乾宫正中央面无表情的宣布,追责北阙海龙王、西云海龙王,追责北阙龙宫、西云龙宫。

两位已经死去多时的龙王被定罪。

北阙海、西云海,乃至五方海中诸多血祭之事皆出于这两座龙王之手。

又命令东海龙王敖九疑、南海龙王风住壑立刻彻查所属海域,彻查龙蟠阵。

至于太冲龙君,作为五方海领袖,亦有御下不严、疏忽大意的罪责。

太枢阁、大理寺、刑部引经据典,要严格按照诸多律书,定了太冲龙君“思过”的惩处。

受罚当日,太冲龙君以身体抱病为由,不曾上殿,以示他的不满。

这桩事……历经大半月时间,就此结束。

满城风雨不曾来,却也合乎朝中大臣的猜测。

可即便是这般不痛不痒的惩处,太冲龙君也许是觉得失了脸面,极为不满。

可无论如何,盛如舟主持朝堂,做出惩处,太冲龙君便要受着。

于是太冲龙君入宫的第八日、盛如舟判决的第二日,这位八境天龙依然前去太先宫,亲自领了那判决。

“北阙海龙王、西云海龙王俱都被定罪,对大伏朝堂界定为妖龙,他们虽然死了,但终究也是五方海龙王之二。

此次质询,景国公虽然未曾上朝,可他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大伏龙属遭了惩处,太冲龙君丢了脸面,景国公那一纸奏文的目的虽然达到了,可仔细想来,大伏龙属根本没有付出任何代价。

太冲龙君平日里就在太冲海,思过一年也算惩处?”

“这已然是极好的结果了,难道你指望在当此关头,大伏朝堂赶去太冲龙君这条八境天龙的龙首?”

“话虽如此,可这样一来,景国公岂不是吃了大亏?

经此一遭,太冲龙君与那景国公必然是不死不休,等景国公渡雷劫之日,只怕……”

“嗯?这信中说,太冲龙君去了养鹿街空山巷,求见景国公。”

“竟有此事,景国公可曾见了太冲龙君?”

“太冲龙君背负双手,站在空山巷口足足一个时辰,景国公都不曾见他。

时至正午,太冲龙君依然在空山巷前,景国公仍然闭门不出。”

偌大的大府东堂中,有了短暂的寂静。

继而传来一声声叹息。

“太冲龙君终究不是寻常的真龙,景国公年少,见了那般天龙异象,心中升起几分惊惧,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