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13章 重安握天戟,可惊太帝城

第313章 重安握天戟,可惊太帝城

第313章 重安握天戟,可惊太帝城

青云街姜白石府邸。

姜白石佝偻的身躯,站在那白牛之前,紧闭的眼眸似乎正在沉思。

恰在此时,门口突然传来极轻的脚步声。

姜白石未有所觉,一旁匍匐在地的白牛却转过头去,轻哞了一声。

姜白石这才睁开眼睛,望向门庭,却见一身黑衣的崇天帝缓步而来,正左右看着首辅府邸中那些绿草白花。

大伏首辅大人请崇天帝入东堂,崇天帝去只是微微摇头,反而来到那白牛之前。

“仔细算一算,这白牛落下凡间,只怕已经有三百年光阴。

太祖太宗建立大伏之前,就已经在朝歌城中看到过它的踪迹。”

崇天帝徐徐开口。

姜白石只是站在他身旁,眼神温和的注视着已经与他陪伴许久的老白牛。

大伏圣君在前,那老白牛却并不起身,依然卧在原地,耷拉着脑袋。

“太冲龙君一事……”

姜白石语气里带着些疑惑。

崇天帝眼神微动,转头对姜白石道:“陆景想要以吞龙神通,吞去这一位太冲海天龙,你觉得如何?”

姜白石想了想,摇头道:“太冲龙君毕竟是大伏唯一一条天龙,除却那海上妖国,除去南海落龙岛,即便是北秦也已再无有天龙。

陆景和那重安三州的虞东神,只怕斩不得太冲龙君,更吞不得太冲龙君。”

“是这个道理。”

崇天帝脸上带笑,道:“天上西楼将要落凡,这是陆景的大劫,陆景难免要学一些法子精进自己的修为,让自己多些生还的可能。

这……倒也无可厚非。

他想要以鲲鹏元星入手,以吞龙神通为基,所以我便打算给他这么一个机会。

我召太冲龙君入玄都,如今便看陆景如何打算。”

姜白石叹息一声:“八境天龙非同小可,陆景尚且年轻,若是折在这里,过往的谋划岂不是……”

“他既然不愿映照计都罗睺,前路自然会坎坷许多,他在我与大烛王、太帝面前夸下海口甘愿受劫,这件事也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也好,且让他看一看,哪怕有重安王天戟,虞东神率领九百骑虎武卒,又有一身射天狼的本事,他有映照鲲鹏、映照斩龙台,可若是想要以此为基,杀一尊八境天龙,只怕还差上许多。

天戟能压住太冲龙君,并不代表陆景与虞东神就能斩去太冲龙君的性命。

纯阳元神,非同小可。

天龙肉身,也绝非易于。”

重安王语气平静悠远。

姜白石沉默几息时间,他看着白牛忽然说道:“陆景向来能为人所不为,若他真有几分本事,能杀掉太冲龙君,又当如何?”

崇天帝挑了挑眉,仔仔细细看了姜白石一眼,这才道:“他若真能吞去太冲龙君,以鲲鹏吞天龙,这倒也算一件好事,只要假以时日,他便可以直入第八境,这天下少了一位太冲龙君,多了一位八境大伏国公,又何须可惜什么?。”

“南海落龙岛那条老烛龙,只怕不愿看到太冲龙君身死。”姜白石道。

崇天帝脸上的笑容变冷:“这条老龙自天而降,却落于我大伏南海之上,这般多岁月却从不曾前来太玄京中觐见于我,而是终日在那落龙岛上摆下祭坛,乞求明玉京,想要再度自天关入天门,倒是有些可笑。”

“且不必理会,陆景若真能走到那一步,许多事我自有考量。”

崇天帝话语至此,话锋一转又落在姜白石身上:“你不该将那延寿的丹药送给重安王妃。”

姜白石吃力的蹲下身,摸了摸白牛那同样洁白的牛角:“重安王有大功于大伏,我摆下了斩仙的棋局,以重安王为饵本就已令我羞愧难当。

区区一颗丹药,给了便给了,又有何妨?”

“更何况,棋局已成,我在与否已经无关紧要。

棋局不成,我再也无济于事。

棋局若可成,对这天下有了裨益,天阙顿开之后,自然也会有人来祭奠我,与我告知此事。”

“而且……这丹药本身就是棋盘上的一招棋?”崇天帝语气中带着探询。

姜白石默不作声。

他抬头看天,只是唏嘘道:“说起来,天上那卧虎仙楼的天官,曾是太宗麾下第一名将,那天上阆风城中,也有众多我大伏前辈。

可他们现在却是拦路虎,若是不将他们连根拔除,又如何能斩开天阙?”

……

北川道,九楚山。

相传太梧朝前,这座山岳分割了楚水,分割了南江,令被穿到荒芜一片。

后来有九位楚姓人士走出村落,硬生生在这山下凿出了九座泉根,令北川道有了雨水之乡的称号。

而这座山,也就此被称之为九楚山。

此刻九楚山上,一片乌云自太玄京方向滚滚而来。

其中弥漫着冲天的元气,又裹挟着滔天的海水,朝着太冲海方向而去。

这里不乏有修行者,不乏有修行已久的妖魔,此时此刻他们却不敢抬头看天。

只因那滚滚云雾中散发出来的滔天气魄充斥着鼎盛的威势,令他们的元神、躯体都瑟瑟发抖。

他们知晓,天上必然有一位极其可怕的修士卷积云雾而过。

他们因此而不敢贸然抬头。

那滚滚云雾中,正是太冲龙君。

太冲龙君未曾化作真身,任凭袅袅元气承载着他的身躯,游走在天地间,飘飘忽若遗世的仙人。

他青色的长袍绽放出霞光,竟让那云雾化作青色的云霞,遮掩天地。

这位八境天龙走了一遭太玄京,上了大伏朝堂,又亲自去了空山巷小院。

等他走出大伏,神色已回归寻常,眼神中也看不到半分愠怒,高深莫测。

太冲龙君亲自前往空山巷叩陆景之门,并非是这位八境天龙小气,想要以此泄愤、挽回脸面。

他既然来了太玄京,受了那称不上严厉的惩处,身为大伏为一尊天龙,身为五方海领袖,必然也要做出一些姿态。

否则他卷动云雾而来,受罚而去,不声不响,难免会令五方海中那些老龙心有芥蒂。

可哪怕只是演戏,他心中对于陆景这小辈的恼怒却也并非作假。

“便是在甲子年间,陈霸先斩龙成道,天官骑龙虎飞升,太祖手持双龙剑,天下也无人这般放肆。”

太冲龙君面无表情,心中想起落龙岛上那条老烛龙的眼神。

“龙属有不只一尊八境修士,哪怕是在这广阔人间,也有几分分量。

若是任凭他人折辱,又何须带着大伏,前去那海上妖国,也能封一个妖王,怎可让一位小辈欺辱?”

太冲龙君眯着眼睛抬头看天。

当他眼中射出一道玄光,隐约可见朦胧虚无的天空中,又有两道隐晦的光芒刺破天穹遮掩,直落于人间,正在铸造一条通往人间的道路。

那是天上西楼的玉镜、冰盘两件异宝。

“也好,若是水云君亲自降临,也许不需我龙属出手,陆景也跨不过这一场灾劫。”

“还有书楼……等到天上西楼落凡间,我倒是可以走一座书楼,与观棋先生与我下一盘棋。”

太冲龙君心中思索。

正在这时,这位八境天龙一缕神念飘散,落在下方的九楚山上。

顷刻间,太冲龙君周遭的云雾猛然间厚重起来。

他前行的步伐也就此而止,眼里多出一些意外来,低头看向下方九楚山山巅。

却见九楚山山巅上。

一身银袍,手持一杆银枪的虞东神,正盘坐于此。

天上星光弥漫,虞东神身上一道道银光交织璀璨夺目。

此刻这位重安王世子眼神平静,正抬头看着天上的太冲龙君。

威势惊人的虞东神身旁,一只足有一丈高大的白虎眼眸开合之间虎视眈眈,凝望着太冲龙君。

无论是虞东神,还是那只白虎,身上都散发着一股奇异的气息,正是这股气息遮掩了他的踪迹,令元神强横的太冲龙君直至此刻才察觉到重安王世子的存在。

“虞东神?”

太冲龙君微微挑眉,他左右四顾,却不见与重安王世子一同自重安三州前来太玄京的九百骑虎武卒。

这令太冲龙君微微皱眉。

恰在此时,他一缕神念又扫过另一根直至云端的高峰,却见那云雾深处,陆景竟然身穿白玉螭虎朝服,骑着照夜,远远看向他。

他眼神沉稳,却又坚定非常,腰间仍然是呼风唤雨两把仙兵。

那把斩草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