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来见帝星

第322章 来见帝星

夫子杏坛上,杏花与桃花相映,胭脂万点,花繁姿娇,占尽春风。

陆景便在杏花与桃花的香气中,轻抬右手,指点虚空。

自那深邃、幽暗的天空中,自太白星光之后,又有屡屡苍蓝之色直落虚空,照耀在陆景身上。

那等星光含着天地之真,种种明悟涌入陆景脑海中,与陆景脑海中的体悟彻底融会。

周遭的元气已然沸腾,陆景生裂的元神,也散发出一片苍蓝之色。

太白守天王……似有帝威!

他周身的底蕴燃烧成火,灼灼燃烧,重铸、锻造陆景的元神。

夫子杏坛中杏花与桃花的香气越发浓郁,扑鼻而来。

因为被猿魁将军镇灭神念化身而元神重伤的陆景,身上原本鼓荡的气息越发沉静。

鲲鹏元星吞龙之下,积攒而成的厚重积累,这一刻开始沸腾、勃发。

九楚山周遭浓郁的雾气,似乎都被陆景身上澎湃的力量冲散。

在这一轮明月下。

白衣的少年放下手臂,静静站在庞然龙骨前,抬头看着天空。

在他眼里,黑暗的宙宇中,又挂起两颗闪耀的星辰。

其中一颗洁白如玉。

另外一颗泛出苍蓝之色。

当这两颗星辰光辉直落在陆景身上……

陆景,这一刻脱胎换骨。

他气息也深邃如渊,其中似乎埋藏着一道骇人的风暴,又仿佛是一片静海!

天上府仙落目而来,落在陆景身上,神色顿有变化。

“照星五重,五颗元星映照,又修成剑魄,养出一道惊天动地的剑气……”

猿魁将军那百丈身躯化作平常大小。

他背负着双手,低头俯视人间,眼中酝酿起一缕缕杀机。

“天上西楼披星戴月两位仙人死在陆景手中,又持了呼风唤雨的权柄,再加上这般的修持……也无怪水云君要大费周章。”

猿魁将军思绪及此,也不再去看那地上的九楚山。

他转过身去,随口对这阆风城中的众多仙人道:“仔细想起来,我阆风城周灵均也死在这陆景之手,此次他又登天而上,窃观天上太白、天王二星,明玉京、太帝城必将会责问阆风城。”

“若是苛扣下仙缘,诸多福仙俱都有份。”

“这陆景若是死在天上西楼手中倒也罢了,倘若他们侥幸存活,等到下次灵潮时,你们自可找他出气。”

猿魁将军朝前迈出几步,大约又想到了什么,侧头看向蒹葭府仙,道:“芙蕖府仙仍无回归的迹象吗?”

蒹葭府仙听到猿魁将军提及另一位府仙的名字,眼神忽有变化,变得有些烦闷起来。

她漠然摇头:“芙蕖向来倔强,既然领受了拘拿百里清风的命令,自然不会空手而归。”

猿魁将军冷哼一声:“纪沉安、百里清风、陆景……地上错失了那般多的灵潮果实,却仍然能够养出这些厌嫌的人物。”

“只可惜这一次被这陆景逃了。”

猿魁将军正与蒹葭府仙说话。

那仍然注视着地上的府仙,神色忽然又有变化。

他们神色各异,却多有惊讶,凝视着地上的九楚山。

蒹葭府仙、猿魁将军似有所觉,又止住身形,转头看去。

却见天上依然有星光映照。

洁白如玉的太白元星若隐若现,照下一道道光芒,落在陆景周遭。

当猿魁将军、蒹葭府仙看到那些星光,又觉得十分怪异。

因为那些星光正在涌动,逐渐凝聚起来,如一道人形一般。

当那人形初显。

天上俯视的众多仙人突然间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

此时此刻,太白星光化作人形正在陆景耳畔低语,不知在说些什么。

站在阆风庭前,背负双手,同样看着下方九楚山的阆风城城主神色微动。

自那卧虎仙楼中,一位也如重安王一般骑着白虎的天官似乎想起了什么。

“太白与他低声语,天将为他开天门……”

“还记得夫子登天时,太白元星也曾幻化人形,与他低声而语。”

“这陆景……能与夫子比肩?”

那个卧虎仙楼楼主,自凡间登天而上的天白虎天官想到此处,嘴角忽然露出些许笑容。

他微微摇头……

“天上地下,又有几人能与夫子比肩?”

“既如此,那太白元星,又在与陆景说些什么?”

陆景站在九楚山上,他侧过头去,便看到一位光辉化作的人形正轻声开口。

不同于俯视九楚山的仙人,陆景眼里却不光只有那一具元星化身。

元星化身身旁,一位长衫的老人若隐若现,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注视着陆景。

“陆景,你映照勾陈、鲲鹏、人间、太白、天王五颗元星,人间照天阙,太白守天王,积累已经不同于往常。”

“今日太白相请,请你登天而上,自有星光迎伱……”

“你可有胆魄,再上那天穹一遭?

那老人的声音便如春风一般吹过。

陆景摸了摸腰间的唤雨剑,又侧过头去,看了一眼太冲龙君的尸体。

太白元星人在他的耳畔耳语,那老人依然眉眼含笑,注视着陆景。

陆景低头想了想,又抬起头来,看向深邃的天空。

自天上那洁白的星辰中,一缕缕光辉乍现,倒映出那阆风城中的景象。

阆风城中,无数仙人似乎在望着他。

有些府仙眼神中透露着可惜的神色,大概是因为不曾在阆风城中留下他的性命而可惜。

尤其是那一指点灭他神念化身的猿魁将军,眼中酝酿着骇人的杀机。

杀机浮现,犹如一片血海。

陆景看到这杀机,又看到那若隐若现的老人身影,脸上忽然露出些许笑容。

“太白请我登天,夫子亲来迎我,我陆景既修无畏之心,又如何能止步在这九楚山上?”

他说话间,又拔出腰间呼风刀,随意将呼风刀放入太冲龙君空空如也的眼眶中。

“我留刀于此,窥伺此地的宵小……可敢染我陆景的因果?”

少年陆景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可他这句平静话语中,却又透露着一种难言的威势。

他不知在与谁说话。

长风过处,九楚山上悄无声息。

陆景随意一笑,倏忽弹指,腰间唤雨剑出鞘而来。

“请太白带我临天关。”

化作人形的太白星光化作一缕流光,飞入陆景唤雨剑中。

唤雨剑上散发着一层炽盛光辉,看似神妙无双。

阆风城中,猿魁将军忽而挑眉。

“这陆景要做什么?”

他声音方落。

陆景却一步踏出,踏在唤雨剑上。

唤雨剑也在瞬息间,化为一座流光,冲天而起。

长剑飞起,带起一道剑光。

那剑光速度太快了,几乎快到了极致。

陆景真身便踏着那剑光,直上云端,飞临云端之上,朝着天关而来!

方才还在猜测陆景想要如何行事的猿魁将军顿时瞳孔一缩。

蒹葭府仙也觉得匪夷所思。

“陆景要以真身登天门?”

猿魁将军、蒹葭府仙隔着一朵朵云雾对视一眼。

“他想要如那魏玄君一般,看天关,望天阙?”

剑光流转。

太白元星降下的星光中,自有一种种玄妙的天地之真。

极遥远的距离倏忽而至。

当云雾收敛开来,站在唤雨剑上的陆景终于看到极其壮观的一幕。

那是……一座巨大的门庭。

那门庭不知是何等神铁打造而成,似乎了无边际,浓郁的仙气、元气萦绕在门庭周遭,门庭上篆刻着无数的玄妙符文。

人站在那门庭下方,就仿佛是渺小的虫蚁站在了连绵数百里的高山面前,渺小到了极致。

“这……便是天关。”

“分割天地之所在。”

陆景深吸一口气。

而天关之后,尚且有一座天上地下第一异宝,便是那吞噬生灵血肉,以永固天关、仙境的天阙。

仅仅是这天关,就已经壮观到了极致。

早在陆景参与殿前文试,写下人贵三千言时,就曾经看到过这座天关。

只是那时,他在地上看天关,他相隔了极遥远的距离,只觉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