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27章 青玥为少爷准备了一份礼物

第327章 青玥为少爷准备了一份礼物

第327章 青玥为少爷准备了一份礼物

陆景傍晚入了太玄宫,满朝文武都在猜测圣君会如何处置陆景。

大伏死了一条八境天龙,乃是巨大的损失,尤其是北秦燃火战车陈于大伏边疆,虎视天下之时。

无论太冲龙君之死究竟有何隐情,陆景唤雨剑上终究沾染了龙血,唤雨剑剑刃上萦绕着的天龙神念也做不得假。

这般证据下,陆景私杀圣君亲自册封的太冲海龙君,哪怕斩龙者是当朝新任的景国公,结果只怕也并无那般轻易。

陆景身在太玄宫中。

太先殿里也亮着几盏灯火。

太玄京夜里暗流涌动。

有人正在写奏折、陈陆景之跋扈、言太冲龙君对于当下大伏之重。

不论因何原因,陆景杀太冲龙君,终究难逃一个罔顾大局之责。

甚至还有人猜测,以陆景、虞东神二人的修为,绝无法斩去太冲龙君纯阳元神,身后必然还有更强者。

写下这等奏折的大臣中,有人因为种种原因想要遏制一番景国公一飞冲天的势头,有人想要治陆景的罪过,也有人想要趁此机会,按灭陆景的威风。

这些人各有心念,有各有目的。

有想灭一灭陆景威风者,自然也有为陆景陈情,想要保一保陆景的人。

舞龙街上好几位敬佩陆景呼风唤雨,解河中道之厄的将军、朝中亦有许多文臣,想要在明日朝会上为陆景求情。

太子禹涿仙也如同南老国公一般亲自进宫,想要面见圣君。

又有如同季渊之、李慎这等地位特殊的人物,也都带着许多士子,写下求情书信,想在明日朝会上递给圣君。

便是这些暗流,涌动与这一夜得太玄京中。

不过短短一个时辰,不知有多少人各怀心思而动。

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

一个时辰之后,尚且年少的十三皇子竟然亲自送景国公出宫。

驾车的人物,竟然是那一位年老的赤衣貂寺。

这个吕姓的貂寺侍奉圣驾已经数十年之久,他变得越发苍老,看似命不久矣,可满朝文武,便是柱国、将军一流都要对他以礼相待。

赤衣貂寺驾车相送,这本身便是一种讯号。

于是……原本想要在明日朝堂上狠狠参景国公一本的大臣们接到消息,怒气盎然之间带着不解,又不得不将已经写好的奏折扔入碳盆中。

大伏多的是极重的规矩。

可这些规矩再贵,也贵不过那位大伏圣君的意志。

“陆景斩去的可是太冲龙君,是大伏唯一一条天龙!”

见素府中,禹玄楼眼中中闪着莫名的光,那等光芒有些骇人,浑然不似天生便代表着见仙之姿的重瞳散发出来的光芒。

李观龙盘坐在桌案前,身上如龙之势越发旺盛,怪不得真龙在他面前亦不敢起舞。

“圣君究竟在谋算些什么?”

禹玄楼喝了一口酒,闷声道:“大伏出了这等天骄自然应当爱护一些,可为君者若只是宠溺,不适当敲打,等到陆景羽翼渐丰就难免跋扈,反而会浑身许多事端。”

“陆景说太冲龙君在九楚山上截杀于他,重安王世子虞东神曾相助于他,我原以为圣君好歹会将那虞东神也招进宫中,仔细询问一番。

却不曾想,不过区区一个时辰,陆景就由炎序皇子相陪,苍龙貂寺亲自驾车相送,出了太玄京。

路过养鹿街时,还去看了看未曾完工的景国公府。

这……未免太过放纵了些。”

禹玄楼说到这里,又重复自己方才第一句话:“死的可是一条八境的天龙!”

少柱国、褚国公听着七皇子的话。

褚国公叹了口气,道:“殿下这陆景已经成势,再不是之前那位寻常的庶子了。

而且,陆景吸引了殿下太多目光,南海道、北川道、桑槐府许多处交锋,见素府已经远远弱于东宫,这绝非一件好事。

殿下,河中道时未曾除去陆景,如今陆景回了太玄京,成了景国公,再加上他修为精进速度简直匪夷所思,见素府再想杀他只怕已难上加难。”

“殿下,与其始终着眼于陆景,还不如暂且放一放与他的仇怨,专心抗衡东宫才是。”

禹玄楼神色微变,继而嘴角牵扯出一抹自嘲的笑容。

“我生具重瞳,乃是大伏七皇子,又自认为有绝顶的天资,却不想……自那九湖陆家中跑出一个受尽冷眼的庶子,竟令我屡次败给他手。”

“甚至,我以皇子之尊亲自与他求和也被他拒绝,只要登大位,自当如同圣君一般有吞天之势。

可现在,一个小小的陆景便能令我颜面俱失。”

心机深沉,重瞳中藏着天上仙境的禹玄楼竟有些气馁。

始终不语的李观龙,此时才缓缓抬起头来。

他看着禹玄楼,问道:“殿下,你可觉得如同陆景这般的人,就真能始终留在太玄京?”

禹玄楼摇头:“此乃圣君定夺,圣君觉得他能留下,他自然就能留下。”

此时的李观龙脑海中回忆着与陆景的几次交锋,缓缓摇头。

“也许有朝一日,就连圣君也不愿让陆景留在太玄京。

到了那时,陆景并非只是见素府的敌人。

殿下不必心急,殿下杀不得陆景,陆景难道就敢杀殿下?”

李观龙平静如一潭池水一般的眼神里看不出丝毫的杀意。

“我因为观龙而踏上修行之路,一路上跋山涉水,披荆斩棘。

如今将去神关……若有机会,我亦希望能与陆景了却那几番纠葛。”

李观龙说话间,身上威势流转,竟有坚韧不拔、翻越千山之势。

他自己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眼前的山,竟然变为了陆景。

“其实,很多时候不许我们亲自动手,只需静而观之,陆景总要面临许多死劫。”

恰在此时,白发的申不疑驾驭轮椅,出现在东堂门口。

他远远望着养鹿街方向:“就如同褚国公所言,殿下莫要心急。

以陆景的性格,他身前也并非只有一座高山。

就比如……虞东神相助于他,他自然也要相助于虞东神。

而虞东神悄无声息自重安三州来了太玄京,可是想要从太玄京悄无声息归于重安三州只怕……并不容易。”

……

苍龙貂寺驾驭着马车,送陆景回空山巷时,还专门去了书楼,想要接回青玥。

只是青玥出书楼时,还牵着照夜,右边肩膀上濯耀罗变为小拇指大小,盘坐在其上。

一阵阵浓郁的药香,自照夜与濯耀罗身上散发开来。

一股股龙威夹杂着药香,百丈可闻。

身在书楼中的青玥,在这一年时间里变化颇大。

她在空山巷小院时,小家碧玉,眼里始终有着不化的温柔。

可以在十一先生的书院里,她也如同书院里面的药师先生一般,身着一身白衣,手上还随手拿着一本药经,记录所得。

陆景不在的大半年时间里,青玥并非原地踏步,有十一先生这般的名师指导,再加上青玥原本的天资,如今青玥的药理造诣,已经称得上不凡。

陆景不通药理,自然不知青玥的药理造诣到了何种地步。

可是,无论是照夜还是濯耀罗,服食龙珠,再服用青玥配置的丹药,以这等丹药化去那些龙珠中的烈性、毒性、邪性,彻底将龙珠养分化为自身气血……

正是因为有青玥在,无论是照夜还是濯耀罗,又或者那一条金色蛟龙鹿鱼,就因为在这些时日里,也俱都有了增长。

“少爷,有朝一日,你若是离开太玄京,你会去哪里?”

下了马车,陆景与青玥并肩而行,先是去了一趟养鹿街上正在兴建的景国公府。

出了景国公府,二人又去买了两壶养鹿酒,这才并肩走在街上。

一如之前的许多个夜晚,青玥走在街上抬头看着天上的夜色,似乎是在仔细寻找着天上独特的星星。

陆景不知青玥为何会这般问,可他依然笑着回答道:“说不准。

倘若真要离开太玄京,我也许会去齐国找风眠兄长,去看一看那白骨宫殿。

又或者会去太昊阙,找找陈玄梧,很久之前我就曾经答应过他,要前去太昊阙找他玩耍,没想到一别将近两年,至今未曾成行。”

“除了齐国、太昊阙……也许……也许我会去重安三州,看一看那一片紫色的花海,也看一看那威震天下的骑虎军。”

陆景随意说着。

一旁的青玥却听得极为认真,她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