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36章 天上不需吹灰之力,人间便死三位天

第336章 天上不需吹灰之力,人间便死三位天

第336章 天上不需吹灰之力,人间便死三位天骄

因为有那一张白狐面具的遮掩,镜中的人看不清公孙素衣脸上的表情。

可她背负的双手中,有一只手掌捏成了拳头。

她转过身去,看了一眼身后三十万北秦武夫,忽然叹了一口气。

那镜中的人还在梳妆打扮,她抿了一口唇脂,又特意抬头询问公孙素衣:“我大伏,可是也有了万一?”

公孙素衣沉默。

镜中人站起身来,身后忽然走来两对个子高挑,眉眼乌黑,体态饱满圆润充满异域风情的宫中侍女。

两位侍女各自持着一件华衣的肩处、衣袖,伺候那女子穿衣。

那是一袭白色拖地烟笼白水裙,此时那女子身上罩着一件品月玉兰飞碟氅衣,内里却是一件极尽妖娆的红色绣锻裹胸,裹胸胸口处还绣着精致的蝴蝶,身段丰饶,便如同一朵盛开的牡丹,妖艳而绚丽。

“既然有了万一,死一个北秦第二的举鼎仆射项鼎只怕还杀不得虞东神。

可若是被秦就此退去,项鼎与那一百零八戮傀儡便是代价,那大荒山下六十万运送辎重的秦人也就白来了一趟,又归于秦国,只怕还要死上不少人。”

镜中女子一边任由两位宫女为她着衣,一边说话。

她的声音极轻柔,却自然带着一种难言的气度。

公孙素衣静静地听着,背负着的双手也垂落下来。

她依然看着身后那三十万铁骨儿郎,可这一次这位北秦女将的目光却穿越漫长的距离,落在大荒山那一头的山底下。

那里,是北秦黑甲军的营帐,密密麻麻的人影正推着辎重车马,推着巨量的粮食安营扎寨。

一旦将士们远征,便无人可以推测他们多久才会归来。

这些气血如悬空烈阳的武夫们需要大量的粮食补给,以保证他们时时维持巅峰的战力。

毕竟对于北秦而言,每一场大战都是关乎天下一统的关键,三十万将士倘若饿着肚子,消耗自身气血辟谷而战,又能有多少胜算?

“也许这虞东神并无那般重要。”

公孙素衣看着那些枯瘦、疲乏、眼神麻木的秦人,开口。

那正在梳妆打扮的女子笑了笑,侧头说道:“舍不得后手?既如此,你何不试一试虞东神对于重安三州、对于这场吞天下的大战究竟……重要与否。”

“我猜,秦国中应当有八境人仙隐匿,那八境人仙一旦现身,他便是杀了虞东神,只怕也要死在大伏。

小公孙,此战你乃是秦国主将,还要看你是否有魄力胆敢让一尊天府人仙以命换命。”

“天府人仙以命换命?”

公孙素衣白狐面具之下,不知是何种表情。

她静默的站在大荒山山巅,远远注视着那广大的重安三州。

死一个重安王世子,是否真就能够对战局起到决胜之用?

重安三州那些粗犷比起秦人也不遑多让的儿郎,是否真就会因为虞东神之死,而斗志崩溃?

若是重安三州的将士们因此而生怒,因此而激出内里更重的血性殊死一搏,她作为秦国主将又该何处?

公孙素衣思绪翻涌。

初为这一处持续了数十年的战场主将,她便面临此等抉择。

是牺牲一位八境天府,还是直面那虞东神不死的重安三州。

四五息时间逝去。

公孙素衣只觉得这要比她灭犬、鬼这些蛮夷国度还要来得更难许多。

“也不知那一道剑光从何而来,若真是天上太白楼的仙人,又为何要相助于虞东神?”

“便是这一道剑光……陡生意外。”

公孙素衣不得其解,她抬起手臂,摸了摸脸上的白狐面具。

突然间,她想起此战之前自己那位被誉为天下第一名将的父亲曾说过……

虞乾一死、虞东神亡便可灭重安三州!

大公孙在秦国朝堂上到处此言,天下人俱都言他怕了重安三州重安王父子,可公孙素衣却总觉得她父亲乃是天下第一名将,也是秦国三位大上将之首,哪怕是毫无人性、恐惧可言的申屠见了他,都要与他行礼。

“小公孙,若是舍不得一位天府人仙,伱如今尚且还有两条路,一条便是带着九十万秦人退去大荒山。

另一条则是趁着虞东神尚未归来,便强攻重安三州。”

镜中的女子青丝披落双肩,目中如有清辉。

“不过看你那般犹豫,这入了大伏的天府人仙不会是你父那二位得意门生之一?”

“闻执安去了炀谷,想来入大伏的不是他,那么……应当就是那一只妖人了,如此这般,更要看你魄力如何……”

镜中女子尚未说完。

公孙素衣却忽然轻轻一叩白狐面具额头。

铿!

一声脆响传来。

公孙素衣终于开口,她言语中终于没有了犹豫,多了些志在必得。

“战局瞬息万变,有抉择时,深思熟虑一番并非什么坏事。”

白狐面具眉心还有一枚赤红色的印记,让这张面具显得有些妖异。

“便是百战百胜的将领也有为难之时,便如长公主猜测,入了大伏的正是我那位兄长,他是我儿时的玩伴,那时他便是震动天下的大妖,可却愿意与我一同玩耍,与我上山下河,哄我、惯我。”

公孙素衣有序叩动着白狐面具眉心中的印记,那印记引发出微弱的光亮,一闪又一闪,似乎是在辞别故人。

“可若要为北秦计,为天下人间计,世人总要牺牲,就如我那些秦国百姓,若无他们以身为燃料,就燃火的战车又何至于这般坚不可摧?”

“姐姐,有朝一日,你若是站在北秦的对立面,我也会亲手拔刀了结你的性命。”

公孙素衣声音平静,徐徐到来。

而她眉心那一道印记闪烁出光辉,又流转出一道神念。

那神念仿佛在呼唤着一人名讳。

孔梵行!

大伏烛星山上,有一位身着彩裙,头插孔雀钗,一缕青丝垂落胸前,目光清灵透彻的可爱女子似乎感知到了这一声声呼唤。

那女子身旁,白蛇白云渺有些不解的看向那女子。

那女子眼中忽然泛出泪光,轻声道:“哥哥……”

白云渺听到彩裙女子道出这两个字,看到她眼中的泪光,忽然有些明白过来。

“可是那孔梵行有了消息?”

彩裙女子眼中含着泪水,她呆呆的看着天上的云雾,道:“白姐姐,我那哥哥入了大伏。”

白云渺目光微变,深深叹了一口气。

天下有名有姓的修行者俱都知晓,虞渊中曾经飞出两只孔雀。

那两只孔雀流落于人间。

一只上了邪道宗烛星山,成为烛星山大圣之一。

另外一位北秦大公孙收为弟子,在短短三十年间名震天下,成为了当世少有的天府人仙。

而今日,大公孙弟子孔梵行前来大伏,一旦暴露了行迹,又如何能走出大伏?

便如那女子所言。

孔梵行要死了。

“孔梵行这般的大妖前来大伏,不必猜测太多,必然是为了回归重安三州的虞东神而来。”

“这人间死一位孔梵行已然是极大的损失,再死去一位虞东神……”

……

云间仙鹤上。

百里清风正嘴角含笑,静静的看着陆景手持斩草刀,比如割去野草一般,斩去一位位旧吴甲士头颅的景象。

他并非嗜血之人,只是觉得天底下多一位如大烛王一般元神武道同修,又都能说出一番大名堂的人物,乃是极好的事。

可就在他观景之时。

远方三百里以外,忽有五彩的气血纵横,一团巨大的云雾凭空而生,那云雾似乎在召唤一些什么。

百里清风目光生变。

他站起身来,脸上的笑意悄然消散。

“这未免太过可惜了。”

“只是,崇天帝想要让虞东神死,大烛王也想让虞东神死。

我若因为惜才而出手,不仅要得罪崇天帝,也要得罪大烛王。”

百里清风白发飞扬,他最初不曾出手,如今当那只孔雀的气息散落于虚空。

这位邪道宗宗主突然低头看向腰间酒红色的酒壶。

“酒已经饮光了……”

百里清风皱着眉,腰间那一枚封妖敕魔的令牌微微一颤。

一道奇异的气机落入酒壶中,那酒壶似乎是成了精,又似乎是从沉睡中醒来。

百里清风摘下腰间的酒壶,打开木塞,却有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