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40章 衔日入神相,终可扶正天柱

第340章 衔日入神相,终可扶正天柱

第340章 衔日入神相,终可扶正天柱

太华城中。

有男子站在一座破败的小桥上,低头看着桥下的流水。

流水匆匆,伴随着烟尘,平白泛起涟漪。

今日无风。

城中小河中的流水原本不该太匆忙,也不该生出这平白的涟漪。

那男子看似三四十余岁的年龄,却有绣眉白面,独立桥上,定不似尘土间人。

尤其是这太华城中破败,更显出着男儿的风采。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天下少有。

此时那男儿眼中尚且还有几分诚意,低头看着桥下的湖面。

那小桥尽头,山石黄土间有一座道观。

道观称不上瑰丽也绝不雄伟,却被打理的十分干净。

当那男儿低头看着水中涟漪时。

道观中走出一位女冠。

那女冠穿着一身明艳的黄色道袍,头发长落于后,手中还拿着一袭拂尘。

拂尘被她落于臂弯中,从那无缝的重门中推开仅容一人的缝隙,缓步走出。

她也来到那湖畔,向桥上的男子行礼。

“城主。”

女冠向桥上的男儿行礼,继而又落目于湖上:“圣君天诏,太华之脉有了主人,不过这才几月光阴,这食邑之地的景国公,竟然能引得太华之脉异动。

就连我的道观中的金鱼都变得十分惶恐。”

“那景国公想要以太华山河帝子玄功引动太华之脉,参悟衔日元相,踏入神相境。”

那被女冠称之为城主的男儿眯着眼睛,他眼神中光华纷纷扰扰,似乎能直透过翠绿的湖水,看到太华城下那粗壮的太华之脉。

女冠年纪不大,看起来不过二十的年岁。

她蹙着眉头仔仔细细看了那城主一眼,似乎有些不甘心。

“城主与我家师尊在这太华山上经历了许多大事,曾见过太华摇荡崩山根,也见过黑风白雨东西屯。

只可惜我家师尊并不长寿,可惜城主终究不曾得了这太华之脉。

如今我家师尊已经仙去,城主在这太华山中兢兢业业数十年,最终却被那景国公夺去了太华机缘。”

那女冠语气中透露着些不值,在为那位城主鸣不平。

那城主沉默不语。

黄衣的女冠抿了抿嘴唇,左右看了一眼这苍凉的太华城,看了一眼这西极山岳,道:“太华城越发破败,太华山本是天柱,如今却成了荒山一座。

仅存的太华之脉,也被圣君赐予了朝官,可这天下又有何人在意太华城六万户子民的死活,又有谁会在意历年之间,越来越枯败便如同戈壁一般的太华山?”

那气度不凡的城主终于抬起头来,对那女冠说道:“太华之脉并不寻常。

以圣君之权柄,自然可以将太华之脉赐予寻常人。

可若是想要借着太华之脉参悟衔日元相,只怕并无那般轻易。”

黄衣女冠愣了一愣,脸上忽然变得轻松许多:“姜城主,你是说那景国公哪怕有了引动太华之脉的权柄,也无法借太华之脉参悟衔日元相?”

她说到这里,又径自点了点头:“说起来,人间九元相,其中以衔日、天官、黄河三道元相最为强横,亦最为玄妙。

能够参悟此等元相,倘若往后得了机缘,入了天府之境,极有可能以这三道元相玄妙,明悟帝相,武道路途越发坦荡。

我听说那景国公陆景乃是天下少有的元神天骄,一身元神剑气有玄衣剑甲商旻的风采,多有人称他为少年剑甲。

可天地生人,总不可能令他占去所有好处。

如城主所言,我也不信那陆景能够凭借太华之脉,感悟衔日元相……”

黄衣的女子年纪不大,说起话来絮絮叨叨,显得有些稚嫩。

“黄观主。”

她尚未说完,那位太华城姓姜的城主,忽然间开口,打断她的话。

“黄观主,姜某的意思并非是这一位景国公无法参悟衔日元相。

这少年景国公并非是什么寻常人。”

姜姓城主看了一眼黄衣观主徐徐说道:“我是太华城的城主,便如你师尊一般在这太华山上活了许久。

你师尊在此,我多与她论道太华,也曾与她一起参悟太华之脉中的天地之真。

我与伱师尊参悟许久,却从来不曾令那太华之脉如龙盘动。”

“便是圣君赐予了这景国公陆景权柄,关乎于衔日元相,也绝不该这般轻易。

可偏偏这位景国公……却令这太华之脉如龙衔日,滚烫无比。”

姜城主有着世间少有的男儿之姿,就连说话声都颇为浑厚,令人信服。

黄衣的女冠听到城主这番话,神色一怔。

城主朝前走了几步,走到小桥尽头蹲下身来。

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指伸出,轻轻点了点河水。

河水水面上的翠绿褪去,一道道红光从中喷涌出来,照红整座河面。

一时之间,破败荒芜的太华城中倒是多了几分颜色。

而这颜色正是来源于太华之脉。

黄衣的女冠从怔然中惊醒,连忙看向河水。

却见太华之脉红光映照的河水上,倒映出一位少年的身躯。

那少年神玉如骨,立在云端便如芝兰之树,神情恬淡,含垢隐瑕,眼神宽厚又大量。

自十岁起就来了太华山中的黄衣女冠看得有些出神。

“这白衣的少年,就是那声名满天下的景国公陆景?”

女冠心中这般想着。

也许是因为厌恶大伏那一座朝堂,连带圣君亲自册封的这一位景国公,在黄衣女冠心中,也并无多少好印象。

直至此时,当河水上倒映出陆景站在云端上的景象,她心中忽然有一种“世无其二”的心绪。

“且不论其他,这景国公生的可真是好看,比起姜城主还要更好看许多。”

黄衣女冠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旋即又被她自己摇头驱散了。

“太华山之所以屹立不倒,之所以还有成为天柱支撑人间的可能,就是因为这太华之脉。

城主,这景国公天资令我叹为观止,既修元神也修武道,更令我惊讶的是,他似乎真就可以参悟衔日元相。

只是……引动太华之脉可并非什么好事。

支撑太华山的太华之脉一旦消弥,太华山上六万太华百姓,乃至葬我师尊的那一块青田……”

黄衣女冠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河水中倒映出的景象。

她语气中带着些疲乏,缓缓开口:“太华城不再是天柱,若是再无了太华之脉。

朝中的贵人又有谁会想起太华山上还有六万太华之脉,在驻守着曾经是天柱的太华山,在给予这太华山以生灵之气?

这景国公食邑太华城,可他端坐于太玄京,便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又怎会想起来这太华山上看一看?

便是他想来,圣君又岂会应允?”

河水上的红色光辉越发耀眼了。

姜城主与那黄衣女冠俱都看到陆景注视着前方,他身上的气血便真如一条衔日神明,正游于虚空。

猛烈的气血,在陆景身躯中游荡,他周身上下变得无暇如玉,甚至看不到毛孔。

而他五脏六腑却仿佛变为一座座熔炉,熔炉淬炼着他的身躯,也淬炼着他周身的气势,让一缕缕气血化为衔日气血!

他们俱都知晓,此时注目于那位少年国公的人物,并非只有他们。

太华之脉异动,也必定令诸多强者注目于此处。

大秦也好,神关也好,西域三十六国也好,乃至镇西都护府、重安三州……

朝廷、山野、闹世、世外之地!

都在看这位大伏的绝世天骄,身登衔日元相!

“也许吧。”

黄衣女冠抿着嘴唇,道出那样一番话。

那姜城主轻轻点了点头:“太华山已非天柱,世人又怎会记得一座寻常的山岳?”

黄衣女冠大约想起了自己的师尊,想起了那位在这断裂的天柱上耗费了自己一生的真武山大道人,便越发觉得难过了。

“不过……这景国公却与常人不同,他受了太华之脉,明悟衔日元相,开辟神相坦途,也许有朝一日他会前来这太华山、太华城中看一看。”

姜城主眼中闪过一抹亮光。

黄衣女冠却有些固执的摇头:“师尊早与我说过,太玄经已经不是灵潮之前的那座太玄京了。

圣君不再是以前的圣君,就连那位心怀天下,与城主你算是本家的首辅大人也已经不复从前。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