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44章 水川道的主官也可杀

第344章 水川道的主官也可杀

第344章 水川道的主官也可杀

那头颅面容狰狞,似乎承受了莫大的恐惧。

那头颅脖颈上还牵连出许多零碎的血肉,就好像这颗头颅是被人生生从脖颈上拽下。

威武的黑虎甲士呼啸而至,带着低沉的咆哮声,在这山谷中扬起尘埃。

老朱、陆烽,乃至王小石与其他两位老卒一眼看去,不需他们有多深的见识,便想到了这些黑虎甲士的来历。

“是曾经随着重安王横扫天下,连灭七座大国的骑虎军!”

老朱愣愣的看着在飞扬的尘土间,三百骑虎武卒便如同惊涛骇浪一般奔行而去。

陆烽、王小石这些老卒即便是久在边关,可又何曾见过这般凶猛精锐的军卒。

就连方才还想以命换命的陆烽都愣愣的站在原地,直至那一颗满是血污的头颅被那位甲士抛出,朝着陆烽落来。

陆烽惊醒,手腕一动,厚重的劲力催发,锋锐的匕首暴射,刺入那头颅眉心,既然带着那颗人头刺入远处的山石中。

“那师爷已死。”

站在山峰上的威武甲士仍然望着陆景,道:“其实不止这位师爷,那野阳县既然敢做下这等勾当,靠这一位师爷必然不够。

这师爷也是个软蛋,我砍去他一臂,又给了他一颗止血的丹药,能说的他便俱都说了。

野阳县县令,县丞,主簿,乃至录事、司户、司法、仓监都算得上恶命,整座县城民户、籍账、田宅、杂徭、抚恤、道路、建筑、营造、仓库等等诸多好事,其中利益都被他们瓜分殆尽。”

威武甲士娓娓道来。

老朱瞳孔一凝,也惊醒过来,脸上满是怒容。

“这些……这些豺狼!”

野阳县是老朱的故乡,他自小在这里长大,祖祖辈辈都活在这里。

后来边关要人,他被抓了壮丁,在边关一待便是三十年。

三十年时间里,野阳县大人换了一茬又一茬,最终却是这些恶人作了野阳县的主。

陆烽也紧紧抿着嘴唇,一语不发。

“武道修持,若心中有气,进境的道路只会越发艰难。

这师爷已死,但他却并非罪魁祸首,只是瓜分利益的人。

几位既然是边关老卒,就不该消沉……”

威武甲士说到这里,手腕一挥。

突然间有五柄长刀闪着寒光乍现,刺入五人面前的地面上。

“陆烽少爷,我家大人有令,野阳县那般的蛀虫不需审问,杀了便是。

我等上要回玄都,这一桩事情便交由陆烽少爷与诸位老卒去做。”

老朱、陆烽、王小石等人同时色变。

陆烽眉头微挑,看了一眼老朱,又看了一眼王小石三人,眼中上去带着几分担忧。

那黑虎甲士道:“陆烽少爷放心,县府中的武夫助纣为虐,俱都被我等斩首。

你们……只需去清算那些恶命便是。

虽然下了边关,可终究是铁骨铮铮的汉子,莫说是我家老爷,便是我也看不得铁骨生灰。

且去持刀杀恶官,既解去心中之气,也造福一方百姓。”

陆烽早就有以命换命的打算,心中却还担忧着老朱、王小石等人的安危。

此刻老朱看着地上寒光闪烁的长刀,只觉得那长刀锋锐,还要远远胜过自己在长河关中任十夫长之时的配刀!

再加上方才瞧了那数百骑虎军的威势,想起那些为虐一方的贪官污吏,心中豪气顿生。

“小石、周猎、郑曹,你们且带着陆烽去苏南道。

既然这位大人给了我持这等好刀的机会,我一介老朽,又何必瞻前顾后?正好借此机会出一出心中的气,杀几个贪官污吏为故乡做些好事。”

老朱大步上前,握住其中一柄长刀。

长刀在手,老朱原本称不上厚重的气血顿时被引动,变得锐利了许多。

陆烽听到老朱的话,他挑了挑眉,也上前去,用拐杖勾起一柄长刀,长刀悬空,陆烽脖颈前探,正好咬住那长刀刀柄。

他一语不发,朝着有些犹豫的王小石摇了摇头。

王小石尚且年轻,心中自有一番血气,又因为自己家中尚且有妻儿等候,令他犹豫不决,不知该如何是好。

倒是那聋了耳朵的老郑几乎毫无迟疑,探前一步,也握住长刀。

“能杀这些恶人,便是死了也值了。”

老朱见了陆烽和老郑也拔出长刀,却也不再相劝,眼底满是兴奋。

“死?为何会死?”

站在山上的黑虎甲士低头看着五人:“我既然送刀与你们,便是我家大人的意思。

我家大人让伱们前去野阳县杀恶臣,持公道,你们便是受令的使者,何人能令你们身死?”

五人听到此话,面面相觑。

陆烽犹豫一番,询问道:“不知阁下口中的大人是哪一位贵人?

阁下披黑甲、骑黑虎,那位大人想来世重安三州的人物?

只是不知重安三州的贵人,又如何知晓我的名讳?”

一旁的老朱前来水川道的路途中,也曾听到一些传闻。

“难道阁下口中的大人,是那位离了重安三州前去太玄京的重安王府世子?”

老朱说话。

陆烽眼中闪过一道崇敬之色,其余三人亦是如此!

“真是重安王世子虞东神虞将军?”

王小石脸颊通红,有些不知所措。

一直沉默寡言的老周语气笃定:“既然是骑虎军,那这天下间除去重安虞王府,又有谁配统御?”

就在几人心中确凿时,陆烽却忽然想到……

重安三州的虞东神是何等的人物,且不说九湖陆家已经没落,就算九湖陆家如日中天,虞东神这位极少出重安三州的世子,又岂会认识他这么一位陆家二府的后辈?”

陆烽心中疑惑。

那山上的甲士却十分耐心,只是摇头说道:“我等已非重安三州甲士,我家大人也并非来自重安三州。”

这番话顿时让五位老卒越发疑惑。

可那甲士却笑了笑,看向陆烽:“陆烽少爷,你带着几位老卒自去杀人,无人敢动你们一根毫毛。”

那甲士说到这里,略微一顿,又说道:“既然有以命换命的气魄,又何惧以残缺之身活在这天下?

诸位虽然负伤,但也是我大伏的好汉子,等此事事了,拿回了田地便可休息一阵。”

“倘若往后还想持刀杀敌、还想要在武道一途上有所增进,便可去重安三州。

只需去随意一处军伍,提及石岱青三个字,就有人悉心教授你等……”

“只是重安三州只养上阵杀敌的好汉,诸位不怕死了再去。”

那名为石岱青的甲士说完。

身后一只一人高大的黑虎缓缓踱步而至,他翻身上黑虎,黑虎脚踏山石,奋力一跃,便横越七八丈距离,落在又一处山峰上。

就此几个虎跃,已然消失了踪影。

“这甲士口中的大人究竟是谁?难道是父亲亦或者叔父的友人?”

“父亲、叔父的友人中,竟然有能够驾驭骑虎军者?”

陆烽揣测无果。

可当他再度抬头,却见其余四人俱都在沉默间望着他。

“陆哥!你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能引来统御骑虎军的贵人?”

王小石眼神闪亮,他一边说话,一边踏步上前拔出长刀。

老朱、陆烽对视一眼正要相劝。

王小石却兴致勃勃:“方才那位大人能够驾驭那等比起其他黑虎还要更凶猛许多的坐骑,必然是一位先天……甚至神相的将军。

这样的人物,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一口唾沫一个钉,又岂会特意前来诓骗我等?”

王小石一边说话,一边大步迈向不远处的山石。

手中长刀一挥,就将那师爷的头颅劈成两半。

“正好,野阳县那是腌臜事让我心中如同压了一块大石头。

这些小人恶官就该杀了,以免他们鱼肉百姓。

我王小石平生没做过什么大事,现在有了机会,就一定要杀人、砍头!”

王小石一脚将一半师爷的头颅踢飞,继而再也不犹豫,朝着来路走去。

他来时,身上如有千斤重物,气血不得自由,气性令他心生疲乏。

可现在,他终身却轻盈无比,哪怕手中多了一点数十斤重的长刀,也不曾拖累分毫!

那家中尚且有老母赡养的老周还在犹豫。

老朱与双耳已聋的老郑几乎同时摸索着腰间,掏出了几块银两扔给老朱。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