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46章 八方风云,来聚太玄,养我霸王之威

第346章 八方风云,来聚太玄,养我霸王之威

第346章 八方风云,来聚太玄,养我霸王之威!

时值盛夏,烈日酷热。

可太玄京中一如既往的繁华。

不知有多少百姓在玄都中来来往往,谋取一条生路。

不知有多少强者自天下汇聚于太玄,为了求取一番泼天的荣华富贵,求取一番泼天的机缘。

到了六月,太玄京中最为辉煌奢豪的几座空闲府邸中,已然亮起灯火。

这些府邸往往在于太玄京中最为繁盛的街道上,占地极广,家仆丫鬟一应无缺,又有许多下人提早半月外出采买,准备迎接在外的大人归来。

见素府中。

七皇子禹玄楼沉默间将手中的信件扔入眼前的炉火中。

那极为名贵的金页纸就在炉火中烧成了灰烬,升腾出一丝烟雾来。

李雾凰这一位皇子正妃正在亲自为禹玄楼添茶。

禹玄楼抬起头来,左右四顾,却见着东堂以内不知悬挂着多少名贵的字画。

其中甚至有钱塘观潮画卷、听琴图轴、梨花白燕扇面……这等极为名贵的字画。

这些字画俱都出自于高门,北川四家、松江画派、吴门八家、齐国高门等等诸多哪怕是在天下都享誉盛名的流派名作,都可以在这间素府东堂中找寻到踪迹。

可不知为何,禹玄楼巡梭诸多字画,他的眼神最终却落在正对着主座的一幅字画上。

“尚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明,在止于至善!”

这是一纸大楷,正是见素服开府时,当时那位还是书楼先生的陆景送来的字画。

禹玄楼看着这幅字画,眼神晦暗不明,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旁的李雾凰为禹玄楼添了茶水,这才坐到了另外一张主座上。

“殿下……据说那一位重安王世子已经与重安三州八千甲士会合,将要回重安三州了?”

李雾凰抿着嘴唇,柔声发问,语气中竟然还有几分惶恐。

禹玄楼瞥了李雾凰一眼,点头说道:“这还要归功于陆景,他去送了虞东神一程。”

七皇子知晓李雾凰之所以会在意虞东神的去向,原因还在于……自神关归来的徐白甲现在正在重安三州助虞东神守城。

一旦虞东神归去重安三州,边境战祸稍有喘息之机,那徐白甲便会前来太玄京。

徐白甲入太玄京的那一日,便是少柱国李观龙启程前往神关之时。

李雾凰心中却是十分忧心此事。

她知晓圣君既然已经下令要让少柱国李观龙接任徐白甲之位,成为神官守将,那此事已然没有转圜的余地。

可哪怕如此,李雾凰仍然想要让她兄长能晚一些前往神关。

“短短两年时间,雨师已去,兄长又要前往神关。

那就偌大太玄京,李家就只剩下我一人了。”

李雾凰头顶上的金冠紫珠流苏微动,她神色越发落寞了。

“而且……兄长去了神关,殿下便缺了左膀右臂。

之前殿下曾与我说过,那陆景遭逢大难,是我等绝佳的机会。

可若兄长此时离了太玄京,岂不是失了这等大好机会?”

李雾凰心中还想着为李雨师报仇。

她提及陆景二字时,眼神中却还有着一些疲乏。

这陆景命太硬,天资也太盛。

如今他也是国公之位,比起他兄长少柱国之位还要高出一个位格。

若是李观龙去神关,李雾凰觉得三弟的仇只怕就更难报了。

禹玄楼站起身来。

他背负着双手走到陆景那幅字画前。

他仔仔细细看着陆景那一幅字,道:“那陆景在章吴道洞山湖上,以照星五重杀了两位神阙。

其中一位是章吴道的主官章奉圣。

另外一位则是……北秦举鼎仆射项鼎。”

李雾凰仍然坐在主位上,一语不发。

以照星五重杀神阙,这等事……令李雾凰心中越发恼恨。

她眼睁睁看着昔日最初那遭人耻笑的庶子、赘婿成了天下有名的绝世天骄。

而这绝世天骄身上还背负着李雨师的人命。

时至此时,陆景无论是自身修为,还是朝中位格都令李雾凰恍惚。

她有时实在觉得李雨师的运道太过不好了。

“若雨师不去招惹这陆景……”

李雾凰时常恍如隔世,不明白那一介小小少年,为何能走到这种地步。

禹玄楼看了李雾凰一眼,见她眼神消沉,终究劝慰说道:“这陆景的劫难不小,想要轻易渡过去,只怕并无那般容易。

至于身在重安三州的徐白甲……

北秦公孙素衣既然集结三十万甲士跨越大荒山,总是要见一见血的。

就算虞东神回归重安三州,徐白甲只怕还要在重安三州耽搁一阵。”

“少柱国……也许可以等到陆景受劫的那一日。”

李雾凰眼神微亮:“兄长将要前去神关,他天资不凡,又有将帅之才。

前去神关,既可以阻拦北秦军伍、抵御妖魔蛮夷,也可以借神关磨砺自身武道。

也许不久之后,大伏天下就会再添一位年轻的八境天府人仙。”

“神关之行非兄长莫属,圣君心中也对兄长有愧,也许兄长可以借此机会,也如同陆景杀那太冲龙君一般,杀一杀陆景!”

李雾凰说到这里,想起这半个月以来陆续前来太玄京的诸多人物。

“而且想杀陆景的,并非只有我玄都李家!”

禹玄楼并不多言,他背负着双手一动不动的看着陆景的字画。

他眼中的重瞳上倒映出一阵阵遮蔽天地的云雾,却不知他那天生重瞳究竟看到了什么。

足足过去盏茶时间。

禹玄楼似有所觉,迈步走出东堂,抬眼看着天边聚拢的云雾。

李雾凰有些好奇。

禹玄楼道:“陆景回来了。”

李雾凰顿时皱眉,她就站在禹玄楼身旁,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新近入太玄京的那些人物,可曾去迎接他?”

禹玄楼颔首:“申师那几封信确实有用。

天上西楼将杀陆景。

那些与陆景有既往的仇怨,又见了申师信件的人物,俱都来了太玄京……”

“除了北秦国师。”

天上西楼以玉壶冰盘引动天阙,北秦国师曾经写下几份信件,广传天下。

因为那信件,太冲龙君化身降临太玄京,前去陆景小院拜访陆景。

也因为那些信件,河东世家、大齐名士前来太玄京。

乃至南海风住壑、东海敖九疑带了两件定海的宝物,也再度前来太玄京。

他们各有心思,可目标无一不是陆景。

禹玄楼、李雾凰远远注视着见素府以外的那朵云雾。

一位头戴黑色纱冠,身穿金缕长衣的人推着申不疑的轮椅,缓缓走来。

那人脖颈之间清晰可见一处喉结,身躯却如若扶柳,纤细而又挺拔。

脸面白皙,神色柔美,竟有倾国之姿。

他是男儿,竟然生了一张天下少有的貌美女儿相。

申不疑坐在轮椅上,被那男子推着:“东南两海已然没有退路了。

太冲龙君陨落,风住壑与那敖九疑只怕寝食难安,唯恐映照斩龙台的陆景哪日陡生杀机,屠尽东南两海。

而且……他们明知陆景斩龙台之威,明知圣君威严,却还敢来太玄京谋算陆景。

其中只怕是还有那落龙岛老烛龙的意思。”

禹玄楼看到申不疑身后那男子向他与礼物好行礼,他随意挥手,道:“大当家既然入了见素府,也就不必这般多礼。”

被禹玄楼称之为大当家的男儿却仍然一丝不苟的行礼、抬手。

禹玄楼也不再多言,只是皱起眉头,询问申不疑:“陆景杀了那太冲龙君之后,那条老烛龙……曾经入过太玄京?”

申不疑颔首,眼中带着些感慨:“烛龙入玄都,算得上极难得。

只是不知道老烛龙因何而入太玄京。

不过可以揣测的是……老烛龙与圣君会晤,必然定下了一些事情。”

“太冲龙君被陆景杀了,老烛龙入玄都想来是因为此事。

圣君与老烛龙定下的事情,想来也是关于陆景。

风住壑、敖九疑各自带领九条真龙,又各自带了定海的宝物,原因大约就在于此。”

禹玄楼隐约见到远方天上的云雾好似被一阵狂风吹散。

他脸上露出些笑意,但那笑意却十分克制,并不张狂,也绝不笃定。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