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49章 剑气横空,笑人世,苍然无物

第349章 剑气横空,笑人世,苍然无物

第349章 剑气横空,笑人世,苍然无物

敖九疑周遭的元气就像是一场暴雨。

黑龙在那暴雨中兴风作浪。

他身后龙头白骨翠绿的龙角上散发着一缕缕玄妙气息。

丝丝缕缕的气息落入这东海龙王躯体中,令他身上的伤势生出变化,逐渐向好。

风住壑身后巨大的白龙虚影被敖九疑咬碎了。

风住壑握着手中的长剑,站在原处。

当她身上气血弥漫,眼中的惊疑之色也就越发盛了。

“龙王……”

风住壑的竖瞳不解的看着敖九疑。

敖九疑眼神朦胧,但却有清晰的杀念透露出来。

一如他之前想要以龙爪持玄功,令陆景落地之时。

只是不同于方才,敖九疑眼中赤裸的杀意这并非是针对陆景。

杀意如刀,照应这位东海龙王身上黑色的鳞片。

这黑色鳞片照出白龙风住壑的身影。

齐悲山、王髯公乃至那位东女国皇子也有些失措。

“龙属与陆景称一句深仇大恨也不为过。

这敖九疑为何要相助陆景?”王髯公思绪闪烁。

齐悲山手中长琴奏出流水高山,奏出深海远空。

当琴声拂过那条黑龙的真身,这位齐国名士惊愕的差距,自敖九疑身上有一缕时隐时现,极为微弱的气机飘然而出,直登虚空隐入云端,最终却不知去了哪里。

“莫不是那斩龙台之故?”齐悲山瞳孔微缩。

他此时的眼神,一如那山谷中的齐含章、古辰嚣。

古辰嚣眼里满是惊疑不定。

齐含章手中握着走龙笔,眼神中满是惊叹。

“如伯父所言,这陆景不仅是真名士,而且称得上一位真正的强人。”

齐含章在河中道得遇陆景。

原以为陆景仅仅是一位心中持良善的盖世天骄,是一位饱读经典的先生。

可后来,陆景在河中道提剑斩龙,照星杀人,令齐含章看到陆景快意恩仇的一面。

而今时今日,在这太玄京以外。

齐含章却又清楚地看到陆景身上不仅有书生意气,不仅有快意恩仇。

他站在云端,远处黑龙盘踞于南海龙王之后,朝陆景颔首行礼。

三百骑虎武卒立于山巅,雄壮的气血从那些身穿黑甲的儿郎身上流淌出来,竟然与陆景微弱的气息融为一体!

此刻的陆景仍然一身书生打扮,可他却有一种将军气魄、有一种霸王气势仿佛要吞并山河!

“大伏不缺盖世的天骄……可这般少年人物只怕是在整座大伏,也不过三五人……”

齐含章眼神烈烈。

他想到战功封侯的中山侯,想到肩扛重安三州的虞东神,既然又想到那自少年时就名震天下的黑衣剑甲商旻。

除此之外,在齐含章看来,便是论及整座大伏来自周遭诸多国祚,能与陆景相提并论者只怕少而又少!

“却不知天上十二楼五城那些府仙、剑仙究竟能否与陆景比肩。”

古辰嚣原本面紧握的双拳也握得更紧了。

他站在那马车之前,驾车的正是那曾经前往空山巷拜访陆景的樊渊。

樊渊也如那些骑虎武卒一般一身黑甲。

他坐在马车上,手中握着两匹骏马的缰绳,不敢去看古辰嚣的背影。

古辰嚣身子越发瘦了,远远看去便如若一具白骨披了一身华贵的衣袍。

“太子心中养了魔,偏偏又遇到一个不怕魔头的当世天骄。

现在倒好,天骄成了魔头的执念,偏偏在这太玄京中,魔头不仅奈何不了天骄,甚至还要惊惧于那天骄手中之刀剑。”

樊渊想到这里,便又死死压抑住自己脸上的神色。

不敢让古辰嚣看到自己的唏嘘之色。

古辰嚣眼白中满是青色的血丝,鲜红的嘴唇几乎渗出鲜血来。

“凭什么?这陆景书生出生,平日里不曾入过一日军伍,不曾见过真正的大军气象,更不曾修行过战阵玄功,又凭什么能够气血融于这三百骑虎军的战阵中!”

“他斩退东海龙王,明明耗尽了自身气血,肉体成为气血空壳,又凭什么能够借着这三百骑虎军聚拢气血?”

“书生!剑甲!国公!如今又如霸主!将军!

怎么偏偏天下的好处,都被这陆景占了去?”

“我乃是齐国太子古辰嚣,乃是真正的贵人,往后还要执掌齐国。

似我这般的人物,不过是了却了几条卑贱的性命,这陆景又凭什么……”

古辰嚣咬着嘴唇,鲜红的血液从他嘴唇流下来。

他脑海中满是怨恨、憎恶,仿佛要将陆景生吞活剥了去。

可就在他心中歇斯底里之际。

正道的太玄京走去的陆景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

这位少年国公看似寻常的低下头来,看向古辰嚣。

刹那间。

古辰嚣脑海中的思绪瞬息而止。

这位齐国恶孽太子猛然间感觉到一股锋利的剑气,自陆景的眼神中游出。

古辰嚣酝酿而出的武道精神与陆景这一道元神剑气碰撞。

咔嚓!

一声脆响。

古辰嚣拜魔而生的武道精神,几乎在瞬息间粉碎。

他怔然之间看着陆景,七窍中流下鲜血,剧痛从他五脏六腑传来,瞬间抽光了古辰嚣所有的气力。

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齐国太子瘫软下来。

马车上的樊渊眼疾手快,化作一道残影扶住古辰嚣。

“景国公,我家主人终究是齐国太子,你为何不分青红皂白……”

樊渊身为人臣,主人受辱,他依然对得起自己的身份,对得起自己身上披着的黑甲,甚至胆敢抬头质问陆景。

陆景看了樊渊一眼,只是摇头:“古太子也要与这位齐国名士一般,拦我去路,斩我之志,我自然不能厚此薄彼,总要给他几分尊重。”

樊渊脸色涨红,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

他陆景今日又是何等的修为?

古辰嚣刚刚伤势痊愈,又如何敢拦他的路?

他刚要质问。

陆景却又自顾自开口道:“古太子安然呆在横山府中,对于我大伏太玄京也好,对于齐国齐渊王也罢都是一件好事……”

“若他每日闲逛于玄都中,难免会被心中之魔所累。

陆某……也难免会拔剑斩了他。

樊渊将军,你带他回横山府,一年之内不得出府。”

“又是一年?”樊渊神色逐渐平静下来:“上一次陆景先生问罪于横山府,是因为横山府有错在先,陆景先生是行律法权柄?

不知今日陆静先生又要因何加罪横山府?难道来这谷中赏花踏青也是罪过?”

琴声潺潺。

意境有浮浮沉沉,便如若杨花落定子规啼,天空中又照起月牙弯弯,落下几点光辉。

可无论是落定杨花,还是月牙光辉。

其中却夹杂着缕缕神通气,点点玄妙术。

月牙光辉落地,化作锋锐剑气。

杨花飘落,每一片花瓣都如若沉重的生石。

而王髯公手持铁笔,有若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他头顶宛若漆黑的夜空,脚下却又有如一片白昼。

星河、钟鼓、长夜、白昼铸造一座星宫。

星宫中王髯公的元神正手中持笔,伏在桌案上写字。

那飘渺气象,竟然让世间犹如一场大梦。

大梦中,有惊鸿艳影又有桃李春风。

春风也好、桃李也好、艳影也好,俱都自那星宫中走出,来见陆景。

陆景手中握着屠仙黑金,他直视向前,声音却如袅袅烟尘,飘入了樊渊耳中。

“你与古太子便只当我……以势压人!”

陆景并未多做解释。

他一路行来,见了朝中权势,也见了世道不公,也见过河中道那些动辄杀人的真龙。

更是在鹿潭上见了计都罗睺两颗杀星,明白自己似乎成为了太玄宫中那位圣君的棋子。

既然是棋子,又何须处处循规蹈矩?

既然是恶人,又何须始终以律法为果?若以手中刀剑为果,只需刀剑锋锐,便是这齐国太子又如何能说一个不字?

屠仙黑金化作流光。

陆景漫步而行。

樊渊、齐含章乃至那痛不欲生的恶孽太子古辰嚣俱都听到陆景这句话。

古辰嚣凄厉惨叫。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