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50章 青玥,我们成婚吧?

第350章 青玥,我们成婚吧?

第350章 青玥,我们成婚吧?

观棋先生看着天空中星空闪耀。

隐约可见星光重重,却有滔滔黄河之水自凡间入天上。

又可见彩云里,有天人持绿玉杖,元气朝玉京。

正因为看到这些景象,观棋先生脸上多了些感叹,觉得那星光中,楚狂人也许正在清理天上三星投下来的仙人倒影。

九先生还站在观棋先生身旁。

“神通魁首在那些仙人倒影下,竟然耽搁了数月时间。”

他低声开口,一阵风吹过,吹起一管空空如也的衣袖。

观棋先生越发年轻了,脸上容光焕发,只是眼神却一如既往的老成。

“换做往日,天上三星照映那些仙人,只怕也拦不住楚狂人这么久。

只是灵潮将起,天上西楼又要杀陆景,自然要费尽气力多拦一拦楚狂人这个变数。”

楚狂人乃是天下九甲之一。

在河中道时,天上仙人倒影纷纷而来下,他却以一身神通独立拦住漫天仙人。

时至今日,楚狂人尚且不曾从那星光中再回人间。

“楚狂人不同于虞乾一,他不曾负伤,又正值壮年。

即便是天上三星借助天地之真降下那些仙人倒影,也奈何不了楚狂人,无非是多困住他一些时日。”

观棋先生神色平静。

九先生语气却有些迟疑:“十二楼五城褫夺几颗灵潮果实,越发强横。

天上西楼水云君落于人间便是盖压凡间的强者。

西楼中,尚且有持短戟引江河的赵青萍,又有那位最有望接替水云君之位,持呼风唤雨权柄的风雨府仙。

再加上府仙三十六,仙人万千,便是无法横扫凡间,也可震慑天下。

观棋先生,我们加上陆景,难道还能拦下一座西楼?”

观棋先生注视着那座山谷。

山谷中,陆景劈开云雾,铸造一条剑气坦途的霸道剑光,依然散发出些许光芒。

那些光芒散落在山谷上方,竟然令天空中风停雨止。

“无妨,陆景也在成长。”

观棋先生道:“他一路追赶,再加上总有些不开眼之辈要为他养剑,就比如……

陆景今日直入太玄京,扶光剑气也越发霸道了。”

九先生也循着观棋先生的目光看去,颔首。

“陆景照见太白星,又悟了太白剑光。

也许也如夫子一般,太白与他低声语。

太白剑可柔可刚,他以这些强者气魄养剑,再以太白剑气为骨,也许可以养出一道可令仙人退避的霸道之剑。”

九先生说到这里,又有些唏嘘起来:“我从未想过始终温文尔雅的陆景,竟然也要养一道霸道剑气。”

“逼得温和之人养出霸道气性才能斩获生机,这着实令人厌恶。”

二人相谈,一阵微风吹过。

观棋先生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其实早有迹象。

就比如,天阙守星那般多,陆景借助鹿潭却能见计都、罗睺两颗杀星。

也许我这弟子,早已厌恶了这人间弯弯绕绕的算计。

若持剑之锋锐、霸道,可准确一切不平,也算不错。”

观棋先生娓娓道来,心中却又觉得有些遗憾。

“只是可惜,我看不到了。”

……

一曲梨花一簇白,一片流云一点开。

南禾雨站在刘大家的院落中,抬眼看着流云。

她眼神迷离,似乎有些出神。

一道神念飘散成烟,流淌于太玄京。

这位剑道天骄脑海里还在倒映着山谷中那一道剑气,心思却有些落寞。

陆景才杀退五位七境巅峰,佩剑昂首入太玄京。

三百骑虎武卒连同那位石岱青始终跟随在陆景身后。

骑虎武卒成了陆景国公府上的私兵,令朝野震动。

骑虎武卒并非寻常军伍。

骑虎军本来便是精锐中的精锐,骑虎武卒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八万骑虎军,却只可挑出三千骑虎武卒,虞东神前来玄都甚至只带了九百之数,便可见这些黑甲黑虎、手持长剑的悍勇之士究竟何等珍贵。

陆景虽然受封,可一直以来他始终是孤家寡人,并没有空闲经营府中势力,也并无私兵、供奉、客卿。

谁知他莫名其妙就带了三百骑虎武卒回来,率领着三百骑虎武卒的还是小有薄名的石岱青。

即便是在太玄京中人,也知晓重安王世子有意将年轻的石岱青擢升为第二十位案前马前卒。

石岱青修为比起其余马前卒要弱上不少,可他却尚且年轻,往后还有着颇多可能。

这些太玄京中的贵人做梦也不曾想到,虞东神舍得将石岱青与三百骑虎武卒一同送给陆景。

可事实便是事实。

当三百骑虎武卒身骑黑虎,身披黑甲,手握长枪跟在陆景身后,入了太玄京城门,消息也就传遍了京都。

重安王世子虞东神入玄都,带来的骑虎武卒一直驻扎在角神山下并未入城。

可这些骑虎武卒成了陆景的私兵,也就再没有了限制。

仅仅一个时辰时间,养鹿街两头再度聚集了好奇的人们。

时光悠悠,往往可以磨灭一切。

可玄都的百姓们却并未忘记那位功业盖天的重安王,也并未忘记重安王麾下骑虎军之威武。

现在有了机会,自然要来瞧上一瞧。

养路街上那些修筑国公府的工匠们,不得不率先修建这些精悍武卒的住处。

几月时间过去,再加上数百上千人一同施工,国公府已经有了雏形,如今加急修建,不过三百私兵的住处,自然耽误不了多久。

至于这几日……

陆景晋升国公,受了二十万两黄金的赏赐正好有了用处。

这些事对南禾雨而言其实并不重要,可这几日不论她走到哪里,总有人谈论陆景,令不再压抑心绪的南禾雨越发沉默寡言。

玄都之中身份贵重的人总能知道些普通人不知道的消息。

比如陆景去了一趟章吴道,杀了一位北秦举鼎仆射,还杀了一位反叛的御使。

比如陆景武道修为参悟衔日元相,彻底成为了一尊神相武夫。

神相、照星同时出现在一位少年身上,原本应当震动天下。

可似乎陆景带给太玄中人的震撼有些太多了,许多人甚至觉得本就该如此。

“据说北秦大烛王元神武道同修,各臻极境。

大烛王可以,我大伏绝世的天骄为什么不可以?”

“景国公乃是大伏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国公,天下莫有能与其匹敌者。

他愿意出手,差几个反贼,杀几个敌将,顺带看一看神相境界的风景,也不算什么……”

如此种种的言论,总是出自诸多修行者、文人口中。

太玄京各大酒楼中,无论何时也都谈论着陆景。

陆景俨然成为了大伏最为闪耀的明星。

尤其是在年轻一辈中,国子监、几座学院、书楼等等诸多少年士子汇聚之地,不知有多少人写下赞颂陆景的诗文。

这些诗句文章也时时落入南禾雨耳中。

令南禾雨心中起波澜。

涟漪、波澜之后,南禾雨便以拜访柳大家为名,来了这诸泰河畔。

她清楚地看到陆景与青玥并肩而行。

二人俱都一身白衣。

陆景是寻常的士子打扮。

青玥身上的白衣却象征着她已经成为了一位医师。

南禾雨就站在柳大家这一处院落中,看了许久。

竹窗、苦竹、甘棠、百种花卉……似乎都无法令她生出兴趣。

她看着陆景和青玥的影子,忽然觉得月傍星,星伴月,繁星闪闪,明月盈盈……

二人似乎确实般配。

“自年幼至少年,致清贫至功成名就,几人能如此?”

南禾雨怅然若失,只觉得陆景和青玥便是琴瑟蒹葭,般般入画。

“咳……”

柳大家轻咳一声,惊醒了南禾雨。

南禾雨太过出神,竟然未曾发觉柳大家不知何时出了房中,就站在那小亭下。

……

陆景上下打量着青玥身上的白衣。

青玥笑着,张开双臂,宛若一只入画的蝴蝶一般轻轻一转。

“不错。”

陆景颔首:“这身衣袍,就代表着比大夫更上一层楼的药师?”

青玥点头,凑近陆景,眨着闪亮的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