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56章 天鼎十四年夏,安弱鹿为少年剑甲陆

第356章 天鼎十四年夏,安弱鹿为少年剑甲陆

第356章 天鼎十四年夏,安弱鹿为少年剑甲陆景铸剑

大秦都。

公孙素衣依然戴着白狐面具,她站在王宫前踌躇不前。

大公孙背负双手,与一位看似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并肩而立,站在一处楼阁上,低头看着公孙素衣。

大公孙看起来并不威武,躯体高也不过中人,甚至有些微微驼背。

消瘦的脸上长满了老人斑。

寻常人见到这老人,又岂会想到这么一位平平无奇的老者竟然是名震天下的秦国大公孙。

他是北秦三位大上将之首,便是在过往战场上杀出了一个赫赫威名的申屠功绩与这位老人相比,仍然差出很多。

“孔梵行死了,死在了那元九郎手中。

不曾想就连元九郎这样的人物,也终究脱离不得师徒情分的羁绊。”

那十七八岁的少年腰间配着一把长剑,不同于少年清雅的打扮,那把长剑却通体金黄,熠熠生辉,看起来极为珍贵。

大公孙背负着双手一动不动,只是低头看着公孙素衣。

“大伏底蕴深厚,我大秦想要吞并大伏难免要应对诸多变数。

比如……那大伏景国公陆景。”

大公孙声音低沉:“不过也好,虞东神入太玄京不曾得一个世袭罔替。

如此一来,重安三州与大伏便有了缝隙。

崇天帝已经不管不顾,只想要让那天阙落于人间,这对于我大伏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那少年微微一笑,也望向公孙素衣:“只可惜这小公孙平白带着大军翻越了一艘大荒山,她见到那高耸的重安城墙,见到了徐长河,也见到了重安甲士。

最终却无功而返,难免令她心中蒙尘。”

“无妨,大伏并非是戎、鬼,那是真正的中原正统,素衣毕竟年轻,见到了那些大伏真正的人物,对他而言也是一番磨砺。”大公孙回答。

那少年却握了握腰间的黄金宝剑,探头询问道:“早在天官降世之前,我就已经听过徐长河徐白甲的大名。

可令我疑惑的是,他不过是神关守将,不过照了两颗元星,七颗主星。

这样的人物自然称得上不凡。

可天下大世,不凡者众,且不提我大秦,只单单论那大伏,也自有强者无数,徐白甲又如何当得起这般大名?”

大公孙侧头看了一眼这少年,忽然摇头说道:“元星虽重,可并非可全然定下强者的高低。

公子可知徐白河为何被称之为徐白甲?”

这少年向大公孙行礼:“愿向大上将讨教。”

大公孙回答:“因为徐白河麾下尚且有一只獬豸神兽。

那神兽化为白甲护持徐长河如今已有数十年之久。

有这神兽在,徐长河有朝一日总会登临八境天人,总会化主星为元星。

有这神兽白甲,徐长河肉身无缺,寻常神阙强者都不可近其身,也就等同于他元神武道同修。

这等的人物,便是大伏也少有。”

被大公孙称之为“公子”的少年闻言一愣,旋即摇头:“原来是借助神兽外力。”

大公孙却忽然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栏杆。

“天下神兽数量不多,能够为凡人所用的更是少之又少。

公子,徐长河能降服獬豸,那这神兽之力就并非是什么外力了,而是他的力量本身。

更何况徐长河出身寒微,却在重安王麾下学得一身统兵的本领,他被派去神关驻守,未尝不是大伏朝堂对于重安三州与徐长河的忌惮。”

“徐长河、中山侯、魏玄君、冠军大将军……

这些人物,你要多多注意,往后必会与他们交锋。”

大公孙语重心长,说到这里又顿了顿,继续道:“还有那位大伏新任的景国公。

虞东神此番能够回重安三州,也是因为这陆景的变故。”

少年公子闻言,颔首道:“无忌知晓了。

中山侯、冠军大将军虽然只是我的小辈,但他们却都已经证明了自身强横。

至于陆景……他颇有些剑甲商旻的风姿,又承了纪尘安对人间剑,确实有盖世的风采。

不过……他的年龄太小,也许不等他成长起来,我大秦便已虎吞天下,他若能为我大秦之臣,刺向天阙的长戈便会更加锋锐一些。”

大公孙却摇头:“陆景也如那中山侯一般,成长太快了。

中山侯去了一遭西域,又有所得,西域百山王臣服于他,以百山之血进献于他。

荆无双本就是举世无二的少年武夫,他得了那传说中的百山之血,只怕已经踏入大龙象的境界。

若陆景成长也是这般快,对我大秦而言乃是莫大的危险。”

大公孙说出这样一番话,令这位身份非凡的少年公子都有些诧异。

他低头沉思一阵,又抬起头来,笑道:“数十年前,重安王都要受我一剑,现在半死不活躺在那重安三州,再也不复武道魁首的盛景。

大上将,无论是中山侯也好,景国公也罢,他们最终都会亡于我的剑下。

两国之争,便是有些以大欺小,某也认了。”

这公子看似年轻,但话语中却透露出早在天官降世之时,他就已经是能向重安王出剑的修士。

大公孙听到少年公子这番话,却不由微皱眉头。

“重安王那一战,是我大秦之过,令我人间一位至强者近乎陨落,助天为虐。

这件事情,公子莫要再提了。”

少年公子看到大公孙皱眉,神色亦有些变化。

他退后一步,恭恭敬敬向大公孙行礼:“无忌省得。”

此时,站在王宫前的公孙素衣终于深吸一口气,又扶了扶脸上的白狐面具,这才昂首走入王宫中。

大公孙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容,也对一旁的少年公子道:“你有剑斩中山侯、景国公的志向也是好事,既有进取之心,保持便可,只是莫要自大。”

少年公子微微一愣,眼中亦有惊喜,颔首应是。

可当他躬身的那一刹那,这位大秦无忌公忽然间身躯一僵。

大公孙看向无忌公子。

无忌公子直起身来,低头看向腰间的黄金宝剑,缓缓道:“我那曾经的佩剑,正被人吞噬剑灵,融铸入炉火,想要以我佩剑为材,再铸一把剑。”

大公孙眉头微挑:“是那一柄三十六郡?”

无忌公子沉默点头,右手却落在黄金宝剑的剑柄上。

“三十六郡被我遗失在大伏,那一把名剑已经沉寂太久。

如今三十六郡已经不配我,只是……本公子的佩剑,旁人又有何德何能,能够吞去剑灵,以三十六郡炼剑?”

却见了无忌公子伸出两根手指化为剑指,朝着虚空一抹。

……

角神山上,那座冰峰下。

安弱鹿正眼露忧色,看着站在四先生文字前的陆景。

陆景此刻,手中正握着那把三十六郡。

名剑三十六郡,本是北秦无忌公子的佩剑,天官降世一战,无忌公子入大伏来杀重安王。

此战重安王气血枯竭,无忌公子也如同众多强者一般身受重伤,丢下了一柄名列天下第十六的宝剑逃回了北秦。

时隔多年,这把三十六郡又被虞东神送给了陆景。

陆景盘膝而坐,腰间屠仙黑金也在沉寂。

而他右手紧握着三十六郡宝剑剑柄,那长剑却在疯狂颤动。

“陆景先生方才说,要以宝剑入炉中,便是这么一个入法?

他想要强行镇压三十六郡中的剑灵?这又如何可能?”

安弱鹿有些哭笑不得:“倘若一品名兵中的灵这般容易镇压,这般容易入炉炼化,那这天下间,也就剩不下那么多一品名兵了。”

安弱鹿身旁,那来历神秘的孙伯渊却一语不发,仔细注视着陆景。

足足过去盏茶时间,孙伯渊却忽然眼帘微动。

“你看,景国公那一道太白剑光,正在镇杀这把长剑剑灵的灵智。”

安弱鹿仔细看去,却见果然如此,更让他惊讶的是,屠仙黑金早已被陆景拔出剑鞘。

此刻陆景正手握屠仙黑金剑柄,一剑一剑斩向三十六郡。

铿锵!

铿锵!

刺耳的声音令安弱鹿叹为观止。

“屠仙黑金中的剑灵在相助陆景先生。”安弱鹿低语。

孙伯渊嘴角露出┬砦⑿Γ骸叭羰钦馊び兄鳎羰锹骄拔丛梦蚍嫒癯逄斓奶捉9猓羰峭老珊诮鹞丛怀挤诼骄埃庖蛔虑橹慌旅挥姓獍闱嵋住!?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