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59章 若我照得帝星,可否以照星之身杀天

第359章 若我照得帝星,可否以照星之身杀天

第359章 若我照得帝星,可否以照星之身杀天人

长剑生辉,泛着冷光。

安弱鹿铸剑损耗太大,已经没有余力铸造剑鞘。

陆景将手中杀西楼随意一抛,那长剑似流光便飞入云端消失不见了。

但若有修行者运神念,通玄功,以目视天就可见那流云中,一道若隐若现的寒光流淌在其中。

剑光升空,斩去了那些仙人落下的目光,悄无声息。

而当那剑光中陆景的神念飘飞上空,就察觉到太玄京高空中竟流淌出丝丝缕缕的仙气。

那些仙气即将化作桥梁,天上西楼的仙人将要越过天关、天阙,降临于凡间。

甚至他看到一只白马驮着一位头戴斗笠的黑衣客,被那些仙气倒映出影子来。

有人风雨下西楼,已经朝着人间而来。

陆景能够感知到,这位头戴黑色斗笠,手中拿着一柄短戟的刀客,必然是一位修为高深的仙人。

陆景神念萦绕在流云中的长剑上。

他思索一番,探出一根手指,却见那手指上萦绕着一重元气,元气又化为剑光。

“太白剑光配上天王气,本身便是一种极霸道的剑道神通。

我一路行来,养出无畏剑气,得以映照五颗元星,杀神阙,斩八境天龙,我剑道之锋锐,已然可以养一道太白天王剑气,也许这一道太白天王剑气配上那太梧朝的古神通向天借元,能够发挥一阵奇效。”

陆景轻弹指间的剑光,那剑光腾飞上空便落于杀西楼之上。

“要早做准备。”

陆景心中这般想着。

远处,安弱鹿暂别陆景回去休息了。

孙伯渊火急火燎,也要回他那四方酒肆中,不知要去忙些什么。

自太玄京中,无数目光也逐渐消散了。

禹涿仙、钟于柏祝贺陆景。

陆景谢过二人,与他们一同回京。

他去了书楼,观棋先生正在等他。

“先生,我在云中看到一位身骑白马,手持短戟的仙人,他站在云上看我,眼中杀意蠢蠢欲动,却不知那人是谁?”

“那人名为赵青萍。”观棋先生回答道:“他是西楼三十六位府仙之首,在灵潮之时也落人间,持短戟引动千里江河。

南老国公便是败在他的手下,虽然保住性命未死,却跌落境界,时间倏忽已过数十年,南老国公却再也未曾回归巅峰。”

“赵青萍是天上西楼最有望接替水云君之位,持呼风唤雨权柄的风雨府仙。

你取了呼风唤雨的天时权柄,令那等天时权柄并非只归西楼所有,赵青萍自然要来杀你。”

二人站在春意盎然的二层楼。

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

书楼始终四季如春,哪怕是在盛夏中,也这般惬意。

只时观棋先生不知,这般春日之景又能持续多久。

陆景在海棠亭中为观棋先生洗茶盏,一边询问道:“不知南老国公壮年时,气血修为又是哪一重人仙境?

是玉阙境,还是大龙象?”

观棋先生道:“天府三境,可并非那么容易就可以跨越。

玉阙境界,若要登临大龙象,除却自身天资无双之外,还需要一番大造化。

就比如中山侯荆无双,西域百山王以百山之血敬献于他,得了这般大机缘,中山侯才有可能踏入大龙象之境。”

陆景听到这等消息,眼中亦有惊异之色:“中山侯踏入了大龙象之境?”

他这般询问,又不由微微摇头:“天下人俱都说我盖世无双,可这中山侯不过三十的年纪,却有这般修为,实在令人……”

观棋先生脸上带笑,摇头道:“中山侯乃是三世修为,况且便是如此,你与他相比也不妨多让,天下间少有人以照星五重杀神阙的修士,不需妄自菲薄。”

陆景顿生疑惑:“三世修为?”

观棋先生却微微拂袖:“夫子未曾登临天关时曾经与大先生说过,人间将会诞生一尊三世人仙,一心求武,探寻天地之真。

后来,夫子登天之后三十余年,中山侯开始发迹。

此人求武之心太过纯粹,便是为朝廷效力只怕也是他探寻武道一途的手段。

平生,除去他已故的母亲之外,他似乎不在乎任何人。

由此我猜测他便是夫子口中那三世人仙。”

观棋先生说到这里,脸上笑意更浓,对陆景说道:“他不在乎男女之情,不在乎子嗣传承。

只因他母亲喜欢那南府的小姐,他便亲自去了封宿海,摘来慕圣枝送给她,想娶那位南家小姐过门。

南家小姐不愿,他也再无纠缠,也浑然不在意脸面。

这般的人物也许能登上武道一途中的巅峰,与虞乾一、陈霸先这等人物并肩。”

陆景对于中山侯了解不多,也从未与中山侯有过交际。

可他心中仍有疑惑,道:“中山侯这般强悍,也许崇天帝应当以他为局,这般的人物做龙子,占天元,崇天帝的棋牌也许会更广大些。”

观棋先生喝下一口茶水,道:“崇天帝想要无情无性的利剑,中山侯倒也合适。

只是此人来历神秘,也许不适合做棋子。”

“而且,伱又怎知崇天帝的棋盘上并无中山侯?”

陆景不由转过头,看向那一座太玄宫,帝宫幽深,宽广雄伟。

那里端坐着一位不管不顾的君王,不知在谋算什么。

“先生,天上西楼一事牵连了书楼……”

观棋先生摇头打断陆景的话:“不必多说什么。

你是我书楼执剑,如今你尚且年轻,也没有机会走天下,不知执剑二字之重。

倘若你死在水云君、赵青萍手下,书楼不光是我,便是其余几位先生也要道心蒙尘。

只可惜的大先生、二先生、五先生俱都身在北秦无法归来。

北秦的书楼归朝廷统御出手反而坏了规矩。

但是太玄京中的书楼,却还有几分余力,况且你写下我花开后百花杀、满城尽带黄金甲这番诗文。

天下慕名而来太玄京的强者并不少。

再加上你映照了五颗元星,修行太白剑光,养出一颗无畏剑魄,又有了这样一把好剑。

天上西楼总归也讨不了好处。”

“更何况……”

观棋先生说到这里,朝着陆景灿烂一笑:“师徒之间贵在传承。

我既是你的师尊,受了你的大礼,总要确保你活在人间,将我的名姓传承下去。”

陆景站在观棋先生身前,最终也只是向观棋先生行礼。

“好在你自那鹿潭中给我带回了天脉,我虽然已经不是玉仙楼清都君,但在这人间也负了几分圣名。

上次灵潮之真时我还未曾出生,更未曾见过天上仙人的风采。

这一遭也正好借着机会看一看我那老家究竟强横到了何等地步。

若有可能为人间斩去一两位府仙,也算是我书楼的贡献。”

陆景安静的听着观棋先生说话,他头顶云中的杀西楼已蠢蠢欲动。

观棋先生也感知到了锋锐的杀气,眉头微挑,道:“仔细想起来,我已经太久没有好好出手。

你我师徒也从不曾并肩而战,恰好也让你看一看……这人间可并非只有你、中山侯、公孙素衣这些人物才算得上天骄。”

观棋先生说话轻松。

陆景知道观棋先生这般说话是为了让他轻松一些。

于是他脸上也露出一些笑意,又继续说道:“先生方才话中之意,南老国公壮年之时乃是玉阙境界,不曾登临大龙象,更不曾踏足人仙无漏的大天府。

这般说来,天上西楼那位赵青萍应当也是玉阙境界,或者是初入纯阳天人的雷劫境界。

否则南老国公就不仅仅只是败于他手,跌落境界这般容易。”

观棋先生点头。

“赵青萍虽然是天上西楼第一府仙,但他的修为比起两位西楼将军还要弱上一些,确实是雷劫境界。”

“只是,天上得了几次灵潮的好处,仙人雷劫驾驭仙气,比起人间的雷劫境界还要更强。

那些神阙、星宫的府仙也同样如此。

陆景,你虽然杀了北秦第二神阙,又得了一柄宝剑,可也绝不敢托大。

天上西楼降临人间,赵青萍来寻你,九先生自然会拦下他,你莫要大意。”

陆景颔首,他抬头看着天空,不知是看天上的流云,还是在看云中的长剑。

“先生,八境天人、人仙便那般强横?不入八境,我便是手握杀西楼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