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65章 群雄聚太玄,欲要杀西楼

第365章 群雄聚太玄,欲要杀西楼

第365章 群雄聚太玄,欲要杀西楼

洛明月看到元九郎的箭,看到玉叶舍人湛海大神通,也看到那破开的云雾中泛起的佛光。

她心中暗暗猜测灵潮是否已然不远了,否则这些天下至强者为何要以神通探天阙。

洛述白这几日在苦修酝剑之法,这剑法乃是崇天帝的赏赐,却好像也成了洛述白的负担。

他每日愁眉苦脸,无心练剑。

可不知为何,偏偏这酝剑之法好像极适合他,不过短短几月时间,竟然已经被他修炼的登堂入室,剑光一起,如同酝剑,每一缕元气每一道神念都是剑气。

南国公府的南停归有了太冲龙君的龙角,虽然称不上起死回生,百病痊愈,但比起往前将死的状态确实好了太多。

这几日已经能够下床散步。

只是有些郁郁寡欢。

南停归在人才辈出的太玄京中自然称不上绝世之辈,可他能够持国公府之家,保,南国公府产业不败,也称得上佼佼。

正因如此,他每一次想到昔日的庶子成了今日的国公,与府中泰斗平起平坐,甚至自己的命还要靠自己的老父前去求陆景才能够保下来,这让他心中有些郁郁寡欢。

为何郁郁寡欢?

活在人世间数十年光阴,这几月还走了一遭鬼门关,南停归早已看透许多,自然不会因为嫉恨陆景的成就而心中烦闷。

真正的原因其实还在于自己的女儿。

南禾雨练剑越发勤快了,平日里观想元神,吸纳元气甚至到了不眠不休的地步。

极少休息倒也罢了,休息时还总是发呆发愣,让南停归心中越发后悔。

仔细想起来,若无他自作主张拖延了婚期,自家女儿和那有盖世之资的陆景早已成婚。

禾雨也不至于痴痴走一遭河中道,更不至于这般茶不思饭不想。

正因如此,南停归才会邀请洛明月、洛述白前来府中小住。

有师门作伴,总比每日沉默寡言来的更好些。

可他今日来了南禾雨的小院中,却发现南禾雨正低着头站在洛明月面前。

洛明月正在低头思索。

南禾雨脸上透露着些许倔强,令洛明月有些伤神。

南停归只能在心中叹气,然后转身离去。

南月象跟在他的身后,询问道:“老爷,小姐这几日勤修剑道,风雨剑气也许是应了她的心境突飞猛进,可她……

老爷难道不劝一劝小姐?”

南停归看着院中的池水,任凭风吹过,卷起他的衣袍。

“又何必多言?儿女的路终究是你们的,我身无修为,体弱多病。

年少时也曾经想过义无反顾,但终究没有不顾一切的心绪。

禾雨既然在磨砺千秀水,她又不是朝堂中人,想要护一护心上人,我若是拦了,岂不是又犯了一回错?”

南停归声音沙哑,并未完全康复。

南月象看着南停归瘦弱的背影,却也只能咬牙道:“来的可是天上的仙人,小姐虽然剑道精进,可若是要迎战仙人,恐怕有性命之虞。”

南停归肩头一僵,他沉默了七八息时间,道:“我还欠景国公一条命,我太孱弱,自己已经无法还了这恩情了。

我女儿拔剑的情分也还不了我的命,可我总不能出言阻拦,就由她去吧。”

“而且,陆景写下那一首满城尽带黄金甲,天下英豪已然在太玄京中聚集。

城中的客栈大多已满,都是磨刀霍霍,想要会一会天上仙人的修行者。

景国公对于天下百姓确实有功,对于河中道百姓更是有活命之恩。

再加上他本就是书楼先生,是观棋先生的弟子,有观棋先生、九先生、十一先生照料,景国公未必没有胜算。”

南月象转头看了一眼洛明月的小院,道:“不知明月大宗师是否会出手,她乃是剑道大宗师,景国公说过明月大宗师曾经还是八境天人。

这般人物若能出手,也许……”

南停归道:“明月大宗师不能出手。”

南月象有些疑惑,但却并未多问。

正在这时,洛明月忽然从院中走出,她背负着蟾魄名剑,日光洒落在剑鞘上,亮起一抹清辉。

南禾雨跟在她的身后,眉宇之间还有些喜色不知在想些什么。

二人远远朝着南停归行礼,南停归只是报以微笑,朝他们挥了挥手。

南月象道:“小姐难得出门,也算是一个好兆头。”

南停归低头看着池子中的金鱼,幽幽道:“应当也不算好事,看来禾雨在求明月大宗师相助于景国公。”

南月象闻言,再看南禾雨的背影,只觉南禾雨这几日清瘦了许多。

他虽然只是南停归的义子,可也是看着南禾雨长大,如今见南禾雨这般为情所困,便也只能够叹气。

“禾雨小姐这又何苦?既然心中有意,大胆与景国公说了便是,都是未曾婚嫁的少年男女,又有什么开不了口的?

她这般在人后筹谋,景国公不知,又算得了什么?”

南月象只能叹气。

南停归瞥了南月象一眼,侧头道:“你也该娶妻了,二十七八尚未娶妻,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南月象顿时局促起来,过去良久,这才向南停归行礼说道:“父亲,且等雪虎公子成婚之后。”

……

“陆景先生的剑,只怕与蟾魄在伯仲之间。

蟾魄养了大蟾魂灵,这魂灵是可以借给陆景先生,关键时刻也算是一尊星宫修士,斩几个平常的仙人不在话下。

只是要杀府仙,便是排名再靠后的府仙,只怕也还不够。”

洛明月与南禾雨并肩而行。

她们一路走到柳大家的府上,沿途见许多江湖侠客来来往往。

这些人修为强横,身份各有不同,这几日汇聚在这太玄京中,资源是为了那天上仙人落凡一事。

“陆景先生在鹿潭之事之前,从来没有出过太玄京。

没想到河中道一行之后,竟然立下了这样的威望,不过区区一阙诗词,竟然引来这般多的强者。”

洛明月轻声感叹。

南禾雨也轻轻点头:“其实这些江湖侠客、名门弟子绝大多数都与陆景先生素未谋面。

只是……天下有道义之辈不在少数,江湖还是那个江湖,人间亦是那个人间。

有人为了道义二字抛头颅、洒热血其实也不足为奇。”

洛明月有心想问自己的弟子,她也是为了道义?

可又觉得自己有些明知故问了,索性作罢。

“我共养了七只大蟾魂灵,若无我自身元气,蟾魄剑可以受其中之三。

杀西楼若是与蟾魄名剑在伯仲之间,我就借给陆景先生三只大蟾魂灵,远处倘若杀西楼要稍稍弱上一些,我就借给他两只。”

洛明月这般说着,好像是在为了让南禾雨安心。

南禾雨脸上的喜色更甚,继而侧了侧头,询问道:“陆景先生的剑,有没有可能更胜蟾魄?”

二人一边说话,一边进了柳大家莳花阁后的院里。

柳大家正巧听到南禾雨询问的话,便以手掩嘴,笑道:“蟾魄之上,乃是那把天下第八的元大剑,归大上将申屠坐座下那北秦供奉所有。

他曾以此剑开山川,救族人免于洪水灾厄。

一柄大剑开洪流。

可哪怕是这样的宝剑比起蟾魄名剑,其实强不了多少。

而且宝剑需养,陆景先生刚刚铸剑,就能够胜过蟾魄名剑的话,那这一柄剑就未免太强了一些。”

南禾雨听到柳大家的话,这才明白过来。

又见柳大家似笑非笑,好像看透了南禾雨心中所想,向来清冷的面容上多了些窘态。

“要分出大蟾魂灵,还需要柳大家的琴声相助。”

洛明月看到自家弟子脸上的羞涩,便主动道:“我与柳大家就分出三只大蟾魂灵来,你拿着这些大蟾魂灵送去给陆景先生便是。”

南禾雨深深点头,继而又向洛明月与柳大家行礼。

“禾雨修为太浅,只能叨扰老师与柳大家。”

洛明月摇头:“我与南老国公在灵潮时也曾并肩而战。

此次南老国公碍于天上定下的规矩出不得手,陆景先生又对南府、对伱父有恩,我借几只大蟾魂灵不算什么。”

“若非……我不便出手,哪怕没有你相求,光是冲着陆景先生是杀西楼的气魄,我也会出手助他。”

柳大家摆起长琴,她双手食指落在琴弦上,洛明月缓缓拔出蟾魄名剑,放在膝盖上。

柳大家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