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71章 帝星出,一剑斩去云海江河

第371章 帝星出,一剑斩去云海江河

第371章 帝星出,一剑斩去云海江河

成风雨,雾气萦绕,分割亡人谷。

亡人谷中,氤氲之气如梦似幻。

伏无道左右四顾,却发现已经看不到其他人的踪影。

他伸出手来,雨水落在他手中,又有微风拂过,一切真实而又虚幻。

“仙人虚景。

伏无道若有所思,他迈步而行,走出了几步,就看到一位白衣客正在手持锄头,翻弄着地面。

伏无道站在不远处,亲眼看到这位白衣客在大地上种下了一枚种子。

紧接着,这枚种子便生根发芽,化作一颗参天的大树。

而那位白衣客手里的锄头消失不见了,她转过身来向伏无道行礼。

伏无道大感好奇,侧头询问道:“你来自哪一座仙境?”

那白衣客笑道:“来自他林之境。”

伏无道看着巨大树冠下,悠然而立的白衣客,颔首感慨道:“这一方仙人虚景倒是有些意思。

你乃是雷劫仙,我也已经踏入玉阙,你不是虚景之主,这一方虚景竟还能容纳伱我而不溃崩。”

白衣客道:“水云君持风雨权柄,自有他的道理。”

伏无道大约觉得白衣客说的也有道理,便又问道:“不知仙人名讳?”

白衣客摇头说道:“此间至多不过存续半个时辰光阴。

不……甚至不需半个时辰,那位人间的天骄便会陨落于此。

区区半个时辰,我与阁下称得上过客,又何须互通名讳?”

伏无道身后,若有星坠,又可见一座大山虚影如同星坠。

他的身躯竟然变得如同血色琉璃一般。

“说的……也是!”

伏无道踏步向前,一头白发飞扬。

第一步,他肉身上散发出浑厚的气血,三道雷劫之气呼啸于其中。

“阁下肉身已度过三次雷劫,若是不插手此事,也许有望大龙象。”

白衣客说话之间,那棵参天大树上,一根枝芽探落下来,长在他的脚底。

白衣客踏步而上,那根枝芽立刻飘飞而起。

这处原本朦胧的风雨之境,转眼间便长满了草木,一片青意。

伏无道已然近前,磅礴的人仙气血便如同涟漪,层层扩散。

“我成人仙太晚,尚且不曾斩过仙境之主。”

伏无道弹指,一柄长刀飞起。

长刀刀柄上篆刻着两颗文字。

“槐夏!”

此刀以伏无道旧国为名。

“以槐夏杀仙境之主,也算是旧国之脉奉献人间。”

……

百里清风盘坐在云上,他摘下了腰间的葫芦,但好像忘了饮酒。

只低头看着亡人谷中的景象。

亡人谷里,风雨雾气层层迭迭,虚幻与真实融合,好似变成了百二十界。

他身旁,虞七襄被一道普通的绳子束缚,无法去那亡人谷中。

虞七襄明显有些焦急,百里清风瞥了她一眼,道:“河中道一战,你积累下来的姑射之力早已消耗殆尽。

以你的年岁,以你的修为,入了那亡人谷不过成为亡人谷白骨山上的一具枯骨。”

“我知道你想要报恩,可陆景的恩德可不是这般报的。”

虞七襄也读了我花开后百花杀,满城尽带黄金甲。

于是她千里迢迢,想要去那太玄京助陆景一臂之力。

小姑娘的运道极好,刚刚走过泰安道,入了京畿道,便与那两千六百余位强者撞了一个照面。

虞七襄永生也忘不掉,陆景身骑白马越过一座山头,她正惊喜之余,又看到密密麻麻的修行者也翻过了山岳。

人如浪潮,甚至遮蔽了那一日的夕阳。

正是因为这一幕景象,虞七襄铁了心想与天上的仙人过一过招,铁了心要做这些豪客中的一员。

只可惜后来,百里清风不知从哪一处农家找来一根绳子,他站在云上一抛。

那绳子就成了可以束缚大圣的宝物,落在虞七襄的身上。

虞七襄最初挣扎,后来大概又觉得百里清风说的对,若无有姑射之力,以她现在的修为入了亡人谷,只怕要成为其他豪客的拖累。

她如果死了,母亲与兄长不知又会如何。

更何况,她报恩而死也算死得其所,倘若一尊仙人都杀不得,就这般死了,反而可耻。

正因有了这样的念头,云上的百里清风才有了一个清静。

此时,虞七襄也低头望着亡人谷。

她看到亡人谷中风雨渐清,看到一位位模糊的身影若隐若现。

有些风雨笼罩之地,足有数十位仙人,数十位凡人。

有些风雨呼啸之所,却只有一凡一仙。

若其中的人强一些,其中的风雨就越发稀薄。

比如亡人谷正中央几处风雨笼罩之地,九先生倒提着斩青山,站在一处满是白骨的河流中,看着一位眼前身穿青色甲胄,身高百丈的将军。

而就在旁边,另一处汇聚风雨的大地隆起上,不知何时,桃花已然盛开。

桃花花瓣漫天飞舞,落在一袭白衣上。

那白衣人眼神冷漠,一动不动,身后却掀起了一层潮汐。

除了这些强悍的人物以外。

还有许多修为强横的江湖豪客,往往数十人入一处风雨之地,对垒仙人。

“谁在护持陆景先生?”

虞七襄显得有些焦急。

她挣扎着站起身来低头以望,找寻了良久,却不曾找到陆景的踪迹。

百里清风心里叹了一口气。

虞七襄看不到,他却知晓陆景在风雨之境最低处,前去杀他的应当是那一位引江河的赵青萍。

……

赵青萍手中的短戟沾染着铜锈,就好像是生铁对凡间之水浸泡过。

他入了这风雨之境,朝远处眺望,却见到那白衣的陆景,正在一棵枯树前拴马。

照夜原地踱步,精亮的眼眸中满是焦急。

自从青玥去除了那些龙珠上的烈性,照夜吃了许多龙珠,便越发灵性。

陆景将缰绳拴在那棵枯树上,又摸了摸马脸,在照夜耳畔低声说道:“你好生待着,你吃下的龙珠还不够多,来人随便碰一下,你就死了。”

照夜有些急切,却听懂了陆景的话,头颅低落下来。

陆景栓好了马,迈步朝赵青萍走去。

此时的赵青萍正举起手掌。

他手掌上一缕仙人气血飘飞开来,却转眼间多出了几分黑气。

“百鬼死气。”

赵青萍黑发竖起,落下及腰的马尾。

他随意一捏,便将那被百鬼死气污染的仙人气血捏碎。

轰隆隆……

不知是哪里传来了雷霆之音。

那雷霆厚重,又隐约可以听到符文燃烧之音、可以听到山水呼啸澎湃。

赵青萍举目以望,又见了风大将摊开双臂,他躯体中刮来狂风,散开来仙气,正在助水云君维持风雨之境。

这位天上西楼第一府仙知晓。

水云君之所以如此作为,是因为书楼,是因为清都君。

杀陆景,势在必得,绝不可生出纰漏。

天上西楼众多仙人,如果与这些人间草莽正面碰撞,自然称得上一句摧枯拉朽。

可他们并非是来杀这些凡人。

天上西楼要陆景死,这些凡人是死是活,又与他们何干?

正因如此,才有了此间风雨之境。

前来护持陆景的修行者都被一处处风雨之境分割开来。

便是那天教分付与疏狂的清都君,此时此刻应当也被水云君拦住。

而这一切,便是给他赵青萍一个机会。

一个安安稳稳,生不出任何纰漏,以泰山之势压碎一颗欲要长成参天大树的松柏的机会。

赵青萍神色沉着,便是在这亡人谷中,在这百鬼死气沾染之处,他也丝毫不怀疑,陆景将要死在他的手中。

因为……

他已然登临天上玉阙,肉身大小由心,滴血成活,残肢重生,甚至他手中的短戟是天上仙兵,自可以引动天下江河之势。

至于陆景……

赵青萍眯了眼睛,看着朝他走来的陆景。

陆景的气息厚重但却带着些扑朔迷离,唯独他腰间那把剑已然亮出了几份锋锐。

这一份锋锐,竟然与呼啸于虚空,与他手中的短戟分庭抗礼!

此间风雨之地,竟成对垒之势!

许多观战的强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