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83章 天下风流白观棋,何曾着眼看侯王

第383章 天下风流白观棋,何曾着眼看侯王

第383章 天下风流白观棋,何曾着眼看侯王

今日天气大好。

街巷中爬满了阳光,细碎的秋风袭过太玄京。

即便已经秋日太玄京中最惹眼的依然是一树树桃花红粉艳丽,像是仙女舞霓裳。

青玥看到陆景面色铁青,看到他眼中怀着深刻的惶恐远去,她站在院中呆愣了几息时间,眼中骤然间多了几分不舍。

可不舍之后,她眼神又变得坚定起来。

她想起海棠花中的诸多景象,挣扎许久,最终却转身回屋,从屋中拿出一个乾坤袋系在腰间。

青玥与陆景在这处小院中住了太久,小院里的一切对于青玥而言都十分熟悉,可青玥依然仔仔细细的看了小院几眼,这才出门。

她一路来了空山巷深处,直至见到一个背影。

那背影落寞,白衣飘荡间,仿佛天上冉冉升起的太阳、街巷中吹起的微风都与她无关,唯独满城的桃花似是和她有些关联。

“先生。”

青玥眼里并无犹豫,只是还有许多可惜:“观棋先生他……”

原本应当在真武山的十一先生转过身来,她眼中有些泪痕,却又被风吹尽,只是令她眯着些眼。

“世事无常,你在海棠花中看到的景象,总归是要应验了。”

十一先生道:“只可惜太过仓促,明知前路坎坷,却无法搬去拦路的山川。”

青玥抿着嘴唇道:“为何不告诉公子?公子向来都有主意……”

十一先生看了看天色,道:“陆景向来都有主意,他若知道了海棠花中的景象,势必要闹出许多动静来。

到了那时,也许海棠花景象中持剑的陆景便无法再持剑了。

我也曾经看到海棠景象,我看到看到满山的桃花枯萎,也看到鹦鹉洲倾倒河中道。

我也曾想改变这些总令人悲戚的事情,只可惜结果不尽如人意。”

前路坎坷,却总无法搬去前山。

所以青玥深吸一口气……

既然无法搬去前山,就要给公子一个持剑的机会,莫要让他受制于人。

于是她与十一先生并肩而行,中秋时节桃花香气去吹遍太玄京,在最突兀的香气中,青玥终于鼓起勇气做出了自己至关重要的第三个抉择。

第一个抉择,是陆府陆烽大少爷前来要她时,她独自跪在夫人牌位前一夜。

第二个抉择,是在十一先生座下学医。

第三个抉择则是在中秋之前,与十一先生在桃花香气的遮掩下,离开太玄京。

角神山上,已经许久不曾流眼泪的青玥眼中含着热泪,转头看了一眼太玄京。

太玄京广大、繁华,不只有几百万户。

这太玄京中,她的心上人要拔剑,她还依稀记得两颗血色星辰下,剑光纵横,剑气无双。

十一先生走在青玥前头,同样走的坚定而缓慢。

她在太玄京中十余年蹉跎,不曾如四先生一般做出一番天下景仰之事,不曾如其余几位先生一般受夫子言语教诲,更不曾在某件事上力挽狂澜。

她只因为夫子在真武山上讲道而成灵,只因为那位背着行囊的风流才子惊鸿一瞥而入了太玄京。

如今她要离开太玄京了,天下事依然按部就班,依然没有变好,甚至还变得更坏了。

“先生……也许公子知道此事,观棋先生也不会这般被动,也许他不必入这一遭宫。”

青玥跟在十一先生身后,看着十一先生与寻常无异的背影,心中却觉得十一先生也如她一般,不过只是强撑着。

十一先生摇了摇头。

她原本以为亡人谷那一场大劫之后,白观棋确实能活。

直至后来,笼罩天下的棋盘覆盖下来,才令十一先生与观棋先生清醒过来。

天下事,多是身不由己。

“无碍的。”十一先生停下脚步,声音清澈而有力:“他也想让陆景持剑、拔剑。”

“只有如此,他才算是书楼真正的执剑先生。”

青玥微微一怔,步伐也越发坚定起来。

“先生,我们要去哪里?”

十一先生并未回答青玥,反而询问青玥道:“还要看你怎么选。”

“你是要选一处安乐地等陆景拔剑归来,还是要选与我同去求医,好让下一次抉择时不必这般艰难。”

十一先生说到这里,又平白直接道:“也许……陆景这一遭便无法再归来了。”

原本强忍着的青玥顿时泪如雨下,她甚至不敢再去看那太玄京,只低头对十一先生道:“去……求医道。”

……

“我需要伱补足虞渊、炀谷两处棋盘上的线条。

这棋盘由你而始,自然也要由你而终。”

崇天帝难得出得太先殿,难得来了这御花园中。

便是秋日,这花园里依然百花盛开,重重香气扑鼻而至,蜿蜒小径、雄奇假山相应成趣。

观棋先生越发平静。

他的面孔依然苍老,身上却并非穿着那一生灰衣,反而是一身靛蓝色长衣。

靛蓝色长袍领口袖口还都镶嵌着流云纹,腰间还束着一条黑色祥云锦缎,稀疏的头发被一顶嵌玉发冠束起,竟是一副少年打扮。

抬头先生看着天上的星光,那星光弥漫处,隐约可见一位旧友的身影。

那旧友淹没在星光瀑布中,却好像壮气凌天,朝他大声呼喊:“再坚持几日,我马上归返。”

于是观棋先生的眼神便越发柔和。

“圣君觉得,你与姜首辅的棋盘可以吞下我在虞渊、炀谷中的谋划?”

观棋先生与崇天帝并肩而行,他尽力将脊梁挺得笔直:“我与圣君道不通,两处棋盘又岂能够合而为一?”

崇天帝伸出一只手来,手掌中一条苍龙蜿蜒盘踞,多番咆哮。

可那咆哮声却被压抑在方寸之间,根本无法传出。

“自然要合而为一。”崇天帝看着手中的苍龙,道:“人间时日无多,夫子救世一遭,却不得永恒,他终究不能永久压下明玉京。

人间若不自救,便只是坐以待毙罢了。”

观棋先生笑了笑,道:“人间珍贵,生灵之数不知凡几。

圣君有救世之志,便一如那位北秦的大烛王。

可二王相争,终究会浪费许多时间,二位既然都想要救一救人间,又何必突然消耗天下之势?”

崇天帝收回手中的苍龙,微笑之间摇头:“自上一次灵潮之后,朕便只信自己。”

观棋先生自然早就知道答案,只是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些。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却在那空中,隐约间又有几颗星辰闪烁。

“那是天阙守星。”

崇天帝循着观棋先生的目光看去,笑道:“古往今来,人间之人却鲜少映照这些天阙守星,因为天阙乃是天上异宝,得天地之真,非仙人不可映照。”

观棋先生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他觉得天上这些星辰的星光越发刺眼。

“既有元星,又有帝星……映照这些天阙守星,天阙也就有了破绽。”观棋先生轻声低语。

崇天帝顿时点头:“天阙有了破绽,太帝城乃至那明玉京便都有了破绽。

过往三次灵潮果实,也许可以分润于人间,天上天下俱都一统,人间也就再无元气,天下修行者皆是仙人。

十二楼五城、四百八十座仙境就再也无法高高在上,就再也无法以人间为祭祀,更无法毁人间、哺育明玉京。”

“确实是大气魄。”观棋先生颔首,可他又有些担忧的问道:“可若是陆景不愿意映照这些天阙守星,那又该如何?”

“今夜之后,有鹿潭做底,这些天阙守星都将要大开星门,至于映照与否还要看陆景的选择。”崇天帝似乎颇有自信,道:“这陆景是这些年来人间最大的惊喜,他是一柄天生的崭新大刀,有他在,再配上些细碎刀光,天阙便不至于那般无缺。”

观棋先生好像知道崇天帝在谋划些什么,他在一处大树下站定,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重情重义知恩义反倒害了陆景,若他性情淡一些,也许会好上许多。”

……

秋风再起,吹的树上的树叶传来沙沙的响声。

崇天帝站在观棋先生身后,他背负着双手,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始终轻声细语的观棋先生却忽然转过头来,直视着崇天帝。

“圣君,上次灵潮时,你见了十二楼五城,见了那空前绝后的明玉京,见了身躯遮天蔽日的太帝,见了端坐帝座眼中岁月流转的仙帝……

其实自那时,你这尊号中的一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