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85章 群贤杀叛逆,好一出好戏!

第385章 群贤杀叛逆,好一出好戏!

第385章 群贤杀叛逆,好一出好戏!

“拔剑,大吉之象,可获元种一枚,可获踏云梯。”

朦胧的星光照耀太先殿。

在那些各异的星光中,注视着崇天帝的陆景隐约感知到一挂银河自天而下,飞流直下三千尺。

而照耀在他腰间杀西楼的太白元星星光蠢蠢欲动,似乎是在欢呼雀跃。

于是陆景不由想起某一位前辈一年以前对他的承诺。

崇天帝依然望着陆景。

他脸上一片肃然,早已没有了之前的笑容。

他如山如岳,身躯好像魁梧到了极致。

崇天帝明明直视着陆景,却好像是站在云端上,低头俯视着人间的一切。

这一刻,他的眼神无情无性,恰如一位高高在上的君王。

“不敢拔剑?”

“你可曾看透我亲手布下的棋局?”

……

崇天帝徐徐开口。

而在太玄宫最深处,那一位神秘的大伏地官盘膝坐在一座殿宇中。

元九郎站在他的身前,转过头去,看向殿宇以外。

这位天下箭魁眼神平静如水,偶然间却又透露出些许可惜了。

“你是在为那白观棋感到可惜,还是在为陆景感到可惜?”

大伏地官站起身来,缓缓迈出一步。

原本苍老的身躯瞬间变得巍峨高大,锦帽貂裘。

十根手指上还佩戴着十根玉扳指。

“棋子终究是棋子,总要被执棋之人握在手中,若执棋人不落子,棋子又如何能动?”

大伏地官继续道:“有那剑甲商旻为前车之鉴,圣君自有其谋算。

陆景虽然空前锋锐,可他却只是一块璞玉,如果这块璞玉不能够被打造成为棋盘上的棋子,那璞玉是否存在也就并非那般重要了。”

“更何况……天下不惜命者又有几人?

尤其是陆景这般的人物,他若只是以往那一位遭人厌嫌的庶子、赘婿倒也罢了。

可他现在却是大伏景国公,是天下最为年轻的强者,再往前跨出几步,便可得天人修为,寿可达三百载!”

“这些都是天下最难放弃的东西。”

大伏地官缓缓开口。

一旁的元九郎却好像不愿听下去了,他伸出手来摊开手掌,道:“那只羽箭。”

大伏地官顿时皱眉:“你我师徒一场,即便缘尽,又何须这般生硬?”

元九郎长发束成马尾,随风而动。

他一语不发,只是注视着那位大伏地官。

那位大伏地官咧嘴一笑,道:“也好,伱入太玄宫中,又看了这么一番好戏,看到了前途无量的天骄,终将成为一颗棋子的好事。

还记得许多年前,你我也一如今日,彼此并肩看到了天下最强盛的武夫气血枯竭,再也无法肩挑天上地下。

这是……好事。”

元九郎终于有些不耐,他斜斜看了大伏地官一眼,问道:“这是好事?”

“自然是好事!”大伏地官眼睛发亮,道:“我寿命将尽,本来就盼着这天地来一场大变化!

圣君的棋局是我的一线生机。

如今这棋局上又添了一把斩仙的利剑,对你我这种再能朝前踏出一步的人来说,难道不是好事?”

“等到天阙崩塌,等到灵潮翻涌,等到仙气与元气融为一体,我又可得长生!”

大伏地官说话时身躯甚至还在颤抖。

元九郎却忽然嗤笑一声,道:“那陆景愤而拔剑又如何?”

大伏地官哈哈大笑:“我方才便说了,天下无人能放弃……”

元九郎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你看那陆景腰间的长剑!”

大伏地官话语被打断,却下意识抬头看去。

只见太先殿上空星光闪耀,站在星光上的陆景紧紧握着腰间天下第七的长剑。

崇天帝仿佛已经胜券在握,正居高临下俯视着陆景。

而迎接崇天帝目光的,却是一道玄色剑气。

剑光冷,气如长虹,寒影动太玄!

那剑气带出的光辉清冽如月光。

玄色的剑光悄然在黑夜中绽放,斩出一道涟漪。

那涟漪终化浪潮,巡狩天下!

崇天帝居高临下的眼神有了些变化。

而大伏地官却在瞬间暴怒。

“不自量力又不惜命,蠢笨如猪狗!”

大伏地官心中怒骂一声,便想要转身离去。

可下一瞬间大伏地官又似有所觉,也如元九郎一般抬头。

此时的崇天帝正抬起两根手指,屈指一弹。

顷刻间,便如老鲸吞海,又如浩荡百川撞击南山!

大海被吞,南山崩塌。

崇天帝拂袖,就如同拂去一点尘埃。

“将你填在虞渊炀谷中,虽不如天下的棋盘,可却也算得上物尽其用。”

……

“今日你朝着禹先天拔剑,可是想要离开太玄京?”

陆景拔剑,崇天帝弹指。

却又有一道声音在眨眼间传入陆景耳畔。

拔剑、不死!

自远方灿烂的星光中,两道剑光就好像是两位顽童,彼此嬉闹玩耍,又莽莽撞撞闯入这座太玄宫!

哧!

须臾之间,剑光迸发开来,几乎在瞬间与陆景的剑光交汇。

三道剑光肆意斩出,直落在太先殿前。

顿时,太先殿周遭的元气转瞬一空。

如深海一般的元气消散,剑光还在呼啸。

崇天帝站在原处望向远空。

却见云上,玄衣剑甲商旻宽大的长袖随意散落下来,他沐浴着星光,低头注视着广大的太玄宫。

而那如若银河一般的翠绿色星光尽头,一位长着络腮胡的魁梧大汉手持绿玉杖,蹲坐在星光瀑布上。

他望着崇天帝,轻声道:“圣君,还请归还我那好友的尸骨!”

这数月时间里,都被困在天上三星星光中的楚狂人与那位很少前来太玄京的商旻一东一西,站在虚空中。

一位神通魁首、一位剑道魁首!

天下九甲,已来其二。

而这二人中,楚狂人论及战力,也是其中佼佼,更莫论商旻!

绿玉杖!

神术、白鹿!

三种截然不同的光辉高悬,这些真正的至宝交相辉映,就像是三轮明月。

而陆景持剑光冲上云端,太子巡狩剑光立起剑壁一百零八座,一道道太微垣神通悬空,笼罩太玄宫。

太微垣中七十八道神通,一百二十道小神通。

当人间元星高照,浩瀚的元气朝着陆景凝聚开来。

站在天空中的陆景,竟然确实像是一位人间的太子在巡狩天下!

“商旻、楚狂人……”

“你二人,想要救一救陆景?”

崇天帝露出口中的白牙,他独自站在太先殿前,哪怕天下九甲来其二,他似乎仍旧无惧。

楚狂人一语不发。

商旻随意招手,神术、白鹿飞流于空,落于他身后的剑匣中。

这位玄衣剑甲大步走下虚空,也站在这座宫阙中。

他左右四顾:“我那姐姐自太玄宫中身死,残魂登天时,其实我也曾想如陆景一般入得太玄宫,质问你一番,也想如陆景一般朝你拔剑。

只是那时,我还太过胆怯。”

“后来,她的残魄再也无法下凡间,成为了你送去天上的傀儡。

再后来,便是残魄也死在了天上,她的骨灰便做一场大雪,于两年前落于太玄京。”

“所以今时今日我时常有些后悔,若是那时,我也如同陆景一般入了宫,质问于你、朝你拔剑,又该是怎样一番光景?”

商旻缓步上前,站在了天上的陆景与地上的崇天帝中间。

楚狂人身后,一片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而来。

这种种异象,每一种都代表着一道神通。

他手中的绿玉杖闪着微光。

“白观棋的尸骨。”楚狂人开口,他一步步走下,没走出一步,脚下便有一朵青莲绽放,拖住他的身躯。

“崇天帝,你在灵潮中败于天上,可却依然盛气无双。

你想要逼陆景映照计都罗睺二星,想要逼陆景照第二颗帝星,彻底成为你的傀儡。

可是,你如果能始终运筹帷幄、未卜先知,你早已是那仙中之仙、帝中之帝!”

楚狂人声音浑厚,他低下头去,便如同远古神话中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