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杀皇子

第388章 杀皇子

帝相镜,照得自身气血横流,肉身渐无缺,可参帝相!

陆景因为观棋先生去了一遭太玄宫,趋吉避凶命格下观棋先生的一线生机并未到来,但是大凶之象总有所得。

陆景以帝相照我,见宙宇深处,三座元相护法帝相。

他修行太华山河帝子玄功,太华山虽然远在远山道,但这些日子以来太华之脉就像是在陆景体内蜿蜒流动,熬练他的血肉。

陆景早已能够悟二三尊主相,只是陆景元神修为下战力不俗,又求一个武道、元神皆圆满,所以缺少的机缘的情况下,他并未参悟主相。

今日,机缘已来,虽然这等机缘伴随着观棋先生的殒命,却帝相镜却可助陆景良多。

陆景春雷刀光携着三种元相气机,配上名刀斩草。

拔刀开蜀道,刀光横空无垠天际,就好似地上起惊雷,惊雷横贯天地,斩出一个破空的清明!

“一道刀光,竟含着四道武道精神,三种元相气血!”

“春雷、衔日、洗虎、大魁太岁!”

金紫光禄大夫王宏石身后,那披着黑色斗篷的干瘦男子陡然握拳。

而那含着元相刚猛的刀光已经斩开云雾,斩入虚空。

春雷、烈日!

单手按虎、刀出大魁!

四种截然不同的武道精神夹杂在刀光中,令三百丈所在都在轰鸣激荡。

而盘踞于虚空的剑气被如雷刀光斩开,刀光所过之处,一切隐匿的身影都不得不显现出来。

云雾弥散,持剑的东女皇子行迹显现。

被陆景这一刀震动的禹玄楼神色顿时变得肃然起来。

“洗虎元相、大魁太岁元相……”

禹玄楼踏前一步。

顿时,七皇子眼中重瞳旋转,他周遭的元气开始激荡,头顶竟然多出一片仙境虚影,虚影中立有碑文,碑文中满是仙人仙术!

“杀!”

他眼里杀机毕露:“悄无声息间再悟洗虎、大魁太岁,气血精神压仙虎、大魁太岁可探武道极颠!陆景绝不可走出麒麟街。”

轰隆!

刹那间,褚国公跨步而来,他脸上的疤痕就如一条耸动的天龙,天龙盘踞,他一手巨锤锤落,周遭扬起的细小尘埃顿时被可怕的气机锤作更细更小,嵌入元气中。

褚国公持锤,他身后三百双刀客气机横动,四散于麒麟街。

三百刀客刀光连成一片,就如罗网,也许军伍战阵,气机相通。

二十位客卿有人在侧奔袭,气血如洪流,杀伐气滚滚。

有人凌空虚渡,一脚踩下,便是元气纵横踏灭一切。

也有人双臂大开,神通光辉四射下,麒麟街上的房舍都开始崩塌,巨石飞起凝为一尊石巨人,巨人握拳,破开虚空风波,朝着渺小的陆景一拳砸落。

这一刻,麒麟街上大震动,万千气象汇聚于此,便是为了如禹玄楼所言……

陆景不能逃,他必须要死!

禹玄楼眯着眼睛,华衣、长发皆动,他的神念化作七道,竟然在须臾间驭使七道仙法!

与此同时,禹玄楼长衣闪光,浓浓的元气从那长衣中透露出来,令禹玄楼周遭宛如仙境。

禹玄楼这一件衣服不知来自何处,乃是一件极珍贵的宝物,便是在整座天下,也称得上至宝。

七道仙法齐动,一条玄光飞起,裹挟着其中仙法,直直朝着陆景面门砸来。

天上云雾翻腾,一面巨大的手印自上而下也如巨人石拳盖落……

而禹玄楼之后,那白发狂舞的申不疑依然端坐在马车上纹丝不动。

可他手指却在不断跳动,就好似在织就一张罗网。

天地间的暗色,更浓了。

持星将军带领三千军伍,不敢踏前一步。

眼前这景象实在太过骇人,以她的眼力修为,尚且无法看清此时麒麟街上的神通、玄功,乃至仙法变化。

她只知道……陆景一人应对诸多真正的强者,凶多吉少。

可偏偏那陆景不曾逃,就站在横山府废墟前。

那惊艳的刀光悄然消散,却见陆景腰间杀西楼已经散发着猛烈气魄,出鞘!

“也好!”

他就如同在他人耳畔呓语:“麒麟街如符文罗网,无人能出……也好!”

伴随着他的轻声细语,杀西楼直飞于空,天空中下起大雨,刮起狂风。

大雨、狂风酝酿雾气,就好似那水云君的……风雨之境!

麒麟街上顿时一片朦胧。

在远处酒楼中旁观的光禄大夫与那黑披风的男子顿时皱眉。

他们看那风雨雾气,竟也如持星将军叶舍鱼一般,看不真切,不过能看到雾气汹涌,这雾气甚至盖住了诸多神通,盖住了三百双刀客,也盖住了石巨人、神通法相乃至禹玄楼的仙法。

“水云君想要以风雨境杀陆景,却给陆景做了嫁衣。”光禄大夫喃喃自语。

他身后七八位身穿朝服的大臣正在静静等待他下令。

披着披风的男子眼中气机萦绕,看得仔细,然后他便看到那云雾中光芒一闪。

一朵血色花朵绽放,短暂的染红了雾气。

陆景从那一处雾气中持剑走出,又隐入虚空中,就好像与这天地融为了一体。

王宏石顿时色变,斗篷男子早已跳下酒楼,入了那连天的雾气中。

“鲲鹏星光下,陆景隐入南冥,再加那虚无缥缈的风雨境掩盖一切……”

王宏石深吸一口气,忽然揭开身上的金紫光禄朝服,又从虚空一握,握出一杆长枪。

朝服下,竟是一身铠甲,那铠甲上骨刺狰狞,闪着幽暗的光影,令王宏石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股凶戮气。

这位出身河东王家的士大夫,竟修行了这么一身刚猛气血!

王宏石当先一步,曲膝一跳,便如一颗流星一般落入风雨雾气中。

他身后七八位朝中大臣元神顿时腾飞,也入风雨!

“绝不可大意……便是与七皇子分功,也要斩了陆景。”

王宏石入得雾中,却见眼前白茫茫一片。

嗖!

一道剑光飞过,隐约之间还有一道天王法身握剑。

王宏石便看到一颗大好头颅顿时飞起,血柱飞上高天!

褚国公府上又有一位客卿死了!

王宏石手持长枪,气机蔓延,循着那天王法身的轨迹,长枪破空激射而出。

咔嚓。

“寻到你了。”

王宏石气血冲天,他也化作一道流光飞入那处雾气中。

入得雾中,却见那里笼罩着一层太微垣九卿变化神通,星光映照下,那长枪竟刺入一位褚国公武夫体内,那武夫已然暴毙,鲜血横流。

王宏石神色微动,再看这风雨境,心中竟多出许多寒意……

“有此风雨境,陆景是否一开始就没有想要亡命?”

“他自东城折返,杀了那凌虐女子的古辰嚣,七皇子、申不疑、褚国公前来杀他,却好像俱都入了他瓮中!”

“亡人谷斩仙之后,陆景再参两种元相精神,武道气机也如辉日,再加神秘莫测的风雨境与鲲鹏元入南冥,此间便是强者众,只怕也难杀他,反而……”

王宏石心中默默低语,他向身后看去,却也是一片莫测的雾气,看不真切。

于是王宏石只能提枪而行,他另一只手中,死死握着厚圣公的笔墨。

——

褚国公身在风雨境中,气血像是沸腾的火海,在他身上酝酿出一层薄薄的辉光。

那辉光生出气机,与三百双刀客相连。

原本以此为脉络,褚国公不至于在并不算宽阔的麒麟街上,为风雨境所困。

可诡异的是,偶有一声虎啸传来,三百气机便会悄无声息的少了一道,又或者当雾气中剑光闪烁,褚国公见剑光而行,却只能感知到太白剑光的玄妙,玄妙太白剑光万千种变化下,往往多出一具尸体。

这些尸体有双刀客,也有他府中客卿。

他受封国公数十年,自灵潮中未得道果,又因为人间败于灵潮之战,未曾得大果实之利,苦心养出这么一套班底,三百双刀客配上他手中的知山锤,理应可以正面硬撼玉阕人仙、纯阳天人。

可偏偏入了这风雨境,尚未寻到陆景的所在,就已经死了数十人。

麒麟街这般的所在,竟然成了走不出去的迷宫。

“如能统领万余锐士,也可气血破开秘雾,只可惜这里是太玄京麒麟街!”

“不知申不疑的卜算符钱、殿下的重瞳可否看穿这风雨境。”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