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89章 何不闹一个天翻地覆?

第389章 何不闹一个天翻地覆?

第389章 何不闹一个天翻地覆?

景国公之变死了一位皇子,而且被陆景剑光斩去头颅的是禹玄楼,是当朝十三位皇子中,除却太子,天资最盛的贵人!

崇天帝让七皇子取大伏之势,以养重瞳,也许在崇天帝的谋划里,禹玄楼也有极重要的位置。

可在这麒麟街上,陆景的剑太利,风雨境太过神秘,见素府死了皇子妃已经是天大的事,如今却又生了惊天动地的恶事。

申不疑悬空而立,他双腿已废,身为纯阳天人,却自有一番嶙峋傲骨。

他从来没有料到,陆景这么一个成名不过两年的小辈胆敢在太玄京中杀七皇子,也从来不曾想过,他法家申不疑当面,陆景能杀禹玄楼!

只至陆景那绽放了银光的长剑沾染一抹血迹,飞落陆景的手中。

陆景握剑,麒麟街上再度风雨弥漫,遮掩住陆景的身影,申不疑陡然震怒。

他身后元气汇聚,元气中夹杂着风波重重,又有雷劫若隐若现。

足足三百六十道神念密布于空,每一道神念中都有雷霆裹挟!

劫雷!神念!俱都是元神修士强横所在。

而神念分裂数量,则是天人奥妙。

三百六十道神念,共同勾勒符文,繁复玄妙的符文萦绕在申不疑周遭,化作一身符甲,牢牢包裹住这苍老不堪的法家名士!

然后,申不疑身披符甲,终于落地。

一时之间,风雨中顿生波澜,似乎是在酝酿一场大杀机。

而自那风雨中,褚国公手持知山锤破雾而出。

他看到了禹玄楼的头颅、尸体,看到了洒在青砖上的血。

不知为何,褚国公见此情景,又在这朦胧的风雨境中,他眼中竟然有一丝轻松一闪即逝……

七皇子与太子的争端是圣君行棋!

他们这些陪衬的棋子本无任何选择的余地,却不料陆景气性猛烈,连禹玄楼都敢杀。

褚国公转过头去,却见此处的大风大雨渐有停息之色,申不疑不知去了哪里,而风波随云而动,竟去了长宁街。

禹玄楼已死的惊天消息,随着风雨收敛传遍太玄京。

——

“景弟杀了……七皇子……”

宁蔷剧烈咳嗽。

她心中的隐疾因为青玥与十一先生几次药方调理已经好了许多,虽还有许多诸如“年龄已长”、“门当户对的姻亲”等等烦心事,可终归不至于那般难熬了。

但今日噩耗传来,宁蔷心中一急,旧病隐有复发,咳嗽时,鲜血染红了手中的白色锦帕。

“表姐……”

陆漪原本耷拉着脑袋,见自家表姐这般模样,又想起景三哥犯了这般的大事,几无活命的道理,脸上满是泪痕。

此时这太枢阁次辅府中的小亭里,一片愁云密布。

亭外也下起雨来。

宁蔷咬着牙,死死压下喉咙中甜意。

陆漪目光呆滞。

唯独陆琼单纯直白:“陆景一不是什么皇亲国戚,二没有什么能争神器的权柄,更没有权欲可言,否则他早就出仕为官了,朝廷说他谋逆,究竟谋得是哪门子的逆?”

一旁枯坐着的盛姿神色顿时一变,索性仙游公主去探消息,不在当场。

大柱国府上的公子苏照时向来温和,此时也皱起眉头朝陆琼摇了摇头,陆琼自知失言,紧紧抿着嘴唇,不再说话了。

盛姿抬起头来,静静的看着天上乌云堆积,进而落下雨来。

她心中太过无力。

当朝太枢阁次辅的女儿,在这等大事面前就像是被浪潮推走的石子。

就在她出神之际,她眼角的余光隐约察觉到,云雨带来的朦胧雾气中,隐约有什么东西坠落了,落在了院里的池水中。

——

“七皇子死了!”

盛如舟扶着姜白石站在东堂屋檐下。

姜白石难得站得笔直,他抬头看着天空,眼神里有些遗憾。

“没有重瞳值守,就看不清天阙命脉所在了。”姜白石叹气。

盛如舟扶着自己这位半生飘零,半生位居天下巅峰的老师,心中实为不解。

“一位天下最风流的白观棋,一位有望成真君境的陆景……究竟是什么棋局能够抵过此二人?”

姜白石不答,只说道:“好一场大雨。”

好一场大雨!

大雨倾盆而下。

太玄宫中微弱的烛火好似灭了。

太玄宫外,有山水倒影,似是一片蜃景。

而那山水也并不曾维系太久,终究破碎,被卷入风雨中。

陆景站在书楼修身塔第五层。

他看到观棋先生往日的桌案上,摆放着两样东西。

一块美玉,玉色清透。

陆景拿起美玉,入手温润。

另一样东西是一枚锦囊,陆景不需打开锦囊,就已经感知到锦囊中的物事。

“天脉。”

观棋先生最终还是将这极珍贵的宝物留给了他。

陆景再看书楼,今日之后,太玄京中的书楼再也不是书楼。

观棋先生死了,九先生、十一先生离去,其余先生也许自今日之后,也有许多人离开太玄京。

“学问”二字,其实胜不过染血的剑。

陆景眺望整座书楼,忽然道:“百里先生,可否劳你一事?”

天上万朵云中,有一朵落下,化为一道人影。

“你运气不错,大柱国以及宫中二位老人,还有那桃山的道人,俱都去了真武山。”

百里清风化身前来,徐徐开口。

陆景摇头:“如果他们不曾去真武山,先生也许会拖一些时间,不会在此时进宫。”

百里清风大约觉得陆景的话有道理,点头。

“你想要做什么?”他道:“伱这后辈颇合我胃口,若是放在以前,我孤家寡人倒是可以护你一番,只可惜现在那三座山上生灵太多,护了你,他们便要死了,大伏真正强大的,是万千铁骑。”

陆景道:“宗主可否搬走这修身塔?”

百里清风一愣。

陆景面无表情道:“学问其实在哪里也都无妨……只是河东世家拿了修身塔中的典籍,大抵会沦为他们自珍敛势的工具,与其如此,还不如暂且由道宗保管。”

百里清风顿时明白过来。

他正要说话,却听陆景腰间长剑微动,一道蓝色的光辉涌现,孔雀剑灵向百里清风行礼。

百里清风苦笑一声道:“我救你残魄,却成了陆景卖我的人情。”

“既然如此,也罢,一座修身塔,就算我趁火打劫,共分书楼底蕴。”

他话语至此,又左右看了看,忽然起了大兴,腰间封妖敕魔的令牌悬空,照出一道灿烂的辉光。

顿时,修身塔外一阵云雾萦绕,元气化作修身塔的四肢,修身塔竟然拔地而起!

修身塔生灵了。

“陆景,我且先行一步,在烛星山等你,你若能活,就来烛星山领修身塔。”

“你莫要耽误时间,尽快出城去吧。”

陆景眼看修身塔曲起四肢,拔地挑起,入了云中。

他听到了百里清风的话,却摇头。

摇头间陆景看向书楼大门,探圣公陈探圣正背负双手打量着偌大的书楼。

他似乎不知陆景也在书楼中。

百里清风看到陆景的眼神,就猜测到他的打算。

恰好又听陆景轻声自语。

“先生残魂犹在,我怎能这般离去?”

“何不闹一个天翻地覆?”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