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91章 且以苍龙之命送先生

第391章 且以苍龙之命送先生

第391章 且以苍龙之命送先生

少柱国李观龙策马而来,雄壮的白马站在东城以下,他脸上覆盖着面盔只露出一双眼睛。

他手持长戈,那戈矛足有丈八长短,此刻被李观龙握在手中,锋锐的寒光却对准东城城墙上的陆景。

时至如今,李观龙眼里并无快意,只有淡漠、沉静,不知他心中作何想。

而褚国公身后,诸多大伏大臣、将军俱都对陆景虎视眈眈。

除了兴致勃勃前去书楼的陈探圣,此时前来追杀陆景者大多已知道陆景犯下的滔天大罪。

他杀了一位皇子,又杀了河东八大家陈家家主。

七皇子禹玄楼生具重瞳,陈家家主陈探圣虽德不配位,可陈家却有一位厚圣公,有一位真正的儒家亚圣。

除了这些罪责之外,又有圣君亲诏,景国公有谋逆之罪。

国公谋逆,杀之自有天大的功绩!

正因这种种原因,东城城墙周遭,一片片雾气升腾,远远看去就好似是晚霞映空,笼罩了这天下第一名城。

陆景孤身一人站在晚霞中,却被云雾遮掩行踪。

八万大伏舞龙军鼎盛的气血化作一张大网,好像要盖住天下四方,又要锁住这位早已名动天下的少年剑甲。

其余八万舞龙军,正在从四面八方其涌而来。

舞龙军罗网已经网罗陆景所在,便也就不需要封锁其余三处城门。

陆景眺目而望,即远处一处风雨朦胧的所在,两百四十位骑虎武卒杀了数百双刀客。

石岱青便隐于那风雨境中出了西城。

风雨出西城,虎咆不可闻。

石岱青领了命令,便再也不回首。

他是陆景的私军,只听命于陆景一人,陆景让他生他则生,陆景让他死他则死。

陆景让他离城,他也绝不迟疑分毫。

重安三州之所以能够在北秦武夫压世的膝盖下,依然屹立于边境,便是因为有这等好儿郎。

陆景目送骑虎军离去,隐约间又在西城看到南国公府,看到南雪虎要离府而去,却被南停归拦住。

又见南禾雨剑气争鸣,却无法挣脱看似已然苍老,却依然不负大伏巨岳之名的老国公漫天气血。

陆景越发放下心来。

他肩头,那真就杀了一座西楼的名剑,闪烁着清冷的光辉。

那辉光中,陆景原本清冷的剑气如今却变得越发霸烈,越发威严。

“照星之境得悟大神通……太子巡狩剑气,景国公果不负盛名。”

两相对峙,不过四五息时间。

申不疑正要踏步前行,自诸多大伏强者身后却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褚国公似有所觉,转头看去。

众多朝臣亦是如此,甚至有人已经躬身行礼。

“大司徒……”有人恭敬开口。

陆景终于收回目光,看一下天上的雾气袅袅。

却见有一位老人身穿一袭花团锦簇的长衣,头发雪白,偏偏面容却嫩如孩童,尤其是两处脸颊上各有红晕,看起来竟有些憨态可掬。

大伏大司徒!

大伏一品大员,但陆景身在太玄京两年有余,却极少听到他的名讳。

甚至这位大司徒在这两年多时间里,上朝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便是偶尔参加朝会,也并不与首辅大人姜白石同列,只是隐于人群中从不奏言。

大司徒在大伏之前历朝历代,俱都是掌管税赋事务的重臣。

而大伏建国之后,大司空、大司马两席职位都已经不再沿用。

唯独大司徒这一官职名称留了下来,却不再掌管税赋之事,反而变成了一种名号。

而今日这位憨态老人之前的大司徒,便是读了百家典籍的陆景都不曾知晓,就好像大司徒成了此人独一的称号。

陆景也曾与他照面。

这位不知年岁的老人往往只是朝他点头微笑,从不多言一句。

所以许多自京城以外调来京都的大吏,有些甚至不知大伏还有大司徒这样一号人物。

“只是这里毕竟是太玄京,是大伏中央之地,也是皇家重地。

陆景,一道太子巡狩剑气令你杀七皇子,且不提他那重瞳天下少有,便单单是他的身份也是贵不可言。”

大司徒表情肃然,只是因为他的面目,却根本看不出多少怒色,反而有些慈祥。

陆景注视着已经缓缓上前,站在众多大伏强者最前方的老人。

探手间,悬在半空的杀西楼落入陆景手中。

“此间名臣名将俱都要杀我,东城以外,十六万舞龙军正在汇聚。

也许这十六万舞龙军一声大喝,便能震破我的照星元神。

大司徒此时前来,却与我说这些废话……是为了让大伏少死些人?”

陆景举剑,轻声开口。

“大胆!”有当朝中郎将军一身气血翻涌间犹如火光阵阵,一种武道精神破云而出,冲入天际。

他踏步向前,道:“陆景,你犯下了惊天大罪,也敢大放厥词?”

顿时。

天边的气血云雾更加红了,就好似一片火烧云。

可他大喝之后,场面中却偏偏变得无比寂静。

申不疑身上符文流转,却突兀一笑。

“仔细想来,有风雨境作为依仗,又有太子巡狩剑气、有太微垣神通、有太白人间两种剑光。

此间人物想要陆景死,陆景会死。

可这东城下,必然也要横尸遍地。”

“大伏有得是强者,只是大伏太大了,一位无所顾忌的天人,可坏此间百人性命。”

申不疑沙哑的声音随风而过:“只可惜大伏舞龙军入不得太玄京。”

就连对陆景有必杀之志的褚国公都沉默下来。

若是旷野,便是再来两位天人,十六万舞龙军也可以战阵围而杀之。

天人、人仙虽强,但是当锐士汇聚,气血拧成一股,甚至比雷劫更强。

可偏偏这里是太玄京,陆景又在那东城之上。

他若执意要鱼死网破,在大伏真正的强者俱都在太玄宫中不得出的此刻,大伏确实要损失惨重。

大司徒言语中有些无奈,他心里嘟囔一句:“这小辈愈发张狂了,偏偏他有猖狂的资格。

灵潮不来,我也阻拦不得他。”

嘴里却说道:“少年人何须鱼死网破?你便是能杀此间百人,终究要被逼出东城,终究要落入舞龙军阵中,终究要埋骨于城外的泥泞中。”

“便是伱能逃出太玄京,你可曾想过,离了这太玄京你又能去哪里?”

“南去齐国……你杀了齐国太子古辰嚣,以你的修为便是再强些,也赶不上早已内蕴乾坤的齐渊王,更遑论齐渊王尚且还有黑面大军。

单人只剑,你难道能破甲二十万?”

陆景似乎是想要听听这神秘的大司徒究竟要说些什么,他仍然手中握剑,站在原处。

“西去西域三十六国,楼兰城中长公主手握大军,大伏成国公是唯一没有在灵潮之战跌落境界的国公,西域三十六国中亦有强者……

除了这些人物之外,大伏中山侯荆无双率领三十万铁骑大破西域叛贼,中山侯又得了百山机缘,成了天下最年轻的大龙象,你尚且不足以与他争辉。”

“离了这人间天下,你去百鬼地山,因亡人谷一事,那阎罗殿殿主自然要杀你。

你去海上妖国,书楼六先生曾经虏了妖国公主不知所踪。

你书楼先生的名头,想必早已传到海上妖国。”

“陆景,你难道还要去那天上不成?”

陆景静静听大司徒所言,眼神忽有些变化,正要开口。

大司徒却摇头道:“北秦一草一木、一人一畜俱都是大烛王之奴。

陆景,你可愿为奴?可愿与道不同之辈一同奴役北秦百姓?”

陆景并不回答大司徒,终于开口道:“大荒山前重安三州,我可能去否?”

大司徒颔首:“自然能去。”

“只是……那位天戟混去一轮大日的盖世豪杰将死,天下修行者都知道重安三州有一场大动荡、大劫难。

你前去重安三州,那场动荡、劫难便会来的更大些。

以你的为人,不会去重安三州。”

陆景有些厌烦的摆了摆手。

“大司徒,想来你也不愿这般冠冕堂皇的说话,便直说你的来意便是。”

向来礼仪兼备的陆景这般不耐烦,令大司徒有些羞愧。

但他依然面不改色,道:“活着总比死了好。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