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92章 照星九重斩苍龙

第392章 照星九重斩苍龙

第392章 照星九重斩苍龙

大先生身在秦都书楼,二先生骑马前来,眼神有些疲惫,又有些深深的担忧。

“老五……”二先生声音有些颤然,紧紧握着缰绳的右手关节有些发白。

大先是背对着二先生,他身材不算高大,背影也并不宽阔,他的声音沉稳平静:“他既然想去就让他去。

大烛王、大公孙以及韩辛台俱都未曾阻拦,想来也是他再归大伏的好机会。”

二先生轻轻颔首。

大先生又道:“九先生要带着斩青山去一趟真武山,与桃山上那修佛的道人以及太玄宫中两位老人一同看一看真武山下的魔头。

桃夭要去海上妖国去寻浆果,可他们终究不放心陆景,老五前去大伏,他们也可安心做自己的事。”

二先生皱起眉头,道:“只是不知那陆景能否逃出太玄京,能否与老五会合?”

“这几日,我也学那老鬼谷多次卜算,结果却俱都是大凶险,我实在想不到陆景陆景要如何脱困。

那只龙尸上诞生神性,又得了天龙血,甚至得了那烛龙脉的第二条苍龙随着……随着观棋先生之死,必将得以出太玄宫。

不知此刻太玄京中,又是怎样一番境地。”

二先生话语至此,突然间咬了咬牙:“观棋先生本有望成为人间第二位夫子,却因为崇天帝的棋局而亡命于太玄宫。

这对人间并不公道,有望救世者并非只有崇天帝与大烛王。”

二先生似乎对观棋先生极为崇敬,说起此事来难掩心中的悲痛。

大先生沉默一番,语气依然平静:“观棋先生不得不死。”

二先生无言,良久之后策马归返,却仍然有些担忧:“观棋先生赠陆景持心笔,陆景也如老四一般性情温和、凡事都要讲一个理字。

偏偏老五只看结果,惊鸿指动则起杀伐,陆景不知能否与他合得来。”

二先生心中这般想着,继而又看了配在腰间的兵器。

“陆景能否脱困尚不得知,此时担忧还为时尚早。”

“不知第六子……眼见观棋先生身死,又是怎样一番心情?”

二先生骑马走远。

大先生转过身来,夕阳的余晖照在他脸上,他眼中竟有些晶莹。

他声音沉稳平静,可却并不代表他并不悲痛。

十余年前,四先生持心而死。

今日,白观棋不得不死。

大先生静立良久,突然从虚空中抽出一杆长枪。

“太玄宫中二苍龙,皆为棋局之重……神苍龙尚不得全形,鬼苍龙被束缚在深宫中四甲子。

两条苍龙死,崇天帝的棋盘才会露出全貌。”

“观棋……”

……

西域。

面容有些消瘦的六先生正收拾行囊。

那只青色的小鸟落在枝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六先生似乎是觉得这只青鸟有些烦人,便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弹。

“呀!”

青鸟顿时落下枝头,地上的污泥沾染了他鲜艳明亮的羽毛。

“你这粗人!”

青鸟大声喝骂,又看到六先生背起行囊,看都不看他一眼便朝着这小院以外走去。

青鸟顿时慌了,连忙从污泥中扑腾起来,飞在六先生身后:“你要走了?”

六先生仍然不理会她。

青鸟连忙道:“你一走,我只怕活不过今夜,那楼兰城中的疯婆子一定会将我煮了吃掉。

伱掳我出来,又怎能不管我?”

她清脆的声音中带着些哭腔,又见六先生仍然背着行囊前行,不曾理会她。

青鸟眼珠一转,一振翅膀,猛然飞向六先生。

砰!

一声沉闷响声传来,六先生灰色的衣衫上忽然扬起阵阵尘埃,当尘埃散去,六先生原本单调朴素的灰袍上突然间多了一道青鸟图案。

那青鸟刺绣烙印在其上,令六先生的灰衣不再那般沉闷。

六先生顿步,他停在原地想了想,终究不曾掸出身上的青鸟,而是看了一眼自己未曾放入乾坤袋中的行囊,继而打开小院门庭。

门庭以外,空旷的山野中,有三万楼兰铁郎君结成战阵,好像正等待着六先生。

有一位身着异域长衣的男子越众而出,道:“国师,陆景强则强矣,可那里是太玄宫,苍龙腾飞,陆景已无生机。

你何需离开楼兰?

先生可知你一旦入了楼兰,只怕便再也无法生还了?”

六先生左右四顾:“是长公主要拦我?”

“三万铁郎君,拦不住我。”

那男子气息一滞却未曾反驳。

恰在此时,那男子身后有人躬身来报。

他忽然一笑,对六先生道:“天上太岁高悬,苍龙腾飞太玄宫,自那星光而看,大伏玄都立起一座苍龙之阙。”

“有风雨称臣、奔走苍龙之阙之势,先生……事已成定局,你是长公主的国师……”

“陆景是观棋先生、纪先生选中之人。”六先生突兀开口,打断那异域男子的话。

那男子有些怔然:“六先生何意?”

六先生道:“映照人间元星、承四先生剑骨、悟四先生人间剑气,又是观棋先生钦点的书楼执剑,他不在第一时间出玄都,便自有他的打算。”

“而我……也并非去迎他。”

“那六先生何必亲自赶赴太玄京?”男子愕然。

六先生道:“柿子要捡软的捏,我准备去一遭河东道。”

统领三万铁郎君的男子正要说话,又有人躬身来报,在他耳畔窃窃私语。

那男子神色顿变:“什么?太玄宫外三星照天、斩龙台屹立东城!”

“这陆景,是想斩了崇天帝养出的苍龙?”

……

苍龙身上闪着熠熠的神光。

两只大辰苍龙之角上云雾若隐若现,与太冲龙君天龙角极为相像。

大司徒心中仍觉得有些羞耻。

他在此间喋喋不休,甚至让陆景弃剑投降,无非是想要保全一些大伏重臣的性命,等待观棋先生残魄消散,等待那条苍龙就此飞出太玄宫中。

当苍龙照天,青色的辉光绵延百里,如同一片极地极光,大司徒叹了一口气。

他修为自很久很久以前便已经大减,平常只做一个观花之人,闲看花飞花落。

一直以来,他就像太玄京乃至整座人间的过客,默默注视着那些长盛不衰又或者昙花一现的豪杰。

而眼前的陆景,细数古往今来他也算是其中的佼佼者。

只可惜人间事无常,英雄折戟、少年被滔滔大势淹没之事,古已有之。

大司徒叹了口气,他默默转身。

褚国公已经收起知山锤,方才厉声大喝的强者眼神中的虎视眈眈早已消失不见。

甚至有人已经转身,唯恐被自太玄宫中飞出的真龙神通波及。

陆景持剑站在虚空中。

他目送大司徒离去,又见苍龙携着滔天的力量、磅礴的元气直冲天空。

自太玄宫中,有剑光闪烁、又有绿光骤显。

却都被深宫中的暗流吞噬,不曾出宫而来。

没有第一时间离开太玄京,反而去了横山府、去了养鹿街,甚至杀了七皇子禹玄楼的陆景,不得不直面苍龙之威。

那苍龙身上,神妙的光辉蔓延,好像照亮了整座天空,甚至夺去了太阳的光辉。

这等光辉于刹那间收束成一条线。

这条线先于数百丈苍龙飞临陆景之前,狂暴的力量让虚空中的元气沸腾。

诸多前来围杀陆景的强者下意识退后。

就连少柱国李观龙麾下十六万大伏舞龙军都得了军令,大军向后,将要退出百步距离。

东城上方一时之间竟然变得十分空旷。

偌大虚空,就只剩下陆景一人。

陆景周遭一切方位都已然被封锁,东城以外,大伏舞龙阵就如若一颗燃烧的恒星,将要燃烧一切。

苍龙的威严遍布四方。

隐约间,那无比淡漠的龙目中倒映着点点星光。

这苍龙眼中甚至不曾有陆景的身影。

南老国公站在南国公府中摇了摇头,心中又有几分可惜。

柳大家府上,柳大家与禹星岛明月大宗师站在这座百花府邸。

南禾雨不得而出,眼中泛起满眼泪光。

洛明月抚摸着腰间的蟾魄名剑,对背对着她的南禾雨道:“事已成定局,要杀陆景的是大伏圣君,这条苍龙裹挟而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